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1. 13.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7/


从一九五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开始的第二次战役,一直打到十二月的六日。尽管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是异常地骁勇,但是无奈武器装备实在太菜,虽然包围住了联合国军,却一时间不能将之全部歼灭。

王兴治所在的四十军也参加了这次围攻行动,而一致没有动用的志愿军的第二十六军也加入到战团。而在第二次战役期间,最大的成果并不是是收复了平壤,而是在已经公开对阵的形势下,在战略上反而领先包含有十六国军力的联合国军。使得以美帝为首的联合国军节节往南败退。

而第二次战役的决战是在十一月中旬开始的。王兴治所在的四十军担任的是阻击任务。而在长津湖,这个位于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的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她的一腔碧水最后注入鸭绿江。在公元1950年11月二十六日至十二月二十四,中美两支王牌军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改变历史进程的战斗。

11月27日,长津湖一带开始普降大雪,气温到了摄氏零下40多度,气候严寒给作战和弹药补给都带来了极大困难,敌人的一路追击,给他们的信心造成了一个误区,他们以为中国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已经不能实行完整的战略集结了。于是,以美帝为首的联合国军采取了拉网式的搜索前进,试图将他们意料中躲在山林湖泊中的中国残军像捉耗子一样驱赶出来。

王兴治他们的部队在平壤城外顽强地狙击的时候,美帝就以为中国军队的主力就在平壤外围一线,他们也就拼命地将力量投掷到那个区域。尽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四十军还是固守住了阵地。于是,美帝的军力在那个地区就越积累越多。从而形成了一个重兵集团。这样,在麦克阿瑟的进攻图示上,联合国军实际上额比分裂成左右两个集团。

而在长津湖一带的联合军集团却分散地开,战线拉得很长。而且,他们好没有发现志愿军主力已经集结。在这个战绩稍纵即逝的时候,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果断决定发动进攻。对美军来说,志愿军的攻击来得很突然,部队仿佛是从地下冒出来一样向美军猛烈冲击。第20军和27军的步兵们经过一夜战斗,把一字纵队行进的机械化美军陆战第1师切成了四段。最初很多美国兵都是在睡袋里被打死或者俘虏的。但是由于志愿军重型火炮全部未能跟进,无法对迅速用坦克防护起来的美军防御阵地形成实质性威胁。


当冲锋号吹响时,被冻得快神智不清的志愿军士兵立即从雪地上爬起来,猛攻公路上的美军纵队,也有很多人因为卧倒时间长已经被冻死没能起来,还有许多勇敢的士兵拖着被冻得坏死的腿冲锋。完全被钢铁包裹起来的美陆战第1师和美步兵第7师的部队同样是久经沙场的王牌劲旅,他们将200辆坦克在几个被围地点迅速构成环形防御圈,集中火力横扫潮水般进攻的志愿军部队。志愿军部队基本是步兵,只配置了少量轻炮兵。相对于美军的自动武器和坦克装甲车,志愿军火力严重不足,因此只能靠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顽强的战斗意志,尽可能隐蔽接近到手榴弹投掷距离,然后突然投出大量手榴弹,紧接着发动猛烈冲击,以此战术打垮对手。

10个小时连续的战斗使美军的武器也达到了使用的极限,黎明时分,一些机枪发生卡壳,部分美军携带的弹药也快耗尽,志愿军的攻势仿佛没完没了。“只要美军火力稍弱,四处就响起冲锋号和哨声、喇叭声,又冒出凶猛进攻的中国人和横飞的手榴弹。”一些美军士兵祈祷剩下的弹药能撑到天亮空投补给的时候。在夜间的战斗中,美军发现志愿军比瓜岛和冲绳的日军更难对付,那些曾令美军胆寒的日军敢死队只是些刻版冲锋的呆瓜而已,尽管狂热和气势汹汹,但很多缺乏战斗经验,用机枪一下就能扫倒大片。而志愿军步兵却冷静和老练得多,遇上扫射就迅速卧倒,利用地形不断跃进,有时候一个班集中火力也不容易打中不断运动靠近的志愿军步兵。美军上尉斯比尔描述:“我们飞机和大炮的火力是相当强的,经过几十分钟压制的轰炸轰击之后,满以为敌人的阵地一定已经被摧毁了,而且飞机的侦察也向我们证实这一点,但是当我们的步兵向前冲锋夺取敌阵地的时候,却遭到密集的机关枪与手榴弹的回击,我们真不明白敌人那边是怎么回事。”

在长津湖的战斗,使得围攻四十军的美军意识到,自己是被欺骗了,他们对手还远不是中国人的全部主力。于是,联合国军大幅度收缩兵力,他们试图向长津湖靠拢,去挽救那里已经陷入绝境的友军。美军和他的仆从国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分兵撤退计划依然是天衣无缝。是逐点攻击后的撤退。于是,志愿军的追击不能立即发生。

四十军的高炮师的机动车辆已经将高炮和野炮套上了车架。他们要随时出动进行沿途防空和攻坚。在十一月三十日的时候,部队已经在平壤城的外线,看得见平壤城的城门了。而在平壤城外线,王兴治看见了居然是和中国的南京相仿的建筑结构。他以为是自己回到了历史,回到明朝,看见巍巍而隐约的城墙以及只可见影子的城门洞。

美军在平壤外线布置了大量的韩国伪军。他们的武装也和他们的主子一样,是清一色的美制装备,一样的制式武器和装甲坦克集群。但是,有一样不同的就是他们的人的士气和精神面貌根本不足以与美军以及其他联合国军相提并论,就更别想和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同年而语了。在四十军的当面,部署得有韩国最王牌的一个团,号称一团敌一军的白虎团。

就在王兴治他们军就要对这个白虎团发起攻击的前一夜,一位曾经在抗战历史上建立过奇异功绩的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来到了他们的师部。这个人就是曾经在荣县主持过征兵的赵铁生将军。他是过去国军的将军,在解放战争的时候弃暗投明,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凭借他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以及对人民武装的支持,他很快赢得了当地军民的拥护,依然做了一个和在抗战时期一样的名位很高却可以闲散的清人。

“高师长,杀机何必斩牛刀,我带一个排,但是,我得要你们师部的那个叫王兴治的和你们高炮三团二营的张剑生和一道去,我们就可以收拾掉这个号称一团敌一军的韩国白虎团。我要叫一千年后的韩国人,一提起中国人就腿肚子转筋。”

高师长知道这个人的厉害,于是就同意了他的计划。

王兴治和另外四十余人,清一色的白色的斗篷,苏制冲锋枪,每人十五枚反坦克手雷,一把匕首和一包赵铁生秘制的据说可以迷魂的粉末。他们连夜就出发了。赵铁生看上王兴治和张剑生的原因就是他们二人都精通韩语,说的还是唐津一带的方言,白虎团的团长就是唐津的人,而王兴治他们的韩语老师也是这个地区的人。在征兵的时候就知道这点的赵铁生自然先行选择了王兴治和张剑生俩人。

平壤冬季的雪,真是那个大呀,漫天遍地地都是,让人分不出哪里是天空哪里又是大地,真是上下一色、左右同宗。人走在这样的地面是最容易迷路的。而这个时候,善于计算的王兴治又一次显示出他的本领来了。只是,这个王兴治的武功实在太菜,他是长于文而在摸爬滚打方面就是老百姓。他几乎得靠赵铁生搀扶着才可以勉强在雪地上前行。实在太慢了,干脆,赵铁生将王兴治背在了自己的背上,他的行动反而更快捷了。他们向白虎团的团部进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