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对蒋介石瞎指挥万分瞧不起 zt

2野劲旅 收藏 3 4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8年8月初,国民党中原会战的失败,蒋介石主持召开“三年来戡乱检讨会”。


何应钦作军事形势报告,承认两年多来兵员损失300余万,武器弹药也损失不计其数。


有人说:“共产党在江西时,只有那样一点力量,打了10年都解决不了。现在他们发展成为这样大的力量,我们遭到如此重大损失,这个仗还怎么再打下去?”


蒋介石把两年来军事失利的原因归咎于前方各将领贪污腐化、贪生怕死、指挥无能,而对于统帅部在指挥上的失误则虚晃一枪,不做检讨。


白崇禧心想:你指挥作战连一个交警大队,一个步兵营也要干涉,弄得前方将领束手束脚,动弹不得。亏你还在日本学过军事,甭说是步兵指挥官,说你是步枪指挥官也未必合格。打胜功全归他,打败了仗全推的干干净净。


轮到白崇禧在大会上发言,他直言不讳地说:


“宜川一战,胡宗南的刘戡部5个师全部被歼。洛阳一战,邱行湘被俘;豫东一战,区寿年兵团的6个师和黄百韬兵团一部9万余人全部损失;老襄樊一战,康泽被俘,战略要城襄阳丢失。抗战后剿共开始的时候,我们实力以5:1的绝对优势超过共军。何以不到两年,战略上的主动就从政府方面转到共军手中?”


接着,白崇禧又提出6条“戡乱”建议,其中有一条是专门对着蒋介石来的。他愤愤地说:“统帅部应尊重各级指挥系统的权力,上级不能超级指挥,下级不应越级报告与请求!”


全场掌声大作,热烈拥护。蒋介石微笑着,也拍了两下手,回到官邸就大骂白崇禧“居心叵测”。


会议期间,郭汝瑰把一本共产党东北野战军印的《目前的战略问题》附在文件后面呈递给蒋介石。蒋介石不知道这本小册子是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的节选本,阅过感到“很高明”,遂批上“印发”二字,作为大会学习材料。


与会者中有人读过毛泽东的那两本书,翻开发给的《目前的战略问题》,目瞪口呆,惊愕地窃语:“简直成了毛泽东主义的学习大会了。”


白崇禧对毛泽东的一些重要军事著作也是颇有研究。


太原失守后, 白崇禧在重庆期间,曾研读毛泽东的《论持久战》。


《论持久战》以其科学的分析、严密的逻辑、准确的预测而闻名于世。《论持久战》发表时,抗日战争爆发只有10个月,人们对这场战争的趋势和前途议论纷纷,哀叹“亡国论”者有之,主张“速胜论”者亦有之。毛泽东通过对中日双方基本特点的全面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在这场战争中,既不会亡国,也不会速胜,抗日战争是持久战。而且,他预测这场战争必将经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的时期;第二阶段,是敌之战略保守、我之准备反攻的时期;第三阶段,是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退却的时期。后来的战争实际进程,证明了毛泽东的这些基本判断。


毛泽东《论持久战》刚发表,周恩来就把基本精神向白崇禧作了介绍。白崇禧深为赞赏,认为这是克敌制胜的最高战略方针。后来白崇禧又把它向蒋介石转述,蒋也十分赞成。在蒋介石的支持下,白崇禧把《论持久战》的精神归纳成两句话:“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由国民党军事委员会通令全国,作为抗日战争中的战略指导思想。

白崇禧还借鉴毛泽东关于游击战思想,主持编写了《游击战纲要》一书。鉴于武器装备敌强我弱,以正规战与敌硬拼难以持久,白崇禧提出以游击战配合正规战的作战指导思想,曾作为军事学校研讨游击战的教本,他所确定的6条对日军作战的指导原则,后来便成为各战区作战的根据。


相反,白崇禧对蒋介石的军事指挥才能却并不如何看得重。


四平战役,白崇禧奉命督战,民主联军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大踏步地后撤。白崇禧指挥国民党美械部队一路狂追,从四平到长春、吉林。白崇禧的如意算盘是一鼓作气追到佳木斯和满洲里,即使不将林彪擒获,也可将其逐出东北,赶往苏联。


不料忽接蒋介石来电,命令白崇禧停止追击,且规定部队不准渡过辽河。蒋介石的理由是:据情报反映,长春驻有6000余穿便服的苏联红军,怕与其发生军事冲突。白崇禧本想“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杜聿明却拿出蒋介石的手令。


白崇禧不服,乘飞机回南京当面向蒋介石陈辞,蒋介石仍然以怕引起与苏联红军的军事冲突为由,禁止追击。白崇禧则认为,林彪所部全线溃退,已无斗志,即使有6000苏联红军,也不足为惧。况且,按照双方的协定,苏联红军早就该撤回国了。如果继续追击成功,只留下少数部队驻防,腾出来的5个美械机械化师就可以入关作战,在华北跟共产党决战。


不久,蒋介石与白崇禧一起到长春视察,白崇禧再次建议向北满出击,蒋介石仍是不置可否,只是要白崇禧早日回国防部当他的国防部长——东北的军事交由杜聿明指挥。


事后,当白崇禧百思不解的时候,李宗仁点拨了他:


“如果你把林彪部队歼灭了,那桂系影响不就更大,桂系势力不就深入东北了吗?”


徐蚌会战开始前,白崇禧曾经提出“守江必守淮”的策略。他向蒋介石提出:首先,中原只能设一战区,以利于集中兵力,机动使用。其次,华中“剿总”应设在蚌埠,以利于紧靠南京,取得补给。最后,也是重要的是,要采取攻势防御的作战方针,使中原国民党军运动于江淮河流山谷之间,完成守淮守江的任务。


但蒋介石一条也没采纳,在徐州设立了另一个由刘峙主持的华东‘剿总’,华中剿总也没有设在蚌埠,而是设在了汉口,只能指挥长江上游军事。


白崇禧对国民党人心尽失感受颇多。在晚年的回忆录中,他曾经谈到一件往事:1949年他任华中剿总司令,视察江防工事时发现,工事里搓麻将的比比皆是,且以长官居多,罚不胜罚,于是叹道:


“人心散了,空有工事何用!”


果然,“百万雄师过大江”时,精心构筑的防线一触即溃,土崩瓦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