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诱惑 一 十二

zhenaisusu 收藏 3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size][/URL] 杨泓近来好像有了什么心思,几次见面时都有些神不属舍的样子。 大凡女孩子表露这种情状,要么是为情所困,要么是工作上有难题。问她究竟为何也总是搪塞我说,没什么事情,真要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不少还有哥嘛,于是我也懒得再过问。 这个周末她忽然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到郊外散心,她想去潭柘寺烧香拜佛。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


杨泓近来好像有了什么心思,几次见面时都有些神不属舍的样子。 大凡女孩子表露这种情状,要么是为情所困,要么是工作上有难题。问她究竟为何也总是搪塞我说,没什么事情,真要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不少还有哥嘛,于是我也懒得再过问。


这个周末她忽然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到郊外散心,她想去潭柘寺烧香拜佛。我最富有的就是时间,最发愁的就是没有人陪我打发光阴,当然乐于成行。


她把乌黑的秀发用皮筋简简单单束在脑后,上身著件短袖圆领衫,外面套一件半长灯芯绒夹克,胸部曲线衬托得凹凸有致,水洗白牛仔裤更显得双腿青春修长。


我们一早就开着车出了城,在西郊的山路上盘旋穿行。接近深秋时节,北京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啦,山间的黄栌开始呈现迷人的色彩,杨泓看来心情不错,随着汽车CD的音乐节拍轻轻哼唱。


古寺位于太行山余脉宝珠峰南麓,因庙后有龙潭,庙前有柘树,山名潭柘山,寺名也就名之潭柘寺。潭柘寺是北京最古老的寺庙,比北京城建城还早800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 故有“先有潭柘, 后有幽州”之说。


我们施施然步入院中,这里幽静雅致、碧瓦朱栏、流泉淙淙、修竹丛生,颇有些江南园林的意境。一路上杨泓都拉着我的手不放,小鸟依人状,不明白的游客俨然把我们当成一对热恋的情侣。在曲水流觞又名猗轩亭的地方,她还调皮地放了一枚硬币顺水漂下。


大殿门口的香炉烟雾缭绕,杨泓要我陪她进三柱高香,还一脸虔诚地在蒲团上默默许愿跪拜,看着她的双睫紧闭,朱唇微启神情端庄,一旁的我不觉生发出要护佑这个女孩一生的念头来。


“哥,你陪我去抽个签吧,希望来个上上签保佑我平安,保佑你艳福无边”这个鬼丫头拉着我到大殿们前,一个老僧坐在案几前正为游客求签解签。当轮到我们是,杨泓拿起签筒摇了几圈,然后捡起地上掉落的那根竹签,蓦地脸色一沉,不曾想到竟是一根下下签。拿到对应的谶语,她的脸色发白,我接过纸片一看,上面写着:


黄芦岸白萍渡口

绿堤柳红菱滩头

虽无吻颈交

却有忘机友

狂风骤浪凭空起

孤舟断辑鹧鸪愁


“这种江湖之说不信也罢,”我揽着杨泓往后山攀援登高,极力排遣她闷闷不乐的情绪。大殿后面有几株高大的柿子树,秋风扫落黄叶,满枝头挂着红灯笼一般的柿子。“我们来尝尝这难得的古寺秋柿吧。” 我活动一下手脚,爬到树杈摘下两个大个柿子递给杨泓。


可能是吸取天地精华,古寺的柿子仁沁人心脾。杨泓孩子气的贪吃相,吸得满嘴满脸都是汁液,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看着我呵呵乐个不停。我在口袋里摸了半天也没找到纸巾,杨泓看着我的狼狈相,嚷着“哥,别动”,突然抱着我的头在我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这个印戳可是纯天然的”说罢她还冲我扮了个鬼脸。


夕阳西沉,给古寺的檐顶披上一层金黄。气温有些下降,山间的秋寒袭来使得杨泓打了个冷战。我搂着她坐在石阶上,感受着这寂寥苍茫的天地变化。“要是能呆在这里不回城有多好啊。”她仿佛不舍这禅意般的古寺秋色,我随口回答说:“这里有供香客落脚的客房,你要不想回去,我们今天就在这千年古寺过一夜吧”。


杨泓转头看我一眼,眼眸中幽光一闪:“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禅寺的客房是一溜简朴的平房,不过干净舒适。窗外能看见婆娑的竹影间疏朗的星空,偶尔传来几声山野动物的蹊嗦声,更平添几分幽静。我和衣躺在单人床上,杨泓趴在我身旁支着腮帮子,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说:“哥,你是真心的喜欢我么?”


我伸手抚弄她垂落的长发,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妩媚动人,一度叫我有些痴迷,其中又好像夹杂着兄长对妹妹的爱怜,这种复杂的情感其实我自己也没有认真梳理清楚。


杨泓柔顺地把头靠在我胸间,双手玩弄我衬衣上的纽扣:“其实我从心底也喜欢你,喜欢你那种什么都满不在乎,但什么事情有都有自己主意的劲儿。而且,你是真的对女人好。”搂着她娇俏的身躯,一阵女孩的清馨气息传来,令人心猿意马。


杨泓接着在我怀中呢喃低语:“可是我太在乎,我不希望你只是满足于得到我的身体,我想要的更多……”还没说完,她转身捧着我的脸,用一个深深的吻封住我的嘴唇。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呀,我品啜着她清甜的津液,大脑思绪一片混沌。


良久,她抬起头来,我惊诧地发现有一行泪珠滚落在我的脸庞上。“哥,其实你从来不缺女人,所以你不太在乎女人的心,你从来没有寻死觅活地爱上一个女孩。我不甘心做你生命中的过客,除非你完完全全只属于我一个人,否则我就坚决放弃”


古寺院落传来一声木鱼的敲击声,蓦然使我浑身一惊。炙热的欲念开始消退,眼前的这个女孩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自己的生活:其实我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再平常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男人,没有任何事业也没有任何追求,终日无所事事随波逐流,其间上天给予机缘和很多女孩的生命纠葛交织,我从来没有想过对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承担什么义务和责任,我自己都宛如一个飘荡的孤魂,在这个混账的世界上淡然看着那么多生灵互相厮杀争夺,为了权力、金钱和女人彼此猎杀,我无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其实也就没有能力爱与被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