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是9月1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还记得八年前的今天?

2000年的9月1日那个惊恐的黄昏,H省C市农业银行运钞车满载两百多万现钞,在该市江北分理处前准备提取营业款时,遭遇四名蒙面歹徒持五四类军用手枪抢劫,打死押运经警3人,出纳员2人。当歹徒遇到反应迅速的警方追捕时,抢得经警七九式微型冲锋枪2支、子弹20发之后仓皇而逃,逃跑中歹徒继续开枪打死出租车司机和行人各1人,打伤市民4人,撞伤幼女1人。此案便是震惊全国的“9.1”持枪杀人抢劫运钞车案,被当时定为全国第一号刑事案件。此案的发生被公安部将发生在“俞、鄂、湘、滇”等省市的系列大劫案并案侦察。不到二十天时间,“9.1”大劫案便神速侦破,一举端掉了以张君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其有组织、有计划地制造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得以破获。其犯罪团伙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疯狂抢劫、故意杀人,犯下的滔天罪行,真是馨竹难书,令人发指。曾经一部名为《天不藏奸》的电视剧便是以此团伙犯罪事实为题材,揭露该团伙的累累罪行。

事隔八年,当我们再次回过头来回顾这个黑社会团伙头目张君,看看他究竟是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农民转化成一个混世恶魔的,或许能给现今的人们留下一些思考。

张君1966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同父异母兄弟7个,他是最小的,因而倍受父母溺爱。父母的偏袒使处处占强,骄横霸道的他从小养成了好恶逸劳,贪图享受的恶习。初中时期,厌学好玩的他便沉迷于武侠小说与武侠电影之中,成日与校外的混混聚集在一起,酗酒、打架、抽烟、侮辱女生。在高中的某一天,张君因把同校的一名学生打得晕死而被学校开除学籍,从而结束了他的学生生涯。

辍学在家的张君,恶习难改,仍然处处欺横霸道,而且开始拉帮结派、有了组织团伙的意识。很快的在他17岁那年,张君因加入团伙追人行凶、流氓活动、劫人钱财等犯罪行为而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送进了少年管教所,得到了他人生的第一张监狱通行证。

三年之后张君从少管所出来,不仅恶性不改,而且在犯罪的道路上继续滑步。先是持匕首跑到初中一女同学家里,威胁逼迫其家人将女儿嫁给他,摄于张君的威逼,张君终于如愿以偿的娶到该女生为妻。然后婚后的他不但不珍惜家庭,反而豺狼之性更进一步暴露,经常与不三不四的女人在外鬼混,而且对妻子百般折磨。同时开始自制钢珠枪实施抢劫,先是打伤受害者之后逃之夭夭。继而又伙同同伙再次实施抢劫犯罪时,在打伤受害者同时误伤了同伙。残忍成性的张君嫌弃受伤的同伙是“拖累”而凶残地将其杀害之后弃尸而逃,从而犯下了他走向恶魔的第一桩命案,踏上了他犯罪生涯的旅程,也开始了他长达十几年的逃亡生涯。

张君外逃后,贼心不死,开始深感作案装备的落后和反侦查知识的不够,于是开始自己“自学成才”,研究反侦查知识和偷越国境到越南买枪,被越南警察以非法越境抓住后遣送回国,没几日,张君再次从看守所潜逃。

出逃后的张君来到云南开远市,在那里遇到了他犯罪生涯中第一个助纣为虐的女人严某,他凭借此女人坐台卖淫筹集的资金,买下了第一支五四式军用手枪和200多发子弹,以及一颗军用手榴弹。有了真正杀人利器的张君丧心病狂的找了两个曾经得罪过他的坐台小姐试枪,用那支枪结束了两个年轻女子的生命。

张君有枪和杀人经验之后,想干“大事”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先是自己疯狂的流窜到重庆,在一公侧内开枪杀害受害人后抢得现金六千余元。他的频频得手,使他的胆子愈来愈大,自叹:反正是杀人,要搞就要搞大的。他于是开始在银行附近踩点,决定从银行取款人中的大户下手。由于人手问题,他决定要严某做帮手,这次在严的掩护下张君再次跟踪一取款人,开枪射击那中年男人之后,抢得现金五万元,然后就靠严做掩护潜伏下来。这时,张君便总结了一条经验:他的身边不能没有女人,而且还要极为贴心的才有安全的避风港和逃避打击。这也是张君犯罪生涯里物色女人一个个拉下水,组成“红粉兵团”的重要原因。

这次得手之后的他那明显感觉到,想干“大事”就必须多人手,有了人手还得需要更多的武器,同时还需要更多的避风港,为此他加快了物色干将,组织团伙的步伐。之后,张君边在重庆物色女人建立“根据地”,边着眼亲朋,发展骨干力量。短短的三年之内,张君不仅无耻地玩弄和利用女人,同时还绞尽脑汁地让她们为他卖命。他从女人那里起家,由流浪转向扎寨,由无枪到有枪,他从兵家那里悟出“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还需父子兵”的含义,因而在亲朋好友中物色人选。先后把自己的表外甥以及同乡等多人拉入他的黑社会性质的杀人抢劫犯罪团伙,他拉人入伙的手段极其的残忍和狡诈,每一个团伙成员的入伙他都会制造一起命案,把无辜生命的鲜血染在同伙的手上,使得他们死心踏地地跟随其左右,因而一笔笔的血债将几名团伙成员牢牢的捆绑在一起,共同走上了一条充满罪恶与血腥的不归路。

有了严密的组织和精良的装备后,张君从抢劫个人财产步入了团伙抢劫黄金首饰店(柜),再走上抢劫银行之路。先后在四年之内,流窜“俞、鄂、湘”等省市策划组织实施多起抢劫黄金首饰案件,金额达数百万元,打死打伤十余人的滔天罪行。由于张君对团伙成员的严密管理,该团伙“打一枪换一地”以及多处“根据地”的掩护而得以逃避警方追踪。他对团伙成员实行严格的管理,所有成员除他之外平时都不许带枪,作案前统一发放,案后再一件不漏的收齐后集中管理,人员分散隐匿。每一次作案前,他都要精心组织,反复筹划,到作案现场反复踩点、演练。其作案手段的残忍也是令人发指,只要有碍他们作案和暴露其行踪的,无论男女老幼,都是枪击头部给予杀人灭口。

屡屡得手之后,张君团伙变得更加丧心病狂,胆大妄为起来。肆无忌惮的张君利用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个反向思维,把魔掌伸向了自己的家乡,他们用超出“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常规,开始策划踩点抢劫银行押运车,准备大捞一笔后修身养息一段日子。然而,天网灰灰 疏而不漏 ,“9.1”大案的发生却敲响了张君黑社会团伙的丧钟。做梦都没有想到此次警方将侦察方向和目标锁定得如此快速和准确,在短短的十几天之内便将此案合并张君团伙历年来犯下的累累罪行破获。

案发之后,张君遣散了团伙成员便开始在他建立的“根据地”里轮流藏匿。但是“9.1”劫案的失败,没有给张君以往犯罪后隐匿的安逸感,他时刻如惊弓之鸟般,总感觉一张无形的法网在铺天盖地的向他网来,一种死亡前的恐惧逼迫他决定做最后的垂死挣扎。2000年9月19日,张君已经预感到自己末日的到来,他通知其重庆的情妇全某,安排她将他藏匿在她那里的枪支弹药送给他,张君决定带着这批武器做最后的逃亡准备¬¬--劫机外逃。然而,张君穷恶一生,自以为聪明狡猾一世,怎么也没想到警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已经锁定了他,便把天网铺盖在了他的头上,19日傍晚时分,就在两人约定的交货地点,混世魔王张君被警方抓获。

紧随着张君的供述,警方迅速搜查了他在重庆的“根据地”,缴获了该团伙藏匿其中的武器与作案化装工具,以及大量的存折、信用卡和金银首饰等,并抓获了他十多名红粉兵团成员。至此大捷之后,张君犯罪团伙成员全部相继落网,不到一月的时间这个横行渝湘鄂7年之久的黑社会犯罪团伙终于被警方一举歼灭。

纵观张君从一个普通的农民沦落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混世恶魔的经历。不难看出与他从小的家庭教育有关,从小的家庭溺爱助长了他犯罪心里的滋长。而之后的流浪成性,又给他的流窜作案打下了基础,创造了快速作案和迅速逃跑的条件。有专家曾经分析过张君犯罪,从社会学角度来看是个人主义泛滥,责任感沦伤的恶果。从张君用匕首逼迫女友家人同意婚事就可以看出,张君的人格已经开始异化变态。从其残忍的作案手段不难看出,张君早已经失去了人性,是种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人,以对社会的寻衅,看见社会的不安和他人的流血为快感,从而平衡自己早年艰苦生活的感受,是典型的人渣。

八年过去了,历史早已经将张君一伙永远的钉在了人类不齿的耻辱柱上,为世人万代所唾弃。在这个充斥着浮躁心态,物欲横流的社会,人们对金钱和物质的疯狂崇拜,仍然刺激着很多空虚的灵魂。希望八年前恶魔张君的犯罪经历能够警醒那些类似的人!告知那些与人性为敌、与良知为敌与正义为敌的所有歹徒们,你们必遭天谴人怒!有句俗话说得好: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正义也许有时候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奉劝那些走向犯罪与人民为敌的犯罪分子赶紧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