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遗毒_诸葛亮

千古遗毒-诸葛亮



《抗癌乐园》主编 董承兴


诸葛亮,字孔明,号卧龙,兴和4 年即公元181年诞生于山东琅邪阳都,今山东祈南县。14岁时随叔父赴豫章,16岁移居南阳,26岁出山辅助刘备,40岁任蜀汉丞相,42岁封为武乡侯,领益州牧,53岁病死五太原,生前先后6次发动战争,均无功而返,促使蜀汉国祚日益衰败,民不聊生,最终蜀汉灭亡。在《三国演义》一书中,诸葛亮被书写成熟读古章典籍、通晓天文地理,精于阴阳之术,善于运筹帷幄,力扫乱世群雄的伟人。在儒生心目中,他是神化的先知,是智慧的化身,是正义的代表,是传统的卫士,是儒吏的典范。即使是现代,诸葛亮仍被如儒生们捧上大智慧的政治家、军事家。然而历史是史实写成的,真象并非儒家学者所歌功颂德的那样。诸葛亮实是国家之奸佞、民族之罪人。其思想之遗毒仍在毒害现代,危及后人。


诸葛亮之历史贡献


东汉末年,臣党专权,吏治不修,黄巾之乱后,国无宁日,民不聊生,饥民暴动,此起彼复,人民处于苦不堪言的水深火热之中,人们盼望统一的正义力量解民众于倒悬。在此背景下,顺应历史潮流,实现祖国和平统一使是民族英雄。而此时的诸葛亮竟然违背客观现实,在隆中精心为刘备设计了一幅犄角割据,三足鼎立的分裂图画。使苦难不堪的中国战火又无辜地绵延六十余年。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内战,华夏族人口剧减。秦统一中国时人口约有二千余万,至三国归晋时人口不过七八百万。诸葛亮的历史功绩,其一在于他掀开了中华民族民族大融合的序幕。由于诸葛亮在战略溃败之中联系孙权势力和借江东险要,成功地阻止了曹操统一中国的图谋,并从此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让战火燃烧近六十余年,致华夏族人口剧减,使中华民族其后少数民族或部落得以生长、发展,并迅速强大起来。为后来五胡十六国提供了历史机遇。经过南北朝近三百年的民族内耗,华夏族几被胡人完全征服。到了隋唐统一时,无论是杨广还是李世民,他们都是以华夏族为父系,匈奴族或鲜卑族为母系的新民族,史称新汉族。研究中华姓氏的谢钧祥教授认为:今天我们自称炎黄子孙是极不正确的,因为从中华民族起源上,有四大系,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太昊伏羲氏及其分支少昊一脉,而炎黄一脉自诸葛亮后,经过魏晋南北朝三、四百年的内战,几乎被消灭。炎黄子孙的称谓其一不准确;其二不利民族团结。他老人家认为最准确的称谓应该统称为“中华儿女”。


如果没有诸葛亮,曹操必定统一中国。以曹操的文治武功、鲜明的华夏族性格,统一大业完成后必定带领那些弱小的民族、原始部落将中华民族走进一个新时代。然而历史没有眷顾中国。诸葛亮的出现,使华夏族陷入内耗达六十余年,人口剧减,国祚衰败。中华民族其他少数民族,得到了生长发展的空间。他们迅速崛起,反过来联手将一个历史上最优秀、最勇敢的民族彻底征服。公元前两千多年大禹在会稽铸九鼎,分封各路诸侯,使华夏族统一,开创了人类四大古文明之一。接着成汤起义、武王伐纣,周旦共和,齐桓公尊王攘夷、 秦穆公征戎拓边,楚庄王一飞冲天,越王卧薪尝胆,赵武灵王胡服射骑,秦将蒙恬大破匈奴,骠骑将军霍去病远征西伯利亚,世界史上一个强大、智慧、进取的民族,由于诸葛亮的出现而完全终结。从此华夏族由积极进取转为被动挨打,只能靠其优秀的文化去同化异族换取生存空间。诸葛亮成为少数民族的救星,至今被六个少数民族供奉成“茶祖”,足以说明诸葛亮在民族大融合中的功绩。


其二:诸葛亮开创了一个时代


在诸葛亮以前中国只有一位天子,天子是国家统一的象征,也是国家最高统治者。曹操深谙此理,“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他在《让县自明本志令》中说得非常清楚,仅“欲为国家为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袁绍、刘备、诸葛亮、孙权等人及历代儒生均视曹操为汉贼,是有原因的,其一,曹操阻止了袁绍、刘备、孙权等人分裂国家的图谋。其二,曹操乃宦官之后,并非儒生,不合正统。其三,众生嫉其文才,妒其武功。公元220年,曹丕代汉称帝。次年诸葛亮公然奏请和策划刘备在成都登基大典,自己也做起了偏安小朝廷中的宰相。曹丕称帝后孙权上表称臣。刘备称帝,却未得到其他人承认。八年后即公元229年,孙权称帝。诸葛亮竟上表予以承认,并决定二帝并尊,一向自诩正统,王道的儒生诸葛亮终结了中国历史二千多年的天子时代,开创了中国的孔子时代。此后,只要尊儒尊孔,不论男女,不论汉族胡人,都可以自称天子,南面而尊,并且可以多个天子并尊。此后八王之乱,五胡十六国、直接引爆了中华民族的灾难大循环。从此,中国进入了一个战乱频繁,动荡频率最高、民族内耗在严重的时代。


诸葛亮的才能


在《三国演义》及《三国志》中,诸葛亮被神化成智圣。究其原因是罗贯中和陈寿二位作者皆为儒生,民谬有云:百无一用是儒生。儒生除了做官欺压百姓之外,最大的用处便是舞文弄墨,愚化百姓。为了掩盖儒家的虚伪、自卑及反科学、反民主、反人类的本性,二人不惜捏造史实、神化诸葛亮。真实的诸葛亮只有小聪明,并无大智慧。


首先从人格上讲,诸葛亮是一无良之辈,刘备乃一无耻之徒。刘备先背叛袁绍,后叛曹操,如此反复之小人之举,三国中只有吕布与之相比。此其一。其二,刘备借荆州,夺益州之地均为自家宗亲之地。刘表、刘璋与刘备同宗同祖,这是刘备自己所言。如果刘备不是汉中山靖王之后,其行经则更无耻,像这样靠谋害自己兄弟以自强的君主,中国历史上仅此一人。其三,刘备长子名封,次子名禅,三子名永,四子名理。合起来便是封禅永理。说明刘备把封禅作为永远追求的真理。其篡汉之心早已昭然若揭。诸葛亮不投曹操,不谋国家统一,而投靠刘备此等无耻之徒,促见其品质之不端,其二,诸葛亮在南阳隐居时不过一耕夫,却自比管仲,乐毅,自号卧龙。但在出师表中却称“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说明其内心的虚伪。其三,借刀杀关羽,高压囚马超,用计诛魏延,贬李严、毒彭漾、欺后主。妒贤嫉能之举说明其心胸狭窄。其四,唆使刘备借荆州而不还,陷鲁肃于不义,说明此人毫无诚信。陈寿在《三国志》中记载,“在诸葛亮的治理下,蜀国吏不容奸,人怀自厉,道不拾遗,强不侵弱,风化肃然也”。孙吴使者出使蜀国时见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蜀国百姓人人面露饥色,个个垂头缄言不语。吴使谓孙权曰:蜀近亡矣。天府之国,膏膄之地,在诸葛亮的治理下,竟饿殍遍地。关中平原,歌舞之乡,竟人人垂头不语。诸葛亮的治国才能真是世间罕见。此外诸葛亮创造了7:1(民:官)的世界记录.至今无人能破,这是儒生们最不愿提及的。后主投降时, 蜀民共九十万,兵十万,官三万,即平均7个老弱病残的百姓,供养一名官兵。蜀国不亡没有天理,晋帝司马炎见此也于心不忍。遂召蜀汉一干文臣武将上京做官,以减轻蜀民负担,其中包括诸葛亮第三子诸葛怀。诸葛怀以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衣食自有余饶而推脱,然而成都百姓并未原谅诸葛亮,时有童谣云:三个臭皮匠,抵过诸葛亮。意即:合三个臭皮匠之恶臭才能臭过诸葛亮。诸葛怀见此深感成都不能立足。于是带全家人黯然南迁,后人在浙江一偏僻之地建立了八卦村,如今此处成为一旅游胜地。后世儒生为了掩盖诸葛亮的罪行,便将此童谣异化成集体智慧高于个人智慧。在儒生心目中,诸葛亮是个神机妙算的军事天才,“借东风”、“草船借箭”、“空城计”、“火烧葫芦谷”等均是其军事天才的表现。可惜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全是杜撰出来的。军事战争虽有偶然因素,但实力、民心和智慧决定其成败。诸葛亮仅靠几个耍小聪明的锦囊妙计,焉能以小胜大,以弱欺强。诸葛亮的军事才能连刘备都看不上眼。刘备取益州带的是庞统,入汉中带的法正。诸葛亮在刘备死之前没有任何战功可言,刘备死后诸葛亮军政大权独揽,架空了后主。军事上完全应有所作为,但六出祁山,空耗国力,民财仍无寸土之功。魏延 “子午谷”奇谋太过冒险,街亭之战用马谡理所当然,如此任意胡为北伐成功无异于痴人说梦。


在用人方面诸葛亮更是公开疾贤妒能,耍尽手段。蜀汉初期,虽说不上人才济济,却也将星云集,时有前将军关羽,右将军张飞,左将军马超,后将军黄忠四大上将,又有赵云,魏延,吴懿等。赵云对诸葛亮言听计从是为亲信,魏延深得刘备信任,日后图之,吴懿乃川中宿将凉在一边。剩下的就是四大将了。张飞乃一莽夫,有勇无谋,不足为患,黄忠是一老夫,时日无多不过尔尔。于是诸葛亮便从关羽马超下手。《诸葛亮借刀杀关羽》是复旦大学朱子彦教授所撰写。各位癌友可网上阅读不在复述。高压囚马超是值得探究的。彭漾与马超交好,一日马超在彭漾家中饮酒,彭漾酒醉,因嫌官职大小,发了几句牢骚:“老革荒悖,吾必有以报之!”马超立即深夜告密。刘备问孔明,孔明曰:“ 漾虽狂士然留之久必生祸”彭漾终被毒死狱中。马超乃西凉太守马腾之子,勇冠三军。堂堂国之大将,本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投奔刘备后却成出卖朋友,背后告密之小人。如果不是高压囚禁,特务政治,马超怎会蜕变至斯!马超从此再无踪迹。三国之中,魏.吴均有史官,独蜀汉没有,也佐证了诸葛亮特务政治和高压政策。彭漾死后,其挚友宿特孟达降魏。正是诸葛亮的排挤,打击使诸葛亮死后,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魏主曹睿曰;亮志大而不见机,多谋而少决,好兵而无权!是对诸葛亮最好的评价。千百年来被儒生们津津乐道的流牛木马之说更是荒谬,试问一个没有任何动力来源的机器怎么运动。如果真有诸葛亮怎么次次北伐粮尽。流牛木马之说,恰恰反证了儒教反科学的本质。此外,诸葛亮也是历史上一个嗜权如命的大独裁者《三国志》记载“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自校薄书”、“罚二十以上亲览”。明朝丞相胡惟庸曾言“宁可少活十年,不可一日无权”这句话是对诸葛亮鞠躬尽力,死而后已最好的诠释。


综上所述诸葛亮充其量不过是一分裂国家,消除异己,图谋自取的野心家、阴谋家、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的得志儒生而已。然而经过一千七百年众儒生的萃取和提炼,诸葛亮的思想竟炼制成举世无双的恶毒、奇毒、 异毒、顽毒、 大毒。其毒至今仍在毒害中华民族。

公元前500年,周室皇权衰微,礼器崩坏。孔子创立了儒教提出“复辟周礼“君臣纲常”的主张,在维持国家统一及社会秩序上尚有积极的一面。但诸葛亮恢复汉室,却是分裂国家的遮羞布,将其复辟分裂思想称之为“诸葛儒毒”一点也不为过。


公元1626年9日,爱新觉罗. 皇太极登后金汗位,与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平起平坐,“共议国政,各置官僚”开始了共和执政。国家的一切方针政策,军政事务,均由众大臣,诸王公贝勒共同商议。共和执政期间,国力大振,朝鲜称臣,明庭受掣。皇太极自己不知道,他开创了资本主义近代文明的先河,这种共和议会制奠定了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权模式。皇太极是一个胸怀广阔,文武兼备,勤政爱民的领袖,他认为:“一些止图自家富足”的官员,不是尽心国政之人而能恩养穷民,方又称为“贤”即为勤劳国政之人,不然止图一己之丰厚不以众人为念众人岂复有系念尔等之心耶!”,其“平等”意识跃然纸上。宁锦大战中,锦州被围,明将祖大寿弹尽粮绝,竟杀城内百民,食人肉充饥,最后连袍泽伤兵亦不放过。后来祖大寿投降,除祖大寿及其家属外,皇太极将三千降兵全部杀死,令许多史学家所不容。一个有平等意识的人怎会做出如此“杀降”的糊涂事来。其实从他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的行为看,足见他内心天良尚存。人性的光辉一触即发,“人权”思想呼之欲出。然而皇太极并没有向前进一步,在汉族儒生鲍承先,宁完我,范文程,罗绣锦等将汉臣“早正尊号”的怂恿下,共和执政十年后,即天聪十年,皇太极登上帝位,帝号宗德。一向远离儒毒的女真族终于种植了汉民族最恶毒的诸葛儒毒基因。聪睿绝伦的皇太极原本可以带领中华民族开创人类新文明,执世界文明之牛耳,最终却成为诸葛儒毒(即复辟帝制,分裂割据)的播洒者。皇太极地下有知,亦会悲叹:诸葛儒毒实天下之恶毒矣!


公元1951年5月23日,《十七条协议》在北京签定。翼年,达赖喇叭和班禅双双上京,国人为之奔走相告,世界也瞩目关注,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华民族,掀开了民族团结、伟大复兴的新篇章,然而上帝并没有加入中国籍,1959年3月17日,“西藏叛乱”、达赖流亡印度,令人不解的是:在1950年5月1日 “昌都战役”之前,达赖政治上得民心,军力上有实力,经济上有“外援”,此时提出分裂、西藏独立等,尚有一定胜算。解放军进藏后,严格执行民族政策,政治上赢得民心,经济上中共政府大力援助,西藏建设为之一新,达赖此时发动叛乱,既失民心,又无军事实力,无异于自杀。达赖怎会如此不合时宜呢?原来,在“西藏叛乱”之前,解放军在西藏严格执行了中央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达赖喇叭也深感其诚,不远千里,车马劳顿进京觐见国家领导人,也说明达赖本人的诚意,此时的达赖的确表现出一代宗师的风范,心中只有民族团结,西藏发展的思想。不知是工作人员的无意之举,还是民族分裂分子的有意安排,在途中,为了了解汉文化,达赖看的竟是《三国演义》。


达赖喇叭何等智慧,只读一遍,立即读懂此书的精髓,那就是复辟有理、分裂无罪。一个民族分裂分子,内战战犯的诸葛亮不但得到千古推崇,后人还四处立祠祭祀,足以说明这个民族的国民性。达赖久居西域,远离中原,天生就缺乏对儒毒的免疫,一旦遇上,立中其毒,“西藏叛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像诸葛亮明知北伐无望而疯狂为之一样,至今达赖仍不言放弃。这般执着本就有违佛教“破执”、“持戒”之教义,与其佛教领袖格格不入。可叹达赖喇叭,一代宗师,有德高僧,佛门领袖,雪水洗涤过的灵魂,高原挺拔般的胸怀,原本是民族团结的天使,振兴佛教的领袖,却成藏独分子的精神领袖,漂泊海外半世纪,令亲者痛,仇者快。一个人的悲剧导致了一个宗教一个民族的悲剧。即便是因食物中毒而圆寂的佛陀,西天有灵,也会唏嘘:诸葛儒毒,真天下之奇毒矣!


公元2000年新世纪新千年伊始,湖北师范学院一历史大学生游古隆中后,曾赋诗一首,诗曰:四大发明出豫鄂,人类文明最耀目,河南湖北智慧长,一争诸葛便消亡。此诗虽言辞稍过偏激,却提出一个问题:湖北河南人自清朝“诸葛亮躬耕南阳的地方,到底是湖北还是河南”之争论后,湖南.河北再无大智慧了。他们的智慧哪去了呢?


河南地处黄河之南,湖北乃洞庭湖之北,两地相邻均处中国腹地。先民们勤劳智慧,开创了中华文明。指南针.造纸术.火药.印刷术.均产生于此。即使是到了宦官专权政治黑暗的明朝,仍有朱栽堉在河南著《十二平方律》,奠定了西洋音乐的理论基础,李时珍在湖北著《本草纲目》揭开了植物学、药物学的新篇章。自此以后,二地再无理性灵光照耀史册。《三国演义》成书于明初,因明朝开设路禁,压抑商贾,加之古时交通不便,文化交流相当困难。清兵入关后,人口迁徙频繁,《三国演义》遂名声鹊起,家喻户晓。河南湖北两地儒生为“躬耕南阳”之地属争论不休。一时间朝庭震动,在这场争论中,两地百姓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诸葛亮儒毒的侵蚀。从此两地人民之智慧被彻底异化,河南人继承了诸葛亮的封建守旧思想,湖北人即从此小聪明埋没了大智慧,两地人的智慧就此湮灭。时至今日论灵气不如沿海人,论豪气不如东北人,论才气不如西北人,论英气不如江西、安徽人,论霸气不如湖南、山西人,志气不如华北,才气不如东南,骨气不如西南。


可惜河南.湖北本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世界科技文明的摇篮。本应成为中华民族大复兴的中坚,却成今日国家建设民族复兴之软肋,两地先民,九泉之下也会疾呼:诸葛儒毒,天下之异毒矣!


李约瑟著《中国古代科学史》时,有一疑惑不解:即中国自古以来科学技术水平均领跑于世界,但到了近代中国落后了。中国的精英.中华民族的智慧到哪里去了呢?这就是著名的李约瑟之谜。


李约瑟之所以倾其毕生心血著《中国古代科学史》是有原因的。其一,他本人欣赏推崇中国古代文明。其二,出于对儒教反科学本质的义愤。中国所有的科学发明,包括四大发明在内,没有一项与儒生有关。而在两千年的儒教统治中,儒教教众如过江之鲫,书籍典故浩瀚如海,独没有一部完整的科学技术历史。最终竟由这位英国人来完成。明朝之前,虽有儒教抑制中华民族的创新思想,但中国仍执世界科技文明之牛耳,足以证明中华民族是个大智慧的民族。明朝初《三国演义》出世诸葛儒毒泛滥,中华民族的创新思想随即熄灭。即使是到了21世纪的现代此毒仍贻害无穷。


3000:1这是中国公务员的录取比例。公务员考试成为天下第一考。上海一家公司上至总经理下至收发员,全部报考,公司不得不歇业。论薪酬公司员工平均1.5万元是公务员的7—10倍,论前途公司业务蒸蒸日上,竟争优势刚刚凸现,前途不可限量。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社会财富的创造者,社会精英们那么醉心于社会财富分配呢!一部门经理道出了心声:“对我来说考公务员不是看它安全,更非财富,而是竞争。因为官场竞争的最激烈,最无情的。一旦大权在握就可以像诸葛亮那样上欺后主,下压群臣,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个字是“爽”,二个字“幸福”,三个字“成就感”,四个字“流芳百世”。


天堂之上的李约瑟先生终于揭开可心中的谜团,原来中国的精英都做官去了,中华民族的智慧被诸葛儒者彻底毒杀,至进仍顽毒未除,上帝知道也会叹息,诸葛儒毒实天下之顽毒矣!


公元1927年4月,田中义一出任日本国首相兼外务大臣和开拓大臣。一战之后,日本帝国成为五大列强之一。进入二十年代,日本受到了第一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冲击,为摆脱经济和政治危机,争夺新的资源和商品市场。田中内阁进退危谷,正当田中焦头烂额之际,中国历史上一著名人物,让他智慧迸出,豪气万千。田中夫人平常喜爱中华文化,对中国古典文学书籍颇有心得,一日,她建议丈夫像刘备三顾茅庐那样礼贤下士,招揽人才。田中一听大受启发,当他看见诸葛亮之“隆中对”时,灵感忽致,一个侵吞中国的罪恶计划立即形成。


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田中在东京召开了“东方会议”确定了“把满蒙从中国分割开来,划为单独的区域。”


1927年7月25日,田中提出了世界历史上罕见的极其露骨的侵略计划《满蒙积极政策》世称《田中奏折》,其总战略是“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征服中国”,“应开拓满蒙富源,以培养帝国恒久繁荣”。如果我们撇开民族感情,田中义一远大的政治抱负,卓越的军事战略,放眼古今中外无出其右。日本至今仍不承认此段历史史实,然而田中的继任者却是忠实的执行了他的战略方针。1937年九一八事变,日本用武力侵占了全东北,次年爱新觉罗溥仪在伪满州国登基。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如果没有3500万中华儿女的壮烈殉国;如果没有540多万热血男儿拼死疆场;如果没有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卓越的敌后抗战;如果日本人不犯南进“偷袭珍珠港”这种近乎愚蠢的战略错误,中华民族亡矣。


纵观《田中奏折》,其战略布置与诸葛亮的“隆中对”“北伐”,惊人的一致,都是先分裂中国,然后复辟帝制,再图谋全中国。只是一个北上,一个南下而已。千百年来备受中国儒生推崇的“功盖分三国”“隆中对”竟成了中华民族亡族灭种的“毒引”。


枉死城内三千五百万中国冤魂得知定会发出呐喊:诸葛儒毒,亡国灭族之大毒矣。”


2004年,陈水扁继任台湾行政首长,加快了台湾分裂步伐,提出了“先发制人”,即主动出击的军事战略,西安老教授胡觉照上书建议中学课本停用《出师表》,遭到海峡两岸儒生的猛烈抨击。台湾和大陆思想意识形态各异,但中小学教科书关于诸葛亮的文章却是惊人的一致。


当台湾民进党大搞入联公投的闹剧时,大陆《百家讲坛》即大肆宣传孔子.诸葛亮。一时间儒毒泛滥,各路儒生粉墨登场,分裂复辟文化来势汹汹,大有否定五四运动,颠覆科学民主,复辟孔孟,台湾独立之势。


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世人关注《百家讲坛》重讲三国“分裂”英雄,世界地理频道专题首播《武侯春秋》,台湾即进入选举倒计时。两岸儒生配合默契妄图从历史及现实中为“台独”找到了分裂依据。有癌友说:“‘百家讲坛’不是共产党办的也不是国民党办的,倒像是民进党所办。此等敏感时期,竟大讲三国分裂,太不像话。”主编闻之,不禁毛骨悚然。回想起二十三年前,主编乃一住院医生,陪同病友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有一癌友病情突然加重,曾书绝命诗一首,诗曰:“阿里山歌柔如风,最恨诸葛对隆中。台湾回归祖国时,良医勿忘祭老翁”。见主编不解,这位有四十年教龄的历史老师拼尽全力说:“如果没有诸葛亮,中国历史绝不是血泪写成。”说完便洒手西归,驾鹤仙去,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死之人怎么恨起古人来了呢?主编茫然。现在终于读懂了他老人家对祖国对民族的一片赤诚,却更加茫然:这种发自灵魂的悲嚎不知何时停止。没有国家的大统一,哪来民族大团结,哪来民族大智慧,哪来民族大复兴,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电视台,讲台上的儒生们不懂?


行文至此,主编有诗叹曰:


从来儒生喜复辟


尤胜野犬念旧主


诸葛无良分三国


华夏从此血泪煮


又有诗曰:


千古流毒诸葛亮


分裂国家伪丞相


疾贤妒能欺后主


儒生愚民立榜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