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整个二十世纪同呼吸共命运的张学良将军仙逝已六年。从九一八后被骂为卖国贼,到今天被敬称伟大的爱国者,尊卑荣辱世态炎凉,岂容今人辨析。是罪人好是功臣,留待沉淀的历史去甄别吧。做为东北老乡与后生,仅对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问题谈些个人看法。

一, 抵抗策略的制订

孟子云“家必自毁而人毁之,国必自伐而人伐之”。以倾覆专制满清自立的中华民国,本欲图得民众幸福,却因政纲紊乱强人蜂起,海内分崩民不聊生。军阀混战地方割据,国中有国党外有党,中华民族处于四分五裂状态。1930年秋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爆发中原大战,张学良通电拥护中央,派大军入关。1931年夏,石友三兵变,又急调东北主力部队进关围剿。至此辽宁境内东北军十四个步兵旅仅剩四个,四个骑兵旅仅剩一个。防务空虚,兵纪松懈,给日军可乘之机。孙子论兵曰“强而避之,乱而取之”,日本人深谙此道。

面对突发事变,张学良听取众议,分析战情,沉着冷静地做出不抵抗决定,从而使东北民众少受战争屠戮,古城沈阳免遭战火摧残。善莫大焉,功莫高焉。直到晚年,他都强调“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不该政府事,也不该蒋公的事”。不管后人论是论非,不管政治格局怎样演变,好汉做事好汉当,不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从这一点来讲,张学良够东北爷们。

不抵抗主义形成的原因大致如下:

1, 尊重事发地建议。张学良身挂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衔,因负华北,西北部队调遣职责而坐镇北京。当晚接沈阳臧式毅,荣臻电报,内述事变详情,还提出“职等均主张不抵抗,以免地方膜乱”的建议。其它各地如热河省政府也提出“横逆之来同深愤慨,染国际交涉具有正法,我政府必能据理力争,自应静候解决”。身处异地的张学良尊重事发地建议必是第一抉择。

2, 根据既往经验。“日本人在东北同我捣乱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我都下令不抵抗,就不让你有借口”。以柔制刚的战术确有成功的先例。一九二八年皇姑屯事件发生后,奉军参谋总长臧式毅明知日人所为却不动声色。当时日本奉天守备队“已取战时姿态,寻机出动以伸魔爪。”由于采取不抵抗主义使日军阴谋未能得逞否则九一八事变会提前三年发生。另外张学良认为不予抵抗是想证明我军清白,勿使事态扩大以免兵连祸起,波及全国。

3, 接受众人主张。闻知沈阳事变,立即召集于学盅,万福麟等重要将领开会,讨论应急问题。张学良认为日军不仅一个联队,它全国兵力正源源而来,绝非我东北一隅所能应付。所有军事外交问题应速报中央听候指示。各将领均以张的看法为然。第二天召集顾维钧,汤尔和,章士钊等东北外交委员征求意见,大家主张依靠国联调节解决。随后邀请平津各界名流李石曾,胡适,曹汝霖,陆宗舆等二十七人研究东北问题。出席诸人均以依靠国联,听命中央为是。上述会议坚定了张学岭不抵抗的决心。

4, 判断失误。日人进入东北以来虽然与中国军民摩擦不断,但碍于《中日共防协定》和日美《蓝石协定》的约束,明目张胆的军事占领尚未出现过。可这次九一八事变不同寻常,以中村事件(三一年七月下旬,驻扎哲里木盟的中国屯垦军骑兵队将蚩尤南京政府签发的外交护照来东北考察农业的日本人中村需太郎一行四人砍头碎尸沉入沙底。)为导火索,在日本引发仇华浪潮,激发了日军武装占领东三省的野心。张学良虽知中村事件必然引起日人寻衅,却没想酿成事变,还幻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后来他说:“我们历史上都是采取这个办法,假如知道化不了,我的处置方法就不同了。”

二, 抗日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九一八事变令东北军和张学良损失巨大,数万兵力溃散,千万资产被掠,且政治声望一败涂地。愤青无志汪精卫送张学良“不抵抗将军” 大帽子,再痛斥张学良割据地方把持财政,放弃国防丧失失地。最后汪竟逼迫张辞职,借此彰显他本人的爱国情操。张学良虽然辞去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之职,可政治文化军警各界仍然不依不饶。北京国民大学校长马君武杜撰感时诗《哀沈阳》,内有“赵四风流朱五狂,哪管东师入沈阳;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把阿娇舞几回”。等讥讽词句,一时流传甚广。原先无偿为他提供高等病房的协和医院,害怕背负养奸恶名,撵他立即出院。国共两党都对他口诛笔伐。到了国人皆曰可杀的地步,这是张学良人生最灰暗的时期。

张学良晚年曾说他最佩服的是当时《大公报》上的一篇社论,主要观点是说,无论何人是张学良,他都会那么办的(指不抵抗)。只有设身处地知道那个环境的人,说出来的话才是公道的。

事变当晚,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和独立守备队兵力一万四千 左右,驻朝十九,二十两兵团也开始向中国边境移动。我东北军王以哲步兵第七旅驻北大营,作战兵力不足七千。日本在明治维新后迅速跻身列强行列,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令中国无法比肩。澳大利亚籍顾问端纳指出:少帅的二十万军队根本敌不过日本的现代化的战争机器,甚至举全国兵力都无异于以卵击石。“落后就要挨打”说的就是这一时期。

北大营驻军和讲武堂学员,由于执行了张学良不抵抗命令,循序退往辽北,又安全转移到关内,几乎没有伤亡。沈阳城内也无骚乱发生,没给日寇任何烧杀劫掠的借口。相比而言,稍后发生的长春战斗,江桥抵抗,不但没保住一寸土地,还以极大伤亡而告终。后来经过整备的长城抗战,芦沟桥抗战,松沪抗战,南京抗战等,除了牺牲成千上万的生命,没取得一场胜利。

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是务实的战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还死拼,岂不是拿生命当儿戏。所谓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不过是封建专制愚民术而已。唯物主义认为,对于消逝的生命来说仁和义都是不存在的。那些煽动民众赴死者,或独夫或民贼也。

面对国人责难,部下于学忠曾提出牺牲三团人为代价与日军一搏,被张帅婉拒。汪精卫规劝张学良不惜划订死亡名额来挽回党国和少帅的面子,张对曰,“我张学良从来没靠牺牲部下的生命来换取我的政治生命。”在会见主战的东北军官兵时他语重心长地说:“我爱中国,更爱东北。如果失去东北,我心永远不安。但余实不愿用他人的生命财产为余个人牺牲,更不愿以多年相随,屡共患难的部属生命博余一人民族英雄的头衔。”回眸二十世纪,你会发现一位老人慈祥的目光闪动着人性的光芒。尽管遭受无数误解和漫骂,但象九一八这样震惊中外的大事件,却未出现南京那样的惨剧,也算奇迹吧。少帅不忍心部下白白送死,坚持不抵抗主义。这样讲求实际,这样博爱众生忍辱负重的东北人,你还不理解,不宽容他吗?

不抵抗不是不抗日是避其锋锐,蓄式待发最终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战场上的进退攻守非常人所能理解,事变当时张将军就自信地说,“让他占领好啦,将来他怎样占领还得怎样给咱退出去”,历史验证了一切。

三, 依靠国联是正确选择

“一战”后成立的国际联盟(简称国联),是人类相互撕杀后的理性创造。它维护世界和平,弘扬人道主义,在血腥的二十世纪里留下闪光的痕迹。以它为蓝本的联合国大会延续至今,发挥着地球政府的功能。在九一八事变第一时间里,张学良的顾问端纳就建议寻求国联帮助。东北军上下也有此共识,各级政府都认可依靠国联调节争端。蒋介石发表讲话称:“我国上下必须一致,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暂取逆来顺受,等待国联公正之判断。”国联很快根据中国申诉召开紧急会议,要求日本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从东北各地撤至满铁沿线。摄于国联权威,日本不得不谎称“尊重中国领土完整。”

自从有了国联,联合国这样的社会组织,任何民族间的冲突都成了全球冲突,任何国家间的战争都成了世界战争,这种强力判衡无处不在。霸权独裁暴戾遇到了客星,黑白黄棕皮肤的“济公”到处显灵。九一八之后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民的鼎立支持,是抗日胜利不可或缺的因素。

1932年1月,以李顿为首,包括美英法德意五国成员的国联调查团,先后在日本东京,中国伤害,南京,天津,北京,沈阳,长春,吉林,哈尔滨,齐齐哈尔,大连,山海关,青岛各地取证。调查团在沈阳费时一个半月,各界人士克服重重阻力,不顾日警特务监视,在盛京施医院雍院长和倪博士帮助下,把揭露日本关东军的罪证材料交到调查团手中。事后李顿在北京记者会上说,他对在沈阳收集到的材料感到很真实很满意。

根据这次调查取证,国联理事会起草的报告与当年十月正式发表。报告书指出,日本对中国东北的进攻不能认为合法,满洲国的成立也不能代表当地民意。1933年2月国联起草中国问题总结报告,除日本外其他所有会员国一致通过,日本无奈宣布推出国联,从此走向孤家寡人的末路。

1941年春,日本与苏联签定互不侵犯条约,苏联对日本占领中国东北持默认态度。而美国一直与日本进行远东问题谈判,核心内容是日本必须从中国撤军。“七,七”之后,日寇更加嚣张,先后攻占太原,上海,南京,济南,还把扩张目标瞄向东南亚。这使美国忍无可忍,不久开始联合英菏等国对日本实行冻结令(经济制裁)。这一招果然厉害,逼得日本狗急跳墙。御前会议认为,“从美英实施冻结令以来,军需物资,特别是石油进口几乎完全不可能。照此发展下去帝国会越陷越深,一旦美国加以威胁,不但无力抵抗,自存自卫都成问题。不如现在奋发死拼,虽有风险,或是出路。”经过军部密谋,遂于12月18日不宣而战,偷袭了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同时大举进攻东南亚。中美英诸国立即对日宣战,稍后并对德意宣战。

1942年美英中苏澳加等二十溜国签署《联合国宣言》,设置了以蒋介石为最高统帅的中国战区。各国向中国源源不断地提供军援,美国派出史迪威率领的军事顾问团和陈纳德率领的空军飞虎队来华助战。为确保国际援华通道滇缅公路畅通,中国派出十万远征军,在罗平英,杜津明指挥下与敌抗战。美国开始空隙日本在中国的军事基地及日本东京,大阪,神户各地,制造心理攻势。

1945年5月德国无条件投降,美英苏三国密订《雅尔塔协定》,把反法西斯战场转到太平洋,开始进入全面战略大反攻。美英澳联军解放菲律宾。中英美联军收复缅甸,美空军连续轰炸日本列岛及其他占领区,美军陆战队登陆冲绳岛。7月26日中美英三国签署《波茨坦公告》,促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总统杜鲁门再次向日本政府发出警告。不见答复,三天后美军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强大的威慑力使日本失去再战信心,8月10日,日本天皇裕仁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通过中立国向美英苏中四国发出乞降照会。8月14日颁布《终战诏书》,次日发表全国讲话,宣布无条件投降。次时距九一八事变还差一月零三天就是十四周年。



主要参考书目:

《日本对外侵略史料选编》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5

《文史资料选集》 文史资料出版社 1980

《辽宁文史资料》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4

《沈阳文史资料》 政协沈阳文资委 1984

《张学良和东北军》 中国未始出版社 1986

《张学良的政治生涯》 辽宁大学出版社 1988

《九一八事变档案资料选编》中华书局 1988

《九一八事变档案精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91

《张学良文集》 新华出版社 1992

《张学良三次口述历史》 华文出版社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