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个敢于反抗强权,事实上,我们所有的教科书中也正是如此对他进行定义的,他那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名言,甚至还被当成他向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挑战的宣言。


然而,近来细读一遍《西游》,却发现,字里行间写到的那位孙悟空,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官迷心窍”却又仕途不顺的下级小官僚而已!


黑社会起家


话说悟空从须菩提处学来七十二般变化之后,回到花果山,便做起了黑社会老大。他聚齐了47000余名小娄罗,外加72洞小妖精,整天习武练兵,势力是一天更比一天强大。


起初,这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只是练练刀枪,还没有发展到危害乡邻的地步。但随着势力坐大,以及野心的增加,他危害乡邻是势在难免的。首先遭殃的是“老邻居”东海龙王。向东海龙王“借”武器的经历,显示了悟空在第一次进行敲诈活动时,还没有完全变“黑”,或者说,他是只在骗。


起先,他对东海龙海还是很客气的,尽管这客气完全是假装的。他先是对龙王说:“有多余神器,特来告求一件。”当龙王拿出几件兵器他都不满意时,又说:“你再去寻寻看,若有可意的,一一奉价。”看看,还准备一手交钱一手拿货,做一番公平买卖呢。但是,谁看见黑社会成员拿人东西还会付钱的?分明是骗人开心,拿人开涮了。


当悟空终于称心如意地拿到了金箍棒之后,他的贪欲再次升级了,要了武器,再讨披挂:“当时若无此铁,倒也罢也,如今手中既拿着他,身上更无衣服相趁,奈何?你这里若有披挂,索性送我一副,一总奉谢。”龙王老老实实回答说,没有。悟空却没不满足――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一个黑社会会有满足的时候。


这一次,悟空除了骗之外,另用了黑社会成员们惯用的一招,武力威胁:“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无奈之下,东海龙王只得和几位兄弟凑齐了一副披挂。而悟空穿戴好披挂,不但没有“一一奉价”,而且抡起金箍棒,一路打出了龙宫!


孙悟空的第二次行动,就比第一次成熟多了,也更符合一个黑社会老大的身份:不用骗,不用吓,直接就达到目的。这一次,受到祸害的是阎罗王。悟空到得森罗殿,直接坐上阎王的宝座,命令小鬼们拿出生死簿,将猴属之类的名字,一举全部勾销,然后撕了生死簿,又一路打出幽冥界。


至此,悟空的花果山集团已完全沦为一个黑社会组织了:不但对乡邻们巧取豪夺,而且公然动用武力与政府机关作对。如果一直顺着这条路发展下去,悟空说不定还真能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反抗强权”的“神话英雄”。可惜,忽然之间,不知哪根筋出了毛病,他居然想到官场去混混了。


放着好端端的“老大”不做,守着花果山大好的家业不要,悟空竟然想要从政,着实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也符合黑社会“成长”过程的必然规律:当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之后,那些组织们都要想方设法将自己“漂白”,必竟,长期打打杀杀的生活,比起做官来,风险系数多多少少是要大一些的,尽管照某些官员的说法,当官也是一份风险不小的事业。但一旦将“领导干部”做到了一定级别,就基本不用担什么风险了,而且还有金钱、靓车、美女自己送上门来,这实在是门好买卖。


但是,这领导干部,并非一般人能够轻易做得了的,其中,也自有它的显规则和潜规则。可惜,任悟空绝顶聪明,还是没摸到其中的门道。


艰难仕途


这悟空过足了黑社会老大的瘾,正寻思着要弄个公务员做做,恰好这一天,太白金星带着玉皇大帝的任命书来到水帘洞外,把个美猴王高兴得什么似的:“我这两日,正思量要上天走走,却就有天使来请,快请进来。”于是急整衣冠,到门外恭迎。


原来,龙王和阎罗王联名到玉帝处上访,告了孙悟空一状。玉皇想要派出武警部队扫平悟空的黑社会组给,却被太白金星劝道:不如倒给他一个小官做着,再有本事、牢骚再大的人,只要有做了官,就时时想着自己的乌纱帽,这比那紧箍咒还再管用呢!玉帝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反正多设一个官位,每年也就多从财政支出几万两银子罢了,何苦费神费力去对付那些难缠的主儿呢?于是玉帝特批了一个公务员的名额,让太白金星将悟空破格录用。因为悟空是太白金星给提拔起来的,所以,从此之后,悟空对太白金星的态度一直非常恭敬,这一点,他做得倒还不错;但是,他对太白金星的恭敬,居然超过了玉皇大帝,这就犯了官场大忌了:在官场上,固然要对提拔自己的上司心存感激,但如果遇见了更硬的靠山,必需急时投靠,甚至出卖于己有恩者也在所不惜。悟空将江湖义气带进官场,注定了他将仕途坎坷!


随太白金星来到天宫后,玉帝要授悟空一个官位,时有武曲星启奏:“天宫里各宫各殿,各方各处,都不少官,只是御马监缺个正堂管事。”看来,天上天下都一个道理:最紧缺的资源,永远是官位!


幸好悟空刚刚从黑社会过来,对官场并不熟悉,不知道什么职位、职级的大小与区别。所以“欢欢喜喜,径去到任”。正如所有小职员一样,猛然平白无故地坐到“领导干部”的位子上了,工作的积极性总是十二分高涨的。悟空到达任上之后,立即召聚大小科员开了一个会议,听取各位科员汇报了相关情况,便开始了“鞠躬尽瘁”的工作。他是“昼夜不睡,滋养马匹。日间舞弄犹可,夜间看管殷勤:便是马睡的,赶起来吃草;走的捉将来靠槽。”很快,就把那些马都养得肉肥膘满。


就这样工作了半个月之后,悟空与同事们订了一桌酒席聚餐,当然也是公费吃喝了。在酒席上,悟空第一次知道,原来他这弼马温竟是个“没有级别”“最低最斜的官儿(大约相当于“股”级干部)。因嫌官小,悟空一气之下,打出天界回到花果山去了。


第一次从政,就这样以主动辞职而告终了。


回到花果山,在众喽罗的怂恿下,悟空又树起“齐天大圣”的招牌,继续做起黑社会老大。这一次,玉帝铁了心,派出武装部队誓要赢得这场打“黑”战争。但这一次悟空却很聪明,就在与哪吒等人的战斗间隙中,他还一再申明自己的组织并非黑社会,只不过嫌官儿太小,如果封他个齐天大圣的职位,他就乖乖地认玉帝做老大。到这个份儿上,又是太白金星力保悟空:“只是加他个空衔,有官无禄便了。只不与他事管不与他俸禄,且养在天坑壤之间,收他的邪心,使不生狂妄。”――自己提拔起来的干部,当然不能睛睁睁地看着他倒下去。


玉帝同意后,太白金星二度光临花果山。听说太白金星要来,悟空高兴得直跳:“今番又来,定有好意!”于是吩咐手下职员热烈欢迎上级领导莅临花果山考察指导:夹道上,早有年轻漂亮的小猴子站成长长的两排,一边拼命鼓着掌,一边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而悟空自己“急出洞中,躬身施礼,高叫道:‘老星请进,恕我失迎之罪。’”


按太白金星的解释,“齐天大圣”的级别还是很高的。尽管“齐天大圣”是个虚职,但级别高,所以天宫还是为悟空在蟠桃园右首建起了一座齐天大圣府,“府内设个二司:一名安静司,一名宁神司。司俱有仙吏,左右扶持。”现在,悟空总算真正感受到了当官的好处了:即使是个虚职,也住上了一套宽大的别墅,而且还配备了生活秘书,估计也是美女了。悟空“遂心满意,喜地欢天,在于天宫快乐,无挂无碍”。总之,是乐不思蜀了。


就这样,悟空过起来了无忧无虑的官场生活,整天只与天上群仙弟兄相待,彼此称呼。又不知过了多久,玉帝却怕悟空拉帮结派,便打算给悟空压压担子,让他锻炼锻炼。听说玉帝召见,悟空“欣欣然而至”,刚一见面就急不可待地问道:“陛下,诏老孙有何升赏?”可见,悟空早先的无忧无虑只是装出来的。他心底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升迁。不过,这也没错。不是有人说过嘛:不想升官的公务员,就不是好公务员!既然踏进仕途,尽其一生,也就只剩下升官这一点可怜的乐趣了。


玉帝告诉悟空,想让他掌管蟠桃园。这蟠桃园园主,虽说最高也不过县处级干部,但却握有调配紧俏物资的实权。所以,悟空一听,立即“欢喜谢恩。等不得穷忙,即入蟠桃园内查勘。”这一次,尽管在级别上没有什么升迁,但毕竟手中掌握着一点实权了。当官没有权在手,不如回家卖红薯。这道理,悟空还是懂的。因此,自此之后,三五日就到园里赏玩一次,“也不交友,也不他游。”一心一意扑到工作上去了。


悟空没有想到,他就此达到了仕途最光辉的顶点。


因贪入狱


凡是有权力的地方,往往就会产生腐败;而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不管当权者是从石头中跳出来的,还是经过组织严格考察得来的。在蟠桃园这样一个实权单位,平时又没有人对之进行有效监督,天长日久,贪污犯罪的行为便必然产生。尤其是蟠桃园里,一切事务都由一把手悟空一个人说了算,这自然为悟空的腐败提供了天然的条件。


这一天,视察蟠桃园时,悟空想出计策,支开了随行人员:“汝等且出门外伺侯,让我在这亭上少憩片时。”等那些科员们全部走开之后,悟空就爬上树头,挑最好的蟠桃大吃了一通。第一次的贪污行为没有被发现,悟空的胆子便越来越大,也更加肆无忌惮地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任意作为,到后来,竟将一片桃园吃了个干干净净!


要不是王母娘忽然要办蟠桃宴,悟空的贪污行为仍然不会被发现――看来,大部分罪行的暴露,是由偶然事件引起的,也应该可以当作一条定律了。


当王母派来的仙女已经发觉园里的蟠桃被悟空贪污一空之后,悟空竟仍然若无其事,还一个劲儿地问仙女,王母有没有请他赴宴。当得知王母并没有请自己时,悟空说“我乃齐天大圣(享受副部级待遇呢),就请我老孙做个席尊,有何不可?”——从一开始那个只知道一心为国养马的悟空,堕落成如今这个处处讲级别、时时争待遇的大圣,官场对人的腐蚀之大不能不让人惊叹!举行如此高级别的宴会,却独独不请悟空,这显然是对他政治地位的蔑视,显然带有一种“不把村干部当官看”的嘲弄。想想,他上天入地苦苦争斗,花费了多少力气,好不容易混到了副部级,大以为出人头第光宗耀祖了,人家却根本不尿他这个括号里的级别,这种玩笑对悟空来说,开得是过于大了。于是,他满腔怒火地跑去蟠桃宴上,独自大吃大喝一番,还借酒浇愁地喝了个酩酊大醉,最后还趁机偷吃了太上老君的金丹。等酒醒之后,悟空才知道闯下了大祸:“若惊动玉帝,性命难存。走!走!走!不如下界为王去也!”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当悟空逃回花果山,众小猴为他奉上酒果接几时,悟空竟然龇牙列齿地大叫:“不好吃,不好吃!”长期利用公费大吃大喝惯了,哪里还看得上小百姓的粗茶淡饭。


他哪里知道,此后,他想要过这种粗茶淡饭的日子,也都没有机会了:因为贪污数额巨大再加上严重毁坏公共财物,悟空终于被判了500年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