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一滩污水

骨哲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六十二节 一滩污水


'加里顿’的神情一直是平缓而优雅的,就连面对一具自己亲手杀死的同伴的尸体时也是如此,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只有三十来岁的年青人,“或许这是你的命吧。”‘加里顿’慢慢地坐在‘一’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目光紧紧地盯着‘一’,“你曾经说过,决定一个人在江湖中能活多久的关键不是武功的高低,而是运气的好坏,如果一个人的运气好,那他就算武功再烂也会活得很滋润,反之,武功再高的人,也会死得如野狗一般。”


“我和你一起做事也有五年了。”‘加里顿’轻轻地挠了一下头继续说道“你的武功是我望尘莫及的,而你的谨慎也是我一直学习的,但为什么你会死在我的手里呢?”‘加里顿’的眼神突然间有一点迷茫,“为什么你会死在我的手里呢?”‘加里顿’继续地追问了一句。


“难道武功的高低真的决定不了什么吗?你告诉我答案好吗。”


没有回答,一片死死的寂静围绕在‘加里顿’和‘一’的周围,这是一副怎样的画面呢?


“其实你也很不错了,到死居然还有人在你身旁陪你说话,你记得去年我们杀的那三个人吗?整个江湖都找不到他们的尸体,而你还可以静静地躺在这里听我说话。”‘加里顿’的脸上突然出现一丝奇异的怪笑,“不过,现在我决定让你彻彻底底地消失,不要怪我,我还想活下去,我还有心爱的人在等待我,你的消失可以让我安全地活下去,这是多好的一个事情啊。”


‘加里顿’的动作继续保持着优雅,右手突然地一下反扣就收回了三把发出的飞刀,然后是细细地擦拭飞刀,就好像在给一个新生的婴儿洗澡一般,缓缓地擦拭之后,‘加里顿’从怀里掏出一个绿色小瓶。“这是你送给我的‘化尸份’,真的很好用。”‘加里顿’对着‘一’的尸体缓缓地说道“今天就在你的身上用一下,或许这就是轮回报应吧。”随着话音的落下,‘加里顿’将手里小瓶的塞子拔了开来,一小堆粉红的粉末被轻轻地倒在了‘一’的脖子伤口之上,淡淡地腥味缓缓地弥散开来,一代高手慢慢地化做了一滩污水,就好像是谁无意中泼出的一盆洗衣水一样,这就是一个高手的下场,你能想象吗?


“你没有看见‘一’?”‘甜月亮’对着匆匆赶回魏府的‘加里顿’问道:


“是的,我俩在城外分别追击两拨人马,定好在城门口会面,可到现在还不来,难道是对手太扎手?”‘加里顿’对着前来迎接自己的‘甜月亮’说道:


“什么人?连‘一’都对付不了。”‘甜月亮’低着头喃喃地说道,言语中一丝疑惑的味道。


在穿过几座小院后,‘加里顿’和‘甜月亮’来到了魏忠贤的面前。


“回来了啊,怎么样,一切还好吧?”魏忠贤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加里顿’问道:


“回九千岁,一切还好,只是‘一’和我失散了”‘加里顿’躬身行礼说道:


“‘一’不见了?”魏忠贤淡淡地问了一句。


六十三节 四面楚歌


“是的,我们在约定的地方没有碰到。”‘加里顿’毕恭毕敬地回答到。

“怎么会这样?”魏忠贤略微皱了一下眉说道:


“要不要我派人去找一下?”‘甜月亮’开口问道:


“不用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魏忠贤漠然地摇摇头说道:“今年的事情特别的多,很多人都离我而去了。”


“我们在外面的对手太多了。”‘加里顿’接过话说了一句。


魏忠贤看了一眼说话的‘加里顿’,若有所思地说道:“你经常在外面跑,接触江湖上的事情多一些,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四面楚歌了。”


“恕属下冒犯。”‘加里顿’顿了一下说道:“不仅是四面楚歌,而且是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魏忠贤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我们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走到哪里都有,以前在京城里还安全一点,现在在家门口都被人搞小动作。”


“要不然属下也出去动动,灭灭他们的威风。”‘甜月亮’看着魏忠贤说道:


魏忠贤看了看主动请命的‘甜月亮’说道:“不急,现在连对手是谁都还不知道,怎么下手,再说了,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互相厮杀,我们坐收渔人之利。”


“是。”‘甜月亮’简洁地回答了一句。


“你去休息一下吧,熟悉一下府里的情况,你走后,来了不少的新人。”魏忠贤对着站在一旁的‘加里顿’说道:


“是,谢九千岁。”‘加里顿’抱拳行礼说道,随即退出了小书房。


“怎么可能连‘一’也折了。”眼看着‘加里顿’退出的魏忠贤不解地对着‘甜月亮’问道:


“这个很难说,估计是对手太厉害,也许是。”‘甜月亮’的话只说出一半。


“说,有什么话尽管说。”魏忠贤眯着眼睛说出一句话来。


“也许是我们有内奸,敌人打了‘一’的埋伏。”‘甜月亮’小心翼翼地说道:


“内奸?”魏忠贤看了一眼‘甜月亮’继续说道:“都有谁知道‘一’要回来的消息?”


‘甜月亮’想了一下说道:“七个,至少有七个。”


“七个,七个。”魏忠贤转过头来喃喃地说道:“不会的,你说的这七个人绝对不会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那就是对手太扎手,‘一’对付不了。”‘甜月亮’接口说道:


“这封楼帮到底请的是什么人,难道以一对一还有‘一’对付不了的吗?”魏忠贤困惑地说道:


“很难说,听临安的人说,劫狱那天出来很多莫名的高手。”‘甜月亮’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要我的命?还是?”魏忠贤边说边用眼睛看了看窗外,“难不成他们还想做皇帝?”沉思中的魏忠贤又自己追问了自己一句。


没有回答,‘甜月亮’很合时机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小小的书房里又恢复了开始的平静,只是不知道这平静过后会有怎样惨烈的厮杀和流血。



六十四节 参见少主



骨哲是一个人悄悄地回到自己临安的家中的,没有谁会在意这么一个年轻人,就好象你从来不注意你的普通邻居一样。


推开院子的小门,离开家已经快两个月的骨哲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自己渡过童年的地方。


“回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伴随着骨哲推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五叔。”骨哲应答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快进来吧,等你好几天了。”五叔的声音里充满了慈爱。


骨哲微笑了一下,不管在外面遇到什么,只要回到这里,就会有一种全身放松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但这里真的是我最初的家吗?


“是不是去劫狱了。”一位灰衣老者稳坐在太师椅中对着走进来的骨哲问道:


“是。”骨哲老老实实地回答到。


“还好,完整地回来了。”五叔赞许地说了一句。


“多亏一些江湖朋友帮忙。”骨哲颠点点头说了一句。


“封楼帮帮主,是个不错的人。”五叔微笑地点点头说道:


“还有几个,都是高人。”骨哲想起了山洞里的老开。


“江湖之大,是你我所不能窥全貌的, 你回来的正好,我要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一下。”五叔看着骨哲淡淡地说道:


穿过不大的前院,五叔带着骨哲来到了后院的柴房,杂役老刘恭敬地站在了一旁,除了一常不变的微笑,老刘的脸上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五叔迈进柴房的小门,随即用手在墙上轻轻地三长两短地敲了起来,不一会墙上现出一条可容一人侧过的小缝,“跟我来。”五叔对着站在一旁等待的骨哲说道:


骨哲很小就知道有这样的一条秘道的存在,但严厉的五叔从来不让自己来到这里,或许自己的秘密就在这里,这是困扰了骨哲许多年的一个迷。


秘道不是很长,大约深入地下五六丈的样子,按方位看应该是在厨房的地下,秘道的最后是一扇小小的木门,在五叔轻轻推开小木门后,骨哲终于来到了以前从未到过的密室之中,密室中是漆黑一片,只有一盏豆大的油灯在发射着微微的光芒,一时间也看不清什么。


骨哲的眼睛慢慢地适应了眼前密室的黑暗,几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出现在骨哲的眼前,骨哲略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几个陌生人,然后回过头来看了看五叔,希望五叔可以给出自己答案。


“大家一起参见少主。”五叔突然说出的一句话吓了骨哲一跳,随即所有人包括五叔在内齐刷刷地跪在了骨哲的面前。


“这,五叔,这是。”骨哲被眼前人的举动吓住了。


“从今天起,您就要恢复大明朝太子的身份了,我们都是您的臣下。”五叔跪在地上说道:


“什么太子?谁是太子。”骨哲有一些糊涂。


“您就是前朝的太子,当今皇帝的亲弟弟,我们都是您的臣子。”五叔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是太子,我是大明朝的太子?”骨哲感觉到一点点的眩晕。


六十五节 原来如此


“我们都是您的臣子,来,我给太子殿下引见一下。”五叔慢慢地站了起来,轻轻地抓住骨哲的左手向前走了一步,而骨哲只好茫然地跟着向前了一步,太多的问号在骨哲的脑子里要问,或许过一段时间就都会有答案吧。


“这是‘大漠穷汉’,我们所有的产业都在他的名下,我们需要的所有资金都由他来供给。”骨哲的胡思乱想被五叔的一番介绍给打断了开来。


“哦,‘大漠穷汉’,你好。”骨哲愣愣地问了一句。


“太子殿下千岁。”‘大漠穷汉’急忙起身抱拳行礼。


“这是我们的‘回眸’。”五叔指着站在‘大漠穷汉’旁边的一个俊俏蓝衣女子说道:“她可是我们这里面最厉害的一个人,四川唐门‘老么’的名号就是江湖人士送给她的。”


“哦,听说过,原来是个女的,还是我的部下。”骨哲依旧顿顿地说道:


“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回眸’急忙起身行礼问好。


“这是我们的‘芒’,也就是魏忠贤手下最有名的三暗客‘针,刺,芒’中的‘芒’,魏忠贤知道什么,我们也就知道什么。”五叔指着一个瘦瘦的男子说道:


“哦,也听说过,很有名气。”骨哲点点头说道:


“谢太子殿下夸奖,太子殿下千岁。”‘芒’也起身抱拳行礼。


“这是‘惊艳’,我们的刺客。”五叔指着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说道:


“他怎么蒙面?”骨哲疑惑地问道。


“没有人见过他的面目,也没有人听过他的声音,天底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是谁,这也是为了行事方便,还望太子殿下谅解。”五叔急忙解释到,而那黑衣蒙面人也只是起身行礼,并不说话。


“原来如此,兄弟辛苦了。”骨哲点点头说道:


“太子殿下,以后切不可兄弟相称,我等皆是您的部属。”五叔急忙纠正骨哲习惯地称呼。


“哦,叫习惯了。”骨哲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是我们的大管家,江湖人称‘金猫菠菜王’。”五叔指着站在最边上的一个金须大汉说道:


“听说过,南北一百四十二家赌坊的大老板,竟然是我的人?”骨哲感到有一点不可思议。“那你不是比他还要有钱?”骨哲指着‘大漠穷汉’对着‘金猫菠菜王’说道:


“回太子殿下,我名义上是赌场老板,但实际上是个花钱的主,我要利用手里的钱来做许多事情,收买官员,建立队伍,拉拢高手,‘穷汉’兄弟赚来的钱大部分都被我给花了。”‘金猫菠菜王’笑笑地说道:


“还有一个。”五叔笑笑地说道:


“外面的老刘?”骨哲的反应很快,因为暗室里再也没有别人。


“太子殿下英明,就是外面的老刘,他以前的名号叫‘一刀切无名刘’,已经陪了我们二十年了。”五叔点点头说道:


“真不知道老刘这么厉害,早知道的话,我就向他学两招了。”骨哲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