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女兵战争中残废 用一只腿在泳池中创奇迹

世界王牌 收藏 1 167
导读: 从越南回来的“阿甘”得到一枚美国“紫心勋章”,从伊拉克归来的女兵梅丽莎·斯托克威尔,也有一枚。   2004年,巴格达,机场通往市区的“爱尔兰死亡线”上,士兵斯托克威尔没有选择,她的左腿换来了一枚勋章。 2008年,北京,“水立方”,残奥会游泳运动员斯托克威尔有自己的选择,她要用在这4年付出的一切,换来金牌。   1   她在伊拉克的第一个任务,只持续了10分钟……   “听起来挺俗的,我只是热爱生活。坐在车里,打开音响,摇下车窗,我就喜欢那样。”   她是

从越南回来的“阿甘”得到一枚美国“紫心勋章”,从伊拉克归来的女兵梅丽莎·斯托克威尔,也有一枚。


2004年,巴格达,机场通往市区的“爱尔兰死亡线”上,士兵斯托克威尔没有选择,她的左腿换来了一枚勋章。


2008年,北京,“水立方”,残奥会游泳运动员斯托克威尔有自己的选择,她要用在这4年付出的一切,换来金牌。


1


她在伊拉克的第一个任务,只持续了10分钟……


“听起来挺俗的,我只是热爱生活。坐在车里,打开音响,摇下车窗,我就喜欢那样。”


她是一个爱生活的爱国者。这两种爱,注定了她的人生。


从小,闺房里装饰着美国国旗,狂热地和父母讨论入伍参军,而对生活的爱,使热衷于任何一种体育运动的她,曾经收到过美国跳水队的邀请信。当两种爱只能有一种选择时,她选择去伊拉克。


2004年4月13日,她的第一个任务,只持续了10分钟。


只是巡逻。路线是从巴格达国际机场到市中心,俗称“爱尔兰之路”。不知道在出发前,长官有没有告诉这个新兵这条路的别名——IED(遥控炸弹)巷、死亡街。


一切发生得太快。


火光和巨响之后,她说当时她都没感觉到受伤,只有灼热感,“当我看到有人拿着止血带向我跑来,才感觉糟了。”


战友把她拖到悍马车后面急救。她动了动腿,“太好了,我的腿还在。”她被抬上车,这时候,她意识到流血——和电影一样,但这不是电影——“好像就是因为电影里的场景是这样的,我开始跟身边的人说,让他们转告我的父母,说我爱他们。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死,也不知道除此之外还应该做什么。”


然后是电影里不会有的难熬的沉默。“很难,一切都很难。我不认识身边的士兵,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一样。他好像是必须开口,居然说‘今天天气不错啊’,是啊,你还能说什么呢?”


他们把她送到基地急救中心时,她还醒着,看到丈夫从楼梯上冲下来。在科罗拉多州,他们同在美军后备军官训练队,又一起来到伊拉克。


“我想我的腿不行了。”她说。


“它不在了。”他说。


2


当她开始游泳训练,整个人变得专注起来……


给妈妈打电话,给最好的朋友——大学室友美斯特打电话,她说了两句完全一样的话:


“我出事了。”


“我的腿没了。”


“然后我们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地大哭。”美斯特说,“但很快,我说,‘但你还活着,你能回家了,事情还没有变得最糟。’我们开始谈她回来之后能做的事情,我知道她对生活总是那么积极。”


这个电话让她冷静下来,在真正的艰难开始之前。重复感染,医生一英寸一英寸地把腿从她身上拿走,但她居然和医生、护士交上了朋友。在军队医院,她看到了很多失去双脚、甚至丧失全部四肢的战士,开始相信,她是幸运的。


“很多记者不停地问我,‘告诉我你的愤怒’,没有愤怒,我说。”


丈夫给她带来一本小册子,关于残奥会。最初,她并不感兴趣,当了解得越多,她终于发现,她对生活的爱已经是一种激情,在这里她能找到激情。朋友们注意到,当她开始游泳训练,整个人变得专注起来……


但是要去参加残奥会,她还不够快。她又收到了一份邀请,来自军方专为因公受伤的士兵提供训练,以参加残奥会的训练营。这一次,她没再拒绝。


“这里不是什么奥林匹克夏令营,这是奥林匹克训练中心!”她的教练吉米·弗洛尔简直把他们当新兵蛋子一样训斥,但她听了很喜欢。“我一进去就明白,那是个很远很远的梦。我明白,人人都明白,吉米也明白。”


3


在水里,她是完整的……


在水里,她是完整的。


一开始,她每天游5.5英里(约9公里),现在每天的距离是6英里。当时间流逝,所有人都感到了变化,甚至她的教练都彻底忘记,是一场不幸才把眼前那条残缺美人鱼送到眼前。


教练给她也弄了件菲尔普斯他们穿的Speedo(速比涛)泳衣。那是一件有两个裤腿的连体泳衣,看上去很正常。


她把泳衣拿在手里,只过了一秒钟,就问教练:“吉米,另一个裤腿,我怎么弄?”


教练愣住了,他在想一个道歉或者挽回的词语,最后说:“我忘了。”


她却并不需要道歉,大笑起来:“吉米,你是怎么把那条腿忘掉的啊?”


她自己已经把那条腿忘记了。


科罗拉多的派克峰训练基地,是很多参加奥运会的美国运动员的训练场。这里有一座土山,两边的坡道都是用废旧枕木砌起来的木头台阶,一面有1.5英里(约2.4公里)长,一面有4英里(约6.4公里)长,并且前者的路线,几乎是垂直的。


她选择了1.5英里那条“捷径”。“我不想变得寻常。”她说。


4


一个月,她把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17秒!




距离4月份进行的残奥会游泳预选赛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教练为她安排了一项热身赛。在丹佛,她将有机会第一次在家人和朋友面前,秀自己。但是她输了,而且只是勉强完成了比赛。


那是教练第一次看到她哭。


紧张的一个月过去了。每晚入睡前,她都要告诉自己,即使失败,所付出的一切也是值得的。400米自由泳预赛,她把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7秒。决赛开始前,教练把她拉到了一旁。


“去吧,给自己一个惊喜。”他说。


开始了。


教练还是改不了他在新兵面前喜欢夸张的习惯,他说,那时候她“像一个从地狱里飞出来的蝙蝠”。另一个旁观者说,当时教练紧张得要吐了——即使看她游了几个月,他也从来没见过她用这样的频率在水里一进一出,他担心她会被这种疯狂的节奏拖垮的,但最后——“她从水里出来了,还活着。”


是的,她还活着,但是触壁一刻,旧的全美纪录死了——她把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17秒!她在三个项目上拿到奥运门票,要去北京了。


是那只失去的左腿帮她做到的吗?应该是她那颗强大的心,她说:“这是我的第二次机会。”


编辑插嘴


谁是梅丽莎·斯托克威尔?


在Google中输入“Melissa Stockwell”,只在美国残奥会代表团官方网站上找到了她的英文资料:梅丽莎·斯托克威尔,1980年1月31日生于科罗拉多;2004年3月,随美军第一骑兵师开赴伊拉克,二级陆军中尉军衔;2004年4月13日,执行任务中遭遇路边炸弹袭击,左腿膝盖及以下部分截肢,回国后被授予铜星勋章及紫心勋章;现美国女子残疾人400米自由泳(VP3级)全国纪录保持者,将在北京残奥会上参加400米自由泳、100米蝶泳和100米自由泳三项比赛。


没错,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这是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向这个有尊严的生命个体致敬——突如其来的炸弹没有毁掉她的生活,她用强大的内心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她的动力? “听起来挺俗的,我只是热爱生活。”


还有5天,北京残奥会就要开幕了,我们会发现更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