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今天是九月一号

蚂蚁也是虫 收藏 17 351
导读:今天是九月一号 九月一号,就是今天。历史上,曾经有那么十多年这悲壮的一日,让蚂蚁觉得头疼过、害怕过、又是无可奈过! 九月一号这个开学的日子,原本应该用一种全新面貌去高兴的面对。毕竟从幼儿园跨越到小学一年级,从一年级跨越到二年级,从二年级跨越到三年级。。。以此类推,跨越式,也只发生在九月一号这一天。所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但蚂蚁必须得承认,对于一个不怎么爱好学习的人来说,九月一号,无疑令人头痛。后生学子,切莫学蚂蚁般,有九月一号恐惧症! 中午去吃饭,常去的一间小饭馆,经济实惠,有小吃也比较合蚂蚁口味。本

今天是九月一号

九月一号,就是今天。历史上,曾经有那么十多年这悲壮的一日,让蚂蚁觉得头疼过、害怕过、又是无可奈过!

九月一号这个开学的日子,原本应该用一种全新面貌去高兴的面对。毕竟从幼儿园跨越到小学一年级,从一年级跨越到二年级,从二年级跨越到三年级。。。以此类推,跨越式,也只发生在九月一号这一天。所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但蚂蚁必须得承认,对于一个不怎么爱好学习的人来说,九月一号,无疑令人头痛。后生学子,切莫学蚂蚁般,有九月一号恐惧症!

中午去吃饭,常去的一间小饭馆,经济实惠,有小吃也比较合蚂蚁口味。本来,今天蚂蚁是不想去吃那种辣的小吃,近两日嘴角隐痛,怕是已经上火有发口疮之兆。可这嘴里洪水泛滥,一时兴来,脚步就由不得自己控制了。

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本来这个时间,这小饭馆的生意也是有点冷清了。可今天,这小饭馆的生意却是特别红火。

一帮十四五岁的初中生,有男的,有女的,提着大包小包,有些个还是在家长陪同下,正占据着小饭馆仅有的七八个台面,呼啦、呼啦的吃喝着,混杂各种食物味道的气息充斥着这个小饭馆。更有三三两两的客人,不知是吃过了,还是等着排队,燥乱的喊叫声与交谈声,直令人突然间感觉脑袋膨涨得厉害。

一看这阵势,蚂蚁心里没底了,这回要轮到我,该是第几位了?那两口锅,还招待得过来这么多客人吗?

仗着老客户的身份,硬生生地挤到柜台前,盯着老板就问:“老板,还有多少位?”

一双显得疲惫又激动,充满血丝的眼睛抬了起来,看来忙得满头大汗的老板,今儿个赚发了。看了下台面上,一边用指点了点,一边裂着嘴道:“一个、二个。。。还有两个!”

蚂蚁狐疑,这么多人,在我前面排着的只有两个?那些空桌上坐着的,不像是已经吃好的主啊。但不管如何,凭自己老客户的身份,既然他说了只有两个,那肯定得给我说话算数的,不管他,点东西再说。

“这个,这个。。。就这两样吧,帮我快点!”看那陈列柜,还有啥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了。只得随便点了两样,将就下就成。还不忘跟老板调侃几句:“怎么着?生意不要做了?什么都没的,还敢开店?”

“哈哈。。。”爽郎的笑声自老板口中爆出,显得如此刺耳。

蚂蚁摇摇头感叹到:这人啊,一旦心里感觉到满意或比较满足时,这嘴是要封都封不住的。蚂蚁暗想之余,刚好看到有两位同学就餐完毕,立马杀将过去,占着位置再说。

有人说,中国人很多事情都是在饭桌上办妥的。那可见,中国人饭桌上办事频率与效率之高。也突现出了某种习性,这事在于我们平头百姓来说,就没啥好与坏的分别了。当权、有钱的人的事,俺们也只能瞎评论,起不到啥作用。而在饭桌上,你也可以听到很多,看到很多。

今儿个,灌入蚂蚁耳朵与眼睛的,可全是关于学生或自家孩子的事。

右前桌,正有两位中年人在吃饭,蚂蚁猜测,应该是刚帮自家孩子办理好入学手续,没时间回家,或者也累了、饿了等不及回家吃饭,就在这小饭馆随便解决了了事。也是跟蚂蚁一样很简单的一人一份餐,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的食欲与聊天的劲头。

背对着蚂蚁的那位,口中一边吧唧吧唧嚼着食物,一边还不停地与对面那人说话:“现在这个社会啊,读书都读不起。”

“是啊,是啊,减掉点学费有啥花头。”正对蚂蚁那位也感叹到。

“学费?个丢学费减掉够条少乱。”(本地方言,意思是这么点费用减掉,感觉都感觉不出来。)背对那位边说边喷着饭粒。

“嗯,伢兄弟两个小人(本地方言,意思是我兄弟家两个小孩。),只是一人买一双鞋,就花一千多块,要实偶。。。。”正面那位,话说一半,还不忘扒口饭,“要实偶,养啊养否起。”

“嘿嘿。。。换得我也一样啊。”同伴一样无限感慨啊。。。。。。

不用说,两位家长,正在议论着孩子上学的开销问题。政府已经取消了部分费用,可一些生活费等等上头可作不得规定。而现在的孩子,开销可是一个比一个大,一年年过来,生活费只会节节上涨。可怜那些靠赚工资的家长朋友们,面对如此压力,也只能感叹自己能力有限啊。

在蚂蚁坐的前桌,一桌围坐着四个同学,只是他们比蚂蚁早到。蚂蚁心中嘀咕,偶的饭,不会落他们后面吧?还好,正思量间,蚂蚁点的东西就端上来了。嘿嘿。。。看到了吧,不管到哪,都得凭个脸熟啊,何况是这等小饭馆!

不管别人,已经饿得差不多的蚂蚁自顾开吃起来,一边乐癫癫地开吃,一边拿眼睛瞄着众生。前面这桌四位同学也没闲着,一位起身去拿筷子、杯子,都赶上自助餐了;一位走向冰柜,一手抓两瓶啤酒;还有一位看来比较心细,拿着一团纸巾,在擦拭着桌面。接连二三地你来我往,何况在蚂蚁眼皮底下,怎么能不引起蚂蚁注意?

现在的孩子,才上初中,可有多少东西是他们没有经历过的?而这其中比较敏感,但又很具普遍性的东西----烟酒,那在学生之中覆盖的范围就更广了。偷偷告诉大家,蚂蚁第一次与烟的亲密接触,那还是在初三最后一年。而且是在长我两岁的堂哥诱迫之下,不得已而抽之。不过,后来终因感觉这烟的味道不好受,而远离。不过对于酒,因为蚂蚁家里有喝酒的氛围,早早熏陶之下,便有了这好酒的脾胃。相对于而今的同学们,这一点点成绩,真是难以出手,蚂蚁自感羞愧之极。

或许是蚂蚁少见多怪,也或许是这种现象已经普遍存在,根本就不值得一论。但至少,终于明白了这同学们的生活费,有一部分是开销在哪的。但我想,对于吃这方面,家长们还不会怎么跟孩子计较,而那些玩儿的费用,才正是家长无法控制与承受的。

九月一号,自己走过了十多个这样的日子,那些头疼、害怕、又无奈过的日子,暂时性地可以不用去考虑。但再过个数年,这样的日子恐怕又将来临,只是那时换了角色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