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吧!战友(文学创作)

东方飘雨 收藏 1 94
导读: 唱着歌曲我们一帮子新兵,跨入了军营,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新兵集训,在北国冰 封万里的大地上进行摸爬滚打的新兵训练. 在3个月的训练中,18岁的我们长出了幼小的肌肉,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来自南 疆北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集合到了一起。 ------------少年----------- 我一个来自北方的南方人,《从小跟随父辈,在军营中长大的小鬼,也接过父 辈手中的刚枪,巡逻在祖国的北方边疆〉我不大爱说话,也是我的性格不好,小 的时候院子里的孩子老是欺负我,叫我南蛮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唱着歌曲我们一帮子新兵,跨入了军营,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新兵集训,在北国冰


封万里的大地上进行摸爬滚打的新兵训练.

在3个月的训练中,18岁的我们长出了幼小的肌肉,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来自南


疆北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集合到了一起。


------------少年-----------

我一个来自北方的南方人,《从小跟随父辈,在军营中长大的小鬼,也接过父


辈手中的刚枪,巡逻在祖国的北方边疆〉我不大爱说话,也是我的性格不好,小


的时候院子里的孩子老是欺负我,叫我南蛮子,我也是老是受欺负,可是我老是


找他们打,天天打,打不过他们,我就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跑到没人的地方哭,哭


过以后,再回家让母亲揍一顿,所以时间长了以后,对家的感情也淡漠了。

我也是打就往死里打,根本不怕,记得最疯狂的时候,我一个人打7个,打得


全身是血,脑袋上全是血,看得老师都害怕,我还追着他们打,手断过,脚断过


,我根本就没有怕过。最后连他们的家长都怕了,《因为我晚上一身血的跑到他


们家,拿着刀,见他们就捅,最后他们家大人把我给制服了,〉我浑身血迹斑斑


的,《不敢回家换衣服》,吓得他们大人,赶紧叫部队的领导和我的家长来处理


,最后部队的子弟学校集体研究把我送工读学校〉,我自己一个人跑到后山哭了


整整一个晚上,我心也委屈,到了工读学校,我更是破罐子破摔,打架是出了名


的凶狠,围在我身边的全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全都是不怕死的家伙,我带领他们


逃出了,工读学校,在火车上卖水果,收破烂,和城里的小痞子打架,抢劫,勒


索,是无法无天。但是我们8个人,也结下了生死之交。我们纵横在全国的铁道线


上,也积攒下了不少的钱财,我们肝胆相照,我们也磨砺出了为人处事的圆滑。


在一次让探家的我父亲部队的战士抓回家以后,我们8个全部都住到我们家旁边的


窑洞里,我们比谁都要有危机感,我们自己要改变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8个人开


始了策划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

老二和老三,老四上广州弄走私表,老五到老八去夜市摆地摊。我也不上学


了,我父母根本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部队领导看我们住在围墙外面也不管我们


,我是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我们院子里的孩子是吓的大门都不敢出。最后


没有办法各个家长凑了5百快钱,在我的家长把我叫去好说歹说,让我放他们一马


的情况下,我才答应算了。加上我们原来在火车上干的有3万7千多元,留了2万元


我们南下广州,找到了在广州火车站的老黑,这王八蛋让我们收拾过,让他带我


们去番愚上货,在番愚我们接上了虫哥,这个b的一看也不是好东西,专门搞黑市


的。告诉他我们是黑道上的,如果敢黑吃黑或者强买强卖,一准废了他。老黑也


拍胸脯保证绝对没有问题,我们这才放心,开始进货,因为第一次,我们不敢进


太多进了十几台双卡录音机180一台,和几百快手表12快钱一块电子表,我们就回


到了我们的城市,2天我们就在夜市里全部卖光了,我们这个城市也就哪个水平,


录音机380一台,手表38一块。这是我们第一次尝到了甜头。越发不可收拾,来来


回回倒腾了7-8回,赚了四十几万,我开始想这样不保险了,这么多钱肯定有眼红


的,


上缅甸去,带了老2老3老4老5老六出发,老七老八看家。先去了云南,找到火车


上认识的拐子,他家在中缅边境,过了边境在**找到阿果,让他带我们买枪,我


们买了10只手枪4把冲锋30棵杀伤手雷20棵攻坚雷5000发子弹,6个消音器。还可


以,不是很贵。那时侯的人老实。告诉你200快一把五星手枪全新的。现在1200一


把都是仿造的

有了枪就有了胆,火车上就是我们的家,回到家带着老七老八,开始训练,折


腾了半年,往死里练,等我们从山里出来后人都轻不少,也黑了,部队里侦察连


的项目,全部过关,开枪是绝对准了,各个顶真。


找到了少管所的几个烂b,叫出来跟我们卖货,买了个3进出的院子3000多靠山


,后边是窑洞,我们养了6只羊,在里边,下边挖了地道和储藏室,全带陷阱的,


又挖了备用通道逃跑用的。

有一次回家,听说部队到广州接车,我就动了心思,和带车排长叫张发奎的,


说了,我们也去,告诉他给我们带货,2000块钱,这家伙到是爽快,我们下去后


没费事,就装满了回来,黑白电视机,彩色电视机,录音机,手表,牛宰喇叭裤


,全部搞定。整整十多车,回来后,半个多月全部清空,也有了上百万的钱,这


个时候市百货大楼的主任找到我们,听说我们有门路,他说他包销路,那个时候


人也老实,我就答复他可以。现在我是晃悠着回家的,那个时候不是没车吗?

到家后给了老爹老娘一万块,把他们吓的跟老鼠似的,85年1万快,吓死他们


,告诉他们做牛宰裤挣的,还不信,给他们看了店面才放心。告诉他们我要去上


货,我老爹说有2架an12要调机去广州,去给我说说让我搭机去,我跑到政委家和


总队长家,一家送了台录音机,叫我百货公司出个证明就可以了,军民一家情吗


,搞好后,我们穿着军装,去上货了,这回我们是拼命的搞,整了8个川奇145摩


托车电视机,录音机,手表。2架全满,把我们自己的170多万,和百货公司给的


30万全部用光。来回一折腾我们半年4百多万进场。百货公司也给我们哥8个一人


一个供销员的证件。

市海洋研究所的供销社曲主任也跑来上货,还有省厅治安总队的几个公子哥,


省组织部的几个公子哥,看我们风声水起,也来掺呼,我问他广东鱼政的有没有


认识的,这家伙拍着胸脯保证路子绝对走的通,原来他爷爷是海军的,这就好办


了,和海军挂钩我们就拿着介绍信去了,走了海军后勤部门的关系,上了缉私艇


,弄了2船烟和紧俏的物资,啥都有,给了他们3万块,把原来缉私的啥录象机整3


仓库东西,全搬回了,扔了130万给他们主管领导。还给我们以汽训队拉练为名帮


我们送到家,这回发了,什么都有,几个公子哥也拿了10多万的货,让老曲拿了


10多万的货,百货公司也上货。我们整整折腾了一年打开了周遍3个省的销路,说


起建军,没有不申大母哥的,原来老爹队伍上复员的几个绝对狠家伙也来帮忙了



几个混充在黑道上说的上话的南城的,北城的,西城的,东城的,放化话出来


要搞我们,操,老子带着家伙带着治安总队的人,用部队的车,全拉煤矿上了,


就告诉他们,不行就埋了,《也是吓唬他们》吓的他们跟小鸡崽似的。什么他们


的黑道碰到老子了不整死他们,不行了老子给他几黑枪,谁他*的知道。我也做实


了几个兄弟和几个公子哥的绝对铁的关系。


后来有去了海上几趟我们,直接在海上接货,用鱼船直接上货。打通了2条渠道


弄了几十条好枪十多万发子弹。


我们哥几个是一人一部川奇145摩托车还是要把排气管卸了的,谁让只有我有货


呢,嚣张啊,绝对的嚣张,几个公子哥也是蹭上来一起潇洒,我也是拜访了几个


人家,进口的化妆品,衣服鞋子,送吧。几个公子哥有几个钱?没钱好办,把几


个兄弟弄进防暴大队去,几个家伙一口答应,我给他们一人一部车子,几个兄弟


的转干指标?马上报批,人事档案一路绿灯。别说还真灵。他们又带来了一帮更


高层公子个和丫头,除了上货,基本都在玩。什么上货?操,你知道无线电吗?


清单一拉,上船ok啦。现在用电脑啦。可我不玩啦。


86年,我接到了入伍通知书,没有办法只好去当兵了,《其实办法有的是》他们


劝我别去,不行啊,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听别人的,好家伙,某同志到他老爹那


里报批了一个指标,老子来了个中尉,武警指挥学院学习的干活。我是哭笑不得


,跑到武装部打听那里最苦,我到哪里去。退了指标,还弄的我那个兄弟的老爹


跑来看我,我也没搐,那么大一个司令员来看我这个小崽子。我经过正经的渠道


,到了我现在的部队。


我把跑单帮的生意狠狠的做了2个10万吨货轮,宣布洗手不干了。从13岁跑家开


始到18岁,5年我们兄弟8个干进整整3亿7千万全换成美子了,钱在哪里?记得我


们挖的地道吗?存银行?sb才存银行,我们8兄弟开了一个食品一条街,房产全是


我们自己的,搞了个百货商场7层的,固定资产还不算。不光我们省,隔壁2个省


也有我们的资产。给弟兄们分完钱,我走了。去哪里?操 不是说了吗?部队。



---------兵-------------


到了部队,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部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正统,吃拿卡要,


坑蒙拐骗,全来。好人真的变坏了,坏人真的变的更狡猾了。有小偷,骗子,流


氓,高大全,什么样的都有。老实的占大多数,老兵是想尽一切办法骗新兵,除


了队列训练,就是内务,子弹也就十发,手榴弹1棵。没了。就结束了3年的部队


生涯。


也有好兵,我的一个战友整整给排长,班长和老兵洗了1年半的衣服才混了个党


票,我把他们全拍昏过去过,一有外出任务准保就是我,还阴我,我老六,老七


,老八,就在外边,一次外出,阴我的家伙,就被收拾了整整在医院里躺了半年


,出来也是废人了。因外出喝酒和地方青年发生摩擦,被揍。正常。


女兵有几个就是破鞋,指我们部队,跟干部是勾勾搭搭,还不是大干部,都是


一帮子破参谋烂干事,通信连的女兵更骚,我在菜地里就逮了2对。白花花的。


发配边疆,驻守梢卡,我就舒服了,成天跑外边3个人一个梢卡,连里一个星期


送一次给养,巡逻是玩,别人有人换,老子是一个人常年驻守,时间长了和边境


线的老毛子喝酒唱歌,我是经常越境去喝酒,和对方的领导,战士,都熟了,我


经常让小六,小七,小八,带酒,肉,蔬菜,整一大堆,就搁老毛子那里,随他


们喝吃,整的我鹅语都会几句,小六,小七,小八,更熟,我也知道他们那边也


不好过,让小五整了个外贸公司,对鹅的,他们那边全要,啥都要,我让小五来


我这里,和老毛子认识一下,把他们今年退伍的和在家里的几十号人,全弄过去


,到公司里帮忙,好家伙,来了快100号人,全是边防军。把他们那里的钢材,木


柴往我们这里倒腾,我就给他们白面,蔬菜,酒,西红柿,黄瓜,折腾吧。到我


退伍了,小五他们也折腾了5-6千万。还给我弄了个俄罗斯的啥营长越野车,跟他


干活的老毛子都发了,据说在村里还很有地位地。


我就是想当个兵,没有啥地位的,没有想当官的思想,咱也没文化,我知道,


最苦的还是老百姓,工人和失去土地的农民兄弟。


假大空的套话,我说不来,趁着改革开放,挣点钱,整个婆娘,生个娃,夏天


重点地,冬天炕上喝2两,就够了。房子多了,球用,老子就睡一个炕。说我靠改


革开放挣钱?扯淡,老子知道多了,改革是要有背景的改革,开放是刹不住车了


才开放,咱陕西的婆姨以前是怎么过的,那时是松松裤腰带,能顶半年粮,当官


的吃的好,睡人家的婆姨也好。咱老百姓咋办?就这样心甘情愿?改是改了,思


想没改,革是革了,好的品德没了,开是开了,裤腰带是开了,放是放了,小鸡


鸡是放进不该放的地方了。你不走改革开放这条路,你不行了,一切计划经济,


根本不适应潮流的发展了,穷的更穷了,人口流失,所以在社会动荡了才,需要


改革,邓爷爷是对的,但是一个国家靠一个人是不行的,需要的真正以一切人民


的利益为最高宗旨。我觉得党章里写的就非常好。现在后边加了点,我就糊涂了


, 我就是个农民,没有多高的觉悟,但是我收破烂的时候,我也看书,我敢说


,我看了很多的书,经济的,军事的,历史的,现代的,言情,就是不看武瞎的


。我们8个看完每一本书,都要讨论,学习,做笔记。古今对照,电视从来就是看


新闻,其他从来不看。在书店里卖出来的旧书,我们全都要看的,我们只有自己


靠自己。你知道报纸多少钱一斤吗?铜多少吗?铁多少吗?塑料多少吗?铝多少


吗?玻璃多少吗?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那里价格高,那里价格低吗?


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全国那里蔬菜高,那里肉高,那里螃蟹高,那里


黄瓜高吗?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知道细细的5棵小葱多少钱吗?你不知道?我知


道。


所以社会大学是你们所没有经历过的,也是很残酷的。为了在一片地方争夺


收垃圾的权利,我们8兄弟砍了多少人,吃了多少苦,你是无法想象的,你高高的


坐在办公室里随手仍出一张报纸,我们要用命来拼出,可以收购的权利和地盘。


可以说敢到我们地盘收购东西,直接砍出去。当你知道我们的收入的时候,你绝


对会眼红,眼红的发紫,发蓝,发绿。但是你不会弯下你的腰,去检这些废品。


垃圾。


原始积累是残酷的,我们走向了辉煌,当我把我们的故事,讲给那些公子哥


,太子妹,听的时候,他们都哭了。所以我们都在不断的教育着他们,影响着他


们,我让老2带着他们化好装,去收购废品的时候,他们屈服在我们强力下,开始


一个月的废品收购行动,从不愿意到主动去做,到为了生存去拼杀的时候,他们


也,成熟了,当他们拿到8千元的时候,他们惊呆了,是他们父母工资总合的数倍


。当他们拿着这些钱交给父母的时候,讲着辛酸快乐和痛苦的时候,父母眼中发


出的绝对希望的光芒。当他们给父母做好一桌子菜的时候,他们父母绝对欣慰的


开怀。哈哈哈哈,我就差点成了一个中尉。你说你能吗?可我们就是为了生存。


我们从13岁就开始了啊。


好的战士是可爱的,我也有很多自强自爱的战友,希望他们幸福美满。做一个


堂堂正正,无愧与人生的人。不要失去了尊严,哪怕失去生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