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能保护好历史的记忆,我们将愧对我们的祖宗和后代

抗日一小兵 收藏 2 56
导读:  有报道说,徐州日军当年关押中国人的地下水牢已列入拆迁规划,很快将不复存在。水牢位于当年徐州侵华日军宪兵司令部所在地的院落中。面积约50平方米,水深1.6米,解放后在水牢及下水道中曾清理出了许多尸骨。类似的例子最近不少:南京利济巷亚洲最大日军“慰安所”在旧城改造中拆除;沈阳打响抗战第一枪的北大营被一个汽车项目覆盖;广西昆仑山抗日阵亡将士墓被推平种果树;上海闸北区“八百壮士”坚守的四行仓库变成了家具展示城……   像这些反映当年日军侵华罪行的遗址,理应进行精心维护和修缮,为什么拆起来毫不心疼?

有报道说,徐州日军当年关押中国人的地下水牢已列入拆迁规划,很快将不复存在。水牢位于当年徐州侵华日军宪兵司令部所在地的院落中。面积约50平方米,水深1.6米,解放后在水牢及下水道中曾清理出了许多尸骨。类似的例子最近不少:南京利济巷亚洲最大日军“慰安所”在旧城改造中拆除;沈阳打响抗战第一枪的北大营被一个汽车项目覆盖;广西昆仑山抗日阵亡将士墓被推平种果树;上海闸北区“八百壮士”坚守的四行仓库变成了家具展示城……


像这些反映当年日军侵华罪行的遗址,理应进行精心维护和修缮,为什么拆起来毫不心疼?


拆除抗战历史遗址,起因大都是为搞商业开发。在一些人眼中,这些陈旧的抗战遗址创造不了经济价值,远不如搞商业开发划算;有些地方喜欢破旧立新,宁愿投巨资搞一些新的形象工程,也不愿花小钱对历史遗址进行保护。这种功利性的观念是短视的也是无知的。发展经济不一定影响保护遗址,保护遗址也不会妨碍城市建设。据报道,北大营的残存遗迹仅几十平方米,在当地16万平方米的汽车项目中占地微不足道,如果规划上稍稍改动一下,既能留下遗址,又不影响开发商收益。历史遗址是城市历史和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具有不可再创造性,任何复原的、仿造的东西都是假的。保护遗址不仅是保存民族的历史,也是保存城市的文化。当一些人用钢筋水泥建筑来代替一切的时候,也是在毁坏这个城市的文化内涵。


历史遗址不可能再生,毁灭一个就少一个历史见证。拆掉的不仅是有形的遗址,也是在抹去我们心中的记忆。这些遗址上承载着民族之痛,中华之耻,忘记就意味着背叛。现在日本右翼势力对侵略历史和战争罪行不仅不反省、不道歉,反而不断篡改历史为侵略者翻案。日本政要仍在参拜靖国神社,甚至称这些甲级战犯并非罪人。保护和修缮好这些历史遗迹,就是保存事实真相。


欧洲的纳粹集中营等二战遗址都得到了精心保护,现在是不少游客参观的重点。它们不仅感动了许多当代人,也是西方公众对纳粹大屠杀知之甚多的一个原因。写过《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的华裔作家张纯如说,西方以纳粹屠杀犹太人为题材的书籍、影视片等数不胜数,对侵华日军曾经疯狂屠杀中国人的史实却知之甚少,南京大屠杀被遗忘了。这个事实值得深思。现在到中国经商旅游考察的西方人很多,保护好这些遗址,让人们有实物可看,就能让世界更多地了解日军当年的暴行。


今年9月3日是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日。中央财政将提供拨款与补助,对各地抗日烈士纪念设施进行维修改建。这个举措意义很大。保存的不仅仅是抗战遗址,也是让人们牢记历史的伤痛,更加珍视和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