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二十九章

怀旧连长 收藏 2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狗蛋这一通大骂,把腾元和王道金一估脑都兜了,王道金气都不打一处来了,“太君你看你看,这人根本不识抬举,这孙子压根就分不清个饭香屁臭,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根本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指望他自个能招,那真是老娘们的裤裆,邪了门了。” “八格,”腾元也头顶上呼呼直蹿热气,“狗蛋先生,你们中国有句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狗蛋这一通大骂,把腾元和王道金一估脑都兜了,王道金气都不打一处来了,“太君你看你看,这人根本不识抬举,这孙子压根就分不清个饭香屁臭,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根本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指望他自个能招,那真是老娘们的裤裆,邪了门了。”

“八格,”腾元也头顶上呼呼直蹿热气,“狗蛋先生,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跟皇军的不合作,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后果很严重,死了死了的。”

狗蛋哈哈大笑,“腾元,你少跟我扯那没用的,今儿栽倒在你的手里,老子从被压到这里的起,就没想过要活着出去,你有哪些阴招损招尽管放马过来吧,谁要是皱一眉,谁就是闺女生的。”

腾元的耐心终于到了极限,像一只叫火烧了屁股的狮子一样,发威了,叽哩呱拉地喊了一阵,王道金心领神会,哦了一声,一挥手,来人,给狗蛋这孙子上点眼药治治他的火气。

两个日兵就立时端着半盆泡得红彤彤的辣椒水从外间走进来,这边早已蹿上来两个兵把狗蛋一下按在了椅子上,一人扳了狗蛋的嘴,一人就把半盆辣椒水高高举过头顶,朝着狗蛋被撬口的嘴巴猛灌,狗蛋想挣扎,可四肢却叫人给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辣椒水倾天而泻,从狗蛋的嘴里又咕咕地溢出来,顺着下巴淌到前胸,身上那些刚刚凝了血的伤口叫辣椒水一沾,立时疼得狗蛋浑身打颤,心如乱针斜刺,上边盆里的辣椒水犹如决堤的洪水,一波尚没平息,一波又来侵袭,冲破着狗蛋的嗓子,顺着他的喉管流进肠胃,整个人顿时就如烧着了火一样,燥热难忍。

一阵猛灌之后,腾元一摆手,四个鬼子拎着空盆退下去了,腾田以为这一下尝过了辣椒水滋味的狗蛋一定给折腾得心服口服了,可他万没想到,几乎昏死的狗蛋突然直起腰,怒目圆睁,鼓着肚子大骂道,“腾元,我操你祖宗十八辈儿,王道金,你个坏种,坏事做绝,净办些屙血的事,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报,让你狗日的生个儿子没屁眼,叫你断子绝孙,我日你祖奶奶。”

腾元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傲傲怪叫,却又无可奈何,王道金气得只有冷笑,好好,狗蛋你丫有种,我叫你骂,来人啊,用鞭子沾着凉水给我狠劲往死里揍,看是他狗蛋的嘴硬还是我王道金的鞭子硬。”

话音未落,两个光着膀子手里拎着长长的皮鞭子的鬼子就走来了,边走边把鞭子抖得啪啪直响,在盆里沾了水,刷的一下,那皮鞭的鞭鞘带着哨音照着狗蛋的脸颊抽了下来,狗蛋下意识地一扭脸,左腮就被鞭尖给扫了,当时一个血道子就渗出来了,跟着嗖嗖嗖,两个鬼子就把沾了水的皮鞭抡圆了雨点般朝着狗蛋的身上猛抽,刚开始狗蛋就感觉到脸上胸上叫皮鞭抽得一阵阵火辣辣的痛,那痛加着一种令人难忍的烫热。没多久,狗蛋就再次昏死过去,

“喝,”王道金冷哂道,“装死,你的骨头不是挺硬吗?你不是说你狗蛋是个英雄好汉吗,咋也装起死了,来人,给你用凉水泼。”

扑,一桶冷水兜头浇了下去,污血和冷水倾刻间交融,那泛着黑色的血水就顺着狗蛋的头发,鼻尖,下巴,耳朵,滴嗒滚落,把地面给渍湿了一片,灯光下,那湿漉漉的地面上血水闪着令人可怖的蓝光。

狗蛋醒来了,这一次他真的再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去喊了,咬着牙,攒劲了好大一会儿,狗蛋才嚅嚅道,“腾元,王道金俩孙子,今儿,你俩只要没把我狗蛋给弄死,我跟你俩这辈子都没完。”

那天晚上,陈文孝在狗蛋的拼死相救下,挣脱了那个便衣,钻进了路边的一片松树里,又猛跑一阵,这才驻足,回头一看,狗蛋却没跟上来,心里当时就格噔一下,心说坏了,此地身后便衣队的喊叫声和那些狂乱的灯光在缀满星光的夜空里已变得遥远和稀疏。又往前边赶了一阵,感觉彻底安全了,陈文孝这才在一条水沟边上坐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陈文孝又使劲听了听身后的,没了动景,此时的夜色正浓,一切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他情知狗蛋为了救他,十有八九被王道金给抓走了,陈文孝把胳膊肘支在双膝之上,双手托着下巴久久地看着黑漆漆的沟底,想来想去想不出辙儿,他有心现在杀个回马枪去救狗蛋,可他自知自己的斤两,就凭他这样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手无缚鸡力的文弱书生,去了,别说狗蛋救不了,一定弄得连自个也搭进去,思前想后,陈文孝觉得除了现在立时回陈家湾找肖锋商讨对策方有希望营救狗蛋之外,别无他法,陈文孝主意已定,从沟帮上站了起来,正欲转身,一扭脸,却见沟里突然水花一响,借着星光一看,吓得他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水沟里竟露出一个人头,没了眼镜的陈文孝一时没有看清对面沟底趴上来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惊得一连退了数步,就听沟里有人轻声喊道,“文孝,是我,二孬啊!”

说着话,二孬已趴 上沟坡,“狗蛋,叫王道金个狗日的抓走了。”

陈文孝说,“我的天神爷,二孬是你啊,你咋知道狗蛋被抓走了,你看见了吗?”

二孬点点头。

二孬从墙上跳下来,一头扎进了水沟里,连着扎了好几个猛子,这才逃过一劫,在水里他看见狗蛋叫人给围住了,可他当时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身后边一连几梭子子弹在他头上飞过,把沟里的水把得扑扑直冒泡。压得他抬不起头。

两个人也是无计可施,只好趁着夜色一溜小跑,后半夜,公鸡报晓的时候,才到了陈家湾,肖锋跟杜鹏飞,任守义几个人也一夜没有合眼,陈文孝跟狗蛋走的时候跟肖锋说去五里屯,肖锋问俩人几时能回。

陈文孝说,“说不准,快则前半夜就能回为,慢,就不好说了,估计得到后夜了。”

捱到后半夜了,肖锋见两个还没来,心里就直打鼓,任守义说,肖锋你带弟兄们训练一天了,要不先睡会吧。

肖锋说:“你跟弟兄们先睡吧,我再等会,你甭管我,明天你还得带着弟兄们训练呢。”

任守义说,“估计文孝跟狗蛋两个不会出啥差错,五里屯又不是很远,再说这黑天半夜的,又没人看见他俩。”

可这都半夜了,两个人却一点消息没有,直觉告诉肖锋这两人一准出什么麻达了,遇上什么意外的麻缠了。

杜鹏飞说,“不会吧,能遇上什么麻缠呢,这一带方圆十几里都是咱自个的人,再说他俩人夜里行动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应该出不了啥意外吧。”

在焦灼中又过去了近一个小时 ,这时肖锋真的坐不住了,任守义说,“要不再等一等,说不定这会两人已经在路上了。再等会,真不行,就喊兄弟们起来,去五里屯看看。”

肖锋说:“别价,兄弟们都练了一天了,够累的了,别吵醒他们了,我跟鹏飞两个去就行。”

就在两个人在腰里别了家伙,正准备出门的时候,陈文孝和二孬两个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了,一看两人的狼狈相,肖锋心里就一凉,看来果然出事了,于是紧走了几步,一把拉了陈文孝和二孬的胳膊,“咋回事啊,这是?狗蛋呢?”

陈文孝接过来任守义递给的凉开水,咕咕咚咚一阵痛饮,完了,用袖头一忽拉嘴,说话声音都变了,“出事了,肖锋,出大事了,狗蛋被王道金个狗日的给抓走了。”

啊!肖锋虽然已经想到了事情的不妙,可当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一惊。真是怕啥来啥,他最担心的是狗蛋出事,狗蛋还真就出事了,

肖锋说,“狗蛋啥时候叫王道金抓走了,多长时间了?”

这边杜鹏飞已急如星火地把队员们都喊起来了,大家一听狗蛋出事了,都慌急慌忙嗷嗷叫着登了被子,拎了家伙准备出去。

陈文孝说,“一两个小时了,估计这会狗蛋已被带到双水镇上去了。”

肖锋说:“这样吧,大家都别急,这会出去,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咱都镇定一点,好好地商量商量,到底怎么个营救法更好一些,大家这样慌急慌忙地一呼隆出去,可能反而不好,都冷静点,我估摸着王道金一时半会不敢对狗蛋下毒手,狗蛋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苦肯定是吃定了。”

大家一听,也只好这样,就放了枪七嘴八舌地讨论到了天亮。很多人建议等天一明,咱都化妆成赶快集的把家伙藏里面,汇集到镇公所门口,发一声喊,齐大伙冲进去,把狗蛋给抢出来得了。

肖锋说,“大家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可这方法太冒险了,要不这样吧,我寻思着,等天一亮就我跟二孬两个人去镇上,人多反而目标大,容易引起便衣队的怀疑,我跟二孬先侦察一下情况,真不行,回来咱们再从长计议。”

大伙觉得这法听起来比较稳妥,就纷纷赞成。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