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就在王兴治他们摸向白虎团的时候,进至清津、惠山镇等地的美军开始向成兴地区撤退,柳潭里的陆战第5团和第7团也在大量飞机坦克支援下全力冲出包围,向下碣隅里靠拢。而志愿军的冻饿减员已达到惊人的地步,战斗异常惨烈、悲壮。坚守死鹰岭1519主峰的59师177团临时凑成的一支部队英勇奋战,用收集来的手榴弹,铺天盖地地投向冲击的美军,总共打垮了敌人8次冲击。

这片阵地上的积雪被炮火烤化,冷风一吹又把剩余的60多名志愿军守军都冻在泥雪中。当美军突围行动开始后,他们中多数人腿已经冻得坏死,被冻结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看着美军丢弃冻坏的重装备,沿着死鹰岭下公路向东撤退。最后这些志愿军生还者是由团指挥所和医护人员撬开凝固在身上的冰块背下来的。

志愿军第81师第242团第5连奉命在美军撤退途中设伏。当战斗打响后,却无人站起来冲锋。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战士,全部冻死在简易的掩体中。一百多人的连队,幸存者仅仅是一个掉队战士和传达命令的通讯员。

第60师第180团2连在 守卫黄草岭1081高地时全连都冻死在阵地上,许多士兵的手冻结在步枪上无法分开。这些顽强的士兵在连续几个昼夜摄氏零下40度的严寒中,没有一点热食进口,依旧静静地埋伏在冰冷的雪地里。美军从来没有面对过在如此恶劣天气下的如此强大和持续的进攻。美军车辆在山下公路南撤,不停地与崇山峻岭上羚羊般奔跑追赶的志愿军步兵交火。有时掉队得只剩10多人的志愿军步兵却狂追着有坦克和汽车的上千美军。

这厢是十多人追击的上千人,还拥有坦克大炮的美军狼狈逃窜,另一厢是王兴治和他四十多个战友张开大嘴要一口吃掉韩国最精锐的号称一团敌一军的白虎团五千多人。

白虎团,伪团部设在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它是难攻易守戒备严,铁丝网一道又一道,地雷密布在前沿,明礁暗堡到处是,那口令一会儿就一换。突然间在远处闪出了几个人影儿,嗯?转眼之间又不见,嚯,这些人时隐时现似闪电,灵活敏捷不一般,身上穿的都是伪军装,有短枪匕首插腰间,一个个身强力壮精神饱满,爬山涉水走的欢,这正是志愿军化妆入敌穴,我们机智勇敢的王兴治和他的高炮师的战友们。领队的是敌后英雄赵铁生。这个临时组建的排有二十多个党员,他们几乎是身材魁梧大高个儿,搞侦查斩首工作特别有经验。

在距离白虎团不远的时候,赵铁生命令王兴治、张剑生和其余四个人和他一起,七个人组成了一个尖刀班,他们要在这个冬季最漫长的夜晚的拂晓前要奇袭白团。这夜色漆黑伸手不见掌,七英雄摸索前进往上攀,他们正走着赵铁生突然喊卧倒,同志们,我踩上地雷了,现在就在我脚下边。啊?同志们马上围过去,张剑生是炮兵精兵,自然抢在了最前面,伸手就要把雷起。

只见他轻轻扒开两边的土,用匕首把引线全割断,慢慢用手摸着细雷管,抬脚要把那地雷搬,猛听得轰隆咔啦一声响,霎时间这震天的巨响连成了片,山石劈裂树炸断,黑烟滚滚翻上了天。您别担心,地雷没响,这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高炮师的大炮发了言,赵铁生排除了地雷安全脱了险,他们绕过雷区沿着公路上了山。 这一上公路行进的速度更加快,真好像风驰电掣箭离弦,七英雄正在往前走,嗯?发现有个伪军哨兵跟在了队后边。嘿,这家伙贼头贼脑的来回看,那美式步枪扛在了肩,扣子一个也没系,帽檐快歪到了脑后边了。赵铁生用手捅了一下小乔,小乔假装蹲下系鞋带儿,等这个小子过来猛一绊,他扑哧来了个嘴啃泥,爬起来一摸枪不见了。哎,我枪哪去了,这是谁成心跟我找麻烦?王兴治望前一上步,用手枪顶他的腰上边。不许动!哎哎哎,咱们都是自己人哪,长官。住口,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哎?哎哟,这小子当时全吓瘫了,哎哟,长官长官我不知道呀,要知道我绝对不会往您队里钻哪。你跟在我们后头跑什么?说!哎,我说我说,我放哨到山前,抱枪和上眼,轰隆一声响,是炮弹炸前沿,班长折了腿,班副玩了完,就数我命大,我撒腿往回颠,我想咱们是一道儿,跟着你们能够保点险,没想到我自己送上门了,这回多保险也不保险了。少废话,你们的口令是什么?哦,口令是今天刚刚换的,问话是古鲁姆,答话是欧吧。你说清楚点儿!古鲁姆、欧吧。怎么这么别扭?我也不知道,这是美国顾问传的电。好,你先受点委屈吧,噗,把毛巾就往他的嘴里填。倒绑双臂放在一个山洞里,七英雄双脚飞腾奔向前。赵铁生看了看夜光表,已经是深夜一点半了,弟兄们,现在离天亮还有三个多钟头,我们要行动迅速争取时间。前面是敌人哨所中心站,要提防情况有突变,注意隐蔽!

走了不远,赵铁生在一个哨所活擒了一个下来视察岗哨的韩军中校。他一使劲,那个中校就憋不住了,立即说到:

“哎,我说我说我全说,我们白虎团配备一个机甲团,还有美国的流弹营在永定桥的西南面,桥头由他们来防守,听说美国顾问亲自来督战,我们北进的计划往前提了。具体时间是在明天下午三点半。”赵铁生听完了这些话,不由得心里细盘算。把他捆起来。同志们,敌人的部署有了改变,北窜的时间又提前了,看来从正面通过有困难,要联络朝鲜崔大嫂,过河走后山。赵铁生还没有想停当,只见对面有一串灯光下了山,就听得马达呼呼隆隆震天响,紧接着就是一阵乱,从远处开来了卡车吉普摩托车,眼看要冲到哨所中心站,这紧急情况真危险,同志们准备战斗把枪端,小乔说赵将军,这汽车准是冲我们来的,你下命令咱们跟他们干吧。

干什么啊?我们躲起来,我们的任务是捣毁伪团部,不是来干仗的,我们必须争分夺秒抢时间,这些汽车让我们大部队来消灭它,让他进岔道走入我们的包围圈,马上行动!愈小胜戴上了袖标手拿指挥旗儿,晃动着小旗儿高声喊,哎,前面的桥梁被冲垮,不能通行有危险,走四号公路。好嘞,嘀嘀,这些汽车还真听话,它开进我们大部队的包围圈了。赵铁生见汽车已过说声走,七英雄巧过哨卡上了高山。

根据地图,王兴治计算出一条最简捷的路线,七个人已经绕到了伪团部的山洞前。那伪团部里正在开宴会,一支支迷魂烟雾在他们中升腾而起。瞬息间,一个大厅里的人全都趴下了。七个人摸出匕首来,就只忙活着一个劲儿地插、插、插,一个强大的精锐团的团部就这样报销。

失去的指挥的白虎团,在天不亮的时候就被四十军的一个冲锋给全部消灭。号称一团敌一军,结果被四十余人给干掉,本来想充充胖子却只给后世千代留下一个笑柄。让后人一提起韩国人,就说:哈哈,你的精锐白虎团哟,真是不堪一击,七个人就把他们给搞掂了,真是一个哈哈哈。

王兴治回到了高炮师师部,而神出鬼没的赵铁生又悄悄地离开了,没有带走任何的东西,哪怕是一片雪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