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60年前伤亡几百万人中华儿女的内战,我们所能看到的,听到的也都是赤旗飘扬,冲锋号嘹亮,英姿勃勃,猛虎下山,蟑头鼠目的J匪军被消灭后军民人人兴高采烈,大爷,大娘叫不停,共欢乐的庆祝场面.

我们将目光收回,看看一个极为普通的大妈所讲述的这场战争真实的悲惨场景:

我的岳母是苏北新沂县窑湾镇人,垂髫之年就经历了著名的淮海战役,眼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惨景,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虽然她现在已是年过花甲,仍然能够清楚地回忆起那遥远的战争年代.茶余饭后闲聊的时候,她稍稍提起这段往事,就能让我不寒而栗。岳母并不了解官方历史,战争在她的记忆里依然保持着本来面目,这样的历史才是最真实的历史.

岳母描述的战争,其残酷和激烈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原以为她年纪大了,可能将许多电影里的情景也夹杂进来,所以开始很有些不以为然.后来她说得次数多了,我就在网上调研了一下,碰巧找到叶飞将军1986年写的回忆录> ,这才知道原来岳母亲历的战争,竟然是解放军围歼国民党黄百韬第7兵团的碾庄战役.在窑湾镇这个弹丸之地,国共双方各投入了一个军的兵力,分别是国民党第63军,和大名鼎鼎的华野一纵,战斗持续了一昼夜,总共有超过一万的国共双方将士阵亡.

我将岳母的回忆整理如下,以便於读者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

“我老家窑湾是新沂县下面的,新沂县那阵子还叫新安镇.那年冬天,国民党军给八路军从北边一路追过来,沿着大运河跑,跑到窑湾这里三面都是水,一时过不去河,就给八路军撵上了.”

“进来窑湾的国民党军队,都是广东兵,穿新衣新鞋,几乎个个都是胖子,水桶腰身,看着年纪都不轻了,讲话我们也听不大懂.国民党兵好像是饿极了,一来就到处找粮食,挨家挨户地搜,有个兵还问我,小鬼,哪里有地瓜啊?我听不懂,后来才知道地瓜就是山芋.男人都抓去搬弹药箱,挖战壕,女人就给当兵的做饭摊煎饼.我们那边的煎饼有韧劲,广东兵吃不惯,咬一口嚼不动就吐掉了.我家住进来几个兵和一个排长,我妈就给他们摊煎饼,我当时也饿啊,就跑到旁边看,我妈对排长说,给小孩吃一块吧,那个排长看了我一眼,点点头.一会儿天上有飞机来,我们就忙着到处躲,那个排长说,别怕,是我们的飞机.过几天粮食吃光了,国民党兵就着慌了,见什么吃什么,连老鼠,马蜂窝都吃.马都被杀了吃肉,运河边上扔了好多马头和马皮.

国民党军在镇子里挖地洞(避弹掩体),家家户户的门板都给拆了去.地洞弯弯曲曲,每家每户都通,里面有半人高,旁边洞壁上还挖了放油灯的坑.镇西边有个天主教堂,三个十字尖顶全镇都能看见,国民党军好多大官就住在那里.窑湾是个小地方,镇里面的国民党兵住在老百姓家里,镇外面的没地方住,就住在坟地里,也是挖地洞到处都挖通,坟里的棺材两头打开,里面的尸首拖出来,当兵的就在棺材里铺一条被单睡在里面.我奶奶的坟就给他们糟蹋掉了.”

“国民党军也打得狠啊,只要有一口气就往外打枪,打死不投降.到半夜八路军打进来,国民党兵就往后退,一直退到西边运河边上的鸡蛋场.鸡蛋场挨着一个水塘,背靠着运河大堤,地势低洼,八路军占着城墙和大堤往下打,打一阵就停下来喊‘老乡,缴枪不缴枪’?国民党军就是不停地打枪.这么打打停停三,四遍,鸡蛋场里面就没有枪声了,於是八路军呼啦啦全都冲下来,打着高粱火把挨家挨户地喊:‘老乡别怕,我们是保护你们的’!进来以后就问‘有没有枪’,我们家里搜出来一长一短两支枪,不知道是国民党兵什么时候藏起来的.

天亮以后我妈跟我一起到运河抬水做饭,上街一看,到处都是死尸,有坐着的有睡倒的.去运河边要经过鸡蛋场,我们走近一看,里面的死尸层层迭迭堆起来拦在门口,都是国民党兵堆起来当掩体往外打枪的.鸡蛋场外面的壕沟里堆满了死尸,有些肚子被打破了,肠子白花花流出来.我怕极了,说什么也不对前走了.国民党俘虏没一个完好的,都是缺胳膊断腿.八路军缴完枪以后,就放这些俘虏回家.我家住过的那个排长倒是活下来了,腿上被打了一个碗大的洞,只能坐在地上用手一蹭一蹭地走。我妈看他可怜,就给他一碗稀饭吃,这个排长边吃边哭,说家里有老有小,这辈子见不着他们了.旁边站岗的八路兵大概才十六,七岁,听着听着也掉泪了.有个国民党兵身上披个被单,手里拄个木棍,找我们要饭.我妈恨他们抢东西吃,不给他。这个兵哼了一声说:‘八路要是晚打进来三天,连你们都给吃了’!”

“八路军对老百姓很和气,也不抢我们的粮食,不过对国民党兵就很厉害.我家门口有个窄桥,那天仗打完以后,有一个国民党军官趴在桥边,一边抽烟一边哼哼唧唧.这时一个八路军走过去踢了他一脚,说‘看你再哼哼’!手里的高粱火把就杵在他的棉衣背上,立刻烧起来了.那天下午我们出门去抬水,就看见那个国民党军官烧死在桥边,衣服都烧没了,胖胖的身子烧得焦黑,背上裂开一条大缝,里面的肥油都流出来冻住。那些俘虏伤兵走回家,好多走着走着就歪倒在路边死掉了.广东几千里远,那个年头谁能走到啊.

过了几天八路军就开始找人收尸,经过运河运来几千个棺材,排在大堤上,也来了好多人认尸,认得的就领一个烈属牌子,拿一笔抚恤金.后来就在镇子外面建了一个公墓,坟头一个挨一个整整齐齐地排着,方圆占地好几里.国民党兵的尸体就在脚上拴条绳子,让老百姓拖到镇外的乱坟岗子扔掉。那些兵身子胖,常常一个尸体要四个人才拖得动.就这样拖了十几天才拖完.那个冬天,周围几十里的狗都知道去那里找吃的,我姨妈家的花狗有一天叼回来一条胳膊,躲在床底下吃,快吃干净了才给发现.那个胳膊最后就剩个手带着三根长骨头,让姨父扔到运河里去了.”

岳母的回忆过程中反复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最讨厌打仗,打仗太惨了,人死了连狗都不如。” 这大概是最朴素的反战思想.国民党63军的那些广东籍官兵,很多都是抗战老兵,三十好几奔四十去的年纪了,不远千里来到苏北打内战,生命在一夜之间走到尽头,撇下成千上万孤儿寡母,最后落得这样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着实令人慨叹.倘若不是因为这场内战,他们是应该享受政府的军人养老金安度晚年的,就象欧美的二战老兵那样.老子两千多年前就说过,“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老百姓的性命向来如同草芥,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血腥内战,其实是中国历史上相当沉重的一个篇章.中国人学会解决内部纷争时完全放弃使用武力的时候,才算真正进入了世界优秀民族之列.

转自: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