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三十五节 风雪日白屋村歼灭战(四)

xy99991 收藏 17 2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小野申二完全没有想到,板田部队的增援不但没有击退支那军队的进攻,在进攻支队军队时,随行步兵小队被灭,而且其后路白屋村被支那军占领,被围于小羊关一带,甚至至已经无力独自突围。小野申二的第一反应是中国军队大规模出动了。这是不可能的,正如板田所想到的那样,中国军队不可能如此迅速地发动反攻,其次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小野申二完全没有想到,板田部队的增援不但没有击退支那军队的进攻,在进攻支队军队时,随行步兵小队被灭,而且其后路白屋村被支那军占领,被围于小羊关一带,甚至至已经无力独自突围。小野申二的第一反应是中国军队大规模出动了。这是不可能的,正如板田所想到的那样,中国军队不可能如此迅速地发动反攻,其次是中国军队不可能在此方向上发动反攻,没有公路或水路作为支持,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后勤将拖垮进攻的部队。那只能是小规模的军事出击,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的规模到底有多大。这是关健。从宁国到鸿门再到绩溪再到屯溪再出黄山山区,如此长的道路,都只是山道,不能通车,运输工具只能是骡马。中国方面如果一个月前就开始作准备的话,也只能供应一个师左右的部队作战。尤其是板田的电报中说,中国军队的火力很猛,那就更证明了小野申二的判断。参谋们也对板田的情报作了分析,也一致认为中国军队现在约一个师的部队参加了战斗。即使可能有后续部队加入,不可能再有重火力支持,战斗力也必然不强。从以往与中国军队的较量经验来看,小野现在手上的兵力能对付中国军队的一个师的进攻,此时进攻中国军队,很有可能有重大的战果,因为这次进攻的中国军队,不是山中的原游击部队,他们伴随有重武器,不可能一看形势不对就会窜进山林,这些重武器将会拖住他们撤退的脚步。小野看到了自己部队建立战功的机会了。但这些日子在宁国受到的磨难已经教会了他许多东西,磨难有的时候是好东西。小野已不像两个月前刚进入宣城的骄狂,多了一些谨慎。他将板田的战报发往了宣城联队指挥部,并告知自已除留一个中队防守宁国处,将率大队出击,消灭中国军队。小野并没有向宣城发出派兵增援的请求,他可丢不起这个脸,如果这支进攻板田部队的中国军队只是虚张声势,在他的大队赶到前就消失在大山中了,而宣城的援兵却已上路了,那他还不被联队长及其它的大队长笑话。但他这封电报也算是一个暗示,即现在宁国有仗打,你们想来就自己来。

小野中尉命令第四中队负责留守宁国县城,炮兵中队(缺一小队,此小队已归国了)随小野出击。

部队浩浩荡荡向白屋村方向开去,小野要击破占据白屋村的中国军队,与板田的部队会合后,将向小羊关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在硬碰硬的战斗中,将中国军队消灭。小野笑着说,我将给这支支那军队一次光荣战死的机会。

。。。。。。。。。。

还是先说说白屋村的战斗,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少校步枪手的神话。

朱春胜少校是第一个冲进白屋村的。

104团二营一、二连担任主攻,从一个从东,一个从西,两面对攻。一排一班是一连的尖刀。朱春胜少校和王铁君、王铁平兄弟在一个小组,王铁君是冲锋枪手。王氏兄弟是镇江人,在宜兴加入独立师的。上阵亲兄弟,打架也不例外。朱春胜少校和王氏兄弟干过一架,那已是十几天前的事了,现在他们是朋友。王铁平身材高大,作战凶狠,和朱春胜少校的刺杀技术不相上下。训练的时候他们两配合起来可以对付两组对手的进攻可以不落下风。

对白屋村的进攻要求速战速决,不能给小羊关方向的日军以回援的时间,两个营的炮火,同时对白屋村进行了六发急速射的同时,一连就向白屋村运动,到一百米左右位置时,连炮兵班迅速展开,开始试射。重机枪班一左一右相距六十米,做好了发射准备。全连的阻击手迅速占领阵地。

一班和二班已呈散开队形,一左一右向前跃进。重机枪班进行火力压制。连炮兵班进行火力覆盖。

朱春胜少校在往前冲的时候,感觉到迎面射来的子弹的尖锐的划破空气的声音。这声音让他觉得兴奋。越来越兴奋。到五十米左右位置时,班用机枪展开了,探出头来的日军,会迅速被打成蜂窝。

朱春胜少校与王铁平的跑动节奏是一样的,六步一折转。王铁君是五步一折转,王铁君因为是有后面,并不会影响朱春胜与王铁平的跑动,他们不会重叠,也不可能碰撞。在五十米左右的伏地喘气十几秒后,向最后的距离发起冲击。这是最危险的一段距离。两个班的攻击手,在几乎是同时的投出一排手榴弹后,开始了死亡冲击。这个时候追求的只是速度,速度,S型线路,猫腰,能跑多快跑多快,投出的一排手榴弹炸响的时候,朱春胜少校已经冲过三十米,后面二十米转眼就过了。朱春胜没有从路口进去,而是从一个被炸得只剩下一小截断墙那跃进,然后再跃出。一脚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一个日本伤兵被他踩得在大叫。朱春胜少校回头又是一脚,踩在日本伤兵的胸口,朱春胜少校感到脚下往下陷了一点,没再理会,往前一窜,贴着一堵断墙,喘着粗气,他回脸看到王氏兄弟也从断墙那窜过来了,对他们点了下头,向从断墙顶部向里探了下头,又缩回,里面没鬼子,就从门那转进去。刚转进去,一个鬼子从那面的断墙上跳了进来,接着又一个鬼子跳了进来。小鬼子没有想到中国军队这么快就攻进来了,朱春胜少校刚才也是没看到里面有小鬼子才进来的,一时两边都呆了,双方楞了有一秒钟的时间,双方差不多同时醒来,双手准备挺枪刺杀,但双方都没能如愿,朱春胜的枪把顶到了倒下的木门上,而两个小日本的枪托顶在断墙上,两杆枪还相互撞到了一样。在这小屋里,三八枪太长了。朱春胜少校一把扔了枪,一个冲步同时歪了下身,让来一根斜靠在墙上的木梁,一拳砸在一个小鬼子的脸上,小鬼子一下撞在身后的墙上,另一个小鬼子,哇哇地叫着向前冲过来,抱住朱少校的腰,想摔倒朱春胜。朱少校一个膝顶,正中小鬼子的下巴,趁小鬼子两手松劲的瞬间,一肘击在小鬼子的脸上,小鬼子的脸顿时变了形。小鬼子疼得双手护脸,朱少校一脚蹬在小鬼子的腹部。训练的时候,春胜跟王氏兄弟打过赌,一根直径十公分的小树,一脚蹬断了。小鬼子的肚子大概不会比那木头强。春胜感觉到自己这一脚力发足了,也蹬实了,也就不看那飞到一边的小鬼子,去找那个被自己一拳击倒的鬼子,春胜对自己的拳头没有太大的信心,但看那个鬼子伏脸倒在地上不动,春胜上去一脚踩在小鬼子的后腰上,春胜好像听到了腰椎断裂的声音。这个时候,王氏兄弟才进来,一脸惊讶地看着朱少校。

。。。。。。。。。。。。

朱春胜少校河北沧州人,武术世家,自小练习祖传的“戳脚”,每天光脚踢树干一千脚,至今十余年。十六岁后考入黄埔军校第七期,毕业后因出色的身手被委员长侍卫室看中。但他一直渴望自己能在国战的战场上,亲手杀敌,但自进了侍卫室后,这种希望是越来越小。完全是没想到的,因为与郑雄上校的一句玩笑话,实现了这一梦想。到了独立师后,郑雄也没跟他客套,直接将他分到104团成为一个少校步枪手。

徒手击毙两个日军后,朱春胜没有继续出击,依托小屋的断墙,掩护别的突击组进入村子。朱春胜虽说不喜欢做部队指挥官,但并不是说他不懂指挥。他的毕业成绩是很优异的,尤其是步兵指挥专业。但他更喜欢血淋淋的短兵相接。朱少校看别的突击组已控制住几个屋子的废墟,冲锋枪手作火力压制,朱春胜小组投出三颗手榴弹,借着手榴弹炸起的烟尘,冲出去,快速通过前面的空地,伏到一堵断墙后,然后突然翻进去,废墟里一地的尸体。对看上去还完整的,补过刺刀后,又向前面一小块废墟翻过去。村子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朱春胜他们看过村子的草图,知道的。一块断墙后突然站起三个小鬼子,一个还是带指挥刀的,朱春胜少校看中这把日军指挥刀了,伸枪一指那个小鬼子,小鬼子没有一个个的来,而是一下都扑上来了。这次王氏兄弟跟上来了,小王先是一个点射干掉了一个,嘴里还说呢:

“决斗要公平。”

朱少校主攻,王铁平主守,与两个小鬼子玩起了刺刀。朱少校与别人玩刺杀不一样,其实他那条枪是引子,是骗局,他的脚才是真正的杀着。四周一会就聚起了一圈三营的战士,不停地替朱少校和王铁平加油。

小鬼子是长枪主守,指挥刀贴身进攻。玩指挥刀的小鬼子就是田边日,武士世家,家传的刀法,进攻很是犀利,一刀紧接着一刀,刀刀不离朱少校的头和双臂,朱少校开始没注意,手臂上给划了两下,好在着刀不实,要不他一条胳膊就没了。朱少校一时沉住了气,假装因受伤已无力出枪,只是防守。小鬼子一刀紧似一刀,一刀重似一刀,朱少校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猛地迎着小鬼子的刀,长枪一发力,田边日原来感觉朱少校的回枪渐渐乏力,刀才出得如此的实,这一猛撞,刀轻枪重,刀被高高弹起,身体的空门就露出来了,朱少校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个上步侧踹,正中小鬼子左胁,田边日一下飞了出去。旁边的小鬼子只注意防朱少校上面的枪了,没注意到朱少校的脚,被朱少校一脚踹飞了小队长,不禁红了眼,挺枪一个猛扑,但王铁平也没闲着,一枪将小鬼子的枪挑歪了。朱少校正好调整好了身形,又是一个侧踹。两个侧踹都发上了力,也踹得实了。朱少校立时收了枪,走到一边去了,王铁平上前一看,两个小鬼子嘴里不停地喷着血,眼见着不活了。

两脚踹死两个鬼子,后来成了铁血独立师的神话之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