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五章 开坛立帮 033 拜会名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远远地看见榔桥县县城的城门站岗的一溜白狗子,大家停了下来,陈五问道,“连长,怎么办,到城门了,有白狗子守着。”

宋一牙看了看,城门外还有几个穿黑衣的汉子,便道,“没关系,张逵捎话他的喽啰来接应咱们了。”

又走近了些,那几个穿黑衣的汉子看到宋一牙们,便飞奔而来,当前一人抱拳问道,“请问哪位是榜山张爷的把兄弟宋爷?”

宋一牙也一抱拳,道,“小弟便是宋一牙!”

那当头的汉子马上一躬到底,口中道,“少帮主,张爷已经告知小的来接各位爷了,小的徐风,在城里混着,现在有头有脸的都认识小的,在城里行个事儿还算方便。”

宋一牙心道,这张逵果然是个胆大心细的主儿,早就在城里安插了自己的人,便道,“那就好,以后还望徐爷多照应兄弟们。”不知底细,宋一牙只得用这些江湖话来寒喧。

“宋爷,别骂小的了,以后小的就是您的马前卒子,你老叫俺一声小徐子就是抬举小的了。”

“敢问徐爷和张大哥怎么称呼?”

“回宋爷的话,小的的命是张爷给的,不敢和张爷称呼。”

“噢?”

“回宋爷,小的以前在河上讨生活,一回发大水,小的连船带人翻了底,多亏张爷带了人马救了小的和小的的娘,老娘说了,没张爷就没俺们娘俩。”

宋一牙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徐风,果然很精明,但眼神中却流露出一股正气,哈哈一笑,道,“好一个知恩图报的好汉子!徐风兄弟,一牙就佩服这样的好汉,咱们兄弟相称吧!”

“这个小的可不敢,请宋爷城里说话。”这徐风说着,一个汉子已经跑向那些站岗的白狗子,不知和那些白狗子说了什么,宋一牙猜大约是表明身份之类的话吧。果然,宋一牙们一行人进城,白狗子们没有多加盘问,为首的白狗子还上前说了些多加关照的话,看来这徐风在城里果然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进了城,徐风已然在城里为宋一牙们租了房子,一切安顿好后,便在徐风带领下,拜访当地的故老乡绅、达官贵人,试想当日之社会风气,那点勾当说破诀窍,无非就是请客送礼大把地花银元,反正银元是张逵的,宋一牙也不心疼,一番拜访下来,直把个徐风佩服得五体投地,其他人倒也说不出什么,只许二楞却脸色日渐难看,宋一牙知道该是召开一次支委会的时候了,便向许二楞、李得胜提议。

当日,宋一牙推去一切应酬,又交待了徐风自己要处理一些帮会内部的事物,徐风是个人精,马上在宋一牙眼前消失了,闭门闭户,又令陈五与顾卫平把守前后门,毕竟是在白狗子的眼皮子底下,倒也不能太大意了。

许二楞和李得胜两个人也不做声,宋一牙核计着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如何向这两位老班长阐述自己的主张。

许二楞进了城后,就弄了一个烟袋锅子,整日价没事就抽烟,现在正在一烟袋锅子一烟袋锅子的抽着烟,只一会功夫,屋里就已如水帘洞一般,李得胜看看宋一牙,又看看许二楞,房间里静得很,恐怕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响。

许二楞在桌子边磕了磕烟袋锅子,终于开口了,“宋一牙同志,俺对你有意见!”

“噢?来,说说。”宋一牙虽然没当过支部书记,但何时说何话,此时,倒也会说些话了。

“宋一牙同志,俺看……俺看你变质了!”

李得胜听许二楞如此说,忙一拉许二楞的袖子,轻声道,“二楞,怎么这么说?考虑清楚再说!”

许二楞一甩袖子,直直地看着宋一牙,道,“怕什么,俺就是要说,狗日的白狗子、小日本老子都不怕,俺怕什么!大个子,你看看他,这几天都干什么了?请吃饭,请吃饭,他请过一个穷人吃过饭吗?都是他娘的一些地主恶霸!你再看看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军阀流氓!俺看他要叛变革命!叛变党!”

宋一牙静静地听着许二楞的话,没有作声,要想做通许二楞的工作,不让他把肚子里的话说完,那是不可能的。

“来,来,来,咱们数一数,到这儿来几天了?他请了多少地主恶霸吃饭,就说那个史士绅,俺看就是地主老财!宋一牙打听了,那是咱们队伍搞土改跑到城里来的!咱们队伍刚撤,就他妈的组织了还乡团!听说还杀害了咱们的两位红属!简直就是史剥皮!你再看看他,啊?还跟他笑,他妈的,也就是老子的大刀没在身边!恨不得上去把那老小子给劈了!”

“还有那个保安团长张进举!干了多少坏事,你们知道不?啊?你们知道不?就在咱们进城前三天,还枪杀了三个咱们受伤被俘的战友,那是咱们的战友啊!那是咱们的兄弟啊!他妈的,老子菜刀都拎出来了,陈五死拉着俺!要不老子早剁了那狗日的,替咱们的兄弟报了仇了!”

接着,许二楞又把宋一牙这几天请客拜会的几个乡绅也地方要员挨个说了个遍,而李得胜此时也不作声了,其实,他也对宋一牙有意见,但毕竟宋一牙曾是他炊事班的兵,他要比许二楞更了解宋一牙,更信任宋一牙,然而此时,宋一牙却不能不让他说话,看许二楞放完了炮,便道,“李得胜同志,你也说说你的看法!”

李得胜看了看宋一牙,又看了看许二楞,过了一会,才说道,“牙子啊,俺看你是得好好考虑考虑了,说真的,你看看你这几天都干了什么?哪一点有点革命的样子,哪一点象是在干革命的样子!”说罢,便紧皱着眉头,不再作声,许二楞又开始抽上他的烟袋锅子。

“好了,既然两位老班长都说完了,现在俺也说两句,说说俺的看法、俺的想法。”听见宋一牙说话,李得胜满怀希望地看着宋一牙,而许二楞却看也不看宋一牙一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