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淡痕[长城军团]

涵制9429 收藏 18 169
导读:我总是陷入深深的怀念,怀念曾出现或正活跃在我生命中的一切人。有时为会怀疑他们是否真是存在,抑或根本家就是我自己遐想出来的美好。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密不透风的树荫下,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脚步,匆忙的行人,想象他们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的悲伤或喜悦,这让我有一种游神于室外的超然和自由。 这是总有莫名其妙的惆怅,不停的敲击这心中最敏感的部分,那里装着很多让人铭记一些的背影。有一直骄傲自负的旬,有很爱唱歌的连,还有对码字痴迷的欧阳同志。旬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孤傲的人,他可能一年都说不上二十句话,永远对

我总是陷入深深的怀念,怀念曾出现或正活跃在我生命中的一切人。有时为会怀疑他们是否真是存在,抑或根本家就是我自己遐想出来的美好。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密不透风的树荫下,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脚步,匆忙的行人,想象他们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面孔下,隐藏着怎样的悲伤或喜悦,这让我有一种游神于室外的超然和自由。

这是总有莫名其妙的惆怅,不停的敲击这心中最敏感的部分,那里装着很多让人铭记一些的背影。有一直骄傲自负的旬,有很爱唱歌的连,还有对码字痴迷的欧阳同志。旬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孤傲的人,他可能一年都说不上二十句话,永远对一切漠然,永远拒人以千里之外。很难想象两张死脸人凑在一起会给人什么感受。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成了朋友,性格使然,经常会出现两人会一起静坐几个小时的尴尬场面。在别人看来他总是很酷,只有我知道,看起来很酷的人不是喜欢寂寞,而是不习惯接受朋友。旬心里孤独,只有她自己知道。他力争一切事都要做到完美,所以他可以在考出惊艳的成绩的同时让球场边的女生大声尖叫。天妒英才,十四岁那年他出来场车祸,旬忍受不了肢体残缺的痛苦,从医院十楼纵身而下,到医院时迎接我的是地面上一滩还未来得及处理掉的薛,被阳光照得格外耀眼,风吹来凄然的腥味,一点一点堵住我的呼吸。时间停落于八月的天空。

认识连那天正是雪下得最大的时期,他裹着薄风衣在被风吹卷的冷花中落得一头白发。此君通晓古今音韵,与欧阳搭配:词曲风靡校园。只差一副动人的嗓音,他便可以扫华语乐坛。他对任何人都很热情,微笑让严寒瞬间融化为暖风。连十名副其实的麦霜。不考虑人民币的话他自己在KTV里可以唱上三天三夜。他后来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上车前一向快乐的连哭得忘乎所以,边哭边唱,唱得每个人鼻子很酸。岁月飞驰于九月的站台。

欧阳一身书生气,对文字词琢研究显得急躁,一弹神经兮兮,但很安静。

我问他为什么总是发呆,他说因为总是在思考,说这话时他一脸无辜,大眼睛让人害怕会随时掉下来的样子。我很纳闷为什么他总是那么爱写,哀悼课都不停止时埋头疾书,老师看见还颇为高兴的说:欧阳同学就是爱学习啊。可惜了这么爱学习的孩子最好由于成绩太差只好辍学去当兵。吃告别饭时他连声叹息生不逢时,如果他生活在二十世纪初,就不会有鲁迅了。这次不同,我们,都哭了,只有他笑着。年华倚靠于十月的青藤。

回忆这些故人时,我的心情出奇的平静,阳光斜刺过玻璃窗外映在旧书桌上,桌上的蒋本承载着思念的文字,感伤青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