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九十章 精兵好打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救了这些青壮,可麻烦的事情才刚刚开了个头。现在东吴掺了进来,而且还直接派了人参与内乱,其所图不小,这南中不稳啊。现在刘备伯父在汉中前线估摸着正和曹操对峙,全西川的兵马几乎都调到了那里,这后方几乎再也抽不出什么人来了,这个东吴可真会挑时间啊。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只能依靠自己把这摊事解决了。再说,庞统师叔在这里,还有我们这一班后生,应付这场乱局还是有希望的。

庞统师叔了解了现在的情况后,并未太在意,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他那个样子,大家也是信心十足,胡驹他们则不是对庞统师叔信心十足,而是对我有盲目的信心,在西凉那么惨烈的战斗都过来了,要知道,当时可是面对的天下闻名的青州军啊,现在小小的东吴算什么。

沙摩柯也派了人过来了,这下子我们就人手充足了,我们把这打破的三个营寨收拾收拾,把有用的东西统统集中到我们打破的第一个大营,可怜啊,沙摩柯那些武陵蛮人真是穷怕了,这三个大营给收拾的太干净了,连一块布头、一根铁钉也没剩下。

到了那个大营,沙摩柯向我们报告了刚才清理内奸的结果。果如所料,这一相认清理,这些人中有二十多个家伙没人担保,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洞里或寨子的,而且他们也没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沙摩柯一开始还好言好语让他们招认,谁知他们还比较硬气,竟然没有人说,可把沙摩柯给惹恼了,揪过一个家伙,单臂一叫力,就把那人扔到了半空中,右手挥狼牙棒,打起了空中人球。那家伙在沙摩柯的击打下在空中不断的翻滚,一开始就见血珠四溅,就像在下血雨,可人却还没死,能听见这人的哭喊与惨叫声,几下之后,没动静了,血雨小了,肉雨开始落了。沙摩柯见如此,气哼哼地含怒一棒击出,把那人砸在那些奸细面前。那双大眼又四处乱转,不停的在那些人身上晃过来晃过去,而周围在场的人除了几个神经大条的,几乎都吐了。跌落在面前的尸首哪还有人样啊,沙摩柯的狼牙棒棒钉接近2寸长,钉在人身上就是一片血窟窿,这样反复的击打,那人身上上那里还能找块好肉,全被戳烂了,而全身的血也流干了,最后又被沙摩柯那一下从中砸成了两截,落在地上,肠子流了一地,只有那脑袋可能是沙摩柯手下留情,没被砸上,保存的还算完好,落在地上,眼睛睁开,眼珠还转了转,嘴里含糊了一句:

“疼啊,我说。”

可惜,他刚说完这句话,头就一歪,眼睛闭上,再也不动了,想说也没法说什么了。沙摩柯盯着剩下的那些人,恶狠狠的问:

“谁还想试试?老子就数5个数,数到1后,再不交代的,这就是下场,我保证只会比他还惨。”

张苞听到此,就用手指点着沙摩柯的胸脯,看样子本来他想点沙摩柯的脑门,可张苞现在比他还矮不少,要点脑门得踮起脚来,还是点胸脯来的方便一些,张苞边点沙摩柯的胸脯边用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说:

“唉,沙摩柯啊沙摩柯,你那副模样,再配上这语气,比庙里的恶鬼还凶,就不能温柔点?丢你师父的脸啊。”

沙摩柯赶紧低下大脑袋,用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

“师侄不敢了,下次一定让他痛快点。”

旁边的庞统师叔照着张苞的屁股就是一脚。

“装什么装,俩人不学好。”

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沙摩柯也抱拳对周围的人群一拱手。

“见笑,见笑,我这师侄做的不好,大家原谅”

唉,这个沙摩柯太给我长脸了,真会配合啊,随机应变的能力真不错啊。

再说那些奸细,一见沙摩柯如此凶残,基本上都腿软了,趴在地下一个劲的磕头,愿意招供。这就好办了,沙摩柯让几个信得过的手下,把这些人隔离开来,一个一个单独审问,最后把这些人的口供相互参照,从这些人的招供中,沙摩柯也知道了和我们了解的情况差不多,这些人是朱褒他们派来的,混在里面,过娄山时,就造谣各洞的洞主要在这里被砍头,让大家心里着急,也不管其他,匆匆忙忙往这里赶,把大家引入包围圈,然后想再暗杀几个各洞的头领,让各洞群龙无首,陷入一片混乱,再趁混乱溜走,谁料到沙摩柯杀到,坏了他们的好事,其中一个人被逼无奈,仗着身手不错,又能发飞刀暗器,就对沙摩柯下了手,谁知沙摩柯武功那么强,很快就被拿下了,接着庞统师叔的一通安排,各洞领自家的人,这样才没了趁人多混乱遮掩身份的条件,被逼暴露啊。

收拾了这几个奸细,我们内部逐渐稳定下来,庞统师叔和我开始安排下一步的事宜。首先是裁军,现在虽然我们需要人手,可毫无组织的部队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况且我们的粮草也不足,没法支撑这么多人。按照我的条件,各洞青壮开始划出了条件,不符合要求的就先回去,毕竟各寨子没有人也不行,华家等各大家族的偷袭已经开始,我们各寨的老窝是要守好的。我们留下了有2000余人,基本上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手脚麻利,有不错的武艺的。不过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我们定的条件是凡是女的必须回各寨,理由就是战场需要女人走开。这个话一说,可惹恼了一些女人。要知道在这一块,女人的地位可不比男的地位低,夜郎古国拿后世的话说,就是母系社会,再放到以前,很多基本上是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女人顶起了半边天,外出打猎、种田,养活孩子。为了生存,这里的女人可不像内地的女人一样娇滴滴的,要打猎就要练习武艺,这些女孩子那是从小就要练武的,各洞与人发生了争斗,这些女人也要冲锋陷阵,这不,为了救各洞的洞主,来的女人占了一小半。惹恼的女人中带头的一个就叫方蓉,沙摩柯认识他,是他铁哥们布依的表妹,从小爱好练武,使得一手好刀法,人又长的漂亮,再加上还读过一点书,平常也算智计百出,是当地女孩子的头领,很多女孩子可以不听父母的话,可对他的话那是言听计从。这样,方蓉身边也聚集了不少女孩子,他们一起练武打猎,可以说比很多男的都强。我们这么看不起女人,她这些人自然恼了。她就带着一些女孩子,也大约有二三百人了,一起去找他们的少总洞主沙摩柯,质问沙摩柯为什么不让他们一起救人。沙摩柯无奈,只好找我替她们说说。

“师父,就让她们留下来吧,她们不比那些男兵差。”

唉,我并非不信这个方蓉的水平,家里母亲就是一个高手,在西凉时一样和男人冲锋陷阵,家里那几个丫环被她训练的也是提枪能上马,拉弓能放箭,三五个大汉根本就对付不了一个娇滴滴的丫环。既然沙摩柯这么说了,就留下吧,吴普师兄的救护队人手不足,防卫力量也不强,补充到那里也不错啊。看我还不说话应允,那个方蓉说了:

“少总洞主师父,只要让我们留下去救我们各洞洞主,揍朱褒那个坏人,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就等这句话了,我就说:

“此话当真?”

“当真!”

“那好,你们跟着中军中的我吴普师兄,负责救护队的安全。”

“啊?”

“不愿意?你可是看到我们的救护队救了多少人啊,要没有他们,今天各洞得多死多少人!”

方蓉看看自己的那些姐妹,毕竟刚才已经答应了啊,只好点点头。

“好,遵命。”

我对跟着吴普师兄的一个救护队员招了招手,那个救护队员过来了,他叫孙磊,长的很是英俊,身材也八尺上下,很是匀称。他原是徐州东海国阴平北一带人士,因为战乱,刘备伯父南下时就跟着走了,后来到了新野,然后是逃过了长坂大难,最后到了公安。因为读过书,在公安时,我师父在济世堂招收学医之人,他就报了名,从那之后一直在我张师父、华师父那里学,因为学的不错,这次吴普师兄出来时才带了他,再锤炼他一番,说起来,他可以算作我的小师弟吧。这孙磊以前也习过武,善使双手大剑,一般几十个军卒还不是他的对手,因此在这救护队里,他除了救人,还注意这救护队的安全问题,他到了我面前,向我一施礼:

“师兄,找磊有何事?”

“孙磊,你把方蓉她们带过去,你负责安排一下,让他们护卫好整个救护队的安全。”

“是。”

孙磊也不正眼瞧方蓉她们,一招手就让方蓉她们跟他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