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大陆最经典一战:两军主将为何双双阵亡

昭勇将军 收藏 6 5065
导读:1950年8月23日,仁川登陆前夕。麦克阿瑟将军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你们反对在仁川登陆的理由,在我看来恰恰是出奇制胜的因素。对手想不到我将这样尝试,而我偏偏又如此!……这使我想起200年前的魁北克。大家都认为城南的险峻河岸是不可攀越的,但詹姆斯·沃尔夫将军的部队就是从那里攀上了那些高岸,打了一场十分漂亮的胜仗……” 麦克阿瑟指的这场“漂亮的胜仗”,发生在18世纪中叶。1756年,随着英法之间争夺殖民地和海上霸权的斗争日益激烈,终于导致了7年战争的爆发。老谋深算的英国首相威廉·皮特,制订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0年8月23日,仁川登陆前夕。麦克阿瑟将军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你们反对在仁川登陆的理由,在我看来恰恰是出奇制胜的因素。对手想不到我将这样尝试,而我偏偏又如此!……这使我想起200年前的魁北克。大家都认为城南的险峻河岸是不可攀越的,但詹姆斯·沃尔夫将军的部队就是从那里攀上了那些高岸,打了一场十分漂亮的胜仗……”


麦克阿瑟指的这场“漂亮的胜仗”,发生在18世纪中叶。1756年,随着英法之间争夺殖民地和海上霸权的斗争日益激烈,终于导致了7年战争的爆发。老谋深算的英国首相威廉·皮特,制订了一个历史上有名的“皮特计划”:一方面,在欧洲利用其盟邦主要是普鲁士的力量,吸引和消耗法国的人力和财力;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是利用英国的海军优势,占领并控制加拿大、印度和加勒比海群岛,从而建立和巩固一个全球性帝国。


然而在战争伊始,北美战场的力量对比和整个态势对英国并不利。为扭转局面,威廉·皮特竭尽全力招募新兵,挑选有魄力的指挥官,对北美地区及时给予切实的补给和增援,把夺取魁北克和整个加拿大作为最终的军事目标。最后,在北美的英国本土正规军的数量达到了1万人,而殖民地的预备役民兵也上升到了1.5万人。到1558年底,法国人在加拿大和英国殖民地边境上的3个主要要塞——威廉·亨利堡、路易堡以及杜肯堡均被英军占领。英国已经打开了通往加拿大的门户。


危急时刻,法国紧急任命路易斯·约瑟夫·德蒙卡尔姆将军为加拿大法军总司令,全力抵挡英国的进犯。德蒙卡尔姆,12岁就开始了自己的军事生涯,是个彻头彻尾的军人,在北美法军中以有能力和富于经验著称。

远征军来了


1759年,英国对加拿大的远征开始了。英军兵分3路:一路从纽约出发,经由哈德逊河、乔治湖和香普兰湖向北推进,最后沿黎塞留河向北,直攻蒙特利尔;一路向西横扫,沿伊利湖和安大略湖兜抄,剑指尼亚加拉要塞;第三路是英军的主力部队,沿圣劳伦斯河而上,目标是法军军事指挥中心所在地——魁北克。


英军这路主力部队由海陆两支大军组成。陆军主要是由苏格兰高地人组成的9200人的正规军,编为3个旅,由詹姆斯·沃尔夫少将指挥。海军则包括29艘战列舰,13艘护卫舰,119艘运输船只和辅助船只,共有3万名水手和登陆兵,这是一支“北美所见到过的最好的舰队”,由查尔斯·桑德斯海军上将指挥。


与久经沙场的德蒙卡尔姆相比,32岁的沃尔夫算是个初出茅庐之辈,他14岁参军,在1745年镇压苏格兰的詹姆斯党人叛乱和1758年的路易斯堡战役中表现突出。不过,他的迅速提拔,与他的家族威望不无关系,他的父亲曾是英国名将马尔博罗的得力部下。由于出身的原因,沃尔夫一直看不起殖民地的民兵,同样也鄙视当地的印第安土著部队。所以在他的部队里只保留了极少的民兵,而原来雇用来的印第安人也都被他扫地出门。


沃尔夫早已磨刀霍霍,可德蒙卡尔姆并不清楚英军真实意图。1759年4月初,德蒙卡尔姆幸运地透过间谍情报,了解到了沃尔夫的企图。他马上行动起来,向魁北克集结兵力,他的主力部队是6000人的本土正规军,加上殖民地的民兵,总兵力达到了1.3万人,另外还有1000名印第安土著。此时法军约有300门火炮。


魁北克距海约640多公里,在那里圣劳伦斯河开始变宽,形成一个波涛汹涌的入海口。这个城市被公认是易守难攻的,因为它恰好坐落在一个高高的山崖上,夹在圣劳伦斯河和圣詹姆斯河之间,其西面有悬崖状海岸拱卫,上城的石质结构工事坚不可摧。除非敌军绕到该城的西面,否则很难威胁它的陆上补给线。而且,德蒙卡尔姆还在魁北克周围筑建了一条长达10多公里外围防线。他认为,只要魁北克能够坚持到10月,就足以击退英国人的进犯,因为秋季的大雾和风向会迫使英国舰队离去。



1759年5月17日,英军进抵达路易斯堡。在这里,沃尔夫和桑德斯决定在魁北克以北几处登陆,然后从那里越过圣夏尔河,绕到魁北克的后方。6月9日英国舰队进入圣劳伦斯湾,这是一个大胆冒险的行动,因为从未有过如此庞大的船队进入圣劳伦斯湾,而且还有大雾。桑德斯在俘获的法国——加拿大领航员的帮助下,在险恶的水道上溯流而上,最终安然地停泊在魁北克守军的炮火射程之外。


沃尔夫的部队在舰队配合下,在几处不设防或防守薄弱的据点登陆,控制了几个制高点。从7月开始,英法双方开始了3个月之久的拉锯战。此间,英军伤亡较大,尽管没有实质性的战果,但也给法军造成了许多后患:首先,由于英军对该城实施连续炮击,到9月魁北克的下城几乎完全被毁,城内已深陷饥饿与恐惧中。此情此景,德蒙卡尔姆无计可施,只能坐等本土救援舰队的到来;其次,此间另一支英军已逼近蒙特利尔,德蒙卡尔姆不得不把一位最优秀的将军派往蒙特利尔,力量严重掣肘。


奇袭登陆


几次进攻失败后,沃尔夫终于在8月底定下最后进攻方案,其核心是:以佯动麻痹敌人,在法军意料不到的地方奇袭登陆,切断魁北克的陆上补给线,最后迫使法军在该城以南的亚伯拉罕平原进行决战。


从9月7日起,1500名英军分乘军舰和30艘平底船,开始在魁北克以南一带上下移动,并向法军营地开火,迫使法军在岸上也来回跑动,搞得法军疲惫不堪。同时,桑德斯上将指挥舰队向魁北克以北一带也发动佯攻,迫使那里的法军在岸上随之而动。最后,沃尔夫选定距魁北克城2英里的弗伦湾(现已改名为沃尔夫湾),作为强行登陆地点,这完全出乎法国人的意料,因为他们认为这里险峻的山崖是全副武装的部队所无法攀登的。


自英军发动佯攻以来,德蒙卡尔姆在魁北克四面有围墙的城里只留下较弱的防卫力量,他将主力都部署在从圣夏尔河到蒙莫朗西河一线的工事中,并用凿沉的旧船封锁了圣夏尔河口。以路易斯·安托尼·布干维尔将军为首的警戒部队和一支机动部队,守卫魁北克以南一线,德蒙卡尔姆提醒布干维尔要与沃尔夫的舰船作平行运动。另外他还选定了一个军官费果尔负责弗伦湾的防务。但费果尔认定英军不会在此登陆,直到英军上岸的那个晚上,还在帐中大睡。


9月12日晚,英军行动正式开始。桑德斯率先发起大规模佯攻,他动用所有火炮轰击已化为废墟的下城和魁北克下游的沙滩,并大张旗鼓地用小艇装载着海军陆战队员和水手,似乎新的登陆行动已迫在眉睫。德蒙卡尔姆立即集中主力部队去对付桑德斯。与此同时,在护卫舰和炮艇的掩护下,一支强大的步兵部队乘平底船顺着潮水缓缓地向上游运动,似乎是前往远离城市的上游地带开辟滩头阵地。当晚明月高照,宛如白昼,不明就里的布干维尔将军,只得与这个故意暴露的目标同时做着平行运动。


退潮时,船上的英军开始向下游疾划,并在潮汐的帮助下,很快就把已疲惫不堪的法军抛在身后。拂晓前夕,载着精心挑选的24名英国士兵的第一艘平底船,用假装法国船只的办法骗过了法国哨兵,几分钟后,他们绕过弗伦湾以西的地角,到达了预定的登陆地,沃尔夫第一个跳上了滩头。英国士兵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攀上了的岩壁,同来不及发出警报的法军守兵展开了白刃战。


为了争取时间,沃尔夫命令步兵迅速离船登陆,然后让这些船再去载运后续部队从拉维斯据点过河。到天色大亮时,英军已有1200人登陆上岸,并把2门炮拖上了山坡,攻占了敌人一座炮台。奇袭大获全胜。而德蒙卡尔姆此时仍在博波尔,因为桑德斯的佯攻完全把他吸引过去,直到六七点钟时,他才知道敌人已经登陆。



可怖的排枪


沃尔夫突然兵临城下,攻破了德蒙卡尔姆的心理底线。他开始丧失沉稳而出色的判断力,决定立即会战,因为城中的补给品仅能应付2天之需了。要是他当时还存有一丝耐心的话,他也许不会如此急于求战,而是凭借魁北克上城坚固的城墙屏障,等待布干维尔的部队从西面对英军的后方发起攻击,这个良机将会使人数上占优势的英军受到强有力的钳击。


决定加拿大命运的亚伯拉罕平原会战,于1759年9月13日上午10时开始。德蒙卡尔姆这时所能集中的兵力不足4000人(包括正规军、民兵和印第安土著部队),英军全部兵力约为4800人。英军不仅在数量上略占优势,更重要的是素质上明显高于法军。


在法军坚定地踏着鼓声前进时,英军各方阵悄然地等待着。1门英军的火炮开始速射,打乱了穿白色军服的法军纵队,但纪律严明的法军又重新集合,继续前进,在离英军180米的时候,法军就迫不及待地发射了第一次排枪,其效果的不尽人意可以想象。


法军重新装弹的时刻,沃尔夫意外地被火炮的流弹击伤手臂,在接受了简单包扎后,他重新上马指挥。这对英军的士气是个极大的鼓舞。第一次排枪后,法军继续在震天的喊杀声中向英军前进,而英军却丝毫不为所动,像墙壁一样屹立着。


法国人继续向前推进,每前进十二三米就向英军发射一次排枪,而英军始终没有任何反击。因为沃尔夫在会战开始时,已经明确地训示下面的各级指挥官——“必须等到法军进入18米之内,才可以命令射击,违者军法处置!”此时法军以3个近乎平行的纵队,一路喊杀着冲向英军,其中2个纵队攻向英军的左翼,另一个则趋向右翼。此时的英军仍旧顽强地站立着,既不后退也不射击。甚至当法军进入36米的距离时,他们仍保持着惊人的忍耐力,不少部队此时已有近四分之一的人被击倒,但是他们还是屹立不动。


当法军在30米的距离上发射了又一次的排枪后,沃尔夫命令英军开始向前移动,而此时的法军正在重新装弹。在到了18米距离时,英国军官们抽出战刀,猛力一挥,“开火!”这一刻被历史所记载:1759年9月13日上午10点55分。


全线英军突然发射了他们的第一次排枪,如同震耳欲聋的炮响。德蒙卡尔姆当时的反应就是——“这是我在战场上从未见过的,想来也是有史以来,最可怖的排枪!” 在威力巨大的双管枪的齐射下,成片的法国士兵中弹倒地。英国步兵执行良好的交火程序,依次装弹射击,当法国人还没来得及从第一次所受打击的惊恐中恢复过来时,再次遭到猛烈齐射。


10分钟内,英军连续实施了3次排枪齐射,就是这10分钟彻底决定了这次会战的命运。法军在第一次排枪中被击倒了530人,后2次中又被击倒了700-800人。法军战线开始崩溃,陷入了空前的混乱。当“苏格兰高地团”吹起风笛时,英军掷弹兵开始上刺刀发起冲击,慌乱的法国士兵完全丧失了斗志,在旷野上四处溃逃。


就在英军获了全面胜利之时,沃尔夫却被3颗子弹击中,摔落马下。手下招呼军医急救,不想沃尔夫却说:“不需要了,我已经不行了。”当他听到有人高呼:“他们逃跑了!”的时候,又挣扎着坐起来问:“谁跑了?”他的一个参谋回答:“法军已经到处溃散了。”这时,沃尔夫说了一声“感谢上帝”,随即气断身亡。


德蒙卡尔姆和沃尔夫的命运惊人的相似,当他随同溃逃的法军拥入魁北克时,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身体,当晚不治殒命,临死前他还喃喃道:“法国的命运结束了”。


当时,布干维尔的部队由于在岸上往返奔跑了一天一夜,已相当疲惫,他们最后停在乐格角附近不愿再动。直至13日上午9时,他才接到敌人已经登陆的通知,开始向会战方向行军,当他发现大势已去后,就不战而退了。


亚伯拉罕平原会战中,英军伤亡630人,法军的伤亡人数没有精确的统计数字,据估计至少在2000人以上,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被英军10分钟的排枪打倒,这恐怕是历史上最为“可怖的排枪”打击。


殖民地易手


会战当天,法国加拿大总督就逃出了魁北克。9月14日,魁北克城防司令决定开城投降。第二天英军进入魁北克。


英军成功奇袭弗伦湾并决胜于亚伯拉罕平原,是英国陆海军忠诚合作的结果,堪称近代海战史上海陆军协同作战的出色范例。会战的结局对于法国是毁灭性的,法国至此一蹶不振,到1860年9月8日,法军最后的部队在蒙特利尔宣布投降,法国从此丧失了在加拿大的所有殖民地,加拿大全部为英国人所占领。


沃尔夫的军旅生涯尽管短暂,但因为这次意义非凡的战役而跻身于英国历史上最为杰出的名将之列。《英国陆军史》评价其为“自马尔博罗之后英国所产生过的最伟大的将领,直到威灵顿的出现,才算是有了一个可以取代他的人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