西安性知识志愿者的尴尬: 女友都说工作太黄了

284428088 收藏 0 416
导读:   [img]http://img.ifeng.com/hres/200809/01/11/99eb177f02366c8c443edd7c9b7682a8.jpg[/img]   [img]http://img.ifeng.com/hres/200809/01/11/c9aeb6c0026ccd5b70b65a4b83ecd7de.jpg[/img]   “婚前性行为”、“一夜情”,在一些人眼里,这些词语常和当今大学生联系在一起,似乎他们对性的态度既不认真而且随意、开放。   如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婚前性行为”、“一夜情”,在一些人眼里,这些词语常和当今大学生联系在一起,似乎他们对性的态度既不认真而且随意、开放。


如今,西安大学校园里有着这样一群大学生志愿者,他们传播着健康的性知识,组织同学讨论性知识,但他们所从事的性知识志愿工作中,却遇到种种尴尬。


8月26日午后,西安体育宾馆四楼会议室不停地传出欢笑声,墙上显眼的绿色夏令营海报,让路过这里的人忍不住朝里张望。


下午2时30分,夏令营成员们停止了热身游戏,开始展示各自的个性T恤。来自天津的张京京和3名同伴,最先走到会议室前面,他们身上画满图案的T恤十分显眼:两双手和安全套,“两双手代表着热恋中的男女、婚姻中的夫妻,安全套则代表着性安全。”张京京的T恤图案写明主题是“YOU&ME安全幸福”,“U”和“M”被画成男女性行为时体位。随后又有4组个性T恤出场,所有图案都与性有关。


据了解,夏令营由英国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和西安市计划生育协会主办,以“青年、爱、责任”为主题,旨在培养生殖健康倡导者和实践者。38名营员全是大学生,来自全国数十个高校。


26岁的梅冬是夏令营的组织者,也是玛丽斯特普中国代表处成员。“这是在中国举办的第三届夏令营,参加培训的大学生全是志愿者,他们将承担向同龄人传播性知识的责任。”梅冬说,这个项目被称作“同伴教育”。


女友说工作“太黄了”


从2000年玛丽斯特普中国代表处成立,“同伴教育”在青岛、南宁等城市开展,西安去年底才刚刚起步。参加此次夏令营的营员,有3名来自西安。顾中亮是其中年龄最大的,却是接触“同伴教育”时间比较短的。


去年12月份,西安交通大学要成立“同伴教育”社团,顾中亮才知道了这个项目。当和志愿者做了一回性知识分享,顾中亮觉得这种志愿者很有意义,“这种性知识传播不同于以往,完全采取讨论的形式。志愿者抛出性的问题,大家讨论分享知识。”


那次体验后,他成为志愿者,并把这事跟他女朋友和远在外地的父母说了。“女友看过我要做的工作,她只说了句‘这太黄了’。”顾中亮说,为改变女友的看法,他带着女友去甘肃参加活动,更多地接触性知识传播后,发现女友不再像当初那样反感。


校园志愿者像“游击队”


不仅家人不理解,其他人也有不同评价,志愿者工作也很难进行。20岁的张弛常听到,“学生不好好学习,偏要干这个事。”去年他有一天准备去上自习,路过公布栏,顺便看到角落贴着招募志愿者的通知。


张弛好奇地去了面试的教室,当得知要做性知识志愿者,他没犹豫就报名了。经过短暂培训,开始组织活动,这时他发现这事不好干,特别是吸引学生来参加挺难。张弛尝试进行宣传活动,可在学校摆放了有关性的宣传板,过了一天,稍暴露点的宣传画就被全部揭走。张弛觉得志愿者像游击队,没固定时间没固定地点。

特定场合下的性开放


27日中午12时许,长安路立交,地铁施工工地会议室,5名外来打工男子围坐在桌前。卫莹将手伸进纸袋里,掏出安全套发给大家。她将最后一个留给自己,又随手掏出根火腿肠,打开安全套套在上面,向大家演示如何正确使用。整个过程持续了20分钟,卫莹显得很从容,丝毫看不到女孩的羞涩。但作为性知识志愿者,她也曾有过心理障碍。


2007年12月,卫莹正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朋友带她去参加活动。“主持人让参与者说成语,有人说一针见血、龙飞凤舞等。”她回忆说,当时气氛非常好,主持人又发出新指令,让在成语前加上“洞房花烛夜”等词,听到这些,卫莹受不了了,起身准备退出活动,硬是被朋友拉住了。


回到宿舍,同学告诉卫莹,活动讲的知识是人必须了解的,也是正大光明的话题,没必要害羞。“我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作为人许多事早晚要经历,不如现在去主动接触。”她说,此后自己参加了志愿者培训。当看到培训手册内容时,她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对之前未接触过性知识的卫莹来说,书上的内容与黄色小说无异。


想到要组织活动和同学交流,更是增加了卫莹的心理负担。“真怕有人觉得我不是个好女孩。”她说,但首次活动结束后,这种担忧烟消云散。如今,卫莹组织活动,谈到性时很开放,但仅限这个圈子中,离开这里她依然很保守。


渴望与传播间的失衡


像卫莹这样的志愿者,在西安市共有50余人,来自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和西安理工大学。尽管组织了20余场活动,与600名学生分享性知识,但这与其他地区还有差距。青岛某个高校的志愿者就有70名,远远超过了西安的总数。


在大学里还有个奇怪的现象,希望了解性知识的大学生很多,但志愿者的路却走得有点艰难。西安你我健康服务中心负责志愿者组织,服务中心主任周安秦觉得这与性观念保守有关,大家始终觉得性是私人话题,就算有什么问题,也不太愿意去和人讨论。这造成了想了解性的大学生不少,但参与的总是少数人,当然性知识志愿者本身也存在自身不足。负责“同伴教育”的坚春杰认为,参与志愿者工作的学生,很多人还是仅靠兴趣,当热情减退时,人员会严重流失,活动组织起来会存在问题。


“要靠志愿者在大学中通过短暂活动推动性教育,显然是个漫长艰难的过程。”坚春杰觉得,志愿者本身掌握的知识有限,主要是基本性知识,不可能像医生那样提供专业内容,注定了他们做的只能是普及工作。


坚春杰认为,从目前情况看,与其说志愿者传递性知识,不如说在传递一种性态度,面对性问题要有开放的态度。只有当社会对性知识不再害羞,志愿者才能成为真正的“使者”。




本文内容于 2008-9-2 4:28:41 被284428088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