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二十四章节 惊破(上)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7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妈的,开火,开火!”举着手里的FAMAS FELIN自动步枪,让-皮埃尔中士冲着远处的越南人猛烈的射击。陷入在重围中的越南政府军-机械化步兵第304师如同疯狂样的接连发动了数次突围,但每一次都在‘法军特遣作战群’以及‘越人阵’伞兵107旅、第5师的火力屠戮下,无功而返。除了留下遍地的尸骸之外,那些北越人什么也没有得到。

在歼灭了早已然成为颓废之师的步兵第3师之后,第1 伞兵轻骑兵团立即掉头而回,配合越人阵第5师增援清化市区一线的战斗,在那里第13龙骑兵伞兵团、‘越人阵’伞兵107旅、第4师等部正和号称‘荣光师’的北越机步304师打成胶着状态。

成排的炮弹从皮埃尔中士的头顶上飞掠而过,在远处的北越军队冲锋的道路前筑就起一道火墙,无数的残肢断臂在这烟火之中飞散,法制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排山倒海样的炮火轰击几乎成了那些北越人的噩梦。一枚炮弹陨落下来,满是漫天飞红。

-咣当-伴随着尖利的金属贯甲声,一辆咆哮冲进的‘T-72M’主战坦克猛然的燃起一团浓烟,嘎然停下的坦克上下腾起的如同礼花样的火光,这是Milan反坦克导弹的杰作。

沉默不到十余秒,炮塔的舱盖-咣当-打开,一个浑身是血的北越坦克手从已然浓烟滚滚的舱室内爬出身来。就在这个时候,-轰然-一声,被引爆的自动装填机上的弹药猛然的发生了瞬爆,冲涌而出的火柱从舱盖处喷发而起,如同火山口处滚烫的岩浆样,带着死亡的绚丽之彩。

半截躯体被气浪中被掀飞了起来,如同一块死肉样砸在距离让-皮埃尔中士不远处的阵地前,丝丝连连的血肉让人感到篸得恶心,强压着胃底阵阵的翻涌感,皮埃尔中士缩回了身体。

-轰-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紧接着便是金属散架的铿锵声,不用探头而看,皮埃尔也知道,那是‘T-72M’主战坦克被打回零件状态时的‘哀鸣’。

“俄国猪的货色就是糟糕透了,真他妈的是个活棺材!”一个抱着FR-F2狙击步枪的狙击手吐了吐舌头“我宁可暴露在枪林弹雨之中,也不愿意躲在这样的棺材里!”

皮埃尔中士摇了摇头“俄国佬很卑鄙的,出口的武器都是简单化的,T-72本来就是主要面对于海外市场的,无论是之前的T-64,还是后来的T-80,可都要好的多!”

“真他妈的恶心,那个越南猪活生生的被撕拉成了两截,真他妈的死得痛苦!”狙击手说道。

“步兵上来了!”皮埃尔刚想说些什么,就被AAT-NF1式 7.62毫米机枪的吼声给打断了。

让-皮埃尔中士推了推头顶着的SPECTRA Helmet型MICH模块化通信集成头盔,露出半个头,远处又是黑压压一片的北越士兵的身影。这些越南人又开始冲锋了。

“开火,开火!”一群士兵乱糟糟的吼叫着,手里轻重武器顷刻之间泼洒出一片纷飞的弹雨。

“该死的,该死的!”一旁的AAT-NF1机枪手一边叫骂着,一边扭动着肩头,架设着的机枪几乎成了一把收割生命的镰刀,飞窜的子弹将一个个北越士兵打倒在他们冲锋的道路上。

本来第1 伞兵轻骑兵团是作为这段防线的机动力量所部署的,EMF-2、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很显然也不想将法国士兵派上枪弹横飞的第一线,可是作为这一段防线的主要防御部队-‘越人阵’伞兵107旅的兵力实在是紧张,在河忠一线,这个旅丢了两个营,而后又在清化城内,和北越政府军鏖战厮杀,损失不少,所以兵力很是捉襟补肘。这样的情况下,EMF-2不得不将第1 伞兵轻骑兵团顶到前面来,和伞兵107旅混编防御。

“狗娘养的,我们是11eBP(第11 伞兵旅)最为精锐的伞兵轻骑兵团,该死的,居然让我们在这泥污不堪的阵地上去和那些越南猪打一场西线之战,我受过了堑壕、散兵坑!”叫骂着的狙击手-喀拉-又推上一枚子弹。防御作战中,射杀敌方的军官和战车车长是最好的选择。

“炮火!”在通讯军官的叫喊声中,几乎所有的法国士兵都埋下头来。天空中一阵破帛样的尖啸,那是炮弹穿破空气阻力时所发出的摩擦声,刺耳而又让人心悸。

-轰轰轰-大片的火光在远处腾放而开,烟与火纠缠着腾放在天地之间。微微抬起头,迎面而来的火光和热浪几乎灼痛了让-皮埃尔中士的面庞,满眼都是那片橙红橙红。

“我的上帝啊!”和皮埃尔中士一样,许多法国士兵都几乎愕然的说不出话来。

在这些法国人面前的是一堵墙,一堵火一样的墙,这堵墙正一寸寸的向远处移动,就如同巨石样的疯狂碾过,所过之处无不是血肉横飞。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所抛射出来的155毫米杀爆弹居然可以筑就成一堵火墙,真他妈的让人惊讶,法国士兵们惊奇的指指点点着。

不时的有炮弹稀稀拉拉落下,炸起一团硝烟,这是来自布置在身后不远处的那些2R2M型120毫米‘膛线后坐力迫击炮系统’发射的炮弹。和155毫米重炮相比,这些120毫米火炮的气势可就差多了,远没有那样的绚丽与狂野。

“大炮兵主义!”看着那些在火光中四分五裂、甚至是蒸发不见的北越士兵,中尉倒是很淡然,冷笑着吐出的词眼也让法国士兵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大炮兵主义!”中尉这次提高了些许的嗓门“没想到‘越人阵’还抱着这种作战思想!”中尉哼哼着说到。

让-皮埃尔中士这才意识到中尉说的是什么。“中士,中尉是说‘大炮兵主义‘吗?”机枪手侧过头来问到“我没听清楚,中尉是说的‘大炮兵主义’吗?”机枪手又问到。

“是的,中尉是说的‘大炮兵主义’,所有受到苏联军事战略战术影响的国家几乎都懂得怎么使用‘大炮兵主义’!”让皮埃尔中士干脆依靠着堑壕的壁沿坐了下来。

“哦,我还以为‘越人阵’不会呢?”另一边抱着枪的狙击手讥讽着说到“真是一种浪费弹药的战术!”狙击手讥讽着说道“只要拥有空中遮蔽,炮兵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所以现在领帅着‘大炮兵主义’的中国军队又搞出了‘空地一体化联合火力’,在美国人原先的‘空地一体化’的基础上,强调空军制空、精确打击重要目标,炮兵弹幕轰击!”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尉走到这几个法国伞兵轻骑兵的身旁。

“我曾和参加过‘东亚战争’的美国人、日本人交流过中国人的这种战术!”中尉耸了耸肩头“我只能说,那样糟糕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倒霉的落到我头上,看到‘越人阵’这样的炮火的吗?”中尉指了指堑壕外“就是这样高强度的炮火,在1980年代,就好曾被那个时候的中国陆军的炮兵打得溃不成军,连人带炮转眼被炸成稀烂!”中尉摊了摊手说道。

“还有中国人并没有为难我们,这个时候他们大概在忙着扶持河内的傀儡政府吧!”一个法国士兵插上话语来说道“这场战争,毕竟还只是越南人与越南人之间的战争!”

皮埃尔中士神经质式的笑了笑,没有开口,但心底却已然是翻江倒海“什么‘越南人与越南人之间的战争’,该死的,美国人当初介入到越南战争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真是见鬼了,的确是这样,中国人正忙着扶持河内的傀儡政府,可是扶持完了呢?谁知道那些狡诈的中国人会怎么样去做?该死的,没有人能够知道!”不知道怎么的,皮埃尔想起了奠边府之战。

“中士,中士,左翼的‘越人阵’第2师向前推进了!”肩抵着AAT-NF1式 7.62毫米机枪的机枪手指着左翼远处喊道,从思遐中醒过神来的皮埃尔中士站起身来,拿过望远镜。

在炮火的掩护下,左翼的‘越人阵’第2师很精彩的来了场逆袭,踩着败退下去的北越机械化步兵第304师的退却之路,向前推进。一辆辆AMX-32B2轻型坦克咆哮着扬起淡蓝色的柴油尾烟,AML-90 型4×4轮式战车、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紧随而后,一辆辆战车隆隆而前,紧跟在其后的是黑压压一片步兵。而左手边,更多的‘越人阵’士兵正在冲出阵地。

“中士,长官怎么没有命令我们进攻!”杀气腾腾的机枪手不无羡慕的问到。

“为了这些越南猪,把咱们的性命丢在这里的话,是不是有些太不值得了!”狙击手嘲讽到。

皮埃尔中士打了响指“好了,我们就地防御,等待命令,该死的,我可不想死在这里!”皮埃尔中士看着远处骤然迸发而起的枪炮声,皱了皱眉头“早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国家,才是最好的选择!”远处的枪炮声彻响成了一片,看来战斗很是激烈。

天空中传来低沉的喷气引擎的厮打声,三架‘美洲虎’型攻击机尖啸着从头顶一掠而过,匆匆赶去对地支援。“这些该死的越南猪,也学会开飞机了!”一群法国士兵叫嚣着嘲讽到。

“尽管那些北越部队早已是死伤惨重,几乎形成不了建制了,但毕竟是河内政府的王牌部队,就是最好消灭这股残军,大概也很是惨烈吧!“让-皮埃尔中士摸了摸面颊,自言自语到。

-轰-,一声爆炸……“哦,上帝啊!”皮埃尔中士的身边一片尖叫,愕然着的皮埃尔抬起头来,只见两架‘美洲虎’型攻击机已经在空中化作了两团火球,而另一架则是在剧烈的翻滚着,拼命地挣扎着,星星点点的热饵弹和铝铂干扰条在翻滚着的战机的周围飞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