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县长张问德其人其事

抗日一小兵 收藏 1 2040
导读: 张问德(1880—1957)字崇仁,云南腾冲人。民国初年历任腾冲府司法科长、干崖行政委员、腾冲道署实业科长。1934年被选为腾冲参议会议长,凡参议会议及民生之事,他都当仁不让。1936年应鲁道源邀赴省任滇军五旅秘书,后五旅改编出省抗日,继任省府秘书,龙云私人秘书。1939年委任昌宁县长,1940年因病辞职回家休养。1942年5月10日腾冲沦陷,县长邱天培于日军未到先弃城而逃,6月省府委派他任腾冲县长。他虽年过花甲,但为驱逐日寇,仍临危受命。 他上任后,以辅助部队作战以期收复腾冲为第一要务。即

张问德(1880—1957)字崇仁,云南腾冲人。民国初年历任腾冲府司法科长、干崖行政委员、腾冲道署实业科长。1934年被选为腾冲参议会议长,凡参议会议及民生之事,他都当仁不让。1936年应鲁道源邀赴省任滇军五旅秘书,后五旅改编出省抗日,继任省府秘书,龙云私人秘书。1939年委任昌宁县长,1940年因病辞职回家休养。1942年5月10日腾冲沦陷,县长邱天培于日军未到先弃城而逃,6月省府委派他任腾冲县长。他虽年过花甲,但为驱逐日寇,仍临危受命。


他上任后,以辅助部队作战以期收复腾冲为第一要务。即采用民选办法委派了腾西北各乡镇长建立战时基层政权。并及时向军委会提出腾冲抗战的上、中、下策建议书。接着动员组织群众出粮、出夫,保证抗日部队打游击;成立战时联合学校,收罗流亡失学青年入学;开办行政人员训练班,服务参军、参战;成立物资调运委员会,抢运沦陷区的花纱、布匹、百货等物资,组织调运盐巴以济民困;将流氓地痞、抢窃犯逮捕归案,稳定抗日根据地;恢复停刊的《腾越日报》传播抗战消息;发动爱国人士刺探日军情报。1942年9月至1943年10月日军无数次的向腾北扫荡,张率县府随军转战,手拄一藤条拐杖,八越高黎贡山,六次渡怒江天险,辗转于漕涧、保山、大理、腾冲之间。数日断炊,疾病折磨得他卧床不起仍坚持不懈。1943年2月日军纠集了龙陵、密支那之敌万人之众发动对腾北的“二·一四”大扫荡,张率县府第三次翻越高黎贡山渡过怒江到漕涧行使公务。不久陈诚宣布委张为昆明行营少将军法官兼腾龙守备指挥部第一军事支队长。4月张率县府四渡怒江四越高黎贡山,随军推进,粉碎日军扫荡后4月17日又返回腾北行政。


腾冲沦陷以后,敌不断增兵从入侵时292人增至7000余人,并网罗一些卖国求荣的劣绅和社会渣滓,炮制伪维持会和建立伪县政府(以龙陵铁杆汉奸钟镜秋为伪县长)妄图长期占领,且敌统管怒江西岸一切敌伪组织的敌行政班本部亦设腾冲。1943年6月预二师开始后撤移交防务给36师,时至8月换防尚未完毕,腾北我军力量十分薄弱,敌侦知情况,以重兵压境,进行诱降;8月30日敌行政班本部长田岛致函张问德,以和谈为诱饵诱其投降。张识破其阴谋,9月12日复信严辞痛斥日军罪行。此信在全国各大报刊登,张被誉为“全国沦陷区500个县县长的人杰楷模”。蒋介石书赠“有气节之读书人也!”表彰张的民族气节。敌诱降失败,即发动了“十·一四”大扫荡,我军抵抗不利,张率县府突围七越高黎贡山、五渡怒江抵漕涧,途中坠马,鼻口流血不止,右手脱臼,仍坚持赴大理参加军事会议。期间为解救腾北民众的痛苦,发动下关的腾冲商号募捐百万以期腾北的赈灾。1944年5月远征军反攻,张率县府六渡怒江,第八次翻越高黎贡山随军推进,组织民众出夫、出粮,支持反攻,组织了万余民夫的户帕运粮。


光复腾冲之战十分惨烈,历时数十天,我军于1944年9月14日上午10时攻克腾冲,终使沦陷计858天的边城重镇重见光明,全歼敌少将指挥官藏重康美以下2000余人,生俘近百名。整个战役,张问德的后援工作居功至伟。记者于收复后一小时报道:“城内不仅找不到几片好瓦,连青的树叶也无一片。”可以看出“每一寸土地都是浴血奋斗得来的。”


张问德一身正气、铁骨铮铮,对汉奸民族败类等力主严惩,因此不见容于腐败的官场。在收复腾冲40天后,毅然辞去了县长职务。辞职前吟诗“书怀”一首:


时来亲旧问寒暄,怜我衰庸治剧烦。晚节黄花香浪吐,少年英气老犹存。纵无寸效酬乡国,未有株桑遗子孙。生本穷酸穷到底,不将穷字向人言。青袍白发五花骢,备历艰危两载中。谋国有心扶正气,惩奸无法止贪风。羞为墨吏留污点,敢借冰壶鑑苦衷。浊世竟成孤影势,岁寒挺立一株松。


奉准辞职后又吟诗一首:


恩眷特邀许退休,烟波深处弄扁舟。但求重任肩能卸,敢把微劳望报酬。半世功名真草草,一生心事付悠悠。遥知政罢惊儿女,秀实军门已戴头。已度危途履坦夷,分明欢喜转含悲。派穷夫役军无补,搜尽民粮士尚饥。应付才疏时不合,衰迟景逼位难尸。肯将宦味同鸡跖,勇退汹汹犯世疑。


张受命于危难之时,随军抗战历时三载,八越高黎贡山、六渡怒江,历尽艰辛,去职于收复之后。腾冲收复后,国民政府授予光华甲种二等奖章一枚以示奖励。1946年被委顺宁(今凤庆)县长,任内禁烟,倡种木棉、茶,治匪患,编县志,至今仍传为佳话。卸职回家时,当地制送“除暴安良”绸锻彩匾和“万民伞”,沿街送别。1948年告老还乡,静度晚年。1956年被举为德宏洲政协常委。1957年2月17日病逝,结束了他忧国忧民的一生,终年77岁,长眠于他为之浴血奋战过的土地上。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