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拂去薄纱

sywq 收藏 39 284
导读: 星期天,我们同客人乘车去东郊的小渔村就餐。稀稀拉拉的雨水拍打着车窗,透过有点模糊的玻璃,看到穿过了市区,掠过了军港和海湾,走过了我童年生活的地方……   如今,美丽的城市,花园般的沿海大道,已经把我记忆里故里,掩饰的不知何往。但陈年的薄纱,总不能挡住我对往事的回忆,促使我轻轻的拂去。 (一)钓鱼 车行至黄泥沟大坡,那时斻保仓库就在那,现在是个疗养院。 在它的南面那时有很多人经常在钓鱼。我现在都不怎么钓鱼,可我第一次钓鱼就是在这个地方学的。 那年,我还没上学呐。有一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星期天,我们同客人乘车去东郊的小渔村就餐。稀稀拉拉的雨水拍打着车窗,透过有点模糊的玻璃,看到穿过了市区,掠过了军港和海湾,走过了我童年生活的地方……

如今,美丽的城市,花园般的沿海大道,已经把我记忆里故里,掩饰的不知何往。但陈年的薄纱,总不能挡住我对往事的回忆,促使我轻轻的拂去。



(一)钓鱼

车行至黄泥沟大坡,那时斻保仓库就在那,现在是个疗养院。

在它的南面那时有很多人经常在钓鱼。我现在都不怎么钓鱼,可我第一次钓鱼就是在这个地方学的。

那年,我还没上学呐。有一天,我们几个小哥们姐们胡游到此,看到有人在钓鱼,呼啦啦疯跑过去看热闹。碧蓝的海水,趴在礁石上就能看到水下的鱼儿在游,看似伸手就能捞到。“薇薇”,谁在叫我?噢,是李叔叔啊,李叔叔是海军第***医院的院长,由于身体不好,那时在家修养。他可是我们大院有名的钓鱼高手。“李叔叔”我回应着。“想不想钓鱼?过来,给你手抛线试试。”,试试就试试,所谓手抛线就是一种渔线缠在一块木板上,前面绑上铅坨和鱼钩,可垂钓或近海礁石钓的最简易的渔具。

李叔叔帮我挂上鱼饵,我就趴在礁石上钓了起来。不一会儿,鱼就上钩了,嘻嘻,这有什么难得,“来,快来。把鱼摘下来。”。我高兴的大叫。小敏过来帮我摘,“哎吆!”,小敏一松手,鱼掉进了海里。“怎么了?”,“鱼咬人。”,“不会吧?”,哼,我不信鱼还会咬人?“笨!”小敏委屈地坐到一边。过了不一会儿,鱼又上钩了,这会我就大声叫“小成,你来。”,小成是我们里个子最高的男孩,他从另一块礁石跳了过来。扑通,鱼又掉进了海里,“真笨,又怎么了?”,“痒痒。”,“真没用,去去,我自己来。”,小成嘟囔着“那你就试试。”。我就不信,哼!

真的是不一会儿,鱼又上钩了!我把鱼抓住,刚要摘钩,一阵刺痒,“呀…”,我也不由自主的松了手。“哈哈。”坐在旁边的李叔叔过来,“你刚才钓的是黑鱼,它的刺有毒,摘钩应该伸开手,避开它的背鳍,最好抓住鱼肚就不会刺到你了。”。(黑鱼,我不知道学名,可能叫石斑鱼吧,长的黑黑的,很好吃,我们这都叫它黑鱼。)噢,原来如此。

看到小敏和小成委屈的样子,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第四次,这个家伙又被我钓上来了,按照李叔叔的方法,真的很顺利摘了下来。

这次钓鱼的经历,不但使我长了见识,李叔叔还用渔线穿了十来条鱼送给了我。


(二)八一疤

一年级那年,放暑假。那天是八一建军节,父母去参加建军节活动了,哥哥们也不知道都跑哪去了,我们这些野丫头就在家里疯闹。

这时,小成来了。他用背心前襟兜著一抱无花果(由于他放假以后常去关通大队摘吃无花果,嘴角都有点烂了),“来,吃无花果。”,“又偷无花果了?没出息。”,“不是的。”,小成委屈的说。“这是刘台长给的。”,“噢。”,大家一窝蜂的吃起来,本来就不管是哪来的嘛。

“气象台那有的是知了(我们这叫jieliu,不知是哪两个字),咱去粘吧?”,小成问我们。“没东西怎么粘呀?”,“和面筋呀。”,“谁会?”,大家面面相嘘,可好,谁也不会。

“你哥不是有胶皮油子吗?”(胶皮油子就是用火油把胶皮融化,很粘的),这家伙,这也能想起了。

“可我不知道他藏哪了?”。

“找嘛。”。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在我哥的床下找到了。大家又到帆缆仓库找了几个竹竿,出发。

知了真的很多,一会就粘了一兜子,大家高兴的唱呀跳呀,一点也不觉得累。

气象台这个地方,是英国人当年留下来的,欧式建筑,很有风格,现在已经没有了。在它的西面,有一口老井,井台很光滑,很大很大(那时人小,觉得很大,现在想想,也就四平方罢了),我们就在那上面清理战利品。小成就蹦来蹦去,也许是应了那句话“乐极生悲”还是“狗欢无好事”吧,“吧唧”摔倒了。怎么回事呢?井口当时在建的时候是有盖的,但后来就不知道哪去了,但浇筑的插盖铁环还在,小成就是叫它给绊倒的,不巧的是,落地时膝盖又正好落在了另一铁环上。

“哎呀”,小成痛的哇哇大叫,血流了下来。

大家忙把他扶起来,我问他:“咋样啊?”,“痛。”小成眼含泪水的说,“走,送卫生所。”。

这时小成说了一句叫我们都想不到的话→→→“轻伤不下火线,不要管我!”,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男子汉的味道啊。

虽然这么说,但回去后,我妈还是帮他清洗了伤口,包扎处理了。

再后来,小成就留下了一块疤。每当有人看到并问起时,他还会自豪的告诉人们,这是“八一疤!”,八月一日留下的,建军节留下的“八一疤”。


(三)赶海

现如今提起赶海,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因为要不是海边划为公园,要不是就是个人承包,这样人家是不允许咱去的。可我小的时候,海阔凭我赶呀。

我哥大我好几岁,每次他们哥们去赶海,都是悄悄行动,为什么?因为我是女孩啊,也是他们的跟屁虫。

有一次,我看到我哥又在收拾脚蹼、水镜、呼吸管,把常赶海的网兜、手套等装进袋里。嘿嘿,这准是要去赶海了。

我就死乞白赖要求同他们一起去,他们嫌我碍事,讲什么也不同意,我只好求他们,求他们……

“说好了,去了只能在岸上,不许下水,帮我们看着东西。”到这个时候,我哪有不答应的,好好好,是是是。

一路的歌声,我们来到了东山下的海边,这个地方,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名字“钩钩记”,就是现在的东山宾馆南海沿,因为它很像一个钩子,弯弯的横躺在海里,东南的海里,就是有名的刘公岛。

哥几个下水了,我就在岸边摘黄花玩。他们一会儿送上赶的东西,又下水,一会儿又…反反复复。太阳当头照,没意思!我疯惯了,哪能熬得住,咱也下水玩玩好了。扑通一声,脚下的水草太滑了,我掉进了一个小水湾,全身湿透了,还好,水不深,他们谁也没发现。没劲,干什么呢?看看他们赶的什么吧。东西还真不少,有海螺、蛤蜊、海参、螃蟹、海胆、天鹅蛋(一种大蛤蜊。有甜瓜那么大,这里俗称),还有海虹(这东西在那时一毛钱能买一堆,现在五块钱三斤)。

鲜活的东西,被他们用网兜拴住放在礁石的水湾里。我很好奇,一会儿动动这个,一会儿动动那个,可恶的大螃蟹趁我不注意,狠狠地夹住了我的手指,“哇”我大叫起来,可能我叫的声音太响了吧,我哥他们都游了回来。

我哥迅速的把螃蟹的大螯掰断,我也就不呲牙咧嘴了。一阵的埋怨,埋怨什么,我心里说,等我回家,先吃了这个可恶的螃蟹!

回到家,又得到我母亲的一顿埋怨,换洗后可吃的海鲜也煮好了,我就美美地吃了起来。这可能就叫好了伤疤忘了痛吧。

那年我五岁。


儿时的伙伴,现在由于种种原因(部队的换防或调动,父辈的升迁以及转业),不能常常联络和来往,但友谊地久天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