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勉强算是散文吧(两篇)[影子军团]

战鹰翱翔 收藏 38 1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钟声的故事


(一)

岁月的流逝带走了青春的容颜,一张饱含风霜的脸刻满沧桑的痕迹,像在诉说一些久远的往事。惟有那双阅读过无数少年脸庞的眼睛依旧亮泽,如两扇不曾蒙尘的窗户,凸露着心灵的千言万语以及幸福。他,是一位退休的老教师。

学生都搬到新建的校舍里去了,这里剩下的仅是一排简陋而又苍老的木房和一棵棵铭刻历史的古树。孩子们童稚无邪的欢声笑语仿佛还飘荡在荒芜的土操场上,那些活泼可爱的身影也似乎被老教师的目光拷贝过。其他的老师都乔迁新居了,惟独他,怎么也不肯离开。因为在他心中,有份浓稠的情感始终舍弃不下。每天,他都会一个人默默地在这不大不小的天地间来回走动,且面带微笑,面带欣慰。

听他的女儿说,老人得了痴呆症,很多事都记不起了,有时候吃饭睡觉都得让人提醒。但有件事他却时刻挂在心里,他每天都会准时敲响上课下课的钟声,虽然孩子们搬出去已经快两年了……

我的心不由地掠过一丝难言的感动。刚走出古朴的校门,便听见有钟声响起,凝重而深远,一声声,撞响一个动人的沧桑故事。

(二)

小的时候,总是特别贪玩。每天一下课便呼啦啦冲出教室,三五成群来到操场上打斗嬉闹,全然忘了刚才老师在课堂上苦口婆心讲授的内容,即便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公式或生词。那时大伙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上课的钟声,好象对这种与下课铃相同的声音有种与生俱来的痛恶感。

由于乡下小学用的是最原始的打钟方式,一口老钟悬挂在大门口,由守门的老大爷按时敲打。于是我们就把老大爷看成了罪魁祸首。每每都用对待日本鬼子一样的眼光看他。特别是他手中那把摆来摆去的小铁锤,左瞧右瞧都不顺眼。

后来我们几个调皮的小家伙便商定,偷偷把小铁锤弄出来扔到了臭水沟里。事成之后,我们满腔快意,都以为这样钟声就不会再响起,我们就可以在教室外面玩个痛快了。然而,那令人心烦的钟声并没有因为把铁锤的丢失而沉默,时间到了仍旧会响起传进我们的耳朵。

后来慢慢长大了,上了初中高中,再后来又读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如今再想起儿时那愚蠢的做法,总是忍俊不禁,同时也会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

不是吗?不管你愿不愿意听,能不能接受,岁月的钟声都会一如既往地响起,它带走的是时间,是我们不可重来的生命!


敷衍了美丽的母爱

孩提时代,我们乡下孩子常常为拥有一双崭新的布鞋而高兴得几天晚上睡不着觉,甚至还把它当作在其他同伴面前炫耀的资本。那时,母亲年纪不是很大,眼睛也还行,因而我每年都可以穿上两三双新布鞋,在从多小伙伴中算是“佼佼者”。更让我骄傲的是,母亲的手艺特棒,做出来的布鞋比一般人家的都要精美、结实。

等到我上大学,母亲的身体已不太好,一方面岁数大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长年劳累的结果。特别是眼睛,一到晚上便看不清东西,见到稍强一点的光线便就会出眼泪,于是母亲很少做布鞋了。在我的印象中,大学四年母亲只给我做过一双。后来参加了工作,也就没再穿过新布鞋。

去年中秋前夕,意外收到母亲托姐姐寄予来的一双布鞋。这回我倒有些埋怨母亲,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瞎操什么心,难道怕我没鞋穿不成?更何况如今在城市里还有哪个钟情这种四不像的“土货”,即便是农村里面,也鲜有年轻人穿了。看着那土里土气的布鞋,我甚至第一次觉得母亲真的落后了。随意把它扔到一旁,从来就没想过要穿上几回。每天,我照样把各种款式的皮鞋蹬着咯咯响。

直到前几天收到家里的来信,我才猛然发觉自己的做法是多么的残忍。母亲叮嘱父亲在信中告诉我,布鞋要小心点穿,雨天就不要穿着出去走,浸湿了容易朽。父亲还说,母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以后恐怕不会再操针线活了……读着那字字饱含亲情的言语,我的眼睛模糊了,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真没想到,一双被我搁置一旁的布鞋却使得母亲如此牵肠挂肚。母亲甚至还为以后不能给我做布鞋而深深自责,这与我的敷衍又怎可相提并论。

无形中敷衍了母亲的一片爱心,这或许是我一生都无法补偿的过错了。一双布鞋便是母亲温暖的关怀呀,每一个小小的针脚步都洋着深深的母爱。而世上的母爱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我却迟迟未能明白。从柜子底层找出母亲捎来的那双布鞋,看见那层厚厚的灰尘,我的心一阵阵剧痛。有些东西,它的光芒与美是不闪现在表面的,就像源于母亲的爱,总是很容易被我们给疏忽,甚而淡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