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就地聚歼廖兵团于野战之中的作战计划 zt

朱湘儿 收藏 0 1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8年10月下旬,我东北野战军向廖兵团发起攻击。

黄一新:我们切断了廖兵团的退路


2007年4月上旬,记者在苏州某干休所采访了黄一新老人。89岁的黄老1948年任东北野战军6纵16师队列科长,参加前指工作,协助师长指挥作战。谈起辽沈战役,黄老精神矍铄,眉飞色舞,仿佛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攻打锦州时,黄一新所在的6纵正在彰武一带牵制、截击廖耀湘的“西进兵团”。1948年10月15日,我军攻克锦州。10月19日,中央军委复电批准了东野的作战计划——就地聚歼廖兵团于野战之中。堵住廖兵团东逃沈阳的任务,就落到了正位于廖兵团侧后的6纵身上。东野总部命令6纵强行军从彰武方向迅速插到新民以西地区,坚决堵死廖耀湘东逃之路;命令原在正面阻击廖兵团的5纵和10纵实施正面攻击,紧紧抓住廖兵团;命令刚刚结束攻锦的部队,星夜兼程赶往作战地域,务必合围廖兵团。


东野总部在给6纵的电报中指出:“全局的关键,在于能否彻底切断敌人的退路。”为尽快赶到指定区域,6纵两个师一天两夜强行军125公里。为了加快行军速度,指战员把行李和干粮袋全部扔掉,只携带枪支弹药,实行超强度急行军,其间不少战士都累得吐了血。部队20多小时没敢休息片刻,甚至没有时间架电台与总部联络!


当赶到新民县历家窝棚一带时,16师与廖兵团遭遇。当时情况极为复杂,就连东野总部也不清楚廖兵团的下一步动向,回沈阳、出营口、下锦州皆有可能。为准确了解敌情,16师侦察科长冯荣带队侦察敌情,不久,他们抓回了一个国民党少将参议。这位参议供出,廖兵团正向沈阳方向撤退,16师所遭遇的部队正是廖兵团的主力。摸清了敌情,16师一边上报,一边死守历家窝棚一线,坚决阻截廖兵团向沈阳逃跑。经过激烈的战斗,16师与兄弟部队一起彻底切断了廖兵团撤回沈阳的退路。16师果敢迅速的行动和勇猛顽强的阻击,为最后全歼廖兵团铺平了胜利的道路,战后受到了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的通令嘉奖。


剑指辽西 气势如虹


当年东北野战军的官兵中,盛传着这样一句话:“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6军。”如果说白菜心是当时我军官兵生活中的盛宴,那么新6军这张国民党部队的“王牌 ”则是东野各部要“吃”的大餐。全副美式装备的新6军霸气十足,解放战争初期,该军多次与我军交手,并依仗着装备优势占了些便宜。


在锦州,记者采访了陈泽厚、康松、王久芳、李如吉等原东野3纵的老战士,谈起廖兵团的覆灭,几位老人开心地笑了。

“新6军覆灭是迟早的事!我们与它多次交手,但它每次的战术几乎一样。我们开展了针对性很强的训练,不断总结经验,逐次提高作战水平,部队士气越来越高。随着我军装备水平的提高,指战员与新6军一决高下的心情越来越迫切。”


“条件越是艰苦,我们越是想跟廖兵团痛痛快快地打一仗。四保临江时,每个山沟里都有医院,每个沟里都有伤病员。当时我们无药、无钱,伤员的伤口只能用别人的尿清洗消毒。因为天寒地冻,我们吃的玉米面大饼子硬得像铁饼,一口咬下去就在饼子上划一道白印。刚开始不敢烤火,怕敌人发现。后来,我们就在雪中挖洞,让烟往雪沟里跑。那时,人人身上的虱子都特别多,一脱衣服就像下雪,但是想到将来能与新6军作战,我们真的感到了‘虱子多了不咬’。”


攻克锦州后,各部队一边简单休整,一边准备与强敌作战。各单位都晒了很多馒头干,准备行军时食用。接到围歼廖兵团的命令后,各纵队指战员强行军赶往作战地域,行军途中,馒头干变成了“馒头渣”。


“消灭新6军、活捉廖耀湘”成了广大指战员的强大精神动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各纵队赶到指定区域。从10月26日凌晨起,东北野战军的各纵队按统一部署,对被合围在魏家窝棚以北,无梁殿以南,饶阳河以西,黑山大虎山以东约120平方公里范围里“西进兵团”的5个军,展开大规模分割围歼。3纵21团3营穿插进攻廖兵团指挥部战斗要图。

东野指挥部适时下放指挥权,各纵队马上下达指示: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打,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追。


3纵的老战士们告诉记者,接到上级指示,战场局面完全改观了。战场上既没有前后方之分,也没有一线二线之别。为打乱敌人的防御部署,指战员们大胆穿插、渗透、分割,廖兵团被打得斗志全无,只要有人叫他们投降,他们就会乖乖缴枪。我军的医生护士、宣传队员、炊事员都成了抓俘虏能手。6纵两个排俘虏的2000人中就有5个军9个师的番号,廖兵团溃乱程度可见一斑。我军先后打掉了敌新6军、新1军、新3军的指挥所,许多烈士长眠在辽西战地。


10月26日凌晨,3纵7师21团3营冲进胡家窝棚,其主力攻击胡家窝棚西边山坡,看见下面的7间大瓦房天线林立,断定此处必有“大鱼”,于是居高临下猛扔手榴弹,炸毁廖兵团指挥部的通讯器材,廖兵团顿时陷入混乱的状态。在与廖兵团警卫部队的惨烈交战中,捣毁廖耀湘指挥部的3营指战员几乎全部牺牲。胡家窝棚战斗引起了中外军事专家的高度重视,有西方专家称:“这是‘上帝之手’为东野部队送来的‘神来之笔’。”事实证明,此战至少缩短了战争时间,加快了廖兵团覆灭的进度。


侥幸逃脱的廖耀湘逃到新6军22师指挥部,用明语呼叫部属向新立屯集中,我军通过监听掌握了廖兵团的行动计划和路线,迅速有效地采取了措施,使敌人很快陷入了溃不成军的境地。据廖耀湘后来说:“解放军第一棒子即打碎了‘西进兵团’的脑袋,使我感到兵团的命运已处于万分危急之中!”战至28日凌晨,有着新1军、新6军国民党两大主力的廖兵团彻底土崩瓦解了,廖耀湘也成了我军俘虏。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