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东梅:不再神化毛泽东,虽然他是我外公.

四川广安 收藏 24 808
导读:[B] 孔东梅:不再神化外公[/B]   本刊记者/ 张凡  [color=#3333CC] “我希望从我的角度去写外公,呈现一个人性化的毛泽东,我想把更真实的毛泽东写给人们看。”[/color]   “我不想再写一个神化的毛泽东。”孔东梅笑着说,作为毛家第三代中的唯一女性,她一直致力于传播“新红色经典”。孔东梅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外孙女,其母李敏是毛泽东与贺子珍唯一确认幸存的孩子。   最近,她推出了自己的第三本书《改变世界的日子——与王海容谈毛泽东外交往事》。这是孔东梅出的第三本书,前两本

孔东梅:不再神化外公

本刊记者/ 张凡


“我希望从我的角度去写外公,呈现一个人性化的毛泽东,我想把更真实的毛泽东写给人们看。”

“我不想再写一个神化的毛泽东。”孔东梅笑着说,作为毛家第三代中的唯一女性,她一直致力于传播“新红色经典”。孔东梅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外孙女,其母李敏是毛泽东与贺子珍唯一确认幸存的孩子。


最近,她推出了自己的第三本书《改变世界的日子——与王海容谈毛泽东外交往事》。这是孔东梅出的第三本书,前两本书《翻开我家老影集——我心中的外公毛泽东》、《听外婆讲过去的事情——毛泽东与贺子珍》都是以第三代人的眼光来讲述自己的家族史,书里的事不断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书中的主人公毛泽东。


王海容开口讲毛泽东的故事


这一次,孔东梅和王海容聊的虽然是毛泽东的外交往事,但是关于毛泽东的感情和性格,孔东梅更为关注。 “孔东梅出书讲述毛泽东的初恋故事”,更多的报纸把这样的标题留给了这本新书。孔东梅说:“我不是刻意地关注外公的隐私,但是关于他丰富的个人情感世界,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人知道。”


让王海容开口极不容易,作为毛泽东的侄外孙女、中国唯一女性副外长的王海容,是上世纪70年代的风云人物,在那“轰轰烈烈”的年代里,人们几乎每天都可以从报纸的头版上和电视的黄金时段见到毛主席身边的她。但是文革后即赋闲的王海容却很少在公众前露面,也极少谈起过去的经历。


“我常劝她自己写一些东西,把这些事情讲给我们听。”孔东梅对这位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表姐很是尊敬,她们的关系也处得非常好。孔东梅最初希望王海容能自己动笔写回忆录,但在孔东梅看来,非常慷慨大度的王海容在这个问题上却是相当谨慎。


或许是因为在政府任职,王海容像拒绝其他人一样拒绝了这个小表妹的请求。经历过文革前后的大起大落,王海容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孔东梅则认为她亲历了太多的历史时刻,如果不写出来就太可惜了。


去年,王海容正式退休。孔东梅再次劝她写点东西,经不住孔东梅的再三劝说,王海容开口说话。


“当然,聊了很多,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大家熟悉的就不写了。”孔东梅说,她自己最关注的是外公毛泽东的内心世界,他作为伟人的另一部分的情感。所以在这本书中有了“毛泽东的初恋”这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次王海容对孔东梅说,你不是想听个故事嘛,我就给你讲一个从来没听过的。毛泽东在16岁时喜欢上了自己的亲表妹王十姑。但后来让村里算命的人一算,八字不合,这段初恋无疾而终。在王海容面前,毛泽东不止一次提到王十姑。老人家还动情地回忆道:“她是个好人,人很白,性格很好,手很细——我们还拉过手哩!”


“外公16岁时有段美好的初恋,可惜最后没有结果。我写这段故事,是想通过它来反映一个真实的毛泽东,告诉读者,毛泽东也有普通人的情感生活。”孔东梅说,在和王海容聊天中,有许多这样真性情的故事让孔东梅感动,她说在这些小事情上才真正的体现了外公的人格魅力。

在国外重新认识外公


孔东梅说,自己是到了国外,才真正开始“认识”外公毛泽东。


在此之前,她虽然知道自己的外公是一个了不起的领袖,但是从来没有试图想去了解这样一个外公意味着什么。


1999年,已经工作三年的孔东梅有机会去美国学习。当时的孔东梅还非常单纯,尽管之前也出过几次国,但是她基本上没有什么外出的经验。


第一次去的时候,孔东梅带上了她的全部家当,什么被子、枕头、衣服架子都带着,最后装了满满四个大皮箱。然后她一个人拎着四个皮箱开始了在美国的生活。初到美国,先住到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另一个朋友家里,然后开始找房子。前六个月,搬了四次家,每次孔东梅都得提着她的四个大皮箱。在最初的两个月,孔东梅特别想家,她说三个月的时候一定要回去。


在这段比较苦闷的日子里,国内的朋友给他寄了很多关于外公毛泽东的书。在国外的这段时间,孔东梅觉得最大的好处是使自己安静下来,不去考虑自己是谁的后代,而有时间想想将来要去做些什么。她在国外的学习和生活中逐渐明白,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是非常巨大的,只有在中国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从而放弃定居国外的想法。她开始从不同的文化观念上来看待外公毛泽东。


在出国之前就有创办公司念头的孔东梅决定回国创业,她把外公“菊香书屋”的名字用来作为自己公司的名字。并相信因为这个名字她的公司可以得到社会更多的支持。


人性毛泽东


有一些号称“红色经典”的书籍在市场销得不好,甚至有滥竽充数之嫌。孔东梅并不回避这个问题,她认为,人们不会因为她是毛泽东的后人就来买她的书。“不是从‘毛泽东’换成‘我的外公’就可以了。”孔东梅说,更重要的是真正地写出人们所不知道的毛泽东。


从文化角度研究百年毛家以及中国“红色文化”代表人物,孔东梅给自己的公司定位于传播和推广新的“红色经典”。


“我希望从我的角度去写外公,呈现给一个人性化的毛泽东。”孔东梅说自己不想重复别人写过的东西,也不会从政治的、历史的角度再来塑造高大全的毛泽东。她说:“我想从第三代后人,同时也是现代女性的角度来看,希望呈现一个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毛泽东,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也是一个平凡的人。我希望能够用一个新的角度来阐述过去的历史,用一种文化的眼光来发现他们身上那种温暖的人性。”


《翻开我家老影集》是孔东梅的第一本尝试之作,在她的追述中,让更多的人知晓了毛泽东一家三代女性的情感和人生历程,其中毛泽东的元配“罗氏”的故事更是第一次为人所知。让孔东梅意犹未尽的是,这本书里关于外婆贺子珍的故事有很多还没讲出来。她的第二本书《听外婆讲那过去的事情——毛泽东与贺子珍》就这样诞生了,站到后代的角度上,她把贺子珍对毛泽东的回忆和讲述重新还原,讲述了人们所不熟悉的爱情传奇。


“现在的人对那个时代的人物好奇,但是真正了解他们的人却很少。”在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角度来做时,孔东梅经过一翻深思熟虑。在美国,她看到年轻人会去华盛顿的阿灵顿公墓、林肯纪念碑凭吊,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等上座率都非常高。孔东梅觉得红色经典的传播也应该有一些时代的东西,用现代的观念、文化的角度来关注红色传统。


她说,我希望影响到更多的年轻人,但不是简单地宣传谁是英雄,谁是好汉,谁是伟人,而是讲给他们更多真实的故事,让他们看到更多的历史。


“老百姓希望毛家人多写点东西是一种朴素的愿望,但我不希望再塑造一个神化的毛泽东。我觉得买书的人主要也不是看孔东梅,而是希望看到毛家后代的成长。”孔东梅微笑着说。在孔东梅的计划里,她关注的不仅仅是外公毛泽东,而是他们那一代人的过去。她说,以后不会局限于只写外公,外公他们那一代人可能都会是她关注的对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