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二十七章

怀旧连长 收藏 16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那天狗蛋跟着陈文孝趁着天黑去了五里屯,在二孬家里接待了一个来自来自外县的陌生人。陌生人告诉二人,这段时间,义勇队一定要提高警惕,加强防范,城里的娘家人捎来消息,说最近日军会有举动,在秋后准备对陈家湾一带进行一次大的扫荡,陌生人还带来上级的其他指示。 几个人做梦也没想到,就在他们在二孬的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那天狗蛋跟着陈文孝趁着天黑去了五里屯,在二孬家里接待了一个来自来自外县的陌生人。陌生人告诉二人,这段时间,义勇队一定要提高警惕,加强防范,城里的娘家人捎来消息,说最近日军会有举动,在秋后准备对陈家湾一带进行一次大的扫荡,陌生人还带来上级的其他指示。

几个人做梦也没想到,就在他们在二孬的破厦屋里黑灯瞎火地商讨问题的时候,五里屯的大财主王玉宝已惊得慌里慌张地提着裤子,连鞋都没穿上沿着田梗一溜小步朝着双水镇给伪乡长王道金报告去了。

本来王玉宝都睡了,他的官家杨三堂却惊得上下牙关打着架给他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杨三堂说,“财东家,我刚才出门拿柴禾的时候,你猜我在黑影里看见谁了?”

王玉宝正斜靠在床头的靠背上呼噜呼噜地抽着大烟,悠闲地朝着空中吐着一串一串长长的烟圈玩,他的脖子叫肖锋上次卡得到现在不能做大的扭动,幅度一大,就疼得要命,这几天,通过暗地调查,他已经知道了那黑儿抢他枪的人不是国军张玉庭的人,而是陈家湾义勇队的那帮穷光蛋,队长叫肖锋,是个外乡人,副队长狗蛋,还有个政委竟是陈家湾陈炳先的儿子陈文孝,王玉宝气得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肖锋他们手里有枪,明着斗他王玉宝还不个儿,别说一个王玉宝,十个王玉宝也是白给。所以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挖空心思地等待机会,他曾发下狠,早晚裂这帮穷种们一下狠的。他没想到机会终于来了,“你看见谁了?”王玉宝吐了一口烟问。

杨三堂说,“我看见陈家湾的陈文孝和狗蛋了。”

“ 谁?”王玉宝忽地一下从床头上坐了起来,竟忘了叫肖锋扭伤的脖子了,哎哟了一声,拧着了,痛得他直吸冷气。

“就他俩?”

杨三堂说,“就他俩。”

“他俩去谁家了?”

杨三堂说,“我偷偷地跟着一段路,看见他俩进二孬家了。”

王玉宝一磕烟头,露着那口叫烟熏得又黑双黄的大牙,嘿嘿地冷笑了几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杨你去把手电筒给我拿来。”

杨三堂说,“财东家,你这黑天半夜的要去哪儿啊?”

王玉宝说,“你甭问,快点去拿,我得用。”说着就蹬了裤子,出了门,急慌慌如伤家之犬,一路上不知道磕倒了多少个跟头,栽得满嘴都是泥巴,可他顾不得痛了,撒腿如飞,去了镇上,他要去给王道金报信去。他知道王道金正恨着肖锋这帮子人呢。他王道金靠的就是日本人,可肖锋这伙人却要抗日,岂不是跟王道金作对,再说了上次一下子又倒了他老丈人二十担的麦子,他心里能不记恨这事。

等王玉宝累得通身是汗,终于跑到了双水镇的乡公所时,王道金的文书竟告诉他,王道金出去陪日本人喝酒去了,刘玉宝顾不上喘气,又疯毛驴似的一转身去了街上,挨家挨户地找了半天,最后才在一家叫杏花村的酒家找到了王道金,王道金正和几个留着仁丹胡的日本军官脸红脖子粗地喝得兴头上,刘玉宝一急,也忘了敲门,一推门,一头钻了进来,一不小心,脚还被门槛给绊了一下,正好扑倒在一个日本军官的后背上,惊得那个日本军官踩了电门似的一跳老高,回头一看,是个中国老头,军官抖动着仁丹胡骂道,“嗯!八格,你的瞎了的干活,死了死了的。”骂着就一抻手苍啷一声拔了指挥刀,举起来就要活劈王玉宝,吓得王玉宝鸡叨米米似的跟那日本军官作揖。王道金一看,认出来了是五里屯的大财主王玉宝,如叙家谱,两个人还是一家子,论辈份他还该喊王玉宝叔,王玉宝跟他老丈人陈嘉道又是换贴朋友,所以这样一绕,两人还算是沾亲带顾的亲戚呢。

王道金就慌忙拽了那日本军官,“嗳,太君,太君,这是我一家子,你息怒,你息怒,看我面子,饶他一回。”完了,又扭头没好气地吼王玉宝,“宝叔,你这是咋里,六七十岁的人咋跟个毛头小子一样毛手毛脚的,你油浇火燎的,赶着报丧呢?”

王玉宝叫日本军官差点劈了,吓得腿肚子都转筋,说话也不连贯了,“道金老侄,我我我,不是报丧,我是来人你报喜哩!”

“你报个屁喜啊,我看你是来冲喜的,我这喜都叫你给搅合了,你没看我正和几个太君商量着大事呢?你啥事,说吧。”

王玉宝说,“道金老侄,叔这黑天半夜的大老远跑来,是真有事给你说,陈家湾抗日义勇队的政委陈文孝和副队长狗蛋现在在俺村二孬家呢!你赶快带人去抓他们去,再耽搁怕是来不及了,放虎容易纵虎难,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这一次不抓,往后再想抓他们,可难了。”

王道金一听陈文孝和狗蛋这两人的名字,原本被酒精刺激得意识已经模糊的大脑腾地一下变得清醒了很多,“啥?这事当真?”

王玉宝说,“我六七十岁的人了,放着觉不睡,黑天半夜里的跑了这么远,还能虚报军情?我脑子进水了我?甭说了,赶紧的,再不抓,可真晚了。”

王道金把手里的酒瓶咣唧一下敲在了桌楞上,咯咯笑了几声,“真是老天开眼了,陈文孝啊陈文孝,上天有路你不走,入地无门你自投来,狗蛋啊,看来连老天爷都在要你死,这回可怪不着我王道金了吧。”跟几军官嘀咕了一阵,王道金就一挥手,“走,”带着他的几个手下和王玉宝就抬脚下了酒楼,急匆匆回到乡以所,迅速带了几十个便衣队人员扛着长枪,骑着自行车打着手电飞速向五里屯赶去。

这边一直在外边站岗放哨的二孬,听见鸡都叫了三遍了,街上又黑咕隆咚的没个人影,很安静,估计不会出什么麻达,二孬就回屋了,说,“文孝,时候不早了,会开得咋样了?”

陈文孝说,“好了二孬,会正好开完,你咋回来了?”

二孬说:“我看了外边静得很,连狗都睡了。”

几个都哧哧地笑,陈文孝说,“真不好意思二孬,又麻烦你了。”

二孬嘿嘿地笑,“啥麻烦不麻烦的,文孝,这位同志今黑还走不?”

陌生人说,“走,我得连夜赶回去,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

陈文孝,狗蛋,二孬三个人就一一和陌生人握手,送他出门,可还没等二孬刚一把院门打开呢,就被射过来的几道刷白的光束刺得四个人的眼睛睁都睁不开,王道金带人已堵住了二孬家的院门,黑影里的王道金顺喊道:“陈文孝,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省得老子我开枪打人,把你们四个乱枪打成麻蜂窝。”

情势一下子变得万分危急。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