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九十节 苏黎世风云——花落

wuyanlai 收藏 2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九日上午 瑞士 苏黎世 此时此刻的李三儿正黑着脸在房间里喝着闷酒,原因不为其他,就在刚才,负责密码破译的波兰专家已经彻底的检查完了李三儿辛辛苦苦的从冰天雪地里带回来的那些莱曼的随身物品了,最后证实,李三儿所带回来的东西里没有一件事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九日上午 瑞士 苏黎世


此时此刻的李三儿正黑着脸在房间里喝着闷酒,原因不为其他,就在刚才,负责密码破译的波兰专家已经彻底的检查完了李三儿辛辛苦苦的从冰天雪地里带回来的那些莱曼的随身物品了,最后证实,李三儿所带回来的东西里没有一件事可以充当账簿秘钥的东西。


要说任务失败,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可是此时此刻李三儿的心情可是坏到家了,他很有一种晚节不保的感觉,也是,从李三儿十几岁开始偷地主家的鸡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试过失手,即便是被小鬼子抓住那也不是因为他干活失手的问题。


“景华同志,这也不怨你,我估计这个德国人是根本没有将秘钥放在军列上一起运往德国而是选择了另外的人带着秘钥回国。“见李三儿一脸的失落,虽说是张秋自己的心里也觉得窝火,可是她还是劝慰道。


“张小姐,你的意思是这洋毛子是用自己作饵想要引我上钩?”李三恍然大悟道。


“八九不离十,如果这一次不是你景华同志艺高人胆大让对方没有办法的话,说不定德国人的计划已经得逞了,要知道,一百亿美元不是一个小数目,为了一百亿美元,德国人可以做出很多事情来的。”


“可是张小姐,事情搞到了这步田地我们该怎么向军长报告呢?我可不想告诉军长我的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要知道军长把我从监狱里放出来最大的目的还是让我去搞定这一百亿美元,可是现在……”李三儿十分沮丧的说,作为江湖儿女李三儿只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知恩图报,他李三儿受过人家的恩惠就一定要报答人家,即便是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的。


“景华同志,你放心吧,可能我们的处境军长比我们更清楚也不一定。”


“但愿吧!”


……


而就在李三儿垂头丧气的时候我们的莱曼中校也见到了秘密警察的头子希姆莱,按照道理来说,莱曼这样的“小家伙”能够见到秘密警察的头子是应该十分的亢奋的,可是对于莱曼来说却一点这样的感觉也没有,原因很简单,他的任务失败了,一百亿美元打了水漂。


不过好在莱曼从苏黎世银行拿出来了价值一亿美元的宝石和可流通债券,加上盗取了秘钥和处决了英国的“顶级”特工,所以希姆莱也不好怎么发作,道理也是这样,要使每一个任务失败的人都受到严厉的处分,那么以后还有谁愿意为秘密警察卖命呢?


“行了,中校,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回去休息,等待着你的下一步命令,不过你也不要担心,虽说是任务失败了,可是你在苏黎世的表现也算是兢兢业业了,另外你们还从苏黎世银行拿出来了价值一亿美元的宝石和可流通债券,加上盗取了秘钥和处决了英国的“顶级”特工,相信元首也不会难为你的。“


“谢谢您,阁下。”


“莱曼,你是我最看重的手下,我希望你能够完成一次成功的大任务以便于我向元首推荐你,你也看到了,和你差不多年级的汉斯现在的成就,在秘密警察内部,汉斯的地位现在仅仅次于我,虽说是职位不高,可是他却拥有在元首面前无以复加的发言力,我希望你也成为他那样的人,你明白吗?”希姆莱语重心长的说,这可不是希姆莱好心,只不过是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武太行的异军突起,汉斯在德国核心决策层的地位也在扶摇直上,在希姆莱这样的人眼里看来,汉斯显然已经威胁到了他在秘密警察甚至是纳粹党内的地位,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同样强势的新人来牵制汉斯。


“阁下,使我辜负了您的信任,不过请您放心,稍事休息之后我会继续返回苏黎世,我的小组还在那里,我会再一次的研究计划的可行性,即便是有一点的可能我也是要在一次的实施这一计划的!”莱曼坚决的说道,对于他这样的日耳曼军人来说,有些时候的情商甚至比不上现在的一个中国大学生来得清醒。


“算了,你已经烧了人家的银行,难道人家会如此的掉以轻心让你有机会再来一次?”


“阁下,他们虽然一定会加强银行的守卫力量,可是我想他们根本就不会相信会有人再一次的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洗劫瑞士银行的,所以我觉得事情应该是有可为的。


“]是吗?不管怎么样,莱曼,你还是先下去休息吧。”


“是,阁下。”


……


十二月十九日上午 延安 延安留守兵团司令部


在李三儿正在苏黎世懊恼自己的第一次任务失败的时候武太行也收到了张秋发自瑞士的电报,虽说是任务失败了,可是武太行的脸上丝毫的变化都没有,在内心深处虽说是也有一些惋惜可是他并不感到气愤,废话,苏黎世银行是那么好盗窃的吗?真的的话,那么瑞士人还靠什么过活阿?不管怎么样,东西没有落到别人手里就是胜利,现在最大的期望就是破译人员能够尽快的破译出密码来,以便于在瑞士人取消这些帐户之前尽可能多的取出部分资金来。


“军长,你不生气?”看到武太行神色泰然的样子,李向阳不禁问道。


“生什么气?向阳,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现在的这种结果已经不错了,毕竟在未来的半年之内,这一百亿美元的资金不会注入世界资本市场,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军长,我一直以为你对这一百亿美元是志在必得呢。”


“我确实是想得到这笔钱,可是苏黎世银行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苏黎世银行的金库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李三儿能阻止英国人和我们的德国朋友使用者天文数字的资金发展军备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我还想表扬他们呢?谈什么生气,你收拾一下,下午我送玛依莎上飞机以后你就和我一起去上海看看。”


“好的,军长。”


十分钟后


“军长,苏黎世急电!”刚刚出去一会儿的李向阳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


“急电?又出什么事情了?”


“军长,秘钥,秘钥到手了!”


……


大家一定会问,前边不是说咱们的李三儿弄回来的东西都不是真正的秘钥吗?什么时候秘钥又回来了呢?虽说咱们的飞天大盗失手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其他的人也会失手。只不过这一次出手不是飞贼,而是我们美丽的林秋因小姐。


上文提到我们的林大小姐亲自带着人去监视德国大使馆了,在监视的过程中林秋因虽然也看到了莱曼的人深深秘密的乘坐汽车去火车站,另外手中还拿着一个神秘的公文包,虽说这很可疑,可是林秋音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莱曼一行的举动是在事太可疑了。


于是林秋音连忙翻阅起了刚刚冲洗出来的监视人员拍摄的照片,翻了半天,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在莱曼一行出来前的大约十分钟,大使馆里曾经跑出了一个小男孩将一包东西放进了街角的一个油桶里,虽说是不知道里边是什么,可是直觉告诉她,她距离目标已经不远了。


可是看着邮筒林秋音犯难了,身边只剩下一个随从了,其他的人都去配合对莱曼的动作了,而前这是大白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大白天抢劫邮筒吧?


不过庆幸的是留下来陪他的那名波兰老特工是一个在苏黎世潜伏了十几年的特工,当他看到刘秋音对这不远处的邮筒发呆的时候他就提醒林秋音不远处的一个小邮局,中午的时候门口常常会停着一辆邮车。


就这样,两个人很轻松的化装成了取邮件的工人,使用司机没有带走的邮箱钥匙堂而皇之的取走了邮箱里的所有信件。而那本原版的袖珍《美人鱼》也很自然的成了咱们林大小姐的藏品了。


就这样,三个国家,勾心斗角的想要得到的秘钥就这样十分轻松的到了咱们的林秋音小姐的手中,仔细一看,所谓的秘钥不过就是一本当年错版的小说罢了。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定数,是强求不来的。


……


十二月十九日晚 华沙 驻波兰秘密警察总部


“说!你箱子里的五百万法郎是哪里来的?”


“不知道。”


“说!是谁在供给你们活动经费!你们到底是为谁服务?”


“不知道!死纳粹,波兰人民是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侵略者的!”


“打!打!一直打到这个波兰特工开口为止!给我打!”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