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七章四

喀喇魂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4 篝火熄了,晚会散了。 战士们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大脑处在高度兴奋之中,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这些守卫在喀喇昆仑山上的边防战士都是二十岁左右,血气方刚,身体健壮,心理正常,情欲旺盛的棒小伙子,常年战斗在没有人烟的“世界屋脊”,与外界隔离,在窄小的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篝火熄了,晚会散了。

战士们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大脑处在高度兴奋之中,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这些守卫在喀喇昆仑山上的边防战士都是二十岁左右,血气方刚,身体健壮,心理正常,情欲旺盛的棒小伙子,常年战斗在没有人烟的“世界屋脊”,与外界隔离,在窄小的圈子里生活,年年、月月、日日、夜夜,面对着的是蓝天、雪山、哨位,界碑,每天紧张的执勤、巡逻、放哨,淡淡的生活情调,使他们把情欲深深的埋在心底,为保卫人民的幸福安康,默默地奉献着青春年华。医疗小分队的女护士来到哨所,为他们检查身体,离得他们很近,很近,人的一种原始的欲望,一种野性的本能,一种生理的要求会自然而生,甚至不能自控。战士们的眼神总是离不开女护士的身影,仅一天的时间,眼睛过足了瘾,精神上也填补了一片空白。在他们的眼里,不,在他们的心里,装着花容月貌的女护士,想入非非,裤裆部位那个器官迅速地充血、膨胀,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在被窝里升腾,血液燥热使他们产生浪漫的、梦幻的遐想,大脑亢奋,情绪激进,都没有一点睡意。

已是午夜时分,一排三班的宿舍里,全班十二名战士都没有睡熟。在黑暗中,有的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窗外的星星,愣神儿;有的似睡非睡,梦境中想象着未来情人的容貌;有的抱着自己的枕头,亲吻着,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三班长田光亮,是一位从陕西山区入伍的老兵,去年,组织上批准他回家探亲,在亲朋好友的撮合下,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田班长把对象的照片压在枕下,每当他睡不着时,总爱拿出来仔细的端详,有时把照片贴在胸膛,心里想着她那诱人的笑容和美貌。

挨着三班长床位的战士小曲,也没有睡,大脑激进,兴奋不已。他见班长没有睡意,小声地说:“班长,又在偷看姑娘的照片吧。”

“胡扯,快睡吧。”

“我睡不着,班长,你说,‘红辣椒’董冬冬漂亮,还是‘黑牡丹’宋丹丹长的俊俏?”

“都长的像一朵花。看你长的丑样,歪瓜裂枣的,癩蛤蟆想吃天鹅肉,光想美事,想来想去,又要‘支帐篷’了。”

“这叫‘画饼充饥’,吃不到口,还流口水解渴呢。”

“小心,早晨起来,床单上‘画地图’。”

“支帐篷”,“画地图”是战士们内部的用语。这些年轻战士当遇到环境的刺激和大脑的反射,阴茎膨胀,叫“支帐篷”,精液自流,叫“画地图”,纯属正常的生理现象。就拿那位“抱着枪当老婆”的老班长乔信,白天在画报上看到了一张漂亮姑娘的照片,到了晚上,他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他心上的人赤裸裸的钻进了他的被窝,一只光滑、柔和的手,触及到童男最敏感的器官,他骚动、亢奋,一种突然而来的快感流过全身,甜甜蜜蜜地睡了一觉。早晨起床,发现床单上留下一小片油腻腻的痕迹,他感动羞涩,耳根子发热了,他怕被战友发现,急忙拿出笔和纸,附在床前,假装写信,用钢笔水偷偷地把床单上的痕迹掩盖住。结果,还是被战友发现了,开玩笑的说,老班长的“水枪”在床单上“画地图”了。从此,“画地图”就在战士中间传开了。

医疗小分队的女护士来到哨卡,这一夜,“支帐篷”,“画地图”的战士特别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