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这世上,千万别做坏事!

x楠在南方n 收藏 0 19
导读:诡异的油罐车 这件案子发生在90年代初。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过往货运列车的日常维护和检修工作。当时的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工人们将偷来的东西拿到家自用或者变卖。 某一次,一列途经天津的油罐车在例行检修后,开往河北某地的化工厂。当地的工人打开油罐车低部的阀门,开始卸油,突然发现有一罐车阀门已经打开,却怎么也排泄不出油来。可是用竹竿从上部捅进去检测,发现罐车还是满的,似乎里

诡异的油罐车

这件案子发生在90年代初。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过往货运列车的日常维护和检修工作。当时的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工人们将偷来的东西拿到家自用或者变卖。


某一次,一列途经天津的油罐车在例行检修后,开往河北某地的化工厂。当地的工人打开油罐车低部的阀门,开始卸油,突然发现有一罐车阀门已经打开,却怎么也排泄不出油来。可是用竹竿从上部捅进去检测,发现罐车还是满的,似乎里面排油阀门被什么堵塞住了。当地的工人只好从罐车上部打开盖子,将油抽出来,漫漫的油见底了,发现罐车里面有某个东西堵塞住了排油口。没办法,只好派个人进去清理,下去个工人,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原来里面趴着个死人!这下事情搞大了,叫来了当地的公安,把人捞上来一看,穿着铁路的工作制服,胸前还有个工作牌,一看是天津机务段的,于是立刻联系天津的警方,派人去调查接收这个案件。后来经过分析,估计是该人准备偷油,然后找来了桶,从上面捞油,正当打开罐车盖子时,列车突然启动,此人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掉进了盛满油罐车里,盖子也顺势盖上,从里面无法打开。由于油比水轻,此人根本无法漂浮上来,并且里面四壁光滑,就这样活活淹死了。


调查结果出来后,我陪同铁路方面人员一起找到了该工人家属,因为这事也不光彩,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家属。他留下了一个年仅5岁的女儿,似乎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我过去抱抱孩子。天真的孩子反复说:爸爸口渴了,爸爸口渴了。我对孩子说:你爸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许久也不能回来了。孩子却说:爸爸前天晚上回来了,说他口渴了,找水喝,过了一会就走了。听到这我一愣,每次回想起小女孩的话,不免叹息,也许这么离奇的死亡,确实口渴吧。不知是否女儿思念父亲,夜有所梦,还是另有其他。有天津机务段的熟人的话,可以打听下这个离奇的故事。



水上公园浮尸案

这个案子发生在90年代,当时接到了群众报警,说在水上公园湖边发现一具尸体,到了现场,附近派所协勤民警已经到了,把现场给圈起来了,当时我还是学徒,局里老警带我这个徒弟。


进了公园正门,顺着左边小路过去,在湖边发现全裸的男尸,手脚被绳子捆着,半泡在水里,脸朝下爬着,身上全是苍蝇哄不走。肿胀的发白了,人胖了一圈。报案的是个小孩早晨去那游泳,水上公园里的湖天天有人游泳,一般换衣服都在那个地点换,根据现场分析,这肯定是刑事案件,自杀不可能把自己手绑成那个样子。


接着程序是确定尸体来源,管片民警到附近的平房里询问有没走失的男子。后来到了一户外地来津务工的人家,问一个女的,那女的说他丈夫离家两天了,就让这女的来辨别尸体了,女的一看就是他丈夫,痛哭起来,说还以为他丈夫和别的女的鬼混去了,没想到死这了,还哭哭啼啼的说自己多不容易,这个丈夫多不是东西。后来民警就让她提供男的在外的情况,是哪个女的和她丈夫有关系,这个妻子开始有点精神失常了,说的乱七八糟的。


我师傅是个老警察,在这女的住的平房周围转一圈,然后让手下把这女的带局里了,经过审讯,这个女的招了。这个女的和一个附近卖破烂的外地人偷偷好上了,两人一合计,就想把她丈夫除了,随后便把她丈夫骗至水上公园打晕了,衣服拔光了,捆上四肢,绑上石头沉湖里了。可是偏偏这个绑石头的铁丝带个尖刺,有个小孩游泳扎猛子,扎到了小孩脚。小孩好奇,就找来个树棍戳水下东西。当时手忙脚乱的绑尸体,也是很松垮,石头就和尸体分离了,尸体在水下泡涨了就浮了出来,被人发现。


后来我问师傅,你开始怎么一下断定这个妻子有问题呢。我师傅说,去她家里看她家炉子火生的很旺,当时天津水上附近的平房还没有煤气,都是在家生炉子做饭,也并不奇怪。但反常就在这是夏天的早晨,还没到中午做饭时间,炉子为什么生这么旺呢。我师傅就看了看炉子后面,看到墙上有个湿的鞋印,就快烘干了,好像琢磨到什么,就到床底下翻开看看,看见一双潮湿的男式皮鞋。心理就明白了。后来分析,当时这个男的皮鞋是新买的,当时皮鞋很贵算是,这个男的衣服都销毁了,可这泥泞的皮鞋老婆舍不得扔,惦记烤干了给姘头穿,一连几天阵雨不停,皮鞋也没得空烤,偏偏天放晴时烤鞋被师傅发现了蛛丝马迹,结果就这样露馅了。


三个棺材

有一年我去天津蓟县处理公务,事情办完了到村边的一个饭馆吃饭,就看到马路对面有个木材店在街边忙碌地打三个棺材,两口稍微大些,一口稍微小些。


我看到这场景有点好奇,就问饭馆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同时做三个棺材啊?老板叹口气说:咳!别提了,这是一家三口,前几天被杀了,父母和一个闺女。孩子有18了吧,凶手是一个小伙子,正是那闺女的对象,当时就捉到了。因为父母反对孩子与这小伙子交往,就让闺女与他断绝联系,闺女很听话,就不让他再找来。小伙子不死心,天天缠着女孩,父母就不乐意了,找个机会打了小伙子一顿。小伙子怀恨在心,走了邪火,就上门把一家三口都砍死了。


饭店老板话锋一转:不过这还不离奇,怪就怪在那个算命的身上了。我好奇问:到底怎么回事?老板讲述了这样一件事。这家人前阵子门口来个算命的,也是外地云游路过村子,村里人也都不认识他。算命的在他们家门口摆个卦摊,一些好事的就找他算。算命的也是拣好听的说,为哄人高兴好要些钱。大伙围着算命的聊天,这家人的父亲也来凑热闹,便要这算命的看看。算命的抬头一看他,脸色就变了,跟他父亲说,我不给你算,也不要你钱。父亲挺生气的,给别人看怎么不给我看呢,非要他算,算命的还是死活不给算。父亲在乡亲面前很没面子,就把他哄走了。算命的临走时跟他说,这几天一定要把狗拴好了。撂下这句奇怪的话,扭头便走了。


后来乡亲也是好凑热闹,追过去问那算命的是咋回事。算命的说:这家人都活不过10天,我怎么能要要死的人钱呢。老乡们也都认为算命的纯属胡说、骗钱的,就没当回事,也没敢告诉这父亲,这种丧气事,不方便和人讲,怕得罪人。人家要是没事说这些话不就结了仇嘛。


过了没几天,这小伙子就提着刀寻仇去了。半夜进的屋子,当时一家三口都睡着了,先把老夫妻一刀一个砍死了,随后又进另一间屋子砍死了女孩。他浑身是血逃出院子的时候被人发现,当场抓住了。按理说这父亲身体壮实,和这小子打起来不吃亏,可是半夜都睡着了,那就没办法了。这还不算稀奇,怪就怪在半夜家里进来陌生人,一般家里养的狗会叫,能把睡着的人喊起来。可凑巧的是,白天时候狗莫名其妙的跑丢了。当晚就发生了这事。


后来在看守所里我还遇到过这小伙子,他个子瘦小,面色苍白,怎么看也不像个有胆量敢做出这种灭门惨案的人。



瞳孔的影子

这起案件的破获,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我到现在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前几年,天津南开某小区发生了入室抢劫杀人案,我和几个同事出的现场。一个女子独自在家时被人骗开了房门,小偷本打算偷点东西的,可这女子惊慌中一喊叫,小偷急了,就把女的给掐死了。随后翻开了屋里几个抽屉,也是心虚,没偷走什么就匆忙潜逃了。


检查案发现场,尸体倒在客厅里,脖子有手掐而形成的淤痕,舌骨骨折。两眼圆瞪,眼结膜有点出血,有些死不瞑目的感觉。从掐的部位来看是令她无法发声,阻止其继续呼救。综合分析后,初步判定死因应当是机械性窒息死亡。同时死者手上、胳膊上有搏斗形成的伤痕,指甲缝里能提取到与死者不同的血型。


收工后回到局里。局长比较重视,这算大案了,当时比较轰动。为此专门开了会讨论这起案件。线索杂乱无章,一时也没有头绪。这样拖了一星期。后来一次下午开会的时候,负责为死尸照相的老徐把我叫到一边,递过来一张照片,小声跟我说:你看看这个照片,是不是有点奇怪啊?原来是近日来他一直在投影仪上分析现场照片,其中的一幅照片有些特别,引起他的注意。将这照片中女尸眼睛瞳孔部分放大后,竟然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就赶紧拿过来跟我商量。我仔细端详半天,感觉那模糊的影子很像个鸭舌帽,我就说:你看像是顶帽子么? 老徐点点头说:我感觉也像是顶帽子。这个瞳孔里的影子确实给人不太一样的感觉,当时我俩谁都没告诉别人,但就是越看越像顶鸭舌帽。


后来我去那个案发小区回访。随口问门口的保安:最近时期,周围有没有一个带顶鸭舌帽的人出现啊?保安仔细想了下说:有!前几天有个修水管的人,给小区供热站调试过锅炉,因为现在很少有人带鸭舌帽,所以有点印象。听到这我心咯噔一下,赶紧回局里调查那个水暖工,其他同事也把目标慢慢转移到该人身上,通过与案发现场女尸指缝提取的血迹DNA分析对比,确认为同一人。决定给与逮捕,最后审出来了,还就是他做的。


这件事情是巧合还是歪打正着,那就不得而知了,此后和同事拿这照片分析,还有的说像别的东西,各有说辞,也许只是那时刻的灵光一现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