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三营一连被布置在道路左侧两百米的地方,一连控制着二个小山丘,一个小山丘上布置有一个排的兵力,而作为排留有一个班作为预备队,也就是说,现在每个山头上只有两个排,在被敌的方向留有预备队。两个小山丘的火力的班用掷弹筒与侧翼机枪,足以形成交叉火力。

一连的这两个阵地,在小羊关主阵地略前,差不多在九点的方向,尤其是一连二排的阵地略前突。以小羊关主阵地连成一条斜线,这条斜线的关健在小羊关主阵地,三连、营炮兵连与重机枪连就布置在小羊山上。

小羊山可以说羊身,而一连的两个小山则是两只小羊角。从主阵地上,可以清楚地看清一连阵地前方的情况,随时可以给予火力支援。而日军如果不攻破这两支羊角,如直接进攻小羊山,侧后将受到一连的打击。日军的进攻方向只能是以进攻一连的阵地为主,先扫清障碍。而三营的炮火就能持续给日军以杀伤。

毛柯庆已巡查过三遍阵地了,其中一次是陪连长徐志明巡查的,徐连长矮矮的很结实,一脸横肉,却很从容。他心情很好,只要能打鬼子他心情都很好。这也算得上是他当上连长后,第一次与鬼子正式交手,但他不紧张。他也许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紧张。脑袋掉了碗大的疤,算个球。

营长刘涛不知骂了他几回,但还是这脾气。不知道什么叫怕。刘涛任命他做连长,也就是用他这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什么样的长官就有什么样的兵,一连和二连不一样,一连打仗就是一个字,猛。二连打仗也是一个字,精。徐志明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我倒要看看是小鬼子的刺刀厉害,还是老子的机枪,冲锋枪厉害。而刘涛则是,你能不能多动动脑筋?能不能再想想。

所以二连被派出诱敌,而一连被安排在一线打阻击。也算是发挥部队的特长了。

黄山上作战挖战壕几乎是不可能的,预设阵地只能使用沙包。用碎石泥土装成的沙包与挖战壕可不一样,战壕的好处是身后也有保护,如果战壕是挖成M形或W形的,对防守者保护的面积又会多些。沙包阵地构筑就要花费更多的心思,首先要利用地形,尽可能省地使用沙包。其次防守阵形不能是线形的,虽然那样可以省些麻袋与人力,但那样伤亡是会远远超越那些麻袋与人力的价值的。M型与W型必须要保证。机枪与掷弹筒的阵地必须是环形的,因为这些地方是日军火力重点攻击的地方。但阵地与阵地之间的交通壕可以省去了,因为沙包本身是高出地面的,可以阻挡住一定仰角的射击。但阵地与阵地之间必须有一些临时躲避敌人炮火的掩体,这可以很简单,只要堆六个沙包就可以了,这些不用相连。如果来得及的话,步枪手的侧后也要放置沙包,这样可以减少来自后面的炸弹或手雷碎片的伤害。阻击手因为后置,并且时常移动换位,阵地倒简单一些,三个沙包一堆就可以了。

装沙石的麻袋不成问题,独立旅向山民大量订购了三年,现在宁国的山民的一个重要副业就是将各种植物皮放在水中泡烂,然后用植物纤维编成麻布再缝成麻袋。山中植物不值钱,值点钱的是人工。山民的人工也值不了多少钱,闲着也是闲着,中国别的不多,就是人多。

。。。。。。。。。。。。。。

前面很明显有阻击阵地,那些几乎连成线的沙包在五百米外的小山头上都看得清清楚楚,板田连忙命信号兵发出信号弹,命令部队停止追击,后撤等待命令。板田首先命令两个中队后撤占领两个小山头建立临时防御阵地。建立掷弹筒阵地与九二步兵炮小队阵地。命令通讯兵铺设战地电话。并向宁国指挥部汇报战况。电报的结尾是,在追击支那军队,发现敌军预设阵地,我部决定先向敌之预设阵地发动试探性进攻。随后将汇报战况。

十分钟后,部队已完全展开,步兵炮已建立好阵地,在这十分钟内板田已用望远镜对敌军阵地进行了观察,他发现这支中国军队所建立的阵地,与传统的中国军队阵地有很大不同。传统中国军队的阵地是线型的,最多是一线、二线、三线,而这支中国军队的阵地是环形的,大环套小环,大环与小环之中,还东一处西一处是沙包堆起的像掩体又像是障碍的东西。小的阵地是如此,大的阵地也是如此。难道这就是中国人传说中的八卦阵?板田笑了。

炮兵已在试射。板田已听田边日小队长说,这支支那军队拥有八二迫击炮,也正是因为这支支那军拥有八二迫击炮,板田才带来了一个九二步兵炮小队,九二步兵炮完全可以从八二迫击炮的有效射程外,将其消灭。田边日小队长说,他的小队之所以打得很惨就是因为八二迫击炮将他的掷弹筒消灭了。现在是以牙还牙的时候了,只要这支支那军的八二迫击炮一出现,田边日小队的仇就能报了。

从阵形上看,小羊山位置应该是主阵地,前置右侧的两个相去只有七十几米的小山头阵地应该是其屏障。现在是消灭其屏障的时候了。自从进入宁国以来,一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打过一个像样的仗,更没有值得夸耀的战果,今天是宁国驻军获得荣誉的时候了。

一个小队向左边的小阵地进攻,另一个小队对右边的小队进行佯攻。炮兵小队先对右边敌军阵地实施四发急速射,然后转到左边,同样是四发急速射,在发射第二发的时候,两个小队的进攻就开始了。这就是日军的骄傲,精准的炮术,默契的步炮协同,步兵炮的炮弹可以始终在进攻的步兵的前面五十米炸响。这就是战力。板田骄傲地看着被自己所主导的战场。一切在握。

就在这样板田听到什么划破空气的声音,是多么熟悉啊。大熟悉了,是九二步兵炮的声音,和三七反坦克炮的声音。天啊,是多少?板田没听出来,但板田可以肯定不是自已的炮兵小队发出的,板田不自己觉地回头一望,天啊,自己的步兵炮小队啊。板田看到步兵炮阵地被淹没在一片爆炸的火光与烟雾中。呼啸声并没有结束,是接连而来,同样是四发急速射,板田的炮兵阵地已是一片火海。

“田边日,我要杀了你。”

板田狂吼着。

中国军队的九二步兵炮与三七反坦克炮已转移了攻击目标,攻击的对像已不再是板田的炮兵阵地,而是他的步兵出发阵地,中国军队的炮击不是分散的,而是集中攻击他的第二步兵中队,第二步兵中队的阵地上现在是一片火海,这一次是六发急速射。

“向后退五百米。”

板田狂吼道。

。。。。。。。。。。。


老孙头是长兴被解放后加入的独立师。老孙头打了一辈子仗了。虽然现在岁数只有三十。先是跟孙中山打,后来被俘了,变成了北伐军,与吴佩浮打,与唐生智打,与段祺瑞,与直系冯国璋,奉系张作霖,孙系孙传芳,吴系吴佩孚, 彭城系张勋,晋系阎锡山打,打老了仗了,与打不完的共产党打。看到过无数的人死了,残了,也无数的人飞黄腾达了,这其中有英雄也有狗熊。现在这些所有的人都与他无关了。今年以来与日本人打,老孙头说实在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日本人打。当官的说的那些他也不懂。老孙头只是有些奇怪,他以前看到的许多人,许多都是当了官的,平时怕死得要命,但在跟日本人打的时候,一个个都吃了药似的,直往前冲,也不知道个死字是怎么写的。于是就死了。于是日本人将他们围起来,他就被俘了,过鬼一样的日子,也幸亏时间不长,要再过些日子,老孙头估计自己非交待在那个鬼地方不可。独立师救了他,他就跟着独立师干。独立师不错,跟以前的北伐军差不多,官兵平等,不准打骂士兵,不准克扣军饷。只是有一样,北伐军的刚开始的时候,总是军官冲前头,当兵的后面跟,这独立师不是,当官的在后头,就是到前面来,也是没战事的时候和你一起干活,这一点独立师不如北伐军。但独立师的当官的也有点好处,就是他们不逃跑,除非大家一起执行命令退却。也就是说打仗的时候,你想找他,就一定能找到。不过老孙头也不会找他们,找他们干嘛。有事他们会来找他。老孙头也没想到还会遇着北伐军。于是在心中就把独立师当成比较差的北伐军了。不过话说回来,就是遇到别的部队,老孙头也会跟着的,因为他没地去。总得吃饭吧,在军队死去活来十四个年头了,军队里他熟,军队就是他的家了。虽然这个家也是如意的时候少,不如意的时候多。这年头哪不是这样呢?

老孙头别的不会枪打得好,什么枪,步枪,机枪他会打,但他说自己不会打,独立师考核的时候,他是最后一批达标的,他可不想打机枪,玩机枪的命都不会太长,老孙头知道,但谁也没告诉过。没必要。所以老孙头活得长。到独立师后,他们给了老孙头一杆带单筒望远镜的枪,老孙头玩了两次,不顺手。就玩不带单筒望远镜的三八步枪了,这个好,顺手。三百米外移动靶,一枪就倒。还是这个吧。步枪手枪法好,在部队里要表现出来,这是经验,你枪法好,在哪支部队都吃香的喝辣的,平时没人会欺你,打仗了还把你放在后面,因为你是宝贝,更不会被人当了冲锋的炮灰。在军队里要活得长,不易啊,要活得好,是更不易了。

刚过去的一个月可差点把老孙头的骨头给拆散了,别的老孙头不怕,就怕负重越野,那可真是越野啊,爬山,在北伐军的时候也没有如此过啊,但老孙头知道自己只要咬牙熬过这一关就好了。那可真是熬啊,平时,独立师的官和那些老兵,是会替你背点东西的,可这时候,一个也不替你,他们说得还挺好听的,说什么这个时候过不了关可没问题,但在战场上过不了关,那可是要连累别人的。到战场上,老子还真不怕这些了,大不了枪一扔回头就跑,我还不信跑不过全副武装的日本人!共产党多能跑,我次次还不是跑了?这过不了关,可是现大洋没有了啊。白花花的现大洋啊。一月一块还不带克扣的。这样的关,老孙头也经过几回,那当官的后来都成了名人名将。这独立师的郑雄看来也会成为名人名将的,从这选兵练兵上看得出来。他当他的名将,我过我的关啊。老孙头的负重越野,长距离行军,夜行军,挖工事等与体力耐力有关的科目差不多是全师最后一名通过的。老孙头才不在乎什么最后一名不最后一名,能过关就行。

今天从到达小羊山开始,老孙头就开始挖土挖碎石装麻袋,一干就是三个小时,把个老孙头给累坏了。每个人都是有指标的,十二个装满的麻袋。装这么多麻袋干什么?又不是粮食。当官的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啊。独立师好点,当官的也是装十二个。话就应该成这样了,当官的动动嘴,一起跑断腿。

装完麻袋,老孙头躺在工事里呼呼真喘粗气。那些小子们坐着休息了一会,个个又生龙活虎地了,看来还真不一样啊。连长人不错,他还帮着我装了一袋。你别看这一袋啊,最后一袋会累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能压死骆驼的。那骆驼多大啊,多壮啊。

这阵地好,老孙头往里一站就感觉好,至于哪里好,老孙头说不上来。老孙头对危险有一种天生的的敏感。这样的事太多了,老孙头忽然觉得一个地方呆着不舒服,他就会立刻换个地方,而他刚走,炮弹就落在那了。

老孙头的位置是后置的,夏班长知道老孙头枪法好,打远距离目标和陈小龙不相上下,天气条件复杂的情况下,比陈小龙用阻击步枪打得还好。老孙头和陈小龙一起后置。夏立明班这样就有了两个阻击手。

老孙头看到小日本了。真矮,比广东人人还矮,但比广东人结实,远远的一看就看出来了。老孙头是和日本人拚过刺刀的,但老孙头不喜欢拚刺刀,老孙头想都不想想。

小日本打炮了,小日本的炮打得好,比北洋的那些老炮手打得还好。一炮接一炮地可以压着你的脚跟炸。尤其是那个掷弹筒手,老孙头最恨了,他具然敢跟着步兵冲锋。这些掷弹筒手在老孙头面前从来没占过便宜。老孙头以前专打掷弹筒手。

老孙头缩在工事里听炮声。阵地上给炸得天翻地覆的。这样的场面老孙头经历过一点也不慌。不知道今天日军飞机会不会赶来助阵。飞机太可恶了,你打不着他,他打得到你,而且还是重火器,但它打不到老孙头,老孙头会伏在工事里一动也不动。飞机也很忙,那些动的不打,打你个不动的?但夏班长说今天不会有飞机的,因为今天云层太厚,下着雪。夏班长说这就是主动进攻的好处。

也不知道夏班长说得对不对。不过老孙头记得在长兴的时候,好像也是下雪了。打来打去,都没看到日本人的飞机,这回可能也一样。夏班长搞得跟诸葛亮一样,嘿嘿。老孙头可不喜欢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