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我也不相信中国还有这么好的人!

轻轻的飞燕 收藏 3 191
导读:打死我也不相信中国还有这么好的人! (小标题)心里最疼受苦人 几年后,贺永星从沿街叫卖的小贩变成了果品市场里的一个商户。从此,这个刚刚在城里站住脚的年轻人,就开始向贫弱者伸出了援助之手。 当果品市场还位于塔南路定和村的时候,贺永星就把不知姓名的爷孙二人当成了帮助对象。一天,一个老人用小车推着一个痴呆儿童在市场里捡拾烂水果,贺永星看到后,急忙从自己的摊位上抓起几大把香蕉送了过去。几天后,他又看到老人捡了个烂西瓜给孩子吃,便赶紧从别人的摊位上买了个好西瓜塞到老人手里。从此,贺永星只要看到这爷孙俩出现在市场

打死我也不相信中国还有这么好的人!

(小标题)心里最疼受苦人

几年后,贺永星从沿街叫卖的小贩变成了果品市场里的一个商户。从此,这个刚刚在城里站住脚的年轻人,就开始向贫弱者伸出了援助之手。

当果品市场还位于塔南路定和村的时候,贺永星就把不知姓名的爷孙二人当成了帮助对象。一天,一个老人用小车推着一个痴呆儿童在市场里捡拾烂水果,贺永星看到后,急忙从自己的摊位上抓起几大把香蕉送了过去。几天后,他又看到老人捡了个烂西瓜给孩子吃,便赶紧从别人的摊位上买了个好西瓜塞到老人手里。从此,贺永星只要看到这爷孙俩出现在市场里,他就会在孩子的车上放满新鲜水果。如今,果品市场已经迁走好几年了,可商户们还时常听到贺永星的念叨声:“不知道那爷孙俩现在咋样啦?”

“‘三哥’最见不得别人受苦,他看到谁有困难就会伸手相助。”市果品市场里的商户介绍说,早些年果品市场还位于朝阳路的时候,一个叫黄维回的人从安徽萧县农村来到市场里干搬运工。谁知刚来不久,这人左腿就得了脉管炎。由于无钱治病,又举目无亲,病情越拖越重。贺永星知道此事后,立即给了那人500元钱,并发动商户们给他捐款,帮助他到外地一家专科医院就治。接诊的医生说,要是再晚来几天,病人的腿就保不住了。

“爸爸,你能不能把店里不好卖但又能吃的水果给福康特教学校的残疾孩子们送些。”2007年六一儿童节前的一天,在焦作师专读书的儿子这样对贺永星说。贺永星第二天就专门到这所学校转了一圈,他回来后说:“要送就送最好最新鲜的水果!”“六一”这一天,贺永星带人把共计500多斤的香蕉、西瓜、桃子等水果和价值几百元的牛奶、糖果等送到了学校。从此,中秋节、春节、助残日里,贺永星都会携带时令水果来到这所学校。如今,学校里几十个智障儿童都能认得那个常来看他们的“叔叔”。该校校长刘福香说:“贺永星他们不但经常送水果,还几次给孩子们送来文具、体育用品和改善生活的钱款。他们多次来都不肯留下姓名,直到今年五一前他们又来时,我们才从装水果的箱子上知道了这些好心人就是‘金香蕉互助组’的商户。”

(小标题)阎王殿前救人命

“俺在生死关头,是‘三哥’不惜一切代价把俺从阎王手里拽回来的,他对俺比亲人还亲。”水果市场里的舒怀午、张汉荣夫妇一说起“三哥”,眼泪像断了串的珠子往下落:“没有他,俺一家人现在还不知道是啥样子呢。”

2003年夏季,同做香蕉生意的舒怀午、周新安等人在前往海南省进货途中不幸遭遇车祸。舒怀午颅内6处出血,生命垂危;周新安双侧肋骨全部骨折,形成气血胸,昏迷不醒。贺永星得知同伴出事后,立即赶往琼岛,联系当地医院全力救治。眼瞅舒怀午昏迷了9天且无好转迹象,贺永星急了,他不惜高价买下飞机部分座舱,将二人运回河南。在焦作市人民医院,二人一住就是两个多月,期间大部分医药费都是贺永星垫付的。

“怀午这条命是‘三哥’给留住的。几年来,‘三哥’只要从报纸上、电视上看到有治疗脑外伤后遗症的药,他都会自个儿寄钱替怀午买来。”张汉荣说。

蒙受“三哥”救命之恩的何止是舒怀午,同是做水果生意的李春景,也是被“三哥”从死神手里拽回来的。

1996年,李春景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走了一遭“鬼门关”。七窍流血的李春景让在场的人都以为不行了。就在他被送往太平间的途中,贺永星赶到了,他抢过担架车将李春景推到了抢救室。看着颅腔内满是积血的CT报告,医生对家属说:“别治了,准备后事吧。颅内出血这么严重,即使不死也会成为植物人或重度瘫痪。”可贺永星不答应,他要求医生“死马当成活马医”。也许是贺永星的真诚感动了上苍,李春景在手术后23天苏醒了,他既没有成为植物人也没有瘫痪,而是奇迹般的重新站了起来。

“近年来,‘三哥’还老操着我的心,因为我右半侧头没有颅骨,他还一直想着怎样给我‘补头’的事。”李春景说。

“‘三哥’帮人,那是在掏出心来帮。就在我为给妻子治病经济上已山穷水尽、精神上已近乎崩溃的时候,是‘三哥’拉着我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岁月。”水果商贩李振会说。

说起“三哥”,李振会这个40出头的汉子禁不住眼圈发红,“1996年,我开始与‘三哥’合伙做香蕉生意。可谁知第二年,我妻子就得了淋巴癌。为了给妻子治病,我花光了所有积蓄,变卖了所有家当。就在我走投无路准备卖房子的时候,‘三哥’拦住了我,他把5万元钱塞到了我手里。在我给妻子治病的7年时间里,‘三哥’隔三差五到家里或医院看望,许多回他都顺手给我留下一两千元钱。这些年,‘三哥’到底给我妻子垫付了多少医药费,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每一次都对我说‘别泄气,安心给弟妹看病,没钱大伙儿给你凑’”。

“‘三哥’不仅从经济上资助我,更成了我精神上的支柱。面对妻子一次次化疗不见好转,我痛苦悲观到了极点,几次都想与妻子一起告别人世。是‘三哥’一次次找我谈心,鼓励我重新树起了生活勇气。”李振会说,“由于给妻子治病而忽略了对孩子的管教,我儿子几次夜不归宿,‘三哥’听说后就带人整夜整夜地帮我找孩子。我妻子去世时,我也身心俱惫病倒了,是‘三哥’帮我料理的丧事。”转bbs.****.cn/bbs/index.php。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