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他真的是在梦游?——再看中国UFO悬案调查

小笨匪 收藏 30 4260
导读:[center][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9_1_42422_7842422.jpg[/img] 主角黄延秋,一个普通中国农民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9_1_42424_7842424.jpg[/img] 冀建民,原中国UFO研究会会员,河北肥乡县UFO研究会会长,黄延秋事件的第一调查人。据说有呼唤UFO的能力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9_1_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主角黄延秋,一个普通中国农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冀建民,原中国UFO研究会会员,河北肥乡县UFO研究会会长,黄延秋事件的第一调查人。据说有呼唤UFO的能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神秘人物高登民、高延津(模拟黄延秋画像)


央视曾在走进科学栏目中播出的《中国UFO悬案调查》,引起了电视观众的广泛关注,不得不承认,这个节目从编导到设计剪辑都非常出色。但播出后,却引来一片骂声,尤其是在网络上。这是为什么呢?

在第一次收看时,我就积累了相当多的疑问,无奈,没人给我解答。最近翻出来再看,疑问徒然增多,将它写出来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有什么意见建议,大家可以交流,希望是以客观的态度。

先来看《谁在背我飞行》,这个著名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

节目分成上中下三部分,开始记录的还是比较客观的,到后来就加入太多的主观因素。这些主观因素多为主持人、记者和所谓专家的见解。在我看来,这是对观众的误导。

——黄延秋,一个普通的中国农民,曾3次离奇失踪。他坚信,自己的每次失踪都是被2个神秘人物背负着飞行的。

这两个神秘人物——高登民、高延津,自然就成为这个案例的关键人物。但到最后也未找到两人,只得不了了之。

问题在于,臆造一个外星人绑架事件,并不能给这个普通农民带来什么,甚至由此事件引出的牛鬼蛇神之类的猜想,让他的未婚妻离他而去。

第一次失踪,1977年7月27日

黄延秋描述,这是他订婚后的一个晚上,自己大约10点钟睡下,第二天早上7点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南京城了。记者已证实,黄延秋描述的这个地方在南京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水池旁,镜头中也出现了这个地方。当然,这是在28年之后的样子。

主持人介绍,1977年,交通并不发达,从黄延秋的家到南京,也就是他要半夜从河北省肥乡县坐汽车先到邯郸,再从邯郸坐火车到达河南郑州转车,才能到达南京。利用搜狗地图搜索,我们可以看到详细路程:肥乡县到邯郸34.1公里,邯郸至郑州254.5公里,郑州至南京是665.7公里,合计954.3公里。这里先不算黄延秋来回找汽车站和火车站的路程。

按照当时火车速度每小时80公里,算上停站的时间,黄延秋到达南京火车站最少需要12小时。然而黄延秋说自己早上7点左右醒来的,就算他记错了时间,是在10点之后醒来的,按当时的环境,在火车站附近睡了那么长时间,就算没有热心市民叫醒,也会被民警发现的。所以,黄延秋应该是在清晨醒来。

主持人的解释还算中肯,说明了黄延秋坐火车到达是不可能的,坐飞机更是人家不让他坐。按照乡邻的说法,黄延秋这么一个穷小子,也不可能闲得没事干去承担长途旅行的费用。钱,每个农民都会小心翼翼的花,如果坐火车去南京少了几十块钱,黄延秋哪有不发现的道理?

后来黄延秋被两个神秘人物送到上海,说是上海有遣送站,黄到达上海火车站时,发现这两个神秘人物已在火车站迎接他。

根据黄的描述和邻居的证实,黄确实到过南京和上海,上海方面还向黄的老家发了一份电报,让村里派人去领。

记者把视线重点放到这份电报的有无上。结果几十年过去了,再也找不到这份电报。于是,记者就把电报当成黄延秋是否在时间上撒谎的重要证据。

主持人说:“遣送站为什么要给黄延秋家里发电报呢?据记者了解,遣送站发电报叫人来领人一般是因为被遣送者不想回家或者是思维不清晰、说不清楚自己来自哪里才会发电报,因为那个年代发一封电报并不便宜。那这是不是说黄延秋不想回农村或者是当时头脑不太清醒呢?”自此开始,就开始了对观众的误导。好吧,咱们暂时不排除黄延秋思维不清晰的可能性。

黄的邻居吕秀香的兄弟在上海某部队当领导,侄子吕海生接待了黄。提供了黄确实到过上海的有力证词。1977年8月,黄延秋终于回到自己的土屋,但是,未婚妻跑了。

第二次失踪,1977年9月某日

这一次,黄醒来是在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晚上10点多睡觉,但这次是凌晨2点被冻醒,移动了1000公里。黄很无奈,只得又去投奔吕海生一家。

但是从上海老火车站到部队军营,两地相隔很远,火车站在市区,吕海生居住的地方在郊区,位置十分偏远。中间要转乘几次公共汽车,还要乘轮渡过黄浦江。况且黄延秋只是在半个月之前从上海遣送站坐部队吉普车去过一次,他如何能记住么?

黄的到来,让吕海生十分惊讶。他说:“因为以前的信息交通都不是很方便,再说从邯郸到上海来要转车的,而且到了上海火车站,再到我们家居住的营房的地方,要转65路,上海以前有65路,现在还在的,从火车站坐65路坐到外滩,外滩乘摆渡船过来,乘81路,81路乘到高桥,高桥再乘一个农村的线叫高高县,一般像他这样的人,农村里人出来的,就是一般的城市里有时候到我们家里来的话都很不方便的,都要找很长时间,所以他来我感觉到很奇怪。”

更让吕海生奇怪的是,送黄进来的军人——军装相当不合体,帽子很大。他说:“一般的人家帽子和鞋子最重要的,但这衣服好像是他借来的,不像是他的衣服。”那么这个神秘人是谁?能够在戒备森严的部队中出现,难道是假冒的军人?节目最后也未能揭晓。

主持人说:“难道这些高度发达的地外文明人只对这些贫穷落后的地方感兴趣?还是这些地区很容易产生一些荒诞不经的传说呢?”这句话分明又是在误导观众。

接下来就看看我国著名专家对UFO现象的解释吧。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副研究员徐好民:“他来了他不找联合国,他不找美国,他不找中国政府,他找你,对不对?

中国科协信息中心原主任葛霆:“如果地外文明确实到过地球,作为文明之间的交流必须碰撞,否则没办法了解。两个文明之间要了解另外一个文明,必须要不碰撞,不碰撞怎么去了解,偷偷摸摸怎么去了解?

这两个专家的言论猛一看很有道理,但十分经不起推敲。我们假设真有外星人,他们能突破光速来到地球,证明他们已经具有超过地球的文明和科技,那么,他们来到地球的目的就不是专家们所能明白的了。更所谓文明的碰撞,你落后,落后就要挨打,没见过一个超级大国跑到农村的山沟沟里要求文明碰撞的。所以说,专家们的言论仅仅局限在自己的认知圈子里。就如给原始人一个手电筒,他非但不理解,还吓得要命。

中国科学院天文学者南仁东说:“宇宙中间传播最快的东西就是光,你不能超过它。所以,恒星之间巨大的距离和光速极限法则基本就限制了这个星际旅行。所以说,我们出不去,地外文明的工程师也进不来。这就是说从物理学、天文学和我们目前技术发展水平想象,它是不可能的。”此语还是被框在狭小的认知圈内,还没有几岁的小朋友思维开阔。试想,那些科幻小说,不是随着科技的发展逐一在实现么?不说原始人,就在上世纪初,清朝灭亡后直到建国,给普通老百姓说,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登上月球,在那里走走,他们能相信么?专家啊专家。

此后,记者的采访不仅误导观众,而且要误导黄延秋。

记者翻来覆去的想证明黄延秋喜欢上海,想去上海,这是为了证明什么黄延秋的潜意识想去上海,所以就梦游去了么?我还想去巴黎呢,咋还没梦游过去。

还有一个重要证据,黄延秋第二次失踪后的土方里,被人刻上了“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字样。吕秀香证明看到过,还模拟写了出来。可惜的是,以前的土房已经变成现在的砖房,再也找不到那些神秘字样。

然而黄坚信,这两个名字就是一直暗中帮助他的神秘人物。

肥乡县UFO研究会冀建民相信,高登民、高延津不是地球人,而是与地球人十分相像的外星人。后来,黄延秋在催眠的帮助下,画出了这两个神秘人的头像——两个十分帅气的亚裔男子。注意,他们十分相像。

在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据传,冀建民拥有呼唤UFO的能力。采访时,突然出现了共振似的嗡嗡声,冀建民说飞碟来了。记者问是飞碟么?他说是的。直到最后嗡嗡声消失,摄像机镜头才向天上拍去。记者说那是飞机。

我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一定会去河北找冀建民的,有谁去报名啊。

第三次失踪,1977年9月20日

相比前两次,这次的失踪更为离奇。前两次都是在一个城市出现,这次却是在9天之内被两个能飞行的人背着飞跃了19个省市,抵达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累计飞行一万多公里!

如果说前面两次是有可能的话,这次失踪就太不可思议了。

这次飞行,黄有自己独特的感受——在空中飞的很快,没听到风声,也与神秘人物对了话。黄坚持称,自己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完成飞行的。

北京测谎中心的测试,黄延秋没有通过。我认为测谎仪在我国不作为法律依据,仅作为一种手段,是因为有其局限性的。一是事情已经过去了27年才检测,二是测谎仪对于心里特别脆弱的和特别镇定的人是无效的。我们无法确认,28年前的飞行是真是假,也就是说,测谎仪只能提供一条辨别的依据。

黄延秋仍坚信有人背着他飞行过。记者建议他到北京市安定医院进行精神病理检查。

北京市安定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陈斌说:“他觉得人家带他飞,但是飞起来呢没有任何的感受,九天的时间飞得多达十几个城市,那么这种速度是相当快的,也是超出咱们正常人的这种生理的耐受性。但是他觉得很自然。所以有些东西我们觉得有悖于咱们的常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坚信自己,跟正常的思维逻辑就有偏差。”

记者找到的重要证据是,黄延秋说自己曾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看过一场《逼上梁山》。但记者找到证据,戏院由于受到唐山大地震的影响,于1976年停业改造,于1979年才重新开业。所以记者认定,黄延秋的第三次飞行经历,纯属子虚乌有。

主持人说:“近百年来,世界各地不断有人宣称自己被所谓的外星人劫持过,后经有关部门调查证实,所谓劫持的经历基本上不外乎两种情况:做噩梦和梦游。那么黄延秋是不是也有这种可能呢?”这经过仔细的调查么?竟然说,不外乎做恶梦和梦游?确实有外国专家认为,所谓的外星人劫持事件是由于梦境和现实不分造成的,但更多的此类事件,是查无结果的。那么有关部门又是个什么部门呢?

后来黄做了一次彻底的脑部器官核磁共振检查,没发现什么病变,也就是从脑部来看,他绝对是个正常人。

北京市安定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陈斌说:“他不是癫痫,他又没有明确的脑外伤的病史,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这种说法我们只能考虑,他是一个偏执,起码到现在为止,他为这个事情。还在到处的奔波,希望科学家能帮他搞明白,包括我们说科学家要搞明白,也得要做一个实验。他也同意,哪怕拿自己的身体做一个实验也可以,他也希望能够搞清楚,在这种状态下的话,我们认为他的偏执程度已经不是很肤浅的偏执了,应该是一个中度的偏执。”偏执就要三次无端失踪?而且在后来的几十年里,为啥再未出现此类情况?

主持人的结论是,找不到高登民和高延津,这两个人就是被杜撰出来的;专家说梦游的人同样会写字,那么那两个名字就是他自己写的;前两次到了大城市,只不过是黄的梦游活动;第三次飞行上万公里,只不过是黄的相像而已。

你说说,如此结论,这黄延秋不是典型的神经病妄想症么?只是向往大城市,他就要花钱费劲的跑去大城市,人家只是一个小农民,真的向往大城市,为啥不去打工呢?要是保持着那份兴趣,几十年下来还在大城市的话,现在不是个著名企业家,至少也会在他向往的地方定居了。

关于第三次失踪,节目交代的非常含糊,他就算留下什么标记,几十年后去寻找,也必定一无所获了。至于那场逼上梁山,如果真是有外星人,弄点时空转换的事情是不足为奇的。

节目最后说,黄延秋基本认可了记者给出的梦游和臆想的观点。这对苦苦寻找两个神秘人的黄延秋来说,是不是一种打击呢?

黄延秋,你真的认为自己是梦游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