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功败垂成的反蒋起义

陈继承 收藏 0 82
导读:1948年7月下旬,在上海居住的胡允恭夫妇突然接到中共中央华东局城工部负责人吴克坚的指示,要他俩速去杭州,策反浙江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陈仪率部起义。如起义成功,这将在敌人的要害地区插上一刀,彻底打乱处于风雨飘摇中的蒋介石反动政权的战略部署。胡允恭(当时化名胡邦宪)当即表示,一定全力以赴。   胡允恭是安徽长丰县人,1924年在国共两党合办的上海劳动大学学习时就已加入共产党,与刘少奇、杨尚昆等是同学。他后来调往广州黄埔军校,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   就在胡允恭夫妇准备启程去杭州时,恰好收到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8年7月下旬,在上海居住的胡允恭夫妇突然接到中共中央华东局城工部负责人吴克坚的指示,要他俩速去杭州,策反浙江省主席兼保安司令陈仪率部起义。如起义成功,这将在敌人的要害地区插上一刀,彻底打乱处于风雨飘摇中的蒋介石反动政权的战略部署。胡允恭(当时化名胡邦宪)当即表示,一定全力以赴。


胡允恭是安徽长丰县人,1924年在国共两党合办的上海劳动大学学习时就已加入共产党,与刘少奇、杨尚昆等是同学。他后来调往广州黄埔军校,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


就在胡允恭夫妇准备启程去杭州时,恰好收到陈仪委托省民政厅厅长杜伟写来的信,陈邀胡去杭州工作。这倒是天赐良机,胡允恭夫妇立即动身去杭州。


其实胡允恭与陈仪相识甚早,他曾是陈仪的部属。抗战胜利后,陈仪调任台湾省行政长官。胡允恭于1946年4月赴台北,出任台湾省长官公署宣传委员。正因有着这一段历史渊源,所以胡允恭夫妇一到杭州就受到陈仪的热情欢迎。酒宴上两人共忆往昔风云,感慨良多,谈得很投机。很快,襟怀坦诚的陈仪就流露出对国民党政权的悲观失望,对蒋介石尤其不满。


1948年中秋节时,陈铭枢经胡允恭邀请,从上海秘密前往杭州,拜会陈仪,做他的思想工作。在西子湖畔楼外楼酒家举行的晚宴上,酒过三巡,陈仪再三问陈铭枢:胡允恭是不是共产党员?他能不能代表共产党?陈铭枢意味深长地回答:“我想他应该是吧。”陈仪说:“如果他确实是共产党,就再好也没有了……我横竖已铁下心来,多少为家乡父老尽点力,至于生死祸福,我早就置之度外!”


陈铭枢及时将会晤陈仪的情况告诉了胡允恭,胡留下妻子陈恒乔在杭州做陈仪妻子沈惠英的工作,自己则悄悄返回上海,向组织上作了汇报,而后又回杭州直接与陈仪谈判。双方初步订立了几条口头协定,如改编保安团队、准备接引人民解放军过江、释放在押政治犯等。


向光明靠拢的老将军陈仪似乎没有觉察到,有一双阴险的眼睛正在黑暗中窥视他,等待着扑向他的时机。这个人就是军统特务头子毛森。当时毛森是浙江省警保处长。他是浙江江山人,与同乡毛人凤、毛万里并称为所谓“江山毛氏三杰”。毛森早年毕业于浙江警官学校,追随戴笠多年,是个心狠手辣的军统大特务。他在浙江拥有数千部众,与军警界关系密切,能量不小,而陈仪却低估了他,没把他当回事。这是一大失着。


毛森奉保密局长毛人凤的密令,对已有“不稳”迹象的陈仪实行秘密监视。他挑选了二十名男女特工,分三班监视陈仪的官邸;又搞跟踪盯梢,对经常进出陈仪官邸和省政府的胡允恭予以特别注意。毛森认为,胡允恭来到陈仪身边决不是想利用旧关系谋个一官半职,而是别有企图。


1948年11月,毛森加紧在浙江全省抓捕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几天之内就在富阳等地逮捕了100多名“嫌疑犯”,列具名单呈报陈仪,要求批准将这些人全部处决。陈仪看后,批上“一律送政治犯反省院”几个字。毛森急了,面见陈仪,公然顶撞,坚持非公开处决不可。陈仪面有怒色,坚决地说:“前方战事正吃紧,后方当以安定为主,不宜生事,扰乱社会秩序。”随即又下令将10余名“证据确凿”的“要犯”交富阳绅商界父老“具结领回,管束教育”,其余被捕者一律释放。毛森又碰了个硬钉子。


他一气之下,递上“请假一月养病”的呈文。陈仪也不客气地批了“准予长假”四个字。毛森无计可施了,便去南京向毛人凤诉苦,商议如何对付“越来越亲共”的陈仪。陈仪一不做二不休,又将杭州警察局警保大队改编为省警保处警保总队,并扩编为两个大队,安插进十几名亲信。他向负责人训示:加强纪律约束,任何宪警不得镇压工人、学生的游行示威,没有我的命令,警保总队不得随便调动……


1949年元旦后,风声日紧,蒋介石“下野”,在奉化遥控政局,密令汤恩伯(时已改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赴杭州布防。汤拟调派两个师进入杭州城郊,加强工事设施,但遭陈仪拒绝。这一期间,胡允恭住在陈仪官邸里。陈仪每晚都派人手抄延安新华社电讯。中共公布国民党战犯名单后,陈仪的部属都觉得奇怪:国民党各省政府主席大都在战犯名单上,却没有陈仪。陈仪也隐隐感到这名单的公布对自己是不利的,势必更要引起蒋介石一伙人对他的怀疑。


果然,蒋介石在奉化溪口紧急召见毛人凤和毛森,面授机宜,命二毛对陈仪相机行事。而陈仪仍在积极地部署起义,他通过胡允恭与民革的郑文纲转告中共方面:解放军渡江后,请即派一联络参谋携一本密电码来杭州,跟在他身边,以便进行联络。1月27日,陈仪特派外甥丁名楠携其亲笔信去上海,要汤恩伯准备起义。汤恩伯先稳住丁名楠,告诉他,自己不日将来杭州面商。可是,陈仪等了一个星期还没见汤恩伯来。他没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仍听不进胡允恭的忠告,再次命丁名楠带上自己的亲笔信去上海见汤恩伯,并介绍胡允恭一起去。胡允恭到上海后,并未去见汤恩伯,而是紧急与地下党接头,这才了解到,汤恩伯已将陈仪密信的摄影件寄往了南京行政院;同时将原信急送奉化,向蒋介石告了密。


胡允恭知道陈仪的起义计划已不可能实现,也自知处境很危险,随时可能被敌特逮捕,但他还是悄悄去了杭州,冒险进入陈仪官邸,向陈仪说明了事态正急转直下,劝他迅速采取应变措施,以策安全。在此千钧一发之际,陈仪却似信非信,对汤恩伯的出卖表示怀疑。于是,胡允恭只得立即离开陈仪官邸,七拐八绕,机智地摆脱了特务的盯梢,去一家旅馆与妻子陈恒乔会合后逃出了杭州。


1949年2月17日,已迁广州的国民党行政院根据蒋介石从奉化溪口发出的密电,宣布改组浙江省政府,陈仪和他的亲信杜伟、洪集成等一律被免职。2月21日晚,陈仪乘车抵达上海多伦路志安坊私宅。当晚,特务便将陈仪私宅团团包围。两天后,毛森率领一队特工和宪兵闯入陈仪家,将他的卫士、副官缴械扣押、并逮捕了陈仪。4月30日,陈仪被押到台湾,囚禁于基隆旭丘宾馆,后又转移至台北励志社。关押期间,国民党财政部长俞大维和参谋总长林蔚,以及陈仪的众多部属故交曾先后探望过他。林蔚还曾暗示他不妨写一悔过书,向蒋介石认错,以重获自由,但被陈仪凛然拒绝。


1950年6月18日,陈仪在台北被蒋介石杀害,终年67岁。


1950年,胡允恭任福建教育学院副院长。全国院系调整后,他被调到南京大学历史系执教。陈恒乔亦到南大工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