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但是,话到嘴边,赵铁生却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各位将军,鄙人在重庆得到了一个对你们不利的消息,希望你们保重。”

那几位将军纷纷回答到:“我们会保重的,你也要多多保重啊。”

见面是短暂的,双方又主要是礼节性地说说话,乏善可陈。赵铁生在江南一住就是大半年,他后来干脆下令,在征求了新四军的同意后,将他的一千余人马从宜昌转战到了安徽。他要在安徽这个地方与新四军并肩打击日本鬼子。也要在安徽这个地方给他的党国树立一点威信和培植一点人气。

而在安徽了,除了赵铁生的一股国民党的势力是几乎与新四军枪口朝外一致抗日的外,有好几股力量都是在假抗日真反共。他们在安徽挑起了许多的事端。

当然,在这个时候,各种矛盾和摩擦就是现在皖南的主要现状。在这些摩擦中,国共双方的摩擦是主流,而在新四军内部也涌动着各个派别。这些派别林林总总,但是总体来说分为延安派和共产国际派。新四军实际控制在共产国际派项英手里,而项英是王明的人。军长叶挺实际上没有多少权柄,他是坚决的延安路线的执行者。左右倾路线同延安正确路线的冲突在新四军体现得特别强烈。

而在外部,已故的伟大领袖有一段很精辟的论述,他是以三国为借喻来说明皖南的矛盾的:皖南新四军军部被歼——这是蒋介石杀我们的一刀,这一刀杀得很深。许多人看了这种情形,都非常气愤,就以为抗日没有希望了,国民党都是坏人,都应该反对。我们必须指出,气愤是完全正当的,哪有看到这种严重情形而不气愤的呢?但是抗日仍然是有希望的,国民党里面也不都是坏人。对于各部分的国民党人,应当采取不同的政策。

他又说:三国时期,荆州失守,蜀军进攻东吴,被东吴将领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打得大败,其原因就在于刘备没有区分与处理好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的关系,在谋略中没有抓住主要矛盾。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所确定的战略方针是‘东联孙吴,北拒曹操’。曹刘是主要矛盾,孙刘是次要矛盾。孙刘的矛盾是统一战线内部的矛盾。所以当孙权数次讨荆州时,诸葛亮总是一再推诿软磨,而不硬抗,直到最后才让出荆州的部分地方。刘备不了解这一点,派了根本不执行“联吴为根本,争夺荆州要有理有节”方针的关羽去驻守荆州。关羽这个人虽然斩华雄,诛颜良、文丑,过五关斩六将,擒庞德,威震华夏,但孤傲自大。刘备封“关、张、赵、马、黄”五虎大将时,关羽怒曰:“翼德吾弟也;孟起世代名家;子龙久随吾兄,即吾弟也;位与吾相并,可也。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

当孙权派诸葛瑾为儿子向关羽女儿求婚,以结秦晋之好,共伐曹操时,关羽却勃然大怒,说:“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不看汝弟(诸葛亮)之面,立斩汝首!再休多言。”诸葛瑾抱头鼠窜而去。孙权便攻占了荆州,孙刘联盟瓦解。刘备见关羽被杀,荆州丢失,遂起兵攻打东吴,众臣苦谏都不听,实是因小失大。正如赵云说:“国贼是曹操非孙权也,且先灭魏,则吴自服。”诸葛亮也上表谏止说:‘臣亮等窃以吴贼逞奸诡之计,致荆州有覆亡之祸;陨将星于斗牛,折天柱于楚地,此情哀痛,诚不可忘。但念迁汉鼎者,罪由曹操;移刘祚者,过非孙权。窃谓魏贼若除,则吴自宾服。愿陛下纳秦宓金石之言,以养士卒之力,别作良图。则社稷幸甚!天下幸甚!’可是刘备看完后,把表掷于地上,说:“朕意已决,无得再谏。”决意起大军东征,最终导致兵败身亡。”

领袖以古喻今,很巧妙地道出了军部在安徽南部的新四军的各种矛盾的所在。于是,在这样的矛盾下,皖南事变的爆发就不是偶然的了。

2.

其实,到安徽来,赵铁生也是想近一步了解那位《论持久战》的作者的战略思维,因为他知道,在日本人腹地作战的新四军应该之这篇《论持久战》的坚决的实践者。他得在近距离学习这篇高妙的文章,就得在近距离地去观看、揣摩和分析。但是,他在近距离还是看见这支英雄的军队存在着的致命的危险。可是,碍于他的党国要员的身份,他不能说出明白的话来。

而在1940年10月19日,蒋介石命何应钦、白崇禧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副参谋总长名义致电八路军朱德、彭德怀和新四军叶挺、项英,强令在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于1个月内开赴黄河以北。这样一个保藏祸心的电报,赵铁生实际上已经洞悉了其中的杀机,他害怕了,立即向彭雪枫将军做了通报。通报是委婉的,说:江南风雨,望兄等保重,不要北渡黄河,黄河浪高,恐怕翻船。”

而叶挺接到这样的电报后,只是淡淡一笑,项英就开始骂娘了:他算什么东西,一个顶这区区国民党中将帽子的小小游击将军罢了,他还可以左右我们党的重大决策?不理睬,队伍集结,准备随时渡过黄河,北上抗日。日本的主力是在北方逞强,南方只有他们的二线部队和实力很弱的汉奸伪军。我们去北方,去北方保卫共产国际,保卫斯大林。“

尽管有许多的不同意,新四军还是坚持准备北上渡过黄河了。而与此同时,中央政府又对驻守安徽南部的国军三战区顾祝同、上官云相下令,要求他们将江南新四军立即就地“解决“。

赵铁生没有得到这个消息,因为他已经带着他的人去河北易县找发明地道战和地雷战的吕正操去了。吕正操是前不久从国军的团长转过去成为八路军的团长的。他的地道战和地雷战给冀中地区的平原抗战添注了不少活力。而也同为地下抗日的赵铁生对他的战法很是感兴趣,就带着自己的几个人前往易县。当然,在他走后,楚天阔副司令就得像以往一样执行他实际上的司令的职务了。楚天阔在江南的计划就是不动应万变。他潜伏起来,在一个隐蔽的山区乡下开始操练人马起来。

1941年(民国三十年)1月,新四军军部在安徽省泾县茂林地区抗击国民党军第3战区顽固派军队袭击的战斗。

4日夜,新四军军部率所属部队9000余人,从安徽泾县云岭分3路向苏南转移。6日下午,当新四军第2、第3纵队的警戒部队行经里潭仓和麻岭地区时,遭到国民党顽军袭击。新四军皖南部队一面被迫抗击,一面继续行军。各纵队按原计划分3路,向旌德方向开进,拟在星潭会合。7日拂晓,皖南部队各路均遭到顽军的拦击,当日,双方在山口、风流埠、牛栏岭、鸦鹊山、铜山一线形成对峙。8日,新四军军部决定向茂林方向突围,从铜陵、繁昌之间北渡长江。当新四军皖南部队进到茂林东南的高坦村时,即遭到优势顽军的阻击,经一日激战,将顽军击退。皖南部队又转至茂林以东的石井坑,准备继续突围时,又遭到国民党军第40、第52、第108、第144师、新7师和第79师等部的围攻。新四军皖南部队自卫,终因众寡悬殊,弹尽粮绝,战至14日,除2000余人突围外,其余6000余人,政治部主任袁国平以下大部阵亡,一部被俘,军长叶挺被扣押、副军长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遇害。

在战斗打响后,赵铁生很快就从易县起身,乘坐一辆缴获的汽车,一路狂奔,回到了安徽南部。面对漫山遍野的尸体,赵铁生的心在流血。他看过更加惨烈的场面,但是这样的同室操戈,他却是非常地心寒。他认为,即便国共将来难免一战,但是在此国难当头的时候,有些人还在玩弄这样仇者快亲者恨的把戏,真是太过分了。赵铁生一掌击出,一支挺立在一具尸体上的带刺刀的步枪中分为二。

3.

而就在国民党中央宣布新四军为非法的时候,全国的力量都在为新四军抱不平,而在重庆的周公的一个对联和一首小诗更是引起了全国包括国民党左派的共鸣。全文是这样的: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为江南死国难者致哀!

赵铁生虽然身为国军中将,也是站在同情新四军的立场的。而与此同时,在1941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张云逸为副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继续领导新四军坚持长江南北敌后抗日斗争。

赵铁生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找到了正在黄桥的陈毅,要求与刚刚经受了严重打击的新四军合作,一同抗击日本侵略军和打击在皖南非常猖獗的反共反抗日武装。陈毅看着这个四川来的老乡,心中自然很是感激。他知道,这个人虽然是一个闲散人员,但是他大小也是一个国军正规军的中将,有了他的公开支持,对于重组的新四军那自然是一种重大的资助。

落井下石可是那些反动派习惯的伎俩。就自傲新四军的新的军部刚刚组建不久,充当日本人急先锋的韩德勤就气势汹汹地率领他的乌合之众十五万人杀向黄桥,他们打算乘新组合的新四军立足未稳,打他个措手不及。眼看,又一场血雨腥风在初春的大地掀起大浪了。

1941年2月20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2旅团和第12军第17师团一部及伪军共1.7万余人,由东台、兴化、射阳和陈家洋等地分4路同时出动,合击盐城,企图歼灭新四军领导机关,摧毁抗日根据地。新四军第3师第7旅于建阳、湖垛和秦南仓线,打击由射阳、兴化方向来犯之日伪军;第8旅主力于东沟、益林和盐城以北地区,牵制由陈家洋南下之日伪军。第1师第2旅于盐城以南地区,阻止由东台北犯之日伪军。新四军以阻击、袭击和伏击等手段,予日伪军以杀伤后,分别转向日伪军侧后的刘庄、大中集(今大丰)和陈集、板湖等地,打击增援的日伪军;并进行分散游击、牵制作战,破袭交通线,切断日伪军的补给。为配合盐阜地区军民反扫荡作战,新四军第1师主力在苏中地区发动攻势,袭击泰兴、靖江,如皋、南通地区十几个日伪军据点,相继攻克蒋垛、黄桥、古溪、季家市等地,打击和牵制了日伪军,陷其于顾此失彼的被动地位。8月初,扫荡盐阜地区的日伪军,在连连扑空后,将大部兵力转向苏中地区进行报复扫荡,先后侵占了马塘、拼茶、李堡等地。新四军第1师第3旅除以一部就地坚持外,主力向北转移至三仓河地区。第1旅破坏泰兴至黄桥公路,袭击沿线日伪军据点,策应第3旅的反扫荡作战。与此同时,第3师和第1师先后收复阜宁、东沟、益林、大中集、裕华镇等重要集镇,使侵占盐城的日伪军极为恐慌,被迫将扫荡苏中的兵力撤回。至月底,日伪军扫荡被粉碎。在历时一个多月的反扫荡作战中,新四军共作战130余次,歼灭日伪军3800余人,击沉日军汽艇30余艘。

这次反扫荡的成功使得在国内的一些诸如新四军是伪军,是游而不击的言论遭受到覆灭,也是得国民党中央陷入到一种困境。他们不得不承认了新成立的新四军的合法性。但是对于在皖南的事变,他们是一个字也没有说是他们错了。而那些被关押的人也依然被关押在“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训练总队“地单位里,名义是给他们一个番号组建了一支部队,而实际上将他们仍然是变相地关押着。

4.

叶挺,这个昔日的北伐名将,他望着铁窗外小小的天空,心中是非常地难过。而他的老师,蒋介石也不见得便心中愉快。见到自己最钟爱的学生居然公开与自己为敌,他也是心如刀绞。他面对共产党方面,也是他过去的同事、下级的周恩来的质问,面对孙中山夫人的追问以及自己的老婆宋美龄的责问。蒋先生自己都不好如何处置这个叶西夷了。

而在囚中的叶挺是在干什么呢?他是在叶挺深刻反思自己大半生军旅生涯,心中涌起一股强烈愿望: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叶挺被囚于上饶七峰岩,7月,转押桂林,翌年1月,又押至重庆。5月,蒋介石亲自召见叶挺,要他写一个声明,说皖南事变是共产党或者是项英的责任,就委以重任,叶挺义正辞严地拒绝了。1942年11月21日,在重庆红炉厂囚室,叶挺写下了气吞山河的《囚歌》。同年底,叶挺被移至湖北恩施软禁,1943年5月被转押桂林,年底又被移至恩施。1945年8月28日被转移到重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而新四军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在1941年的3月,在日本鬼子的扫荡被粉碎后,韩德勤又纠集了十五万军队向新四军发起了新一轮反共摩擦。这些武装在明面上还是国民党的军队,但是他们和在苏中、苏北的日军早就沆瀣一气,和他们串通起来对抗人民的新四军力量。

对于这场新四军反击国民党顽固派军队进攻的重要战役,陈毅的指导思想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于顽军不能轻易放过,但是又要把他们区别于叛军、汉奸军队、伪军和日军,对他们药品有力有礼有节。在1941年3月30日,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调集部队,对江苏省泰兴县黄桥地区的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再次发动进攻。其部署是:以第89军李守维部和独立第6旅翁达部为主力,组成中路军,经营溪、古溪和祖师庙、加力,进攻黄桥北面和东面地区;以鲁苏皖边区游击军李明扬部、苏北游击第8军陈泰运部组成右路军,以保安第1、第5、第6、第9、第10旅组成左路军,掩护主力之两翼,攻击黄桥以西及东南地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指挥陈毅、副指挥粟裕成功地争取了李明扬部和陈泰运部保持中立,同时采取集中兵力、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战法,在黄桥地区进行自卫还击。10月1日、2日国民党军受阻于暴雨,3日雨过天晴,即分几路扑向黄桥。4日下午3时许,独立第6旅3000余人进抵黄桥附近。担任伏击的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1纵队分四路猛插,将独立第6旅分成数段。经3小时激战,全歼该旅,中将旅长翁达自杀。国民党军为扭转被动局面,猛攻黄桥,一部突入东门。守卫黄桥的第3纵队顽强反击。第2纵队从八字桥插至分界,第1纵队挥师南下,完成了对第89军的合围。经一夜激战,至6日清晨将该军全歼,中将军长李守维逃跑时失足落水溺毙。黄桥战役进行时,八路军第5纵队从淮阴地区南下,新四军江北指挥部部队东进至运河,在战略上起了策应作用。此役历时4天,共歼国民党顽固派军队1.1万余人,俘师、旅、团军官10余名、下级军官600余名、士兵3200余名,缴获步马枪3103支、驳壳枪229支、重机枪24挺、轻机枪135挺、山炮两门、迫击炮6门、子弹、手榴弹、电台等军用品甚多。新四军伤亡900余名。此次战役,为创建苏中、苏北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打开了华中抗战新局面。

因为对方同为国军,赵铁生不、便出面于他们对阵,他的任务就是在战后去说服与劝解那些不是很顽固的顽军首领,争取他们可以继续回到抗日的路线上来。而这个工作由赵铁生来做是比任何人做都更加好的。果然,他在韩德勤的内部说反了两个军长。他们带着自己的队伍到抗日的前线了,从此后不再反共摩擦的行列中出现。赵铁生取得了自己的功绩,他非常高兴,一夜连喝了三江苏的好酒,有名的洋河特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