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七章三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size][/URL] 3 篝火,熊熊燃烧起来。 在雪山之巅的小小哨所的操场中间,一根根干柴在火里“噼啪噼啪”的燃烧着,溅出来的火星在周围飞来飞去,一股浓烟向上空升腾,很快被山里的风吹散。战士们围坐在篝火旁,闪烁的火光,照亮了雪山哨所,映红了边防战士的脸。这里一改往日的沉默,到处是欢歌笑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篝火,熊熊燃烧起来。

在雪山之巅的小小哨所的操场中间,一根根干柴在火里“噼啪噼啪”的燃烧着,溅出来的火星在周围飞来飞去,一股浓烟向上空升腾,很快被山里的风吹散。战士们围坐在篝火旁,闪烁的火光,照亮了雪山哨所,映红了边防战士的脸。这里一改往日的沉默,到处是欢歌笑语,热闹非凡。

战士文艺骨干演出的“三句半”节目,把篝火晚会推向高潮。

“同志们,大家静静。”

白金龙今天亲自担当节目主持人,他站在篝火旁,大声说:“下面,请医疗站新来的女护士董冬冬同志,演唱电影《黑三角》插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大家热烈欢迎。”

白金龙的话音刚落,战士们使劲地鼓掌,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

新护士董冬冬站起来,来到战士中间,她圆圆的脸,红扑扑的,荡着兴奋的神采,虽然她第一次到喀喇昆仑山深处的边防哨卡,高山缺氧,身体不适,但她坚持要为战士们演出,她来到战士中间,大大方方地用四川话说:“长年守卫在边防哨卡的哥们,辛苦啦。”

她的话,在战士中间引起喧哗。

“四川妹子,好样的。”

“‘红辣椒’你也辛苦啦。”

董冬冬清了清嗓子,唱起来: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边疆的歌儿暖人心,暖人心。

清清的泉水流不尽,

声声赞歌唱亲人。

唱亲人,边防军,

军民鱼水情意深,情意深。

哎——

唱亲人,边防军,

军民鱼水情意深,情意深。

董冬冬的歌声清脆、欢乐、悠扬、动听,歌声在冰山雪峻岭中回荡,在战士心中回荡。这歌声,宛如一支强心剂,在海拔六千米的“生命禁区”,一曲歌声驱散了边防战士执勤巡逻时的劳累,驱散了战士们长年在“生命禁区”的寂寞和烦恼。

宋丹丹和姜良驹并肩坐在战士们中间,观看篝火晚会,时而被战士的演出所吸引,时而他俩小声的交谈,非常亲热。

宋丹丹对姜良驹说:“唱歌的护士叫董冬冬,她的父亲是个大官,她护校毕业时,有一位军区首长照顾她,让她留在新疆军区总医院,她有股犟脾气,当兵就是要到最艰苦的地方,主动要求来到喀喇昆仑山,她对我说:在父亲的保护伞下干革命,没味,不够刺激。”

姜良驹说:“四川人有特点,爱吃辣子,多辣的辣椒都不怕,我就喜欢这股子犟劲。”

“看不出来堂堂的姜大记者,还会讨好女人。明天,我给你介绍介绍。”

“阿丹,你怎么那壶不开提那壶。”

“看看,你又想歪了,我只不过介绍你俩认识认识,又没有别的意思。”

姜良驹深情地看着宋丹丹,说:“我心中有了意中人。”

“谁?”

“个人隐私,暂时保密。”

有个战士往篝火里又添了一些干柴,火势更旺了。

“下一个节目,独唱。三班长呢,田光亮。”

“到!”

“出列,唱一首战士的歌,好好唱,唱出咱边防战士的气魄来。”白金龙用命令的口气喊到,他那像节目的主持人,简直是一名指挥官。

三班长田光亮站在篝火旁,他自编、自谱、自唱,亮开嗓门,大声唱起来:

在那雪山最高的地方,

在那氧气匮乏的山上,

有一双警惕的眼睛,

注视着豺狼的动向。

青春在闪光,

豪情满胸膛,

日夜巡逻在风雪边防线上

保卫着祖国的西部边疆。


在那太阳最亮的地方,

在那海拔最高的山上,

有一双紧握的拳头,

守护着美丽的家乡。

丹心照日月,

年华放光芒,

日夜战斗在风雪边防线上,

保卫着人民的幸福安康。

没有音乐的伴奏,谈不上旋律优美,节奏明快,不讲究发音和气息的运用,战士用真挚、朴素的感情,从肺腑里“喊”出来的心声。战士田光亮的歌声,赢得同伴们阵阵掌声,笑声,喝彩声。

“下面,欢迎军区政治部的姜干事表演一个节目,大家说好不好?”

“好。”

白金龙的动员,就是一道命令,战士们齐声叫好。

“大家鼓掌,欢迎。”

战士们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姜良驹没有思想准备,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说:“我,一不会唱,二不会跳,我在这里给大家行个礼。”

姜良驹正正规规地行了个军礼。

白金龙不肯罢休,鼓动说:“姜干事不演节目,大家说,中不中?”

“不中,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象样。”

“呱叽呱叽。”

又一阵爆竹般的鼓掌声。

姜良驹看来是过不了关,他机灵一动,说:“医疗队的同志来我们哨所,为战士们检查身体,演唱节目辛苦啦,我当场吟诗一首,献丑了。”

姜良驹清了清嗓子,高声朗诵道:

白衣 白帽 白口罩

朴素 庄严 大方

谁说她色彩单调

普通的衣着

裹着一付慈母的心肠


打针 换药 查体温

细心 认真 周详

谁说她工作枯燥

平凡的琐事

为最宝贵的生命站岗

“好不好?”

“好。”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姜良驹来到白金龙的身旁,央求道:“指导员,求求你,饶了我吧。”

白金龙笑着说:“下次,你再来到哨所,多为战士们准备几个精彩节目。”

篝火晚会接近尾声,边防战士和医疗队的女护士在一起唱呀,跳呀,联欢会很晚才结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