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袭击!”中尉的声音还没有落地,空中翻飞着的那架‘美洲虎’型攻击机便被炸成了一团火光。破散着的机体碎片燃烧着纷然而下,尽管之前这些法国伞降轻骑兵还肆无忌惮的嘲笑着‘越人阵’空军,但此时看着纷落的残片中始终没有伞花的绽开,法国人也多少有些颓然。

数架外形优美的战斗机从天边的云霄之间钻了出来,如同展翅的死神一样,轻盈漫步在空中。

“中国空军战机!”猛然炸响的狂呼使得让-皮埃尔中士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

-咻-隐若的尖啸似乎很远,但却又很是清晰,那是如同撕开布帛时的那种撕心裂肺样的破裂之声,那是数百枚炮弹同时而下的怪啸,那是死神得意洋洋的狰狞,那是……

-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炸响成了一片,大地如同疯狂敲打着的鼓点样,猛然的迸发着涌动的热潮,那是金属质地的摇滚,那是节日里烟火的怒放。“我的上帝啊!”皮埃尔中士愕然到。

没有人知道那些炮火是从何而来,但整齐而下的炮弹又一次又一次的如雨样的洗礼着大地,接连而下的炮弹如同雨点样的砸落在越南政府军-机械化步兵第304师的攻击出发阵地前,将疯狂冲上来的‘越人阵’第2师的士兵成排吞没在火光之中。

甚至就连阵地上的许多苦苦抵挡着‘越人阵’第2师进攻的越南政府军机步304师的士兵也被不分青红皂白而下的炮弹炸得血肉横飞,这是一种摧枯拉朽样的炮击。

距离马江不过6公里的一片预设阵地上,浓烟还没有散尽,忙碌着的补给车正如同工蚁样的辛勤忙碌着。稍远点的位置上,一整排一整排的火箭弹-咻咻-尖啸着飞出,灰白色的浓烟肆无忌惮的弥散开来,渐渐的将一辆辆自行火箭炮笼罩在其中。

这是近卫集团军直属炮兵旅的前出炮兵阵地,数十辆A-100型300毫米10联装自行火箭炮、WS-1B型320毫米8联装自行火箭炮用它们的怒吼拉开了中国军队雷霆一击的帷幕。

“掩护!”看着远处升腾起一片浓烟的战场,中尉抬脚将一个反应稍慢的士兵踹入掩体内,自己也抢忙的趴下身子。头顶上一阵怪叫,155毫米榴弹成排的陨落下来。

趴在地上的让-皮埃尔中士努力地让自己张大嘴,并使得胸腹部离开地面,大地如同发疯样的拼命颤抖着,一声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刺痛着人们的耳膜,空气中那股浓浓的硝烟味,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仿佛所有的肺泡里都充斥着那细微而浮着的火药颗粒似的。

气浪冲涌着,掀起的碎土烂泥劈头而下,砸落得满身都是,所有人都动也不敢动,只是如同将头埋入沙丘里的鸵鸟那样,拼命忍受着来自头顶上那随时可以夺走自己性命的死神的肆虐。甚至没有人叫骂一声,习惯了不对称作战的法国人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炮兵连就位,准备展开掩护性炮击!”马江北岸的一片废墟村落中,十二门PLL-05型120毫米6×6轮式迫榴炮高昂起修长的炮管。“诸元装填完毕!等待打击命令!”

“三分钟之后开始渡江作战!”指挥车的萧扬抬腕看了看表“支援连、反坦克连等候命令!”

远处隆隆的炮火声同样在煎熬着萧扬的心,只要待会儿压制炮火一停,253团就将发起渡江作战,强行渡过马江去。作为中国军队前出到马江之南先遣作战部队,253团还得到了第14集团军-第15装甲旅第2营的装甲力量支持。

“那些越南人民军也真是够菜的,两个‘王牌’师愣是没有攻下一个残废伞兵旅把守的清化城,反倒被人家给抄了后路,连回家的道路都给切断了,这群烂人!”一个扛着中尉军衔的技术军官一边在图板上拿着光笔作业,一边嘟嘟囔囔的咒骂着。

萧扬面无表情的看着‘战场实时指挥系统’发来的视频,察看着准备的情况,这最后的时刻了,任何的马虎眼都不能有,更别说是出纰漏了,就是针眼大的纰漏这个时候也不能出。

现如今马江上唯一的一座桥梁是被紧急修复的清化大桥,可是随着越南人民军机步304师和步兵第3师的后路被抄了,这座马江之上的重要桥梁也易手他人。

根据情报的显示,防御在清化大桥之南的敌军部队是‘越人阵’第4师第12步兵团的一个步兵营,这也真算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想当初第253团兵出国门的第一仗便是机动到马江之南的郎隆至拜尚一线,打掉了这个第4师的第11步兵团。这也算是一个冤家路窄了。

区区一个营倒不是萧扬所担心的,唯一担心的是根据情报显示,‘越人阵’在清华大桥上早已经安设好了起爆装置,一旦情况不妙,只要摁下起爆电路,那么短短几秒之间,整座大桥便会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横断成数截,哪样的话,部队渡江将不得不架设浮桥。耽搁时间是小,要是误了整个作战案的执行,那可就是大事了。

还好在作战部署之前,师里便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抬腕看了看表,还有1分多钟,应该快要开始了吧。萧扬皱紧了眉头。

“这里是‘华南虎’集群,开始最后一分钟对时!”电台里一阵吵杂,第15装甲旅第2营已经完全就位,就等待着攻击命令的下达。

萧扬笑了笑,这些土包子,第14集团军号称着‘丛林之虎’,结果战斗编成集群也喜欢叫个什么虎。不过对于第14集团军,萧扬可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前身是抗日战争中的‘太岳纵队’、陈赓大将所指挥着的‘抗日决死旅’,自上个世纪50年代便一直镇守云南,1960年代秘密参加援越抗美时期,积累下了丰富的山地丛林作战经验。被誉为‘丛林猛虎’。

1979年的惩治越南小霸的自卫反击战中,作为西线主力部队的第14军攻占越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强渡红河,占据南岸渡口,是当时最为功勋卓著的部队之一。

1984年的老山之战中,该部第40师率先攻上老山主峰,此后的几年内,又在老山地区担负主要防御作战任务。虽然甲等集团军的位置被第13集团军这只‘山地猛虎’抢坐了,可是谁也无法抹去第14集团军辉煌的战功,毕竟诸如第40步兵师-第118步兵团-8连(大名鼎鼎的老山英雄连)这样的英雄部队在第14集团军是一抓一大把。

“这次让第15装甲旅第2营来加强我们团的攻击力量,也算是我们近卫集团军这支后起之秀对老前辈的敬意!”萧扬挂着笑意说道。

的确是这样,在中南半岛用兵,虽然集结了第13集团军、第27空突集团军、近卫集团军三支机动作战集团军、全军快速反应部队的两个陆战旅,但谁也不能忘记第14集团军这支国土防御与国家战略后备部队。因为在中南半岛的土地上,第14集团军永远都是王者。

虽然取消了甲类、乙类集团军的区分,虽然在武器装备、训练战备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分了,但‘机动作战集团军’、‘全军快速反应部队’、‘国土防御与国家战略后备部队’这新三大类的划分还是多少重新形成了‘阶级之分’。

海外用兵、撤侨护侨、战略威慑这样的事情虽然海军要比陆军多出点风头,但只要陆军要投入力量,那肯定就是全军快速反应部队的两个空降军、7个陆战旅先上了。

要是战事规模再扩大,那就是机动作战集团军浩浩荡荡的杀出国门了。

要是没有主要应对方向的战事,在未遭到他国军队入侵的情况下,国土防御与国家战略后备部队很少有机会能够像机动作战集团军、全军快速反应部队那样出风头的。

不过这一次显然是个例外,‘丛林之虎’一旦进入它们的山林,抖擞起微风来,即便是一声虎啸,也足以使得那些猴子们魂飞魄散的。都说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可要是这只猛虎回家了呢,猴子这伪帝也该脱了龙袍,作鸟兽散。

“开始!”随着萧扬恶狠狠的对着通话器下达了作战命令,十二门PLL-05型6×6轮式迫榴炮同时的发出了怒吼,第15装甲旅-第2营的那些圆头圆脑的59G中型坦克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向清化大桥冲击。十余架喷气战机呼啸着掠过空中,赶去为进攻部队提供掩护。

此时的清化一线,激战仍在进行着,中国军队的重炮似乎无休止的轰击着,成排而下的炮弹不断的炸起一道又一道的冲天烟火,从左翼压上去的第2师已经开始溃散下来,可是那些300毫米、320毫米火箭增程炮弹以及155毫米的炮弹依然接连不断的砸落下来。

一辆挂着倒档后退的AMX-32B2轻型坦克直接被呼啸而下的300毫米火箭弹给击中,这辆倒霉的轻型坦克眨眼之间便在一团火光中彻底的沦为漫天飞舞的金属残片。

爆炸的火光连带着将十余个士兵一同卷飞不见,灼热的火光咆哮着散开,几个浑身是火的越人阵士兵痛苦哀嚎着、奔跑着,篸人的惨叫让人不寒而栗。没人去帮助这些狂奔着、或者痛苦的打着滚的倒霉蛋,所有人只是自顾自的夺路而逃。纷落的炮弹在这些奔逃着的人群中不时的掀起阵阵腥风血雨。这是一种杀戮,如同喷发的火山样的战场就这样惨烈的吞噬着生命。

“压上去!”随着第15装甲旅-第2营率先冲出攻击出发线。之前悄然渡河的第85机动步兵师侦察营的一个任务分队也在营长-钱鹏飞的率领下,对据守在清化大桥的‘越人阵’第4师第12步兵团-第3步兵营发起了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