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赌坊派奔驰宝马接送赌客 进场都发红包

马修达蒙 收藏 0 33
导读: 赌档组织架构 制图 李荣荣 档主(即赌档老板) 负责选定赌博地点,并负责安排门岗执勤的位置和安保工作的指挥协调。 找档员 抽头 档主最信任的人,负责在赌场内巡逻,从各个赌桌上收取“手续费”,收多收少,他说了算。 外岗:守护在各个进来的路口。 门岗:守候在赌场大门口。 内岗:场内巡视、维持秩序。 门岗 按照赌档的规矩,赌场选定后,为避免出现意外,来赌博的人一律不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这些驾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赌档组织架构 制图 李荣荣




档主(即赌档老板)


负责选定赌博地点,并负责安排门岗执勤的位置和安保工作的指挥协调。



找档员


抽头



档主最信任的人,负责在赌场内巡逻,从各个赌桌上收取“手续费”,收多收少,他说了算。



外岗:守护在各个进来的路口。



门岗:守候在赌场大门口。



内岗:场内巡视、维持秩序。



门岗



按照赌档的规矩,赌场选定后,为避免出现意外,来赌博的人一律不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这些驾驶员分头驾驶宝马、奔驰等豪车逐一接送。



驾驶员



“放波”人员



他们是赌场中特殊的人群,他们带着大量资金,在现场“放波”(即放高利贷),一般每波是1万元,按照每天400元的利息收取。



乘坐宝马、奔驰从苏北、苏南、皖南等地赶来的赌徒们,汇聚南京铁心桥一处小山上的农户家中,开坛论“赌”。但就在他们玩得正起劲时,50余名南京市公安局水警支队民警从天而降,74名赌徒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全部落网,警方当场缴获赌资20余万元。


据悉,这是今年以来南京警方查处的最大赌博团伙,而这个团伙组织之严密,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快报记者 田雪亭



乡村豪宅



围墙架梯做“后门”



8月15日,夜里11点钟,南京铁心桥一处小山的半山腰,一栋三层高的豪华农户楼房中,人头攒动。而在不远处的大门口和一公里之外的路口,几名身着深黑色运动衫的男子,鬼鬼祟祟,紧紧地盯着路口。



此时,南京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治安大队的突击队民警已经绕过他们,一点一点靠近农户的院子。



自从前几天接到群众举报后,办案民警便开始了没日没夜地走访调查。这处农户的豪宅,院子极大,除了一栋三层高的主楼,院子里还有两栋辅楼,还有两排带顶棚的车库。此时的车库中,车子已经满满当当,宝马、奔驰轿车格外显眼,也在向外界显示着来者的身份。



11点30分,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先头部队的10名突击队员从房屋附近径直向院子冲刺。此时,守在大门口的人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民警,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已经被民警死死卡住了脖子。



大门被拿下后,两名民警迅速冲向左后方,将赌徒事先设置在围墙上的竹梯运走,将他们的逃亡之路彻底切断。另外两名民警,则很快冲到左侧,守住了一个小门。



“冲!”指挥员的命令一下,突击队队员一脚将主楼一楼大门踹开,里面,四五桌人对着桌面上的“牌九”,正热火朝天地押注。随后,四十多名增援民警迅速来到了院子,准备最后的反击。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众多赌徒已经来不及拿走自己赚的钱,束手就擒。



经简单清点,警方当场抓获赌徒74人,当场缴获赌资20余万元。

组织严密



“放哨”一晚挣400元



一下子抓了74名赌徒,这个庞大的数字也让民警吃惊不已。按照原计划,民警以为最多也就四五十名赌徒。而更让民警感到震惊的是,在数字庞大的背后,是这个赌博团伙的严密组织结构。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个赌博团伙组织结构呈金字塔状,主要有五部分人组成。从上到下,依次是档主(即大老板)、找档员、抽头、门岗、驾驶员。找档员,负责选定赌博地点,并负责安排门岗执勤的位置和安保工作的指挥协调。抽头是档主最信任的人,他负责在赌场内巡逻,从各个赌桌上收取“手续费”,收多收少,抽头说了算。此外,门岗的设置也很复杂,种类很多。一般是由外岗、门岗、内岗等组成,外岗是最外面的一层保卫力量,主要守护在各个进来的路口;门岗是守候在赌场大门口的;此外,还有内岗。内岗主要是巡视、维持秩序,做的是“内卫”。据悉,这些工作人员全部配备手机等通讯设备。除了这些,驾驶员也非常重要。因为按照赌档的规矩,赌场选定后,为避免出现意外,来赌博的人一律不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这些驾驶员分头驾驶宝马、奔驰等豪车逐一接送。



据档主介绍,因为赌场的生意一般都不错,所以大多数档主也比较大方,对于门岗人员,原则上都是按照每晚400元钱支付,当日领取。而驾驶员则还要高一点,按照趟次和远近,好的时候,驾驶员跑一趟就能赚个千把元。



此外,在赌场中还有一类特殊的人群,他们带着大量资金,在现场“放波”(即放高利贷),一般每波是1万元,按照每天400元的利息收取,不少赌徒一旦“拿波”(接受高利贷),便开始走上不归路,这个“波”,将会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觉得风水好,苏皖赌徒齐聚南京



“怪不得有这么多人,原来是在搞会战啊!”通过进一步审查,民警吃惊地发现,这74名赌徒中,一大半都是苏北和苏南、皖南等地的赌徒,他们在当地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感觉当地赌得不过瘾,便想借机来到南京试试水深水浅。南京的某些赌场档主听说后,异常开心,提出可以在南京进行一场小型的会战,“练练兵”。



之后,找档员开始马不停蹄地到处寻找好的地方,几天后,他便发现了隐藏在半山腰的这处豪宅。档主前来查看后,确定地点就选在这里。



考虑到是外地的档主,南京的档主特别批准,外地档主的私家车可以直接开到赌场,其他人员都必须乘坐南京的车子,一起来到赌场报到。



事发当晚8点多钟,众多外地档主纷纷驶进赌场,将车子停稳后,贴身“保镖”赶紧将两只大铁皮箱子拎进了赌场。之后,档主将铁皮箱子大开,乖乖,里面全是摆得整整齐齐的人民币。



苏州人刘强就是其中一名赌徒。他于前几年去苏北做生意,很快便在生意场上结识了一帮赌徒,没事的时候,他们便一起找个地方玩一把,借机谈谈生意。这次几个朋友到南京来“会战”,把他也给拖来了。碍于朋友面子,原本要到外地出差的刘强还是驾车赶了过来。



对于南京赌徒提供的这个“场子”,外地来的这些朋友都纷纷称赞,一番“视察”后,大家认为该处场子风水极好,可以好好比拼一下功夫了。



来的都是客, 进场人人发红包



据档主介绍,尽管开办“赌场”的他们收入不菲,但开销也相当大,所以,他们只能不断地拉拢人员进来赌博,以解决越来越高的成本。



怎么去拉拢更多的赌徒呢?按照档主的说法,一定要循序渐进。也就是,首先得物色目标,这些目标大多在社区、棋牌室,那些经常玩小麻将的闲散人员,最容易成为赌徒。具体步骤是,先由熟人上前打招呼,之后便请其吃喝,拉拢感情。然后,看时机成熟后,便以“一起去玩点刺激”为由,带其进入赌场。前几次,会让新手赢一点,尝到甜头的新手便会很开心,并加大投注,于是,便开始被套牢。



但有的赌场,因为赌徒不多,场面便会显得冷清。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档主介绍说,这种情况出现后,“菜篮子”便出场了。“菜篮子”是什么?这是一种代称,指的是那些原本财大气粗的赌徒,一旦被套牢,“拿波”变成“负翁”后,便成为了债主到处追讨的对象。在没有还钱的情况下,这些赌徒有一个选择,即可以天天到赌场来“上班”,按照行内的规矩,只要能天天看到这些人,债主便不会逼得太紧,而赌场呢,则也为这些人发放每天200元左右的“生活费”,遇到牌桌人气不旺的时候,便让“菜篮子”客串一下,遇到生意好,便让他们在一边打杂。而这些负债的赌徒,也乐得每天拿个200元的费用,除了吃喝和小赌一把外,还能每月弄点节余,用于还债。



据悉,按照赌场的行规,对于所有在赌场内的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顺利结束后,档主都会给员工发放“红包”,最少的一般也有200元,多的,比如像那些带队过来参赌的“领队”,则往往能拿到一两千元的红包。



惊心案例



赌徒上吊自杀



欠债就可不还



“赌博这东西,很容易上瘾!”据警方介绍,很多人都以为赌博不像吸毒,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实际上,这种大场面的赌博的确很刺激,一旦玩上了瘾很大,而一旦“拿波”,那更是难以退出了。



据此次涉案的皖南赌客赵辉介绍,他们当地前几年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一位30多岁的女赌徒,原本只是玩玩小麻将而已,后来被朋友带去了赌场,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很快便输掉了几万元。为了扳回血本,这个女赌徒便开始“拿波”,一连借了二十多万,但根本无力回天,借来的赌资也很快被输光。被逼无奈,到处筹钱没有着落的她只好到赌场去做“菜篮子”,但面对“放波”人的催逼,“菜篮子”的工作也并不好干。



后来,那个女赌徒留下一封遗书后,在家里上吊自杀了。尽管遗书里丝毫没有提到筹借高利贷的事情,但很明显,其自杀肯定跟这个高利贷有关。但女赌徒的自杀,却让“放波”者损失极大,因为按照行里的规矩,一旦“拿波”的人死了,这个“波”便成为了“死波”,自动归零。



2000万家产



不到两年输光



赌场,毒场,在办案民警的眼里,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因为吸毒,百万富翁一夜变成穷光蛋的事情比比皆是。但在赌场里,这样的故事也不罕见!”



周岗就是这其中的一员。苏南人周岗,是名建筑承包商,多年的打拼后,其身家已经涨到了近2000万,两栋别墅、市区豪宅三套,宝马、奔驰数辆。



这样的生活,对于一般人来说大多都是梦想。尽管这对于周岗来说,也是曾经的梦想,但毕竟今天已经实现了。但就在其享受这个美好生活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岗走进了赌场。



周岗曾经去过澳门,见识过那里赌场的壮观场面。但在这里,赌场的规模和层次,丝毫没有逊色。特别是“牌九”式的简单玩法,更让他蠢蠢欲动。



他原本以为,只是玩玩,就算输,输个几十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他进入这个行当后,他吃惊地发现,其吞钱的能力超强,不到两年的时间,周岗不仅卖掉了豪宅和别墅,就连车子也几乎全部卖光了。



周岗清楚地记得,刚入行时,人家都对他特别客气,周总长周总短。但两年后的今天,他却清楚地听到,就连服务生都趾高气昂地喊着他的名字,还有“周肿”的称呼。一次他感到不解,问为什么喊他“周肿”,那个服务生大声跟他说,“就是打肿脸的‘肿’,懂了吗!”

组织严密



“放哨”一晚挣400元


一下子抓了74名赌徒,这个庞大的数字也让民警吃惊不已。按照原计划,民警以为最多也就四五十名赌徒。而更让民警感到震惊的是,在数字庞大的背后,是这个赌博团伙的严密组织结构。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个赌博团伙组织结构呈金字塔状,主要有五部分人组成。从上到下,依次是档主(即大老板)、找档员、抽头、门岗、驾驶员。找档员,负责选定赌博地点,并负责安排门岗执勤的位置和安保工作的指挥协调。抽头是档主最信任的人,他负责在赌场内巡逻,从各个赌桌上收取“手续费”,收多收少,抽头说了算。此外,门岗的设置也很复杂,种类很多。一般是由外岗、门岗、内岗等组成,外岗是最外面的一层保卫力量,主要守护在各个进来的路口;门岗是守候在赌场大门口的;此外,还有内岗。内岗主要是巡视、维持秩序,做的是“内卫”。据悉,这些工作人员全部配备手机等通讯设备。除了这些,驾驶员也非常重要。因为按照赌档的规矩,赌场选定后,为避免出现意外,来赌博的人一律不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这些驾驶员分头驾驶宝马、奔驰等豪车逐一接送。


据档主介绍,因为赌场的生意一般都不错,所以大多数档主也比较大方,对于门岗人员,原则上都是按照每晚400元钱支付,当日领取。而驾驶员则还要高一点,按照趟次和远近,好的时候,驾驶员跑一趟就能赚个千把元。


此外,在赌场中还有一类特殊的人群,他们带着大量资金,在现场“放波”(即放高利贷),一般每波是1万元,按照每天400元的利息收取,不少赌徒一旦“拿波”(接受高利贷),便开始走上不归路,这个“波”,将会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觉得风水好,苏皖赌徒齐聚南京


“怪不得有这么多人,原来是在搞会战啊!”通过进一步审查,民警吃惊地发现,这74名赌徒中,一大半都是苏北和苏南、皖南等地的赌徒,他们在当地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感觉当地赌得不过瘾,便想借机来到南京试试水深水浅。南京的某些赌场档主听说后,异常开心,提出可以在南京进行一场小型的会战,“练练兵”。


之后,找档员开始马不停蹄地到处寻找好的地方,几天后,他便发现了隐藏在半山腰的这处豪宅。档主前来查看后,确定地点就选在这里。


考虑到是外地的档主,南京的档主特别批准,外地档主的私家车可以直接开到赌场,其他人员都必须乘坐南京的车子,一起来到赌场报到。


事发当晚8点多钟,众多外地档主纷纷驶进赌场,将车子停稳后,贴身“保镖”赶紧将两只大铁皮箱子拎进了赌场。之后,档主将铁皮箱子大开,乖乖,里面全是摆得整整齐齐的人民币。


苏州人刘强就是其中一名赌徒。他于前几年去苏北做生意,很快便在生意场上结识了一帮赌徒,没事的时候,他们便一起找个地方玩一把,借机谈谈生意。这次几个朋友到南京来“会战”,把他也给拖来了。碍于朋友面子,原本要到外地出差的刘强还是驾车赶了过来。


对于南京赌徒提供的这个“场子”,外地来的这些朋友都纷纷称赞,一番“视察”后,大家认为该处场子风水极好,可以好好比拼一下功夫了。


来的都是客, 进场人人发红包


据档主介绍,尽管开办“赌场”的他们收入不菲,但开销也相当大,所以,他们只能不断地拉拢人员进来赌博,以解决越来越高的成本。


怎么去拉拢更多的赌徒呢?按照档主的说法,一定要循序渐进。也就是,首先得物色目标,这些目标大多在社区、棋牌室,那些经常玩小麻将的闲散人员,最容易成为赌徒。具体步骤是,先由熟人上前打招呼,之后便请其吃喝,拉拢感情。然后,看时机成熟后,便以“一起去玩点刺激”为由,带其进入赌场。前几次,会让新手赢一点,尝到甜头的新手便会很开心,并加大投注,于是,便开始被套牢。


但有的赌场,因为赌徒不多,场面便会显得冷清。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档主介绍说,这种情况出现后,“菜篮子”便出场了。“菜篮子”是什么?这是一种代称,指的是那些原本财大气粗的赌徒,一旦被套牢,“拿波”变成“负翁”后,便成为了债主到处追讨的对象。在没有还钱的情况下,这些赌徒有一个选择,即可以天天到赌场来“上班”,按照行内的规矩,只要能天天看到这些人,债主便不会逼得太紧,而赌场呢,则也为这些人发放每天200元左右的“生活费”,遇到牌桌人气不旺的时候,便让“菜篮子”客串一下,遇到生意好,便让他们在一边打杂。而这些负债的赌徒,也乐得每天拿个200元的费用,除了吃喝和小赌一把外,还能每月弄点节余,用于还债。


据悉,按照赌场的行规,对于所有在赌场内的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顺利结束后,档主都会给员工发放“红包”,最少的一般也有200元,多的,比如像那些带队过来参赌的“领队”,则往往能拿到一两千元的红包。


惊心案例



赌徒上吊自杀



欠债就可不还


“赌博这东西,很容易上瘾!”据警方介绍,很多人都以为赌博不像吸毒,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实际上,这种大场面的赌博的确很刺激,一旦玩上了瘾很大,而一旦“拿波”,那更是难以退出了。


据此次涉案的皖南赌客赵辉介绍,他们当地前几年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一位30多岁的女赌徒,原本只是玩玩小麻将而已,后来被朋友带去了赌场,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很快便输掉了几万元。为了扳回血本,这个女赌徒便开始“拿波”,一连借了二十多万,但根本无力回天,借来的赌资也很快被输光。被逼无奈,到处筹钱没有着落的她只好到赌场去做“菜篮子”,但面对“放波”人的催逼,“菜篮子”的工作也并不好干。


后来,那个女赌徒留下一封遗书后,在家里上吊自杀了。尽管遗书里丝毫没有提到筹借高利贷的事情,但很明显,其自杀肯定跟这个高利贷有关。但女赌徒的自杀,却让“放波”者损失极大,因为按照行里的规矩,一旦“拿波”的人死了,这个“波”便成为了“死波”,自动归零。


2000万家产



不到两年输光


赌场,毒场,在办案民警的眼里,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因为吸毒,百万富翁一夜变成穷光蛋的事情比比皆是。但在赌场里,这样的故事也不罕见!”


周岗就是这其中的一员。苏南人周岗,是名建筑承包商,多年的打拼后,其身家已经涨到了近2000万,两栋别墅、市区豪宅三套,宝马、奔驰数辆。


这样的生活,对于一般人来说大多都是梦想。尽管这对于周岗来说,也是曾经的梦想,但毕竟今天已经实现了。但就在其享受这个美好生活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岗走进了赌场。


周岗曾经去过澳门,见识过那里赌场的壮观场面。但在这里,赌场的规模和层次,丝毫没有逊色。特别是“牌九”式的简单玩法,更让他蠢蠢欲动。


他原本以为,只是玩玩,就算输,输个几十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他进入这个行当后,他吃惊地发现,其吞钱的能力超强,不到两年的时间,周岗不仅卖掉了豪宅和别墅,就连车子也几乎全部卖光了。


周岗清楚地记得,刚入行时,人家都对他特别客气,周总长周总短。但两年后的今天,他却清楚地听到,就连服务生都趾高气昂地喊着他的名字,还有“周肿”的称呼。一次他感到不解,问为什么喊他“周肿”,那个服务生大声跟他说,“就是打肿脸的‘肿’,懂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