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南京也有“百慕大”--车祸车辆无司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京“百慕大”路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车祸车辆没有司机

怪象


在明故宫遗址附近屡现


明故宫遗址及其附近,一向充满神秘色彩。近些年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沉睡几百年的皇家宫阙偶现冰山一角,围绕这一带的奇异传说更扑朔迷离。怪异的交通事故、诡谲的死亡事件,不可思议的奇闻,在民间广为流传。



位于大西洋的百慕大地区,充满了死亡、神秘,和不可知的力量,被喻为“魔鬼三角地带”。有人将明故宫一带比做南京的“百慕大”,夜间不敢涉足,开车绕道而行。


交通事故现场



是谁把路口换掉了


在新街口一家媒体工作的金先生(应本人要求隐去真实姓名),2007年11月某日深夜下班回家,开一辆南汽菲亚特,沿中山东路由西向东,准备出中山门,去东郊的住所。这条路金先生几年来天天夜里都走,熟悉的路况和环境,用他自己话说,是“闭着眼睛都能开”。


离开新街口不远,他跟上了一辆出租车。说来也怪,那天人车都比平时少,而且几乎一路绿灯,出租车越开越快,金先生跟在后面也越来越快。过了解放路口,金先生跟着出租车开上非机动车道。因为修地铁,那段路临时允许机动车行驶。


偏巧这天边道上竟一辆自行车没有,就这两辆车,一前一后,畅行无阻。前方大约四五十米远,出现一个路口,金先生看了一下,是绿灯,便放心跟着出租车朝前开。出租车呼地从路口过去了。金先生看到,眼前是清溪路口,与中山路形成丁字路。前方了无障碍,车子强大动力推着他勇往直前。


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一声惊叫,接着砰砰两声巨响,车身猛的一震,眼前一黑,脸上就麻嗖嗖的。幸好金先生是军人出身,还算镇静,他闻到一股硝烟味,知道是安全气囊爆了,勉强睁开眼,先摸到已断了一条腿的钛金眼镜,赶紧摇下车窗,排掉烟雾,这才看清,眼前一辆红旗鼻子撞歪,另一辆宝马两扇侧门稀巴烂,气帘像两块抹布挂着。出事了!


老金奇怪,丁字路口他们怎能撞上来?围观的路人却告诉他,这是明故宫西口。他朝右边一瞧,傻眼了:丁字路变成了十字路口!更让他惊诧的是,路口如此开阔,出事前一瞬间,两辆车开到眼前怎会视而不见!否则,朝右打一把方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见此情景,保险公司出险员一口咬定他喝醉了。可是当即验血证明,金先生滴酒未沾。


诡异的是,事后宝马车主也多次说,出事前瞬间,她也是忽然失掉反应,对外界茫然无视。不然,她跟在红旗车后侧,只要刹一下,也不会撞上来。


光天化日之下肇事车失踪


2008年7月14日上午,天气晴朗,55路公交车驾驶员王强(化名)驾驶着熟悉的车辆,沿着固定的线路,一路开来。大中桥-公园路-金城集团—解放路……这条道路,太熟悉了。而这个时间段,又是上午10点多钟,交通早高峰基本过去了,车子很好开。


很快,车子拐上了中山东路,最近这里路况比较复杂。王强下意识地定了定神,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路面。过了御道街东口,车子接近了南航北大门。就在这时,王强突然感觉旁边有一辆车子要超车,从直觉判断,那辆车子速度极快。本能之下,王强赶紧左打方向盘,但就在这时,他才发现,左边竟是地铁围挡,而就在前面,一根粗壮的法国梧桐树枝桠已经迎面扑来。


刺耳的刹车声中,车头径直撞上了法国梧桐,枝桠将前挡风玻璃击碎后,冲进了驾驶室,又将车顶掀开。王强脸上顿时鲜血直流。而车里的乘客,也是东倒西歪,哭喊声一片。


意识模糊的王强,想知道旁边的车子怎样了。然而,车门打不开,他的身子也动不了,只能徒劳地等待民警。


迅速赶来的交警很快查验了现场,奇怪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车祸发生当时旁边有车要超,也不可能超过。


事后记者采访时,王强对这诡异现象不愿多谈。


撞向石狮子的轿车无人驾驶?


“叮铃铃!叮铃铃!”2006年夏天一个晚上的10点多钟,南京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报警电话骤然响起。电话是从御道街打来的,一位市民气喘吁吁地告诉值班民警,一辆车子飞进了午朝门公园,“车子差不多撞毁了,你们快来处理吧,太惨了!”


接警后,警车一路闪着警灯,呼啸而至。


事发地点位于御道街午朝门公园南门口,一辆小轿车冲上路牙,一头撞上了石狮子,车头已经全部高高翘起,引擎盖被折断,车子右侧副驾驶室被压扁,一名男子浑身鲜血,蜷缩在副驾驶位上。


车窗玻璃已经全部破碎,民警上前试图询问车上的人还能否说话,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民警赶紧猛拽车门,但车门被死死卡住。正在大家急得不知所措时,消防部队赶到了现场,他们带来了切割设备。


5分钟后,车门被大卸八块,男子的身子露了出来,民警不敢耽搁时间,当即将其拉了出来。但可惜的是,此时的男子早已没有了任何气息。


这一番忙活后,民警开始对事故现场查验。道路很宽阔,路灯也很亮,而午朝门公园门口还有十多厘米高的路牙,周边的交通设置和反光标志也很明显。


车子却就这么径直冲上了路牙,撞上了石狮子,而石狮子,连一块小石屑都没有被碰掉。


再看该车从南往北驶来的车道上,一点刹车痕迹都没有。难道开车人就眼睁睁地不要命,没有采取丝毫措施?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事发后,他人去了哪里呢?

“老公交”到了这里也犯怵


老马1985年开始开公交车,基本上一直跑中山东路这条线。公交车撞树这事,工作的前15年里,老马鲜少听说过,可是后来,一起两起的,慢慢就多了。


老马还注意到,御道街和中山东路交叉的十字路口交通事故比以前多了一些。小碰小擦自不必说,他亲眼看到的大事故也不算少。就在10多天前,晚上8点左右,老马的车由西往东开到午朝门遗址公园西边的十字路口时,眼看着前面横冲过来一辆别克君威和一辆私家车撞上了,为了避让私家车,别克君威又接着撞到了马路边一棵法国梧桐。几年前,也是在这个路口,一辆5路夜班车和一辆拉生猪的大卡车撞上了。公交车的整个一扇窗户震掉了下来,拉生猪的大卡车然后继续前冲,撞到路边的树上。同样是在这个路口,几年前,一辆大巴车撞上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女孩当时就不省人事了,后来女孩成了植物人。


老马的印象中,晚上下班收车,好多次遇到这个路口在处理事故,有几次只得将车子绕到慢车道上。


小杨开公交车的时间不算长,7年,这几年,小杨开9路,明故宫路段是他的必经之路。同样是在御道街和中山东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小杨目睹了多起印象深刻的交通事故。


最惊险的一次发生在去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一辆自西向东行驶的军用依维柯和一辆自北向南行驶的两厢飞度相撞,飞度前面的发动机整个掉了出来,安全气囊全部打开。


如今,虽然也称得上是“老公交”了,但没到这个路口,王强还是格外小心。


明故宫遗址谁碰谁倒霉?


600年风吹雨打、历经多次战乱,宫阙万间都作了土。明故宫掩埋在荒草丛中,终于,上世纪80年代末,明故宫遗址一带划归地方,始建公园,在原奉天门位置开始修建仿古建筑。


记者走访明故宫公园,遇到了一群在内休闲玩耍的市民。他们讲述起那一段往事。


“这一建就很不太平了,”一位60出头的市民回忆说,“楼建好后剪彩,听说,当晚就有个人死了。”


“不止这一件,”另一个人补充说,“我听说,在修建过程中,先后死了3个人。皇家遗址啊,当然不是哪个人都能随便动的。”


而记者从一位文物收藏爱好者口中了解到:实际的情况是,楼建好后挂牌,就在当晚,一位参加挂牌的人回家路上遇到了车祸。另外,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这一带进行挖掘时,发生过一件更蹊跷的事情。在下坑道时,有个工人的腿被铁锹碰伤,伤口并不严重,然而,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工人的腿一直肿胀着。这次莫名其妙的事故,让工人的情绪很紧张,后来再施工时,工人就强烈要求施工单位放鞭炮避邪。


关于这些真真假假的传闻,记者特地咨询了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我们来这里的时间不久,这些事情都不了解,也没听人说起过。”


难道,这些死亡事件,只是不明真相的人们捕风捉影?

太庙遗址动土后怪事连连



2002年,明故宫遗址附近一家单位新建大楼,可打地基时却意外地挖到了不少木桩和琉璃瓦片,据有关部门考证,这里是明代太庙的遗址。一时间,“太庙遗址上大兴土木”的消息传遍了全城。


一场现代都市建设与古代文物保护之间孰轻孰重的争论开始,最终,新大楼还是拔地而起。为最大限度地保护地下文物,新大楼底层架空,而且,大楼门口原先的一口古井也被修葺一新。这口井,据说明代祭祀时专门用于清洗祭品。


为了古老的太庙,今人小心翼翼,施工的方案改了又改。然而,大楼建成后,一连串的离奇事故还是不期而至。


“那是因为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当年就在附近上班的一位保安言之凿凿,一边说着一边压低了声音,“这种事我们都不敢乱说的。新大楼开工没多久后,一位民工被电死了。”


而据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士回忆,厄运首先粘上了一个年轻女孩。她在附近正常行走,一辆卡车从她身边驶过。因为在单位内部,车辆行驶的速度并不快,可意外偏偏发生了。卡车从女孩身上慢慢碾过,很快,女孩就没了气息。


而更怪异的事还在继续着,在该单位工作过的一位先生告诉记者,“前两年,一个男孩晚上从二楼跳下来,打算到车站去接朋友。之前,这个男孩也从楼上跳过好几次,可这次偏偏出事了。男孩的脚踩到了台阶上,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第二天就死了。”


据他介绍,大楼兴建后,在该单位正常的实验中,一向十分保险的实验器材也忽然出了毛病,一个年轻人被电死了。更蹊跷的是,今年五月的一个凌晨,倾盆大雨中,一位男士从二楼跳下,虽然楼层不高,人还是当场死亡。


一而再,再而三地出事,古老的太庙似乎真和现代人较上劲了。


所有这些,到底是偶然巧合,还是真的有一种神秘力量在操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