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二十八章

怀旧连长 收藏 15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胆大心细的狗蛋毕竟跟着肖锋干过了几桩夺枪的买卖,他稍一愣怔,旋即就回过神了,一把拽了陈文孝向后一带,“回院,二孬快点,关门。” 四个人就猛地转身,二孬殿后,反身想把门栓给拉上,可外边的人已经到了门口,把门给砸得忽闪忽闪直落土,“快,从东边院墙跳出去。”狗蛋喊着就带头冲了过去,四个人刚一爬上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胆大心细的狗蛋毕竟跟着肖锋干过了几桩夺枪的买卖,他稍一愣怔,旋即就回过神了,一把拽了陈文孝向后一带,“回院,二孬快点,关门。”

四个人就猛地转身,二孬殿后,反身想把门栓给拉上,可外边的人已经到了门口,把门给砸得忽闪忽闪直落土,“快,从东边院墙跳出去。”狗蛋喊着就带头冲了过去,四个人刚一爬上墙头,才发现墙外边早有十几个便衣齐刷刷地站着,手里端着长枪,黑呼呼的枪口成一字形对着四个的前胸。

四个人一时性起,也顾不得去多想了,纷纷跳下院墙欲夺路逃生,几乎与此同时,哒哒哒一阵枪响,子弹嗖嗖地密豆般横射过来,把院墙上的土坏打得尘土扑扑飞溅,在跳墙的过程中,陌生人当场被打死,二孬在落地的瞬间,就势一滚,掉进了自家后边的那条臭水沟里,处在那个情势下,他也顾不得水的味道了,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潜到了水下,跟着水面就被射过来子弹打得浪花四起。

狗蛋眼明手快,身手敏捷,帮帮几拳打倒了几个便衣,突出包围圈,本来可以侥幸逃脱的,可一转身,才发现陈文孝没跟上来,反叫几个人给按在了地上,陈文孝毕竟是一介文弱书生,跟几个便衣没过几招,就因体力不支,叫人人按了,不得已,狗蛋又折身回来,杀了个回马,来救陈文孝,狗蛋又一连几拳干倒了几个便衣,抻手拉起了地上的陈文孝,“快跑。”

被便衣们用枪托早捣得发懵的陈文孝,感觉眼前一片昏暗,一抹,天神爷,眼镜没了,四周一下子变得黑乎乎一片,光听见人声鼎沸,脚步杂沓,沉闷的拳手击到肉的声响也不绝入耳。猛然听见狗蛋叫他跑,陈文孝来不及辨识方向,掉头就猛蹿,一个便衣见陈文孝跑了,从后边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了陈文孝的肩膀,狗蛋一拳又放倒了一个便衣,眼角一撩,看见陈文孝又叫人给抓了,发一声喊,就朝着那个便衣踢出一个非常到位也非常漂亮的后摆腿,这一招,是肖锋教他的,当狗蛋第一次看见肖锋使用此招的时候,简直眼睛都看直了,哭着喊着要肖锋教他。

肖锋说:“怎么教,拿开水浇吗?”

狗蛋说,“你是哥,我再叫你一声师傅行不行?”

肖锋执拗不过,就教了,看来狗蛋这一招的确下功夫了,一脚正踹在那便衣的后背上,把便衣踹得哎哟一声,双手一松,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啃泥,也就是一功夫,这一次陈文孝竟没有犯任何迷糊,甩开双臂,撒丫子,逃了出去,而可怜的狗蛋却叫后边冲过来的一个便衣,冷不丁的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枪托,这一下砸得既准又狠,狗蛋当场就感觉眼前一黑,脑袋嗡嗡直响,浑身的血脉陡然贲张,跟着就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等他被人扑的一桶冷水给浇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被人用尼龙绳给结结实实地捆了,像一个大粽子一样,躺在地上, 不能动弹。

两个日本兵把狗蛋架着带到了隔壁一个套间,按在了一把椅子上,狗蛋的头发,脸上,衣服都湿漉漉的直往下滴嗒水,浑身上下痛得跟散了架似的,估计屁股都被打开花了,一挨着椅子的时候,痛得狗蛋一哆索,鼻子眼里嘴角上都渗着血迹,那些时间一长凝固了的血渍,在灯光里都变成了叫人心寒的黑色,狗蛋刚一坐下,桌子上,一道刺眼的光束就射到了脸上,强光把狗蛋的眼刺得生痛,不敢睁开,桌子的对过坐着一个日本少佐,这人就是日本关东军驻双水镇的小队长腾元,腾元跟其他的日军一样,上嘴唇留着一小撮黑色的仁丹胡,三角眼,吊梢眉,大嘴叉,还露着几根长长的鼻毛,身材不高,是个瘦子,只是那双掩在金丝边眼镜后的眼睛虽然不大,却透着狞狰可怖令人胆寒的凶光,狗蛋努力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腾元的身旁站着不是别人,正是伪乡长王道金,王道金把狗蛋一抓住就扭送到了腾元这里来了,王道金脸上挂着不可一世的狞笑,“狗蛋,没想到咱们今天终于又见面了,你还记得我曾跟你说过的话不?我说过,你逃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早晚晚,你得栽到我王道金的手里,咋样狗蛋,你服不服?”

狗蛋冷笑了一声,没有言语。

王道金说,“你甭不服,十里八乡你打听打听,咱王道金是个什么样的人,说个话能把地砸个坑,吐个唾沫都是个钉,我说要抓到你,就得抓到。”

狗蛋依然冷笑不语。

王道金说,“你看你看,你都混到这份上了,你狗蛋还猪鼻子上插根葱,装象咧,你有啥不服的, 你逞哪门子英雄好汉,一个人跟谁过不去都行,就是别跟自个的身体过不去,我能抽你一百下鞭子,我照样能揍你一百下棍子,你信不?”

狗蛋说,“落你手下里了,随你便处置。”

王道金说,“你看我说你是榆木疙瘩脑袋一点都不屈你,你是铁打的,还是铜铸的?我不信乱枪齐下,打不成你麻蜂窝,别傻了兄弟,听人劝,吃饱饭,你说吧,咋办?”

狗蛋用舌头抹了一下嘴上的血迹,扑的一口吐在地上,“我还是那句,今儿落你狗日的手里了,你愿意咱处置就咋处置。”

王道金腾的一下火了,“狗蛋你个龟孙,你骂谁?都死到临头了,你还不思悔改,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啊?”

狗蛋说,“废话别说那么多,随你吊便,有本事你尽管朝我身上使就是了,我今儿犯你手底下,死活早无所谓了,还是那句话,活着干,死了算,死了躺下吊朝上。”

“咦喝!”王道金刚要发作,被腾田给用手拦了,腾元摆了摆手,长嗯了一声,一脸怒气的王道金立马多云转睛,“嗨!太君!”

腾元推了推鼻尖上的眼镜,“吵骂的不要,有话好好地说。”

王道金躬身点头说,“是太君,”又扭脸看狗蛋,“狗蛋兄弟,我看你真是条汉子,说句实话,我打心眼里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

狗蛋说,“王道金你少跟我来这个里格愣,谁跟你朋友,脑油吧。”

王道金把火气使劲往下压了压,说,“行行,咱们道不同志不合,不做朋友了行了吧,可你说你一个看起来光眉净眼的小伙子,咋就办这种糊涂事儿呢,你知道不知道陈文孝他是共产党,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干,专门暗地里煸风点火瞎胡估捣,扰乱民心,你说你跟着他迷糊个啥,有啥好处嘛,我看到最后,啥好处你也捞不着,反倒惹得一身骚,图个啥,你现在都这样了,还不应该反思反思吗?”


狗蛋长长地啊唷了一声,一脸的不屑,“王道金说句实话我都不愿搭理你,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文孝说三道四,是个人都比你王道金强,你别管他陈文孝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他就是个土匪,他干的还是个中国人应该干的事儿,你呢?你他娘的是个卖国贼,你扳着手指头数数,哪朝哪代的那些卖国求荣的龟孙有好下场的,你也一样,说好听得你是汉奸,说难听点,你是个狗,给日本鬼子添屁股的狗。咱中国爷们的脸让你丢光丢尽了,你还意思说别人。”

狗蛋的话气得王道金的脸是青一会紫一会,像是给开水烫了似的,阵阵发烧,脊梁直蹿凉气,愣证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狗蛋你个龟孙,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你,来人,给我拉出去,活埋。”

腾元又长嗯了一声,伸手拦住,站起身从桌子上拿了根烟走到狗蛋面前,“狗蛋阁下,你的,勇敢大大的,我的非常佩服,来,抽支烟,有话好好地说。”

狗蛋把眼睛往上翻了翻,白了腾元一眼,也不客气,就用嘴叨了,腾元亲自给狗蛋点上了火,“约西约西,”嘿嘿地笑着又绕回到座位上,“狗蛋阁下,我的很愿意结交你这样的有胆有识的朋友,同时我也希望阁下能成皇军的朋友,跟我们合手,为大东亚共荣圈作出应有的贡献,只要你跟我们好好地合作,你的功劳大大的,皇军不会亏待你。好处一定大大的。”

狗蛋把嘴里吸剩下的半截香烟扑地一口吐在地上,说,“你也别跟我绕那么多花花肠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直来直去。”

气点一边站的王道金吹猪似的,“太君你看你看,这人根本不识抬举。”

腾元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问道, “那好,狍蛋阁下,陈家湾抗日义勇队除了陈文孝之外,还有谁是共产党员,你们有多少人,多少支枪,你的要如实地招来,不然,死了死了的有。”

狗蛋说,“我就知道你这孙子跟我说了这么多,准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明确地告你吧,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一点义勇队的内部消息,那是鸡鸡毛敲镗锣,音都没有,腾元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别说我不知道谁是共产党,我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我狗蛋打娘胎里出来就没学会如何给人当狗,你让我把我的兄弟供出来送到你们的枪口下边,你也忒不把我狗蛋当爷们了吧,让我像王道金那样给你当狗使唤,叭在你的脚上添食吃,那算你腾元瞎了眼了。”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