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传奇 卷一 第二十五章 南宫墓陵

netcat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URL]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可把龙羽饿坏了,让小翠去厨房拿了只烧鸡过来,他抓着两只鸡腿就狼吞虎咽地啃起来。人长的斯文,可吃象不斯文,把旁边的小翠看得直捂着小嘴偷乐,忘了先前的尴尬。 龙羽刚啃了一半,忽然耳朵没来由抖动了一下,他听见了外面轻微的脚步声,接着就看见南宫夫人等人进来了。 原本这房间还算不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可把龙羽饿坏了,让小翠去厨房拿了只烧鸡过来,他抓着两只鸡腿就狼吞虎咽地啃起来。人长的斯文,可吃象不斯文,把旁边的小翠看得直捂着小嘴偷乐,忘了先前的尴尬。

龙羽刚啃了一半,忽然耳朵没来由抖动了一下,他听见了外面轻微的脚步声,接着就看见南宫夫人等人进来了。

原本这房间还算不小,只是再加上南宫夫人、莫言、南宫碧瑶、小红、雷卫这五人,空间就显得有些狭隘了。

小红见龙羽双手抓着烧鸡,啃得满嘴流油,鄙视道:“莫非你饿死鬼投胎不成?”

龙羽低头狠狠啃了一口鸡肉,才抬头说道:“饿你一天------”

不过他这一抬头,就把到了嗓子眼的话又憋了回去,因为他看见南宫碧瑶今天穿着的白色裙子上绣着紫色的紫罗兰,如同花仙子一般,于是赶忙用袖子擦擦嘴,把烧鸡放到桌子上。

这个细微动作被南宫夫人看在眼里,暗自点头,她对龙羽说道:“龙公子,之前所许下的诺言还记得吧?”

“什么诺言?”龙羽随口问道,不过他见南宫夫人美颦一皱,立马叫道:“想起来了。”

南宫夫人看了哥哥一眼,不知道对这个脾气怪异的人该如何是好。

莫言也是一直守在龙羽身边没有吃东西,因此丝毫不顾及其他人的诧异目光,直接抓起桌子上半只烧鸡啃了起来,还边啃边说道:“恩,龙贤侄,既然记得就好,你看有什么准备的没有,一起出发。”

龙羽见南宫碧瑶一直没有拿正眼看他,反而倒是对身边的雷卫有些亲热,不免失望道:“我是光溜溜的一个人来,没什么好准备的。”这话再次让旁边的小翠小脸红到耳边。

南宫夫人瞪了一眼哥哥莫言,然后关切地对龙羽说道:“既然哥哥认你做了贤侄,我再叫你龙公子就有些见外了,你以后就喊我素姨,和碧瑶以兄妹相称吧。”

龙羽虽然有些不满意被莫言占了便宜,但是能和南宫碧瑶以“兄妹”相称,倒是十分乐意,欣喜地喊了声素姨和碧瑶妹妹。莫言摇了摇头,这小子太不厚道了,对女人也太亲乎了吧。

南宫碧瑶则是回瞪了他一眼,显然没有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而身后的小红也是一幅鼻孔朝天的模样,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倒是一向冷冰冰的雷卫,脸色微变了一下,却迅速又恢复了平静。

莫言的吃象也比龙羽好不到哪里,也就在这一会功夫,半只烧鸡下肚了。他先是打了个饱嗝,然后说道:“开路吧。”

龙羽暗自叹道,人不可貌象,海水不可斗量,这个三绝圣手外表看上去风流儒雅,原来和自己也是一路人啊。

龙羽和小翠跟着莫言他们,穿过层层院落,向后山奔去。虽然此时已经入夜,却也不是很晚,个个房间灯火通明,然而他这一路上却很少见人。

他自然不知道,此时内堡基本已经成了一座空堡,重要的人都从密道撤了出去,只留下一些无关紧要的下人,灯火通明不过是掩人耳目,空城计是演给外堡眼线看的。

大概前行了四五里,慢慢看见一座山脉出现在眼前,这山不高,约莫两百多米,顺着平坦的山道前行,这山几乎是石头堆砌成的,一路上看不到什么高大树木,最高也不过是齐腰深的灌木。

此时龙羽也知道了个大概,是要去南宫家族祖先南宫风云的墓陵,只是他有些好奇,自己这一队人有着南宫堡主夫人,南宫堡的二小姐,然而行踪却偷偷摸摸,比贼还象贼。

南宫夫人在前,后面是雷卫,然后是小红小翠两个丫头在前,南宫碧瑶在后,再是龙羽,而莫言则殿后。

正前行着,突然前面的南宫夫人挥了一下手,示意所有的人停下来。龙羽只顾想着心事,没想到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一头撞在前面人的背上。顿时鼻尖所触的地方感觉一刹那温温的柔软,接着一股淡淡的,似花香却又比花香更迷人的体香顺着呼吸,冲入脑海,他的大脑顿时陷入当机中。

“啪”,在黑夜中这声音分外响亮。龙羽摸着脸上的五指印,有些郁闷了,上次打的是右脸,这次打的是左脸,这回俩“兄弟”算是平衡了。

龙羽是无意,可是南宫碧瑶则不然,以为他是想趁机占便宜,所以抽了一巴掌还不解恨,还想再踹一脚却被躲了过去,气得她哼哼两声跑到前面去了。

两人虽然都没说什么,其他人不用脑袋也能猜到什么,不过眼下可没那么多时间让他们想这件事情,因为这声响亮的耳光,已经引来了数声喝问声。

既然行踪已经暴露,南宫夫人也不想再隐藏,毕竟这是南宫堡的地盘,如果传出去,她脸上可没有一点光。

只见山道尽头,是片柏树林,在树缝的间隙,隐约可见一个椭圆形的建筑。

他们到了树林旁边,只见这里早已守候了十来个人,而其中有两个长得差不多,估计有四十多岁的壮汉仿佛是这群人的头。龙羽小声嘀咕着,怎么老是碰见双胞胎。

其实这两人是兄弟俩倒不错,却非是双胞胎,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人称“鬼见愁”和“愁见鬼”的双鬼。这两人使毒的功夫十分厉害,南宫陵曾经怀疑他们是毒门中人不想收,后来问了毒门门主唐潢才知道并不是,又见两人虽然毒名在外,在江湖上却没做什么坏事,才收留在外堡。

这兄弟俩一见是南宫夫人等人,不由愣了一下。虽然现在内堡和外堡都知道表面上同属于一个南宫堡,其实早就面和心不和了,然而在没有正式撕开面子之前,南宫夫人毕竟还是南宫堡名义上的主人。因此他二人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上前施礼问好。

南宫夫人哼了一声,说道:“这是南宫堡先人墓陵,堡中的禁地,你等在此为何?”

老大鬼见愁一点都不傻,如果动起手来,先不说在道德上能不能占住脚,仅凭二小姐和雷卫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更何况还有不知道深浅的南宫夫人和三绝圣手,再加上外面传言已经达到御器境界的神秘年轻人,自己这边可是没有赢的希望。

他算盘敲的飞快,说道:“夫人,属下奉小王爷的命令,说是最近有人闯堡,怕这里不安全,骚扰了先人,因此被派在此守陵。”他这话说的让人一点挑剔都没有,听起来完全一片好心。

南宫夫人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而是哼声道:“如此还要感谢你们了,李度进去了么?”

鬼见愁想不到夫人居然知道这件事,犹豫了一下,说道:“属下也是刚到,对此不知道。”他三下五去六,推得一干二净。

如此一来,南宫夫人倒是寻不到动手的理由,不过她也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而是讥笑道:“既然你们如此好心,那就继续守下去吧,我们要祭拜先人去了。”

哪有三更半夜祭拜先人的,鬼见愁心说,但是他却不敢说破,而是命后面的人让开一条路。

南宫夫人对自己这边的几人,神情严肃地说道:“跟紧我,别丢了。”龙羽跟在她们后面进了树林,才发觉这林子里的柏树恐怕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个个都有一人那么粗。最令他惊讶的是南宫夫人一路上七扭八拐,明明路在前面,却不走直线,而是非要绕一大圈子,如此看上去也就五百米左右的路程,竟然走了小半个钟头。

直到了建筑物面前,龙羽才不由一阵赞叹:“不错-------------这里空气真好。”这话,让众人顿时有仆倒的念头。

在墓陵的周围,还等距离立着五根铜柱,也许年代久远,上面已经是锈迹斑斑。虽然是在黑夜,龙羽却能把铜柱上的字看得十分清晰,他特地跑到每根柱子前看了一眼,五根柱子上分别镶嵌着五个古篆字“金、木、水、火、土”,柱子上似乎还有图案,却已经看不清晰了。

虽然小红和小翠自幼在南宫堡长大,却从未曾来过这里,因为这里是南宫堡的禁地,除了每年祭祀的时候,堡主南宫陵携全家祭拜外,任何人都不得踏足半步。当然也有不怕死的,好奇的,却都被困在柏树林里,饿到最后奄奄一息才被拖了出去。如果不是知情人带路,恐怕一辈子也别想出来。

这一行人里面,也只有莫言看得出,那柏树林是按照九宫八卦阵的阵法栽植。开始他倒没在意,虽然九宫八卦阵是奇阵,却也难不住他这个鬼谷子传人。然而看到这五根铜柱后,他脸色变了,这九宫八卦阵的阵心居然是一座五行阵。

五行阵是所有阵法最简单的一种,却也是威力最大的一种,因为天下阵法的繁衍皆有五行而来。

九宫八卦阵是以繁杂而闻名,如果阵心再套用五行阵的话,九宫八卦阵威力至少增幅十倍。十倍是什么概念,这就好像把砸在你身上的苹果换成了铅球的道理一样。当然如果这座阵法仅是如此,倒也罢了,一般的阵法阵心都是由特殊物体构成,如千年龟壳,宝石等,但是如果阵心是是一座阵法的话,那么外阵的变化则随着阵心的变化而变化,因此即使你是精通九宫八卦阵的高手,也照样歇菜。

再看这座墓,更是不简单,它二十多丈高,占地约一千多平方,全部由高大巨石垒砌,表面十分工整。更让人惊奇的是,仅墓门就有八车道的马路那么宽广,高又约十丈,真不知道这墓门开这么大是做什么用的。

而在墓门正上方,有比锅盖还要大的字,上面用古篆体雕刻着“南宫墓陵”。


读者群一:67240872

读者群二:41811822

读者群三:7243148

读者群四:4280336

欢迎交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