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三十七节 风雪日白屋村歼灭战(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独立师103团二营一连最先出现在白屋村南面战场。

邹晓慧首先发现了日军炮兵阵地。日军炮兵阵地有两处,每处都有两门九二步兵炮在发射。这两处日军炮兵阵地隐藏得很好,在两处相距不远的小山背后,小山背后凹陷得很厉害。小山前边还有一片村林,虽然村林的枝叶已落尽,但是还是可以阻隔独立师104团一营的炮兵观察员的视线。

独立师二营的任务是包抄日军大队的后路,但在大规模出击之前,必须先打掉日军的炮兵阵地。不然包抄部队在进入包抄线路时,必然会受到日军炮火的拦截。独立师103团二营一连的任务就是找到日军的炮兵阵地,并将其消灭。

邹晓慧在发现了日军炮兵阵地后,激动得全身发抖,这可是大功一件啊。滚下一段小坡后,邹晓慧连滚带爬地向连主力所在位置跑去,两腿在雪地里飞奔,兔子一样,不时一滑一个大马趴,手脚并用爬起来跑。两千多米,翻过两个小山岗,穿过三道小树林,跑到连长周小发面前的时候,邹晓慧已是满身泥水,手上脸上除了泥就是血,大口呼着白气,脸色发白话也说不周全。邹晓慧手指着自己刚才跑过来的方向,大喊:

“连长,炮,炮。。。。”

周连长一下明白了,大喊:

“全连结合。”

两分钟后,全连除了外出侦察的小组外,全跟在邹晓慧后面,向敌军炮兵阵地方向跑去。两分钟的时间邹晓慧已足已将自己的呼吸调匀了。刚才邹晓慧因为太激动,是一路狂奔,才喘不上气的。现在全连行动,不可能狂奔,那样的话临敌的时候就会乱了阵脚了。因为地上已经积雪,刚才跑过来的脚印还在,邹晓慧很容易的就辨清了道路。在五百米外的山坡下,也就是邹晓慧刚才观察的位置,周连长和邹晓慧一起伏身向前观察。前面有一道岗,有几丛树,树丛里可能有日军的哨兵。周连长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有。山凹里有两处时不时腾起淡淡的烟雾,传出炮声。不错。

两人一起下去。周连长对三个排进行了布置。这一次为了达成进攻的突然与猛烈,进攻部队将全力出击,途中不得有一丝的停留,为了保证进攻的速度,突击部队将二个步枪手与一个冲锋枪手,一个排出六组,机枪组由各自的班长副班长带队,随后支持突击组,连属炮兵与班掷弹筒手统一行动,形成炮火覆盖,而不是准确打击。阻击手全体埋伏在山岗上,对敌目标进行阻击。三个排全部出击。不留预备队。阻击手与掷弹筒手就是预备队。

阻击手枪声响起的时候,炮声随后就响了。三个排分三个方向对敌阵方向猛冲过去。跑啊跑啊,邹晓慧和老黑鱼一队俯着身子拚命往前跑,时间,现在争的就是时间,在日军没有反应过来前,出现在日军炮兵阵地前。

掩护前进的炮火在前面的那个小山岗上不断地燃起,带起泥土碎石,树木被炸断,在倒下。没有人,没有日军的射击,日军的组织看来受到了打击,他们可能还没判断出是哪个方向发生了情况。还有二百米了,还有一百五十米了,伴进机枪在射击了,日军阵地上零星的反击之火被拍灭了。八十米了,六十米了,有人在倒下。冲冲。有点冲不动了,五百米冲击是很累人的,是对人意志的考验,邹晓慧感到自己的胸口在燃烧,火一样的气流在燃烧着他的肺,他的咽喉。邹晓慧感到自己的胸口就要炸开了。手中的手榴弹扔出去了,下面只是冲了,冲过去,扫死小日本。老黑鱼就在他的左前方,他也满身是泥了,摔的,脸上一道口子在流血,摔的。炮火已延伸了。邹晓慧看到了日军尸体。这次来不及补刺刀了,便宜小鬼子了。冲,冲,那是日军的炮兵,已乱成一团的日军步兵,邹晓慧略放慢了脚步,调节了一下步幅,一排子弹打过去,没打到,接着又是一排,倒了一个。又打了一排,换弹夹。

邹晓慧看着老黑鱼的刺刀捅进了一个小鬼子的胸口,老黑鱼的脸上全是血,在笑,笑得很狰狞,很疯狂,很邪恶。邹晓慧估计自己也和老黑鱼差不多。活着的与死了的都差不多,都很狰狞,很疯狂,很邪恶。

狰狞,疯狂,邪恶的独立师103团二营一连。

狰狞,疯狂,邪恶的独立师。

。。。。。。。。。。

邹晓慧坐在雪地上喘粗气。老黑鱼胳膊上挂了彩,坐在邹晓慧五米远的地方也喘着气。连炮兵班已上来了,在后面打炮,现在他们打的是九二步兵炮,三门。一门被炸坏了。而原来的掷弹筒手现在已成为八二迫击炮手。掷弹筒已转到了步枪兵手里。

刚才的冲击太快了,快到日军基本没有反应过来,保护炮队的一个步兵小队大部份被突然射到的八二迫击炮弹击中而伤亡。这在战争中可以说是很少见的,看来周连长的运气就是不一样。夺得日军全部火炮,并歼灭日军一个小队,攻击的一方反而只阵亡了九个,两位数都不到。连同没有来得及拿步枪的日军炮兵在内,共歼日军一百零三人。十比一还不止。周连长随即用信号枪发出红蓝黄三颗信号弹。营部看到这个信号后,会从潜伏的地方向日军大队的后方发动攻击,将敌军围在白屋村以南地区,然后加以歼灭。

从邹晓慧这个小山岗上可以看到现在已是一连的连属炮兵的三门九二步兵炮在不断轰击着日军大队。日军大队的两翼正向中央运动。可能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面的炮兵阵地向自己开炮。正发着信号弹进行询问。邹晓慧也不知这信号弹是什么意思。

老黑鱼已拿出工兵锹在挖工事了。老黑鱼看来已缓过劲来了。邹晓慧觉得自己也缓过劲来了,也拿出工兵锹挖工事。邹晓慧先用工兵锹往身周插了几下,寻着一块软点好像泥土多一点的地方开始挖。不管一会营里会给他们什么任务,现在工事还是要挖的。

几个小日本的尸体被老黑鱼和邹晓慧抬过来。日军尸体太少了。什么都一样,用到的时候都恨少。老黑鱼和邹晓慧只分到四具。往挖得浅浅的散步坑前一堆,再加上刚才堆上的土,一个简单的掩体做好了。也只能这样了,到处都是石头。小鬼子身前好事没做一件,业却积下不少,死后能替一连的将士们挡挡子弹也算是功得。

小鬼子身上的棉袄棉裤都已被剥下,内衣也被剥下了,老黑鱼与邹晓慧面前的四具小鬼子的尸体是他俩剥的,光溜溜的。邹晓慧面前的两个鬼子两个都是面朝下,老黑鱼面前的两个都是面朝上,一会后就像冻猪肉一样硬邦邦的了。

。。。。。。。。。。。

周连长用望远镜进行着观察。

营部看到他们的信号弹后十五分钟已出现在战场上。前卫排在距日军约五百米的地方依托地形建立起临时防线。营主力在后面两百米处正在集结,建立出发阵地。

现在鬼子左侧是山右侧是西津河。前面有104团在白屋村的阵地,后面103团一营卡住回宁国的道路。现在剩下的只能是困兽犹斗,只能是被歼灭了。

103团一营正在向宁国县城发动攻击。三营是歼灭宁国全部之敌的预备队。现在三营就在宁国县城与白屋村之间。

宁国小鬼子的末日到了。

营部通讯兵骑马过来传达了营部的命令。营部命令一连留一个排防御炮兵阵地,保证炮兵阵地能持续对日军阵地进行炮击,同时派出两个排对敌军左侧的一个小高地发动进攻并占领它,配合其它部队对日军阵地进行压缩,为最后的总攻做准备。

周连长对命令签过字后,传令兵骑马回营部复命了。一会营部与炮兵阵地的战地电话也接通了。营部到这也就八百米而已。

从炮兵阵地前出三百米就是那个小高地,日军已有人员出现在小高地上。正在试图建立防御工事。周连长立即命令阻击手对小高地的日军进行阻击,同时命令八二迫击炮班,对小高地进行炮击。并命令二排、三排前出一百五十米。准备对已被日军占据的小高地发动攻击。

周连长在望远镜中看到日军士兵被阻击手击倒三个后,全体卧倒在地。然后是炮弹落下了。小高地上的日军大概有一个小队,因为没有掩体,死伤惨重。一条条胳膊大腿这些零件飞上了天空。

二排三排呈散开队形出发了,这次不需要冲锋,大家弯着腰跑着之字形路线。一百五十米外的距离,日军的机步枪阻击是没多大准头的。何况现在他们的阵地上正在无掩体的情况下承受着炮火的糅绫。少数沉着的士兵刚射出一两枪,就受到一连的阻击手与连属重机枪的特别照顾,去与日照大婶乱搞搞去了。

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二排、三排几乎是完好无损通过了。二排掩护,三排负责进攻。二排的班用机枪已经吼叫起来了。各班的阻击手也开始寻找各自的目标,在这个距离上正是他们发挥最大威力的时候。二排的三门掷弹筒也开始了发射。

老黑鱼、邹晓慧、解仲现在还在一个突击小组。解仲刚归队,他是从另一个方搜索日军的炮兵阵地的,一听到枪炮声响起,就知道炮兵阵地找着了,就顺着炮声的方向寻来归队了。

老黑鱼、邹晓慧、解仲是班里的第二突击组,第一突击组现在右前方五米的样子。第三突击组位置与第二突击组差不多在一条线,第一突击组在他们左前方十米的样子。三个小组呈品字形突击。前进五十米后,班用机枪进行掩护射击,班用掷弹筒也在这条线进行发射。

三排的三个班从三个方向,远动路线差不多是以小山为圆心,以四十五度夹角向山上冲去。独立师在训练中严格杜绝集团冲锋的模式,独立师的进攻排阵是前后交错,每个人员之间的距离必须保证在五米左右。当然这样进攻必须有强有力的火力作为基础,以冲锋枪手作为短兵相接时的火力支持。如果没有冲锋枪手的支持,这样的冲击是很危险的。

老黑鱼和解仲冲上去了,拖后五米的邹晓慧对一个扑向老黑鱼的日军士兵一个点射。在这个距离上,邹晓慧不再快速奔跑了,而是调整步伐与呼吸。解仲也和一个小鬼子对上了,邹晓慧还没来得及发枪,另一边的一支冲锋枪响了。小鬼子倒地,解仲一枪也刺进了小鬼子的颈部,刺刀拔出的时候,鲜血喷了邹晓慧一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