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27日,在华美军总司令魏德迈调集中国及印度境内所有美国军用与民用飞机,开始全力空运国民党军抢占重要城市。首先将国民党军新六军从湖南芷江运进南京。紧接着美国第十、第十四航空队开始全力空运国民党军队抢占上海、北平、天津、广州等。魏德迈宣称:“这无疑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空中军队调动。”10月中旬至1946年6月17日,美国海军运送国民党9个军去华北、华中、东北。美国政府为空运、海运 国民党部队共耗资6亿多美元。

日本投降之快出乎国、共两党意料。抢占地盘成了两党之急所。1945年8月11日,蒋介石下达三道命令:1.国军积极推进;2.共军原地驻防;3.伪军维持治安,日军不得向国军以外部队投降。

同日,毛电令各地留守将领,猛力扩大解放区,放手武装基本群众,立即集中分散兵力组成超地方性的正规兵团。12日毛又电令晋绥、晋察冀分局:苏、蒙联军已进军东北、华北,速分兵北进,迎接外蒙军及红军。我绥远部队务用全力歼灭顽军东进部队。并告日本人“凡华北各城市及要道只能移交八路军,不能移交蒋介石政府。”又电告华中局,交涉日本人及伪政府,只能向我党投降,勿向国民党蒋介石投降。“江南力量就现地向四周发展,夺取广大乡村及许多县城,准备内战战场。”

面临的问题是:日军投降之前正在向西南进攻。蒋介石的军队主力抵抗日军进攻主要布防西南;共军根据地虽处在华北,但主将们都在延安。蒋急需运兵,毛急需运将。

毛叫叶剑英向美军驻延安观察组寻求帮助。叶向观察组提出要借一架飞机送一些干部到800公里以外的太行山麓去同日本作最后一战。这800公里非同一般,要越过黄土高原、黄河天堑、晋南山区,还有日军的占领区和封锁线。1944年底,在黎城县长凝镇修了一个简易机场,美军飞机经常往返延安――太行之间,飞一趟不过小菜一碟。美军观察组爽快地答应了,甚至没问送的是谁。 8月25日清早,坐飞机的人来了。杨尚昆、叶剑英等送行。朱德的秘书黄华一看这20位,不由得大吃一惊:邓小平、林彪、刘伯承、陈毅、薄一波、滕代远、陈赓、肖劲光、杨得志、邓华、李天佑、江华、聂鹤亭、陈锡联、陈再道、王近山、张际春、宋时轮、傅秋涛、邓克明。

美军飞机比运国民党先遣队还早一天运来三个共军战略统帅部:晋冀鲁豫战略区处华北战略要冲,扼守住国军北进的门户,直接威胁津浦、平汉、正太、同浦四条铁路。书记兼政委邓小平、司令刘伯承、副司令滕代远、副政委薄一波、张际春;他们立即将分散的游击部队整编成四个野战纵队,司令员也是美机运来的杨得志、陈锡联、陈再道、陈赓;随后组建的新的纵队司令则是王近山。林彪、肖劲光、邓华、李天佑、聂鹤亭、江华转赴东北,情况就不必细说了。陈毅、宋时轮、傅秋涛转赴华东。还在途中就组织了对津浦铁路的彻底破坏,使国民党部队长期不能使用这条铁路开进华东、华北。而且,陈毅以德高望重的红军创始人身份,很快就把华东原来互不隶属的八路军、新四军统合成一股正规部队,打赢了津浦路阻击战,阻滞了国民党军北上,有效地使华北、山东共产党部队顺利开进东北。并创造了内线作战的有利条件,成为后来歼灭国民党军人数最多的地区。而邓小平等更是及时拟定上党、平汉两战役计划。9月上旬开始实施,歼灭北上的国民党军六万余人,有力地支持了毛泽东在重庆的谈判。中共中央认为:“这个战役的胜负关系全局极为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