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三十二节,风雪日白屋村歼灭战(一)

xy99991 收藏 17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已是凌晨四点了,天还一片漆黑。雪粒随着山风顺着山坡吹下来,一阵缓一阵急,但一阵急行军后,刘和并不觉得冷。在离白屋村差不多两公里的小羊关,二连与营主力分手。营主力将在小羊关布置隐蔽阵地。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二连在日军援兵的到达后,将全部后撤至这里,作为营预备队。三营将在此处阻击日军,而一营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已是凌晨四点了,天还一片漆黑。雪粒随着山风顺着山坡吹下来,一阵缓一阵急,但一阵急行军后,刘和并不觉得冷。在离白屋村差不多两公里的小羊关,二连与营主力分手。营主力将在小羊关布置隐蔽阵地。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二连在日军援兵的到达后,将全部后撤至这里,作为营预备队。三营将在此处阻击日军,而一营和二营,现在正从黄山村与五里铺出发,隐蔽于县城到白军的山丘中,待敌与三营小羊关阵地接火后,侧后对白村发起攻击,将敌围歼。

刘和二排的任务是绕过白屋村,在白屋村的东侧建立防御阵地,防止日军小队逃走。攻击的任务由一排、一排负责。

快到白屋村附近五百米左右的时候,刘和排与连主力分手。前方四百米左右处有一块小高地,一、三排将在那里构筑攻击出发阵地。

刘和排由此折向北,直到西津河边,才沿着河走,走出约两公里,才回头往白屋村东方向走去。这里的地形太熟了,按时到达,并建立防御阵地是没问题了。

大前天,刘和就和副连长梁栋到白屋村东看过地形了,白屋村左侧东二百米处有一处小高地,但刘和的排没有选择那里,他们排的任务只是阻击日军小队的撤退,没有必要靠村子很近,就选了这个四百多米处的一个小高地,这里建筑工事,不会受日军的干扰性射击的影响。也有可能刘和将阵地建好了,日军还没有发现。而日军从村中撤出必然会经过此处,除非日军愿意在侧面火力的打击下从刘和阵地前通过,否则日军是离不开此地的。

刘和侦察回去后,已经跟三个班长商量好了,只建一条单向的简单的防御工事。这条防线不能建得太好,要不然有可能被日军所利用,部队主要利用地形布阵,实在不行的地方,用麻袋装上碎石,做成射击阵地。这里和黄山上绝大多数地方一样,少土多石,要想挖战壕是不可能的,单兵坑还得选地方。

开战后,刘和会向县城方向派出一个小组的前出警戒,一发现情况,枪声示警,刘和排将迅速向五里铺方向撤退,进了山再转向小羊关与主力会合。而前出的小组会不断地粘着日军,不断地开枪示警,让连主力有时间将重火力撤出阵地。

。。。。。。。。。。。。。。

一、三排刚开始用工兵锹往麻袋里装沙石不久,白屋村的日军大概就听到动静了,开始无目标的冷枪射击。一、三排的战士们也不理他们,反正有阻击手和机枪手掩护,他们四处用工兵锹往地上探,发现软的,或小的石块,就装进沙包里。人多力量大,又是建个简易的阵地,天还没亮,阵地就建好了。

刘涛营长给杨浦的命令是,战斗务必在七点半前打响,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日军这个时候还没吃早饭。当然这是指宁国县城中的日军大队。这里的日军早就发现村外的动静了,自然早就全部起来戒备了,除非这里的鬼子全是傻子。戒备的时候自然分批吃早饭了,但这早饭估计和二连差不多,冷食。小日本喜欢冷饭团,二连吃的是大饼夹牛肉,冬天独立师的野战食品就是这个。牛肉也不多,一人就一两。老保安团的都吃怕了,新来的还在对那小块牛肉狂热着。

但刘涛营长的这道命令是没有意义的,六点钟天是有点亮了,但是冬日的山里有雾,雾虽不是很大,但直到七点,二十米外还是看不清人影。最起码要到看得清百米之外,杨浦才会进行攻击。他可不想拿自己战士的生命开玩笑,在没有重火力的支持下搞佯攻那是犯罪。如果雾不散的话,杨浦决定到七点半的时候,让掷弹筒来两个齐射,然后日式重机枪打一个弹夹,然后就用小鞭炮搞他个热火朝天,就成。杨浦亲自去一、三排的阵地,对赵全有和朱大虎说,没有他的命令,他们两个排负责佯攻的班,不得出击。朱大虎直嚷嚷,这种倒霉的仗,以后谁爱打谁打。还鼓着两个牛眼瞪着杨浦。杨浦理都没理他。你越理他,他越得劲。

七点半的时候,雾气果然没散,能见度只有六十米左右。杨浦派出传令兵,到一、三排,让他们的掷弹筒朝村子里打两发炮弹。在一、三排掷弹筒打响时,连直属的两挺重机枪也响了,小鞭也响了。对面村子里也打出两发小炮弹。估计谁也打不着谁。后来就只听到小鞭。但是八点不到,忽然吹过一阵山风,间隔在两军阵地上的雾气,突然就这么被吹走了,从杨浦这用望远镜可以看清村外的一切。

传令兵吹了两个长音的小铜号。

一排、三排的掷弹筒与班用机枪响了起来,两个步兵班一左一右向前出击,呈散开队形。每个士兵的间距有五米,前冲出二十米左右,伏地两秒左右,又斜着跃起,几次跃进后,前出到了一百米的位置,匍伏在地寻找有利地形,按小组略作收缩,组织火力于日军对射,暂时不会再前进了。

这两个班的动作让杨浦感到很满意,这一个月的强化训练没有白费,日军的步枪打不着,机枪才打两个点射就被阻击手发现,并干掉。杨浦这样安排的目的,是让日军感受到足够的压力就可以了。太近了,这两个步兵班会受到大的损伤。而打击敌人的主要火力不是这两个步兵班,而是后面的掷弹筒和重机枪。这两个步兵班的存在,使得日军不能不从掩体里探出头来射击,这样掷弹筒和重机枪以及阻击手就有目标了。

日军的掷弹筒打得很油,那两个班在出击的途中,因为行动迅速,掷弹筒来不及瞄准,但一停下来,就受到了掷弹筒的打击,还好日军只有三支掷弹筒,还要忙着转移阵地,不能形成面打击,但二个前出的班已有一士兵受了轻伤。二连的班用掷弹筒是追着日军的掷弹筒打,后来日军掷弹筒发现对两个前出的步兵班伤害并不是太大的,想先打掉二连的掷弹筒,双方的掷弹筒爆发了对战。这个时候,就看谁转移阵地更快,反应更快,打得更准了。但是二连的连八二迫击炮班加入了炮战,一下打掉了日军两个掷弹筒,因为后来只有一支日军的掷弹筒过好一会才能发射一炮,对二连几乎没有什么威胁了。因为二连的四门八二迫击炮与各班的掷弹筒干脆不转移了,日军只要攻击一个,就会被其它炮位干掉。十分钟后,日军阵地再也没有掷弹筒在发射了。

田边日小队长在炮战开始前就给宁国县城的日军大队打了电话,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确定支那的攻击部队有着强悍的攻击力,因为他从屋顶看到了二连两个班的进攻动作,与后面支援火力之猛烈。至少有两挺重机枪。紧接着他就被一粒弹丸击中肩膀从屋顶滚了下来。幸好,屋顶也不是太高的,只是满身疼而已。忙爬起来跑回屋给县城打电话,没想到电话还通着。就是不通也没有关系,现在的炮战,县城方向的估计也听得到,因为现在是顺风。也可能正是这个缘故吧,中国军队才没切断电话线。

现在日军在掩体后无论如何是抬不起头来了。现在二连的掷弹筒与班用机枪以及阻击步枪就够封锁日军阵地了。杨浦想了一下,命令连属重机枪班与迫击炮班先行后撤,与营主力会合。

。。。。。。。。。。。。

板田今天整队的时候就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风雪中小野君送他出城的时候,板田不知不觉地重重地握了下小野中尉的手。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事。以前只是敬礼后,转身上马就走。七点半的时候,板田和小野申二都听到了白屋村方向传来的枪炮声。一阵一阵的,是随着山风而来的,很闷,像是在敲大鼓或小鼓的声音。

自从进入宁国后,部队始终处于战斗状态中,时时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出击,得不到很好的休整。板田也觉得很疲惫。板田从小野的脸上也看到了这种疲惫。士兵们也因为疲惫而显得有些倦怠,不再像刚来的时候,只要一听到战斗集合,士兵们脸上身上跳动的是兴奋,是激情,是对战斗的渴望。最近受到惩戒的士兵越来越多,原因差不多是相同的,是因为执行任务的时候走神。惩戒是必须的,惩戒是保持大日本帝国军队战斗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军纪要靠惩戒来实现。但光靠惩戒也是不行的,士兵们需要休整,但板田现在已经知道,在宁国这一愿望是不太可能实现的,大大小小的袭扰战每天都在发生。宁国驻军完全处于被动的态势之中。怎么才能变被动为主动呢?数次大规模的主动出击,只是使士兵们处于更加的疲劳状态中,没有任何战果。山中的支那军队根本不与你对面作战,他们只是利用地形进行短时间的阻击,用地雷对帝国军队实施打击,帝国军队刚一展开队形,他们就会向山中撤退,转而另一个方向又会出现一股支那军队。出击即使到达了指定地区后又如何,地区太远就不能驻防,留的部队少了会受到支那军队的攻击,多了,这是不可能的,部队的主要任务是驻防宁国县城,不可能分那么多兵在这些山沟里的小村子。也无必要。

早晨听到枪炮声登上宁国已被破坏成一堆乱砖的城墙,与小野君向西边白屋村望去的时候,小野君的眼中也是写满了担忧。白屋村离宁国县城并不远,部队出击的话,最多四十分钟就能赶到参加战斗,但现在这漫天的雾虽然不大,但能见度却很低,只有四五十米,部队出击的话,不是白送给支那军队伏击吗?雾天行军得慎之又慎啊。白屋村小队只能企求上天保佑了。上天还真是保佑,这雾说散就散了,还一丝不剩,虽然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但能见度还是不错的,而关健的是,白屋村的战斗还在进行,那山风送来的沉闷的枪炮声在此时的板田与小野听来宛若音乐。战斗还在进行,说明支那军的攻击力不是太强,也不是很坚决,如果他们能够利用刚才的大雾作坚决的攻击,利用人数的优势,消灭白屋村的驻军不是没有可能,但他们的指挥官犯了错误,犯了大错,现在想挽回已经来不及了,良好的视野白屋驻军可以完成火力的展开,支那军再想攻破白屋村驻军阵地,至少得付出比刚才多得多的代价。这还是在宁国县城军队不增援的情况下。看来我们还是高估了山中支那军队的战斗力,山中的这支支那军打袭扰战可以,攻坚却不行,即使用上了火炮也不行。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坚定的意志,与必胜的勇气。

行出约二公里左右,不出意外的受到枪击,斥候班一死一伤。斥候班已顺利地将支那军击退,这个时候,板田中尉走得身上热乎乎的,心情也愉快了很多。对于这些袭扰,板田竟有些习惯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大日本帝国的士兵是战无不胜的,任何困难都不可能将他们吓倒。

这几个支那士兵一会在左边一会在右边,他们在射击后总能顺利地逃脱,因为他们选的伏击地点的地形都是利于他们逃脱的,他们是这种战法的专家。板田一时竟佩服起对手来。他们有着与大日本帝国士兵不一样的智慧。三十分钟的急行军后,板田看到一处被遗弃的阵地。从布置上来看这是为了阻击白屋村驻军撤退的阵地。板田笑了,支那军队没有想到白屋村的驻军是不会撤退的。这里已经看到白屋村了,白屋村的战斗正在继续,板田命令一个小队跑步增援白屋村,其它部队以战斗队形展开,从两侧绕过村子,立即向支那军发起进攻。

。。。。。。。。。。。。。

白屋村东边的枪声早已引起了杨浦的注意。他派出传令兵到一、三排的阵地上,要赵全有、朱大虎注意,敌军援兵可能已经到了,让他们随时准备掩护前出的步兵班回撤。果然,还没有十分钟,从村子的两侧冲出两大股日军,一、三排的阵地上班用机枪与班用迫击炮迅速地向敌群泼去。这是诱敌最关健的时候,如果不能压制住日军的第一波冲击,前出的两个班就完了。

日军可能是没有想到二连会有这么猛烈的火力,一下被打倒十几个,更可怕的是机枪打得跟括风一样,这样密集的队形冲锋无疑是送死。日军队形迅速向两边展开,而二连的两个前卫班已迅速后撤,直接穿过二连的防线向后跑去,在一百米后的预设简易阵地上,他们会作好防御。在敌炮兵展开前,一排、三排交替向后撤退,枪声时急时疏。日军如不贴上来,他们就休息一会,如日军贴上来了,就打上几分钟,日军只要一伏到地上,二连就向后撤退。如此七八仗,二连也付出了十余人阵亡的情况下,将日军诱至小羊关。

小羊关也不是什么关,也就是此处有一座小岗略高于四周山地约十二、三米左右,但这道岗是难以迂回的,因为左侧就是一座大山的直壁,由西东方向的左侧是绵延的小丘,几百米外是西津河,西津河的北岸是壁立的大山,无路可通。所以这里是打阻击的良所,当然再往山里去,比这里更为险要的地形多的是,但日军大队人马是不可能跟进的,在不能够展开兵力的地方,谁会进兵?所以三营就选在此处与敌作战,吸住对方,给团主力赢得充分的时间,在敌后突现包抄。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