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大楼背后的富豪烟草局长

wcl888 收藏 0 530
导读:龙游县地处浙江省西部,属经济欠发达县,当地目前的房价在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在县城随机采访时,许多市民告诉记者,虽然从整个浙江省来说龙游的房价并不算太高,但由于当地经济欠发达,市民的收入也不高,买上一套住房仍然是当地许多市民梦寐以求的事。 与这些普通市民相比,王潮龙在京都大酒店上的投资堪称“大手笔”。 近日,记者来到京都大酒店。酒店位于衢州市的母亲河——衢江边,一旁是风景秀美的江滨公园。 该酒店共9层,布局上一楼为大堂,二楼是餐饮部,五到七楼是客房,八楼是歌厅,九楼是办公室和会议室(酒店建筑的部

龙游县地处浙江省西部,属经济欠发达县,当地目前的房价在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在县城随机采访时,许多市民告诉记者,虽然从整个浙江省来说龙游的房价并不算太高,但由于当地经济欠发达,市民的收入也不高,买上一套住房仍然是当地许多市民梦寐以求的事。

与这些普通市民相比,王潮龙在京都大酒店上的投资堪称“大手笔”。

近日,记者来到京都大酒店。酒店位于衢州市的母亲河——衢江边,一旁是风景秀美的江滨公园。

该酒店共9层,布局上一楼为大堂,二楼是餐饮部,五到七楼是客房,八楼是歌厅,九楼是办公室和会议室(酒店建筑的部分楼层由龙城房产另外销售给其他人)。

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京都大酒店建筑面积约4596平方米。其中,一楼大堂189.4平方米;二楼餐饮部797.02平方米,五楼1138.33平方米,六楼859.94平方米,七楼743.04平方米,八楼617.77平方米,九楼215.55平方米。

这样一处房产,目前的价值大约多少?记者在周水根与王潮龙在2005年初签订的“租赁合同”上看到,双方当时约定,“对酒店以1500万元价值向保险公司投保。”

王潮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3年初买京都大酒店的房产时,正值房地产市场最低迷的时候。当时的价值约800万左右。现金支付了房款的30%约240万,余下的70%约560万元房款从银行贷款。

记者获悉,在拿到房产后,王潮龙投入到酒店上的装修费用约为400万元。

王潮龙告诉记者,在京都大酒店上的投资,并不全是他一个人出,他的两个儿子也是酒店的出资人,“买房子和装修时,两个儿子都拿出了钱的。”

王潮龙的大儿子名叫王驰,今年34岁,从部队退伍后在龙游县劳动局工作。3年前,被调到龙游县詹家镇人民政府工作。目前是詹家镇副镇长,主管该镇的工业经济。小儿子王铮,今年28岁,约在2001年开始参加工作,工作单位是龙游县气象局。

王潮龙最初与龙城房产签订购房协议时是2003年元月,当时支付给龙城房产100万元现金。那时王弛还不到30岁,王铮才工作两年。

“两个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哪里有这么多钱支撑整个京都大酒店的投资?这给人留下了很大的想像空间。”一位知情人如此质疑。

2003年元月,王潮龙与龙城房产签订购房协议时,购房人一栏上写的是王潮龙和傅明显的名字。而在那之后,在政府部门办理相关证件时,傅明显的名字却突然不见了,换成了王弛和王铮。

那么,傅明显是谁?

王潮龙说,傅明显是“混社会”的人,一度从事过房子装修。虽然购房协议上签了傅明显的名字,但是他没有出钱,“当时傅明显正与别人赌博,输了70多万元,我根本不敢和他合作,我们的合作关系很快就终止了。”

不过,周水根告诉记者,2005年,其租赁酒店期间,王潮龙曾向其介绍“傅明显是酒店的二老板”。同时,周水根还曾发现,酒店的装修也是由傅明显一手操办。

另据记者查实,傅明显曾是王潮龙办公室的常客,二人关系密切。同时,傅明显的装潢业务也渗入了龙游县的烟草大楼,“大楼很多工程都是傅明显做的。”当地烟草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富豪烟草局长

今年元月15日,王潮龙从龙游县烟草局局长的位置上退居二线。此前,他坐在该局局长的位置上长达十年之久。

记者见到王潮龙时,他正坐在烟草大楼五楼,一个人一间的办公室里,整个楼层都静悄悄的,鲜见来人。王对记者戏称,“现在下岗了,每天在办公室无事可做。”

回忆从前,王潮龙对自己的评价是“天生就是赚钱的命”,“我呆过的单位都是好单位,收入都很高。”

在来烟草局以前,王潮龙是龙游县兰塘乡的党委书记。1990年,他从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被调到龙游县烟草局专卖办任副主任。4年后,担任烟草局副局长,1998年9月,开始该局局长的职业生涯。

“我做烟草局局长那十年,是烟草行业最红火的十年,收入都非常可观。在2003、2004那两年,我每年的单位收入有70多万元。”对此,王潮龙颇感得意。

王潮龙表示,他的那些收入后来全部投入到京都大酒店上,“我们全家除了酒店,就剩下一幢住房了。”


王潮龙提到的住房在龙游县城衢龙路上,共三层,300多平方米,外加一个私家花园。“现在我和两个儿子都挤在这幢房子里面。”


然而,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王家的房产远不止这些。


在龙游县荣昌路环河步行街上,有两间店铺紧挨在一起。店铺上下两层,每间面积约85平方米,主人分别是王驰和王铮。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两间店铺位于龙游县最繁华的荣昌广场,目前每间店铺的价格要在百万以上。


而在龙游祝家巷与义和巷交汇处,有王潮龙名下的一套住房,面积约125.34平方米。


同时,以王潮龙妻子余巧莲名字登记的房产也有3处。其中,在文昌巷有一套住房,衢龙路有两间商铺。


另外,一些原本属于王潮龙的房产,很多已开始转手卖出。


在龙游县巨龙路和大众路上,王潮龙原有3间店铺,共以40多万元的价格买来,后以90万元的价格全部卖出。


龙游县烟草大楼的后面有一个滨江小区,属龙游县烟草局的集资建房,以别墅建筑为主。2004年,王潮龙以72万元的价格买入一幢,面积约182平方米。仅一年后,其又以138万元的价格卖出。


王家究竟有多少房产?至今仍然是个谜,无人能解。


“龙游普通群众买一套住房都非常困难。像王潮龙有这么多的房产,在整个龙游县都属于凤毛麟角,非常少见。”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


就在记者在龙游采访之际,烟草系统对王潮龙的离任审计正在进行中。根据当地烟草行业的惯例,对局长的离任审计,主要集中在离任前的三年,但王潮龙的审计提早到了2000年左右。


一位曾接近过审计组的烟草干部对记者透露,“审计中发现的问题比较多,上面有领导发话了,要把审计的年份提前。”


对此,记者在王潮龙处得到了证实。王潮龙说,延长审计主要是因为龙游县烟草局的各种招待费比较高,最多的时候每年要100多万,“我们烟草部门在地方上,都是要求人家办事,所以经常给别人送香烟,而且送出去的都是好烟,每条要几百元!”


记者问:“你这些香烟送给谁了?”


王潮龙说:“公安、税务很多部门都送去了。”


烟草系统的一位干部私下告诉记者,王潮龙在任时,每年送出去的名贵香烟价值在几十万元以上,“可是这些香烟到底有没有全部送出去?为什么原因去送香烟?这些问题都是谜,只有王潮龙自己最清楚了!”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