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能以理服人的人,都是不懂装懂的人。

不能以理服人的人,都是不懂装懂的人。


柏拉图:

他在做这些动作时会感觉痛苦的,并且,由于眼花潦乱,他无法看见那些他原来只看见其阴影的实物。


中国莲:


美国式假民主只能给世界各国带来不公平,美国式假民主只能促使世界各国背离以理服人的大方向。如,韩国权贵在仿效美国权贵,“唯***是尊”,而您问相应的权贵,为什么“唯***是尊”?相应的权贵根本拿不出经得起别人层层深入以理服人辩驳的理由来!这就是典型的专制表现,无法体现以理服人的公平,根本性违背自由平等的原则。崇拜目前版本的圣经的***等信众,都被相应教派的上层权贵及其国家上层权贵残酷洗脑(催眠),根本没有上帝(神),而非得编造一个似是而非的上帝(神),目的就是对其信众洗脑(催眠),这又是世界各国大多数民众智慧一般化的一种证明。这也是为什么已经实质将“***”视为国教的美国权贵,为什么没有以理服人的很好智慧层次的一种根本原因。只要至少有两个人,就有政治。宗教无一例外,都是政治下的产物,而各大宗教等又可从侧重理性的程度上分层次。


法律不是讲道理的法律,就根本不是法律,而是催眠术而已。……以理服人的角度至少有八八六十四种“易理”角度,八八六十四种“易理”角度变化,都在揭示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这一个智慧核心。有位网友说:“法律不是讲道理,法律是用来保护大众的利益的。就是要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其人这句话是否是在讲道理?建议其一类人不要如此盲目喊口号。其人的意思,法律不是讲道理的法律,能够保护大众的利益?能够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那是如何保护的?大众的利益或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是什么,其一类人根本不懂!


如何依据法律条文?如果不是以理服人地尽可能准确遵循法律条文的适用范围及适用深度,那么,就必然被其国的权贵直接或间接控制。有位网友说:“法律不讲道理实乃摧心”其人说的这种法律,就是权贵对民众摧心的法律,只能主要维护权贵的感性利益。崇拜美国式假民主的人你们想一想,到底什么人在放肆,而经不起本人的更深一层的以理服人的辩驳!


美国式假民主只能挑起一波又一波的感性争斗。如目前美国在黑海与俄罗斯“摆兵布阵”试图进一步打压俄罗斯等,……欧盟在直接及间接,“隔山观虎斗”,仿效美国两次世界大战过程中,两度两面买好坐受渔翁之利,……。欧盟出兵黑海,应该是给美国充充门面做做样子罢了!


反对辩论的人,就是想一言堂专制而已。有位网友评价我的一篇原创文章说:〖楼主作为没吃过“猪肉”的人,论证了一通什么是“假猪肉”,最后得出结论,世界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猪肉”,国人还是接着吃窝头吧!〗其人说的就是理论与实践的问题。智慧层次达不到很好的其一类人,即使是一秒钟作完世界上所有的事,他们也是对相应的道理不懂装懂!智慧层次达不到很好的其一类人,如何理解每个国家对未来几年的政治宏图的规化理论?理论都是对实践的总结及对实践的规划,只不过写理论的每个人的智慧层次有差异而已,从而才需要互相层层深入以理服人的辩论;反对辩论的人,就是想一言堂专制而已。(2008-9-1 12:12:42)


民主当然有真和假之分,就如同几个人看到一头牛,其中有一个人问,这是一头假牛还是真牛,那样的可笑!假牛是为了骗人而弄出来的,如“弄一头猪绑上个牛犄角”,然后“指鹿为马”地喊口号政治大肆宣传(如一言堂类的讲演等)就开始了!“眼花潦乱”的人,一种角度是说这种人不知道以理服人是什么,因为这种人智慧层次非常一般化大众化。


真民主就是基于民的以理服人而来的,没有民哪来民主。什么叫感性民主?什么叫理性民主?民主在政治上就是让本国公民以理服人按照自己心愿说话,否则,就必然各自为政而被权贵感性利用。难道你要强制或利用他们做这或做那,那是什么行为?是感性剥夺人权的行为是最无耻和残暴的行为。什么叫感性民主,公民愿意说什么(当然包括愿意说出国家机密及公司的商业秘密等不可言传的话)或者愿意选什么(无论是否被人利用)那就是感性民主。


“投票表决”无法体现以理服人的意义,才是美国式假民主的核心问题。美国式假民主,直接拉票“一般都不敢”,间接拉票就不是法律制约能力可以达到的了。能成为商品的存在,都是钱财的代表。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政治经济等承诺,都是在以政治经济等作为商品,拉选票。但从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政治经济等承诺看,都不是以理服人的言论,而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政治经济等大挪移”,就因为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等”总量是固定的,就因为人类社会世界各国“政治经济等”总量都是固定的。……这里要强调一下,拉不拉选票,并不是美国式假民主的核心问题;“投票表决”无法体现以理服人的意义,才是美国式假民主的核心问题。有位网友说:“说民主用钱拉票是五毛和左棍的伎俩”。(2008-9-1 17:40:36 )


不能以理服人的人,都是不懂装懂的人。崇拜美国式假民主的一类人要知道一句话,任何一种实践的首创,在历史上都没有形式上的实证;而道理上的实证,就是进一层理性的******,如雅典“民主”的首创(即美国式假民主)就是对雅典以前的政治体制做出了进一层理性的******。对雅典“民主”的首创(即美国式假民主)进一层理性的******,就是目前阶段人类社会理性改革派的任务。


★★★2008-9-1 21:43《正义与民主》系列第720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