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三十四节 风雪日白屋村歼灭战(三)

xy99991 收藏 14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顺风,好啊。

刚才日军炮击了一阵后,日军炮兵阵地就受到了三营炮火的覆盖。说实在的老孙头还是头一回看到自己部队的炮火这么猛烈。以前老孙头也不是没有看到过像独立师这样多的炮,但像独立师的部队这样使用炮火,那还真是第二回见到,第一回是在攻打泗安的时候,那个炮打得猛啊,所有的炮往一个点同时打,三、四个急速射,屁也剩不下了,就是老孙头在那也是日子到头了。日本鬼子炮打得猛,那是因为人家炮术好,能打到点上,也不是这样全部炮火往一个点上打啊。听夏班长说,那是因为日本人也穷。夏班长说,我们的炮击法,是按欧洲鬼子的打法打的。讲究的是面打击。

你说说这夏班长怎么什么都懂,一个民团出身的。老孙头可一直干的都是正规军啊。

进攻阵地的一个小队小日本被压在阵地前一百米的地方动弹不得。老孙头最喜欢这样的情况了,正是他发挥的时候,他可不喜欢什么日军直扑上来拚刺刀。就这样,慢慢打,咱都是当兵的,也没别的事,就这打打玩玩玩不是挺好的。老孙头已打倒两个掷弹筒手了,那是一个给的。这个组已没战斗力了。老孙头在找别外两个掷弹筒组。这两个掷弹筒组和日军别的掷弹筒组一样,油着呢,时不时一记冷炮,打得贼准。只发了两炮,打翻了一个机枪手,机枪都炸坏了。

老孙头不着急,找不着也不着急,乱放枪的人命会很短的。老孙头从不乱放枪。那有一个绿绿的圆东西在往上探,老孙头看好了,这次就他了。缩下去,又探上来,接着探出一支长枪,估计和老孙头手上的一样。老孙头发枪了,对面没发,老孙头,也不看,弯腰快步跑到另一个射击点。喘了口气,老孙头才慢慢的向敌方向看去。

小鬼子日子不好过啊,被压在下面,又没了火炮,只有被揍的份。主阵地上的营主力火炮已停止了发射,只是重机枪进行前火力支援。连部的八二迫击炮,时不时对可疑的地方发射着炮弹。这仗打的。

老孙头没想到小鬼子也有这一天。

老孙头忽然听到阵地的左侧传来的枪炮声,老孙头窜到自已最靠左的一个射击阵位上,探头往那边一看,狗日的小鬼子什么时候到这边来了,幸亏连里派上了预备队,不然这里还真要被小鬼子来一下。这个方向小鬼子叫得挺凶,小炮也打得挺欢,就是往前移动的速度很慢,妈的,佯攻。

老孙头还是盯着这边。这边的小鬼子一下也全动了起来,嚎叫着往上扑。一挺班用机枪,与一个掷弹筒也同时打了起来。老孙头抬枪打倒一个,打完就跑位。从沙包的侧面望去,这次看到了那个掷弹筒手了,这狗日的原来退后了,大概在两百米开外了。老孙头还是顺着炮弹的出膛声发现的。风有点大,子弹会飘的,迎风偏了一点点,老孙头扣了枪机,枪身轻轻一跳,老孙头看到那个半跪着装弹的小鬼子捂着胸口倒下了。

老孙头在另一个阵位抬起头来的时候,不禁抽了口冷气,小鬼子的援兵来了,已过了那门掷弹筒的位置。同时那门掷弹筒不见了。老孙头正准备向一个跑得跟蛇一样的日本士兵射击的时候,看到那个小人人忽然飞上了天,原来营主阵地的拦阻射击又开始了。

小鬼子真猛啊,这样的炮火也不能将其拦住,虽然只有一半人通过炮火拦阻区,虽然在炮火拦阻区血肉横飞,但小日本还是有一半人通过了炮火拦阻,向这边冲来。小孙头顺手又发了一枪,扛着掷弹筒的一个跟头栽倒了。老孙头刚想跑位,老孙头看到一张脸冲他笑,满嘴的口臭。是夏班长。

“老孙头,这是第几个了。”

“第三个。”

“不是吧。”

“真是第三个。”

夏班长笑着窜到另一个阵位上去了。不指挥打仗,找人聊天。老孙头才不会告诉他们这些做头的真话呢。你说多了他们反而不信。如果你说打得比他们多,他们更不信,心里可能还会恨你。何必呢?

老孙头也窜出去了。

。。。。。。。。。。。。。。。

这一仗打得叫惨,班里已经阵亡三个了。第一个阵亡的是一个机枪手。机枪都打坏了。副手伤了胳膊,包扎了一下,用步枪和手榴弹打击敌人。第二个是掷弹筒副手。夏立明连把机枪副手调过来,他们重新组了一下。步枪手也阵亡了一个。除了老孙头,大家轻重都带了伤。重伤一个冲锋枪手已被抬下去了。鬼子的战斗力真是强悍啊,在没有炮火支援,并且被三营的火力压制的情况下,尚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小鬼子人虽死得比一班多得多,阵地前鬼子倒下了一片,刚才老孙头说他一个人就打死了三个鬼子,我信。鬼子现在退下去了,但他们没有退远,甚至没有退出八二迫击炮的射程,在八二迫击炮的炸点中他们伏在地上休整,喘息,舔伤口。不愧是训练多年的老鬼子啊。最多十分钟,他们会卷土重来。刚才我去阵地上看了一圈,除了老孙头外,大家都很累。老孙头这家伙也奇了怪了,别看平时体力不好,打起仗来别人累了,他却不累,精神也很集中。战友的阵亡与受伤落在他的眼里,就像没看到一样。老连长说这叫心理素质。这样的好兵分到自己班里,真是大运气,撞到宝了。想当初老孙头来自己班的时候,自己还不情不愿的呢,觉得他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如小年轻了。一条胳膊还有点不灵活。当时徐连长只是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现在夏班长才明白徐连长拍自己肩膀的意思。到底是一个村出来的。

连部的预备队是投上来了,不是还有一个连的预备队吗?怎么不把我们班换下去休整一下呢?我们排可是敌人的主攻方向啊。部队过份战损会影响后期战斗力的恢复的。

。。。。。。。。。。。。。

白屋村方向终于打响了,那炮打的,在小羊关的三个阵地上都可以看到那里腾起的烟雾,轰鸣声更是听得清清楚楚。

刘涛站在小羊山上,用望远镜试图观察白屋村,但看不清楚,远处一个小山上的树木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能向上一点,看见白屋村方向腾起的烟雾。

刘涛松了口气。一连二排怕是打残了,日军自进攻以来,一直往那个方向投入兵力,后来竟不顾炮火的杀伤,使用了猪突战法。这种战法遇到中国别的部队,大概只有拚刺刀了,但他们遇到的是独立师。师长说了,即使打光所有的储备,也要保持火力的密度。师长还说,我们储备多的时候,就与敌人打正规战,储备少的时候,就与日军打游击战。打正规战的时候,火力的密度是关健,大家别太省了,顶多少打几场正规战就是了。刚才刘涛已下令二连派一个排替换一连二排了。二排的小伙子们都是好样的。

现在小鬼子想要回援,那可是来不及了,一个营进攻日军一个被打残的小队,还不是小菜一碟。现在的问题是小鬼子会不会向宁国县城求援,能不能将宁国的大队调出来,如果能调出来,宁国就是咱们的了。

。。。。。。。。

今天这仗一开始就把板田给打傻了。步兵小队刚向敌军阵地展开进攻,炮兵小队就全体归国了。然后紧接着一个中队的出发阵地受到了中国军队的炮火覆盖。当场阵亡三十三个,重伤五个,轻伤就多了去了,反正包扎一下还会投入战场,就没统计。紧接着进攻的步兵小队被敌密集的防守火力大量杀伤后,被压在敌阵地前沿动弹不得,如果那时不进行增移,这两个小队会被中国军队全部杀光。只能再投入两个小队,分散中国军队的火力密度,增加其防守宽度,使那两个小队能够退回重整再战。

这支中国军队好像不是原来的山中支那军。这好像是支那的主力部队,但又不像支那的主力部队,支那的主力部队也没这样打炮的。炮弹不要钱似的。这枪炮好像都是日本造,但那也是要花钱的啊,花的是日元啊。日元也是钱啊。

板田依希有一种判断,这就是在宜兴与长兴、泗水地区作战的那支中国军队。很有可能,但那支部队后来不是成为坦克部队了吗?

宜兴与长兴、泗水地区的大败,军部并没有向下通告,这种大败的消息军部一般是不会通报的。板田是他在军部的一个老乡告诉他的。那次他回宣城押运物资,正好遇到他的这个老乡。板田不信。因为这个同乡以前就有言不如实的经历。大日本皇军会有如此的惨败,几仗就被消灭了差不多一个联队?中国方面是多少兵力参战的?一个集团军?没有一个集团军,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获得如此战绩?中国方面怎么可能在上海大败后,南京大败时集结一个集团军的兵力,作如此突击?不是一个集团军?是一个旅?板田就没再问下去。还是宁国独立旅。宁国独立旅他知道,正在宁国山中与自己的部队周旋着呢。

这种信息的不透明,造成了板田的误判,如果他知道宁国独立旅的真实情况,他就会撤回白屋村,利用白屋村的防御阵地固守待援了。直到白屋村方向腾起的烟火,才使得他明白了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套,而他面对的可能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宁国独立旅。唯今之计只能是固守待援了。板田立刻下令所有部队向出发阵地集结,并以此两个小山头建立防御阵地。同时向宁国发出了战况通报,请求小野大队给予指导,并通过小野向联队发出战况通报,希望能获得航空队的支持。

一片毛茸茸冰冰凉的雪花落在板田潮热的脸上。板田仿佛这时才看到四野里已经发白的群山。板田的心中立时冰凉。狡猾恶毒的支那人,卑鄙无齿的支那人,为什么要选在这样的日子里作战。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等着我的飞机去轰炸你扫射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