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是否参加会参加呛马游行?陈致中:我不晓得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撰稿人韦博报道,中评社8月30日发表专论称,由“台独”基本教义派组织“台湾社”举办的8·30游行,其实对台湾未来的政局影响不大。倒不是说这场游行没有意义,而是这场游行只对“台独”基本教义派有意义,是一场“台独”基本教义派意图夺取绿营政治主导权发起的政治斗争,主攻目标不是国民党、更不是他们所说的马英九。

在当前蓝绿力量对比下,马英九根本不会在乎“台湾社”这个极端“台独”基本教义派组织发动的游行,在台湾政治版块中,这批人不论从那一个角度,政治、社会或意识形态各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力量。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力量的话,那只存在于“台独”阵营内部,因为这批“台独”的狂热分子,喜欢一副法相庄严的样子、扮演“台独”圣战士的角色。他们可能信教信久了,以为自己已是教主,唯我独尊的心态强烈,一副“我就是台湾”的嘴脸,其政治作风与陈水扁如出一辙,想用“台独”极端意识形态对“台独”阵营进行全面绑架,民进党与蔡英文则是首要斗争目标。

如果大家看过一些有关异形的科幻电影,影片主轴谈的是某种来自外星的生物,侵入人类的肉体,控制饲主的心灵,进行着毁灭饲主的勾当。当这个寄生物耗尽饲主的最后能量时,它会再找另一个健康的饲主寄生,这种寄生物通常都是单细胞物种,它们干的就是吞噬与毁灭的勾当。他们从来就不想独立生存与发展。

这批“台独”基本教义派深知,一旦他们失去联结他们与民进党权力关系的陈水扁后,他们势将无法再对民进党予取予求。但他们实在无法失去民进党这个饲主,没有民进党的能量供应,这一小撮人在政治上可说什么也不是,顶多只能扮演政治上跑龙套的角色。因此,他们必需透过群众运动,来进行他们在“台独”阵营内部的权力与路线斗争,试图透过游行继续掌握在未来“台独”运动中的主导权与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