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二章 征途漫漫 三十八 魔鬼训练(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一直将尽中午,整整四个多小时,姜宁才把30公里武装越野跑完,他面色蜡黄,浑身乏力,肠肚翻江倒海,呕吐剧烈,淋漓的汗水雨滴样流淌,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脱。在与耿壮林的对抗击打中他已经耗费了太多的体力,眼下面对着这样的高强度罚单,他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使自己支撑下去,他暗暗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就是对自己的胜利。

高岭阴沉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同情,这次他真的被激怒了,铁了心要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子。

“俯卧撑,继续!”高岭眼见着姜宁刚刚跑完30公里的行程,又急切地下令,不容许姜宁有片刻的喘息和调整,语气前所未有的冰冷。

“队长,不能这样,会出事的。”陈英焦虑万分。

高岭并未理会。

姜宁绷住全身气力,死死撑住,一个挨一个的去完成,1000个俯卧撑,换做平时,他绝对会一鼓作气轻松完成,而如今可非易事。近午的骄阳威力四射,地表温度愈加高涨,氤氲的气波袅袅地向天空升腾。姜宁面肌扭曲,牙关咬碎,硬是将俯卧撑完了半数,此刻他的臂膀如烈火炙烤般疼痛,那感觉就象要与自己的身躯生离死别,身下的汗滴已渗出了人形状。

陈英带过了数批次预备队员,今儿才算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倔强,他心说:“姜宁这小子如果不是整天心事重重,浑浑噩噩的,以他这不服输的性格和绝佳的身体素质,简直就是天生的特战尖子。”眼见着姜宁那一往无前的态度和架势,陈英心疼的极是,他寻思:不能让这小子在这样玩命了,以这种高强度的体能消耗,弄不好就会出大事的。

“姜宁,赶紧给队长道个谦,陪个不是,今儿的事儿就算到此为止,不在追究。”陈英语气极其温和的劝阻道,想给姜宁个台阶走下来。

姜宁并不理会,依旧他的艰难。

“好,好,好,姜宁你小子有种,你爷们,那你就继续啊,继续支下去吧,你就等着残疾吧!”陈英见他不识趣,特别的恼火。

姜宁仍坚持。

这时陈英真急了,上前就是一脚,将姜宁掀翻在地,随后骂道:“你这头倔驴,难道还是队长错了不成!”

姜宁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在也没了气力翻身爬起,他的胳膊已经严重的僵硬,关节不能自由伸动,依旧保持在支撑的姿态,白辣的阳光直打在他脸上,使他好一阵的眩晕,他已不能讲话,只是用直呆呆的眼神望着陈英,忽然咽喉部有种发甜发咸的感觉,哇—的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快来人啊!”随后传来了陈英惊恐的呼喊声。

待姜宁醒来,他才发现自己已躺在特战救护医院的病榻之上,睁开眼,便看到刘朗,李侯那亲切可爱的面孔在冲着自己傻笑。

“班长,班长,姜宁醒了,姜宁醒了。”他俩兴奋地召唤着陈英。

姜宁想坐起身来,但感觉身上依旧没有半点力气。

“千万别动,姜宁,一定要注意多休息!”陈英急步过来,一把按住了他。

姜宁很感激望着陈英,他发现陈英的眼里已经布满了血丝。

“姜宁,你可真够吓人的,昏睡了整整三天三夜,把咱大队的医生护士都折腾个半死,瞧瞧,咱班长这几天楞是没休息成,一边要守护着你,一边还要看望着耿壮林。”刘朗是个聪明人,他了解姜宁此刻的心境,稍带埋怨地劝解道。

“班长,真不好意思,我对不起你!”缓过神来的姜宁给班长陈英诚恳地赔礼道歉,他很后悔,后悔自己当时的冲动,自己想作践自己,不能一同连累着别人,让人家班长陪同着遭罪,心里实在不安。

“这没有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不过医生说了,你这身体还需要静养休息上一段时间。”陈英倦态的脸上依旧是阳光般的微笑。

“耿壮林他怎么样了?”姜宁的声音很虚弱地问道,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

“他鼻梁骨被你打断了,头部还有轻微的脑震荡,医生说时间要是在耽搁点,说不定今后就废了。”李候直言快语。

“李侯,别胡说,什么废了废了的,姜宁,别听他瞎勒,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这家伙除了虚张生势,就会夸大其词。”刘朗埋怨道。

姜宁的性格耿直倔强,但实属嘴硬心软那类,这也是他当初为何强烈抵触从警一事,但最终还是依顺了父亲的主要原因,除了反感厌恶那些强迫违背自己意愿的人及事外,其实,他向来都是个感情丰富,达理通情之人,从小到大,他一直品学兼优,德才兼备,打架这种举动如今想来,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如今火气已过,姜宁听着李侯的讲述,心中倍感难过,心说:“姜宁啊姜宁,当初你怎么就这样不冷静啊,本来影响全队正常生活训练的人就是你,人家耿壮林对你有点看法意见,最为不过,你凭什么那样狠心对人家下毒手,真不知何时你变的如此凶恶,难以自控。”姜宁一边寻思,悔意丛生,他觉得对不起耿壮林,更对不起班长陈英一直对自己的关爱与照顾,想张嘴说些感激的话,言语未出,泪已先流。

高岭同样在医院守侯了三天三夜,先是耿壮林,后是姜宁,这二位一唱一和着实把他折腾的够呛。现见姜宁醒了,并无大碍,他那颗提悬的心才放了下来,情绪也安稳了几许。

隔窗眼望病榻上的姜宁,高岭思绪万千,心潮起伏。如今他对姜宁感到了深深的失望,那是一种无限希望被残忍摧毁后的绝望,期间还夹杂着太多的无奈、痛心和哀叹。他如何都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性情暴烈,脾气超倔的小伙子,就是自己的亲密战友姜春杰,用生命鲜血换回来的那条生命;他也不愿意相信,这多时日来,自己对其超乎寻常的宽容和忍耐竟换回了他无尽的任性,反叛和暴虐;他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巨大的心血和汗水竟不能令他回心转意,竟不能打动他那颗誓死顽抗的心。

高岭感到心痛,那是一种被刀割般的疼痛,他清楚姜宁是被父亲强迫而来, 他也晓得姜宁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世。但高岭总是在想,一个青春蓬勃的小伙子会很快忘记掉过去的不快,慢慢的喜欢上这富有活力和激情的特战大队,可是他错了,现在看来,姜宁就象一块顽冥不化刁石,无论他怎样刻画雕琢,也不能使其成就一件完器,自踏上征途的那刻起,姜宁就深深地痛恨着这个地方,那发自内心的敌视和怨恨。高岭想,如今还能做的事,就是要把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他,告诉他一个阳光灿烂的小伙子是如何为他惨烈死去;告诉他他的身上还背负着亲生父母的血海深仇;告诉他那个万千疼爱他的父亲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样狠心将他送到这万里之遥的边塞;告诉他他身上还背负着太多人的期望,背负着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责任;告诉他他必须要将自己锻造成一把光芒四射锋利无比的特战尖刀,去斩除狼患,以告慰亡灵。

高岭缓步来到一个较为僻静的角落,从身上取出一部微型无线话机,这是国家安全部为特战队配备的最为先进的卫星通讯系统,他用力拨动这按钮,高声呼叫:

“0—1—0—1,我是尖刀,我是尖刀,呼叫总部,呼叫总部。”

“0—1收到,有话请讲。”

“请接国家安全部反恐局长办公室,我找姜明骥局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